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市看守所近期对法轮功学员的严重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四日】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七日,马丹亮被大连市政府任命为大连市公安局监管支队支队长,大连市看守所所长。马丹亮任大连市看守所所长后继续执行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政策。他上任两个月,看守所将开发区六十九岁的张桂莲老人迫害致死。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大连市“610”(市维稳办)、政法委、公安、国安伙同街道社区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绑架,主要针对参与安装新唐人电视的人员,近百名法轮功学员遭到非法抓捕,数十名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大连看守所。马瑞田、车忠山,潘秀清、王守臣、王建、佘钺、郝跃珊、王宇(王德发)、刘清涛、朱承乾、闫金华、李圣杰等十五位大连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批捕。刘美(敏)芬、曲连喜、宋爱莲、裴振波、孙韵、张玉莲、康玉英、万晓辉、汪月娥、于长顺、张丽娜、郝秋晶、罗金玉、肖春玲、刘吉庆等人已被非法劳教。

目前,已有十多位亲属为自己的亲人聘请了北京律师司法介入,为亲人伸张正义。大连看守所此前一直封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真相。北京律师破除了大连看守所的百般阻挠,见到了当事人,了解了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部份情况:

1、张桂莲老人被迫害致死

开发区六十九岁的张桂莲老人,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在家中被绑架,关入姚家看守所,仅十七天就被迫害得脑出血,看守所怕承担责任,草草把人送回家。回家不到两个星期,张桂莲于八月五日含冤去世。参加迫害人员有邵本进、欧阳等。

2、侯春丽腿被打断、肾被打坏

二十八岁的金州区女法轮功学员侯春丽, 七月六日被金州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大连看守所,期间受到残酷折磨,导致腿被打断,肾被打坏,目前,伤残的侯春丽已被送回家。

3、看守所恶警说:“在这里法轮功死了白死”

曲滨被关押的当天即开始绝食抗议,警察把食管插到他的气管里,曲滨疼得几近休克。警察发现插错了,把食管拔出后,竟厚颜无耻的说:“就让他遭罪,不遭罪就没有意思了。”曲滨被迫害致虚脱。恶警邢大说:曲滨是装的,从背后踢他,曲滨双脚和双手被铐到地环上,一直处于昏迷状态。邢大说:“绝食没有用,死也不会放你出去的,在这里法轮功死了白死。”

酷刑演示:铐地环
酷刑演示:铐地环

曲滨被迫害的深度昏迷,瞳孔扩散,生命垂危时才被放回家。

4、张国立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张国立被看守所迫害致肾功能失调,后来水米难进,原体重一百五十斤,现在只有六十斤左右。张国立药物过敏,医生不听,不做皮试,打药后张国立心脏跳动加速、疼痛。护士强行给他打吊瓶。不知用的是什么药,张国立出现强烈药物中毒,一会儿,他的手、脚瘫软,心跳加速,头、身体剧烈抽动,脸部变形,眼泪不断地流。停药后,他小便失禁、尿血、便血块,心脏疼得上不来气,不断地淌口水,多次摔倒在地上,也没有人管,警察说他是装病。王大队长抓起他就打耳光,还对犯人说:“这样的人该打,以前有一个法轮功学员不吃饭,警察拿警棍电了十多分钟就吃了。”说完警察就用警棍电他。

张国立白天被戴脚镣,晚上将脚镣铐在床上。八月八日,父亲见到儿子脚脖子全是伤,已不能走时放声大哭。他质问警察为什么不早通知家属。一个警察说:“张国立没事,是装病。”张的父亲说:“都这样了还是装病!”

5、车忠山整晚被绑在老虎凳上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车忠山被关押在看守所已经五个月,被严管,受到酷刑折磨,被戴手铐脚镣并被铐在地环上两个月,有时整晚被绑在老虎凳上,导致车忠山这样一个善良、勤勉、坚忍的壮汉,在长期的坐不能坐、站不能站,不让睡觉的酷刑下,吞食牙刷反迫害(编注:请法轮功学员在任何屈辱困苦的情况下,都要和平理性的反迫害,不要采取类似过激的方式),造成身体严重损害,消化道出血,生命危险,三次送医院抢救。大连看守所竟封锁消息,不许家属探视。同时被绑架的妻子汪月娥,被大连公安送到臭名昭著的马三家教养院劳教二年。

6、迫害优秀女教师李圣杰

七月十二日,大连金融中专优秀女教师李圣杰被中山区桂林街派出所警察从家中绑架关押在大连市看守所,期间被迫害得心脏病发作,生命垂危,看守所拒绝放人。

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大连看守所成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迟玉莲、李秀梅、顾群、冯刚、王艳、张桂莲等被看守所迫害离世。看守所还给法轮功学员吃一种刺激神经的药物(恶警叫做“健忘药”),服用该药后,会使人的大脑变得迟钝,记不清以前的事情,有的会全部忘记,甚至会出现神志不清的现象。

主要责任人:大连政法委书记王萍,公安局局长王立科等。

大连市市长李万才,大连市委书记唐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