一蓑烟雨任平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四日】我原本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怕死、怕得病。曾上下求索想找一个修炼方法,终于在一九九六年春天幸遇大法。从此我走上了一条师父指引的修炼之路。过程中,尽管有着坎坷和不易,但凭着对师父和大法的坚信,都平实的走过来了。

一、肩挑重担

自从得法后,我俨然象变了一个人一样,每天沐浴在大法的美好之中,情绪特别高涨,神彩飞扬。原本心律不齐、颈椎钙化、手麻脚麻头晕等疾病,在不经意中都被师父给清理了,那时面色真的象师父说的是白里透红,有人还说我的脸嫩的象姑娘(那时我已四十六岁)。在那种情况下,我就到处讲法轮大法的美好,带动了一部份亲戚、同学和邻居走進了大法。这种带动在当时并不是刻意的宣传,这真的是我对佛法真诚的赞誉,当然更重要的是师父的慈悲引导让这些有缘人得法。我真是太感激师父了。

二、护佑众生

我今年六十二岁。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快速推進,自己对师对法的深刻理解以及对修炼的体悟,深感师父是如此的伟大殊胜。明慧网编辑同修有一句话,“师父心中只有无私和为他”,真是一语中地。我常常为有如此伟大的师父而感动而自豪,师父为我们付出的太多太多……

记得我初得法时,有一次高压锅熬稀饭,当时放的水多了一些,快烧开的时候我嫌气压阀往外排气声音大,就顺手将擦桌布盖在气阀上,自己就干别的去了。过了一会儿就听见很大的排气声,跑过去一看,厨房全被热气堵严了,锅里巨大的气体和热饭把高压锅垫子甩出两米多远,锅里的稀饭和气体继续往外喷发。我惊慌失措,顶着热气進厨房,满脸满身都是稀饭,眼镜也糊满了稀饭,不知该怎样把炉火关住。这时丈夫下班回家了,因雾气太大也看不清。瞬间我一下想到了师父,就大声喊了一声“师父”,只见炉火刹那间关灭了,高压锅自动的歪向一边,屋里的气体随即消散了许多。正在这时单位劳资科长来我家有事,一看这个局面就说:“好险啊!”他一看我和丈夫浑身上下都是稀饭,脸上也糊满了,就催我俩快洗脸,洗完脸后啥事没有,只是在我的脸上留下一个小红点。这位科长感慨的说:“你家真是有福啊,这么烫的稀饭喷在脸上安然无恙,真是奇迹!”我说这是我师父保护我呀。

还有一次,我去市里开会,那时我是一企业负责人。散会后,我随人群往外走,一不留神,踩空台阶,一步下了五个台阶,随着台阶滚下来。当时,我穿着高跟鞋,随行的人都为我捏了一把汗,立即围上来把我扶起来。当时,有要面子心,只觉得很丢人。马上,我又想到了师父,师父没让我很尴尬,自己慢慢地走到车上,随后啥事没有,继续上班。

神奇的事情还发生在我不修炼的小妹身上,去年九月份,小妹时常感觉嗓子疼痛,还有包块,就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是甲状腺瘤,并说是恶性的。当时小妹就哭了。后来我让她念“法轮大法好”,并让她念出声来。(她全家都早已“三退”)小妹和小妹夫俩人就大声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隔了三天,再去检查就说是良性的,我当时不让她去动手术,但她执意说把这个瘤切除了再修炼大法。我没有太坚持自己的意见,毕竟她还是个常人。但手术在师父的加持下,出奇的顺利,令我和姐姐、妹夫及医生都感到惊奇,现在小妹已走入大法修炼。

三、感恩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开始至今,我面对面向世人讲真相达几千人之多。众生明白真相和“三退”后的喜悦真是令我感动,有的是神情庄重的点头,有的是喜上眉梢,有的是连声道谢。我常想这仅仅是一种外在的形式流露,得救生命明白那一面对师父的感恩。

记得二零零五年下半年,我给一个村委成员讲真相,他当即就退出邪党,而后对我竖起大拇指说:“姐,我最佩服你们炼法轮功的,你们都非常了不起。这个党已经不行了。”同时嘱咐我注意安全。看到一个生命选择了正确的道路,我笑了,他笑的更是开心。

在零六年下半年的一天,我坐在店里(退休后,我开了门店),進来一个高高大大的三十来岁的小伙子。他说想租一个这样的房子,但不知楼上的布局是什么样的,想看一下。我就很礼貌的把他让到楼上,看后下来他说自己是从西藏来的,姓“扎西”,有一个表姐在此地,想租一房子做生意。谈完这些后,我就给他讲真相,他很爽快的退出了“团、队”,而后他谈到在西藏家乡,当地邪党政府对他们管理很严厉,他弟弟是出家喇嘛,平时家中供台上偷供着他们藏传佛教的神像,一有邪党地方检查就供上毛魔头或邓魔的象。我说邪党就是不让人相信神,但人却恰恰是神造的。而后我又深入地谈了师父和法轮大法。这时“扎西”提出要看一看大法书,我郑重的上楼把《转法轮》拿来。当我双手捧着书呈给他的时候,他高大的身躯一下单腿跪地,用藏人的礼节双手举过头,接过《转法轮》,久久地擎在头顶。而后坐下来双眼不眨地看着师父的法像,眼里含着泪花。他说这就是他要找的师父,自己也要修炼。我就毫不犹豫的将书送给他(当时我就这一本《转法轮》),他感激不尽,再三鞠躬感谢。

过了两天,“扎西”又来店里。一是来感谢得法和救命之恩,特为我献上雪白的哈达,二是来辞行,说由于种种原因不在此做生意了。望着他走远的背影,我感慨万千!师父呀,感谢您如此巧妙的安排,将一个几千里之外的生命安排到这里来得法得救,又巧妙安排我老伴(常人)那几天不在店里。

去年夏天我去外地看儿子,回来的车上遇到一位也是在外地工作的同乡,五十岁左右。据他讲原先在南京军区,干到正营就转业到地方,在地方行业不太景气就自己开了公司。同时他说经常去五台山,已皈依佛门。由于乘车得有六个小时的路途,所以讲的比较多。首先我讲了退党大潮,他很爽快的用真名退出邪党,他说自己早已不信任这个党了,大官大贪小官小贪,还指望它干啥。基于他对佛教有浅显的了解,我就跟他讲法轮大法在全世界的洪传,同时给他讲了邪党十几年来对大法弟子令人发指的迫害,听后他感到很震惊。最后我真诚的跟他说:“老弟,你也是一个善良的人。老子讲:道,可道,非常道。既然有缘修炼,还是修炼法轮大法吧,这是一部宇宙的最高佛法,师父是来度人的。至于皈依佛门只是个形式,它不能解决生命永远的问题,只有修法轮大法才能达到。”最后临下车的时候,他紧握着我的手,感慨的说:“这次遇到大姐真幸运,您为我打开了一扇天窗,我现在就重新审定修炼这件事情。”他问我有没有法轮大法书籍,当时由于我没带什么书,随即我发了一念,求师父让有缘同修送书给他。我告诉了他这个意思,他会意的笑了。是呀,大千世界人海茫茫,萍水相逢相连,我相信这位老弟一定会走進大法修炼中来的。

去年秋天,我见到一位亲戚,原来是一基层的邪党书记,早已办理“三退”。他郑重的跟我说:“姐,过去是向党中央看齐(指邪党),现在是向您这些人看齐(指大法弟子),向您这些人学习。”听了这番话,联想到世人“三退”后的喜悦,想到“扎西”对大法书的顶礼膜拜,我由衷的感到法轮大法真的深深扎根于众生的心底了,真的是可喜可贺呀!

也是去年上半年,我见到家乡一位文联主席(三年前就退出邪党),他很神秘而又惊奇的问我:“大姐,听说神来人世间啦?”我说是呀,三千年一开的优昙婆罗花正在全世界盛开,此花开放转轮圣王就在人间传法度人,那不就是我师父吗?他恍然大悟。随后我送给他神韵光盘,他高兴的接过来,说:“我要快回家看神的演出。”看到这位体制内的官员如此崇尚神,崇尚神韵。大法洪传二十年了,从共产党战天斗地无神论走过来的众生,都是被洗过脑的。师父在世间传法,力挽狂澜,使众生信神敬天,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势头如冰化地,中土神州大地道德底线在回归和拨正。

四、结语

前段时间我翻阅苏轼的古词牌《定风波》,当时东坡先生被贬黄州任团练副使,此诗乃雨后有感而作。“……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说的是骤然遇雨而镇定自若,其无忧无惧,旷达安然通脱,超越了面对自然变化所显示的宽阔胸怀。而今天我们大法弟子面对邪恶制造的邪风骤雨,师父给了我们一部伟大的高德大法,给了我们巨大的神通法力,为我们每个大法弟子安排了护法神,更重要的是师父的法身随时呵护。啊!荣幸啊,这何止是一披挡风避雨的蓑衣!这是一个巨大而又温暖的能量场啊,任何狂风骤雨艰难困苦都不在话下。

在这里我由衷地跟师父说,无论正法進程时日长短,弟子跟定师父走,做好三件事。这正是“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随师“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