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幸得法 随师返家园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四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四月正式走進法轮大法修炼的。在修炼的路上走过了十四个年头,在正法修炼的心路历程中,在证实大法救度众生中,在剜心透骨的去执著中,在伟大的师尊慈悲呵护中,我由一个满身业力的常人,成为走在神的路上的大法徒——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成为宇宙中最幸福的生命。风风雨雨中,真实的见证了大法的伟大,师尊的慈悲。我无法用人类的语言表达对慈悲伟大的师尊的无限感恩!

一、有幸得法修炼,了悟人生真谛

一九九七年五月,我因原单位亏损调入新单位,听说公司财务处李处长炼法轮功。入秋了,整个公司机关就我俩带饭盒,她让我到她办公室一起吃中午饭,吃完饭,她炼法轮功一至四套功法。(同办公室的人都知道,所以下午上班前,谁都不回办公室打扰她)。我问她,有师父像片吗?她从办公桌内拿出大法书籍《转法轮》。当我翻开书,看到师尊的像片时,脱口而出:“我好象在哪里见过。”她说:“你在哪见过?”我说:“不知道,反正这慈祥的面容我好熟悉。”她说:“你有缘哪。”

我把大法经书《转法轮》带回家,吃完晚饭,安排好女儿学习(丈夫出差了),我就急于看书,当时我正患感冒,咳嗽很厉害,怕弄脏了书,我就用手帕捂着嘴。觉得这书写的真好,一天一宿一气看完,我当时就想,这功法太好了,可我现在得照顾好女儿读高中,等我女儿考上大学了,我再炼。

周一上班,我让李处长给我请一本《转法轮》,她说书缺,现在都通过书店发行了。我告诉她,我看了书,明白了人为什么得病,我不吃药了。她说我悟性真好。

第二天,我借工作之便,去了本市的最大一家书店,去的路上,我就感觉自行车不用蹬,转的非常快,真的象有人推的一样(后来才明白那时我还没正式修炼,师尊就给我的大周天打通了)。没请到书,我就跟她学炼功。第一次抱轮,我就抱下来了,直到一九九八年四月,她给我请来了《转法轮》。当天晚上,我下班做好饭,给上高二的女儿写个条子,就参加小组学法去了,第三天早晨,就到公园参加集体炼功,从此正式走進大法修炼。

我利用工作之余学法、抄法。工工整整的抄写完《转法轮》、《精進要旨》、《洪吟》三部经书。那时的我生命中注入了全新的内涵,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是返本归真。一切的是是非非都是有因缘关系的,此生的目地就是得这部法来了,所以记忆中的那些烦恼消失了,恩恩怨怨也放下了,身体一身轻,工作、生活的非常充实、愉悦、快乐、幸福。

二、修大法神奇显,无病全家笑开颜

婚后的二十年,在这个情中挣扎的很苦很累,弄了一身病,心动过速、肝炎、胆囊炎、风湿病、腰肌劳损、神经失眠等病,常年吃药。单位、家里都是药。拖个病身子上班、照顾孩子、操持家务,生活的很辛苦。

丈夫是个事业型的人,是我公司上属部门的领导。当今社会可想而知,每天时钟不转一圈半,是不回家的,他象住店的,而且是后半宿。我炼功后,为了能到炼功点炼功,我早起将菜做成半成品,这样节省时间,然后五点去炼功点炼动功。炼完功后,一路小跑回家做菜,照顾女儿上学。有时同修问到丈夫反对不?我说:我以前干多少,现在还干多少,他反对啥?!

随着学法炼功,我身体上的多种疾病全好了。我心脏病很重,“心动过速”,一分钟二百多次。就象在兜里揣着,说犯病就犯病。生气、着急、动作快、情绪激动、哭、笑都能犯病。犯病就得住医院。炼功以后,为了能到学法小组学法,到炼功点炼功,我在赶做家务的时候,那真是心急动作快,做着这个想着那个,去的路上一溜小跑。可从来没犯过病。精力充沛,一身轻。其间发生过很多神奇事情。仅举几例:

(1)参加小组学法,看到来晚了会影响集体学法,我就想我可不能来晚,我真的一次没去晚过,晚六点学法,我四点半下班赶到家近五点,忙着为女儿做晚饭(每餐二菜),还要洗脚换衣服等,时间很紧,我明显感觉菜熟的快。去小组学法的路上骑车不颠,而第二天上班走同样路段就颠。有一次时间紧了,我骑车走到楼群内修路地段,看见路面铺的是平整的小鹅卵石,我就觉得我能骑过去,我没下车,一气骑了过去。進屋后正好六点。学完法回来走到那,我看见的却是高低不平的大块石头,在上面推着车走都很费力。真的太神奇了,是师尊看到我求法的那颗心。

(2)为了能参加小组学法,我就在周日把一周用的菜买好存放在冰箱里,那真是大袋小袋的两只手拎的满满的,走路、上楼时就只有两只手有重量的感觉,全身轻飘飘的,我很感动,我知道是师尊看到我想返本归真的那颗心在慈悲呵护我、鼓励我。

(3)我神经衰弱曾经特别严重,有点动静醒了就再也睡不着了。丈夫喝酒半夜回来打呼噜,我就别想睡了。经常抱被子去女儿房间,气的够呛。学法炼功后,我听不到他打呼噜了,觉睡的可沉了。“我们讲度己度人,普度众生,所以法轮他会内旋度己,外旋度人。外旋时他发放能量,使别人受益,这样一来,在你能量场的覆盖面之内的人都会受益,他可能觉的很舒服。不管你走在街上也好,在单位、在家里都可能起到这样一种作用。在你的场范围之内的人可能无意中你就给他调了身体,因为这种场可以纠正一切不正确状态。人的身体是不应该有病的,有病就属于不正确状态,它就可以纠正这种不正确状态。有坏思想的人,想不正确的东西的时候,在你场的强烈作用下,也能改变他的思想,他可能当时不想坏事了。可能有人想骂人,突然间改变思想,不想骂了。只有正法修炼的能量场,才能起到这样一种作用。”(《转法轮》)

修法轮大法使我体会到了什么是真正的幸福。我不但病好了,丈夫和孩子也不生病了,经济上也宽裕了,全家乐融融的。我丈夫曾对他的朋友说:这法轮功真神奇,晓赟(我,化名)炼功自己身体好了,我和女儿也不感冒了。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我今年五十九岁了,表面看上去就象四十多岁。每天晚上基本都是十二点发完正念睡觉,早上三点五十起床炼功。精力充沛,十多年来无病一身轻,连小感冒都没有。

三、真、善、忍记心头,不随波逐流

二零零零年初,公司人事调动,安排我做集团公司机关后勤总务兼职工食堂管理员。我集团下属物贸城有:电脑城、电子城、物资城、家电城、一百多人的办公用品及生活用品,公司总部二十多人的午餐伙食(职工拿一部份,公司补助一部份)从米、面、油、盐、酱、醋、菜、糖到毛巾、手套、肥皂、香皂、洗衣粉等,吃的、用的啥都有。这可是个有油水的工作,既管钱又管物。我接管后,同事们都说:让晓赟做这项工作,一分钱都不会流失(是指我炼法轮功)。前任管理员午餐就一个菜。我接手后每餐两菜(一荤一素),一个炖菜,一个炒菜或炝拌菜。两个小咸菜。每周菜谱中必保一餐炖鸡、一餐炖鱼、一餐炖肉。每逢节日合餐,正月十五吃元宵;端午节吃粽子;中秋节吃月饼。主食米饭、包子。同事们都说:这伙食调剂的真好。就这样还有剩余。同事经常见面时便问:今天中午吃什么?因为早晨上班时间紧,一般都是凑合着吃,都想中午吃的可口些。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我们讲,不管人类道德水准发生多大变化,这个宇宙的特性——真、善、忍,他可是永远不变的。有人说你好,你不一定真好;有人说你坏,你不一定真坏,因为衡量好坏的标准都发生了扭曲。只有符合宇宙这个特性的他才是个好人,这是唯一衡量好坏人的标准,这是得到宇宙中承认的。你别看人类社会发生了多大变化,人类道德水准大滑坡,世风日下,唯利是图,而宇宙的变化可不是随着人类的变化而变化的。作为一个修炼人就不能用常人的标准去要求了。” 我想是修法轮大法的,领导信任我,那我一定做好这项工作。在这物欲横流的社会里,按着大法的心性标准严格要求自己,用我的实际行动证实法轮大法的美好。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也很难。我所经手买的东西都是生活上用的。也都是选自己喜欢的买的。如:毛巾、香皂、包之类的,有时也动心。但一想自己是修炼人,这是一颗占便宜的心,得修掉它。有一次公司请物贸城业主春游。每人一套洗漱用具(洗浴袋、毛巾、皂盒、香皂、牙刷、牙膏)。还买了几个小塑料凳。春游回来剩了几套洗漱用具交给我了,领导没说给我,我就全部保管起来了。

在购买办公用品时,商家为竞争拉顾客,买商品时给留有回扣,或买别的物品给你写办公用品发票,都被我婉言谢绝,我跟商家讲,我炼法轮功,修真、善、忍,说真话,办真事。你就给我最低价就行。但有时送货时,发货票就多写了金额,我在报销的时候就将多的部份存放起来。年末一起交公。

当今社会这个大染缸,你不被污染人都不信。举个例子:头一年为食堂购买冬储菜,在买大葱时,我就方便自己买了一捆,并交待给做饭师傅晒好后挽成把单放着。结账时我把葱钱交上了。第二年冬储买葱时我又买了一捆,我们副主任也买了两捆,可好几天了也没给我钱(我们一个办公室),我一下悟到自己不对了,他以为我买葱都没给钱呢!于是我跟他说我那捆葱不要了。第二天他就把钱给我了。

有一次副主任提出和我一起去大超市给食堂买调料。调料买完后,他又选了两份木耳、蘑菇、山野菜等土特产品。我明白他的意思,回来后可我没送给他,都用在了职工伙食上了。

因为我从法轮大法中知道,“在这个宇宙中有个理,叫作不失者不得,得就得失,你不失,要强制你失。”(《转法轮》)我想我不能叫他造业,表面上占点小便宜,可是损了德了。看上去是对他好,实际上是害他。人他不知道,可我是修炼人,明白这个理。办公用品都是按规定发放,不拿送人情。

二零零一年集团公司举办征集“企业精神”活动,我的作品“诚信务实,拼搏创新”获得一等奖,悬挂在公司会议室内。我知道这是因为我修炼了法轮功,师父给我开智开慧的结果。单位副处长(女)曾跟我说:“晓赟,你要不炼法轮功,你在我心目中是个完美的人”。我回答她说:“我就因为炼法轮功才能这样,不然的话我也骂人哪。”我在单位口碑很好。

四、醒观众生慈悲起,超脱情苦归圣地

我这个人生来就情比较重,亲情、夫妻情、儿女情、友情。婚后的二十年在这个情中挣扎的很苦很累。因我生个女儿,从此就看婆婆的脸色,听婆婆的刁酸话。我诚心诚意的对待婆婆、小姑子,付出了很多,人家却不领情,还往我身上栽赃。因我传统理念比较强,从不和她理论,同丈夫讲,有时,他也不理解我,我就自己心里生气,心里不平衡,弄了一身病。最后到一提起往事浑身就发抖。我的情感跌入到了谷底,精神恍惚,工作总出错。

婆婆她身体不好,常年吃药,几次住院我都细心照料,那时我身体多病,一九九三年住院,我一天三顿小灶,既上班又照顾女儿,实在撑不住了,我休工龄假侍奉她,六十岁生日,我做了十多个菜,又订了生日蛋糕,将她从医院接回家中过六十寿诞。出院后,她竟到我单位说,我公爹买的排骨我藏起来了。后来我在三个月内住了两次院,婆婆一次也没去医院看望我,也没给我做一次饭。天天去教会。我父母离世早,我把公婆当成自己的父母一样。这么多年了,我付出了那么多,却什么也没换来,连个头卡都没看到,却换来个偷东西的坏名。所以她再过生日,我就没去。一九九五年腊月初八,公爹过生日我去了,婆婆桌前桌后的说刁酸话(三个儿媳妇就我去了),我在给公爹敬酒时,眼含泪水说:爸,我今天可是高高兴兴给您过生日来了,祝您生日快乐,福如东海,寿比南山。您曾说过“三个儿子,老了那天我就上晓赟那去”,现在房子大了(刚装修好,一百一十平方米),你啥时去我都欢迎(没带婆婆)。第二天大清早,婆婆就上我家往回要缝纫机(结婚时买的),说是她挣的钱买的,又说那年我们困难给我们五百元钱。我都答应给她。她又说:新房得给我收拾个屋,我得上这养老。我实在忍不住了说了句,这不是你儿子家呀!你往回要这要那的,还好意思来养老啊?婆婆抬手打了我两个嘴巴子(那年我四十三岁)。然后,摸着脑门,对我丈夫说我挠她了,叫她儿子领她上医院。我当时气的就犯病了,心动过速。丈夫将我扶到女儿房间床上说:别吱声了,要啥给啥,打发她走。回头将缝纫机整个从七楼搬下去。这时婆婆来到我床前,嘴象爆豆似的说:“感谢主!感谢主!……”

我是真的心凉了。十多年的付出,我换来了两个嘴巴子。从一九九七年底不与婆婆往来的,她有病我也不去了,公爹过生日我也不去了。

一九九九年过新年(正月里),婆婆住進了医院。那天晚上吃完晚饭,丈夫告诉我婆婆住院了,他晚上陪护去,我要去,他不让我去。丈夫走后,我心里很平静。要不是炼功,我得幸灾乐祸,这回你又住院了,看谁侍奉你。可我现在是修炼人了,不能和她一样。可一想起那些往事,我又犹豫了,不知该怎么办好。这时,我想起师父讲的法,我拿过宝书《转法轮》一翻,正好是一百四十页,师父说:“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人为什么能够当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讲情份,处处离不了这个情,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当然一下子断了这个东西还不容易,修炼是个漫长的过程,是一个慢慢去自己执著心的过程,但是你得自己严格要求自己。”读着师父的法,我心里亮堂了。从法中我知道了人不是就这一生,在轮回转生中也不知都做了些什么,结下的恩恩怨怨都是有因缘关系的,是业力轮报,欠债得还。

第二天中午下班时,我去了医院,当我進到病房见到婆婆,叫了声妈,眼泪就象断了线的珠子滴滴落下,那一刻间,多少辛酸、多少怨恨、多少委屈都随着泪水逝去了。(写到此,我几次都泪水充满眼底,十多年前的情景历历在目,就象是在昨天。)我问她想吃点啥?她说三天没吃青菜了。我知道她爱吃沾酱菜,就说:“妈,我给你做沾酱菜,行吗?”她很高兴。黄瓜、青椒、菠菜、香菜家里都有,下班后,我又去菜市场买的新鲜菜,又买了块豆腐。炸的鸡蛋酱,做好送去。第二天中午,给她买的手抻面。几天后,我下班买了西瓜去医院看她,同病房的人说,早上跟护士吵嘴,出院回家了。丈夫同我说,婆婆跟我小姑子说:你大嫂炼法轮功,脸色好看了,人也胖了。我与婆婆多年的恩怨在修法轮大法中得以善解。

五、被迫害路上讲真相,师尊慈悲呵护回家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九日,我请事假去北京证实法轮大法的美好,被警察抓捕。警察问我干啥来了?我说:“我炼法轮功,一身病都好了,道德也高尚了,我为法轮功说公道话来了。”我被当地派出所带回来,公安分局勒索我二千元钱放我回家。接我去的派出所警察和我单位保卫科科长的一切费用三千多元都叫我负担。

二零零二年十月,邪党“十六大”召开之前,晚九点在家中将我绑架到派出所,抢走了大法书、收音机和钱包。被非法劳教三年,在看守所拘禁二十二天后送往劳教所,我单位党委书记和我办公室主任去送我(单位去了两辆车)。我这辆车上五个人,司机、党委书记、办公室主任、片警。我想平时想给你们讲真相还没有机会呢,这回既有机会又有时间(路上二个多小时)。一路上,我讲得法后身心的变化;揭露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滔天罪行;从“四二五”和平大上访到“天安门自焚”伪案。一路上,没有一人打断我的话,都静静的听。快到劳教所时,我就不讲了,发正念解体迫害我的邪恶。到劳教所,我对给我检查身体的狱医说:中国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现在又把我送到这来,连人身自由都没有了,我修心向善做好人没犯法,我不承认这场迫害。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劳教所拒收。

回来后,我才知道邪党为了开“十六大”,用利益指使人干坏事,抓四个人给涨三级工资。我去派出所要回抢走的钱包,并告诉片警我不恨他,叫他不要再迫害法轮功了,就到我这为止。保护大法弟子功德无量,迫害大法弟子罪恶滔天,不要拿自己和家人的生命开玩笑。他静静的看着我,说了一句,你回家吧。从那以后,再没干扰过我。

中共邪党十三年来对法轮功的迫害彻底失败,因为在历史上迫害正信的从来没有成功过。法轮大法洪传全世界。因为那种真正的发自内心的生命觉醒,是任何外在压制和迫害所不能起作用的。我们每个真修弟子都理性的思考过,最后都凭着对大法的正信,从这场巨难中走了过来。而且越来越坚定、越来越成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