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师父给我第二次生命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四日】我是一位农村大法弟子,得知邻镇有一位老年同修一直以来有一个心愿:想通过明慧表达对师父的感恩,感谢师父给她第二次生命;她还想把她的神奇经历讲述出来,以见证大法的威德。下面将这位老年同修的口述整理出来。

一九九九年二月的一天,我去县城走亲戚,临走时,亲戚送给我一本《转法轮》,并告诉我,这是一本宝书,回家好好看。回家的路上,我便开始翻看。尽管我只上了二年级的小学,书中有好多字不认识,但我心里很清楚,这是一本好书,也是我梦寐以求的。

回家后,我打听到当地也有师父讲法录像班,我就立刻去参加。刚学会炼功时,就感觉到小腹部位有法轮旋转,再回家看书时,发现书里面的字金光闪闪。这一切坚定了我的修炼信心。也不知什么时候,我发现自己竟能通读《转法轮》了。感谢师父对弟子的慈悲呵护!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邪恶疯狂迫害法轮功,用无耻的谎言欺骗世人。我尽量挤时间出去讲真相,发放真相资料。有一次我去邻村发真相资料,我先发正念让有缘人在家里等着。其中一家门口有只大狼狗正在叫,我告诉它:你还要叫,我是来救你家主人的。结果它不但不叫了,还冲我摇头摆尾,象是在感谢我;村子里的路上也几乎不见来往行人,好象他们都被定住了一样。我很顺利的在这个村子发完了所带真相资料。

有一次我帮邻居在平顶房上晒豆子,一不小心从平房上掉了下来,别人在旁边看到都吓坏了,而我一点也没感觉到害怕,只觉得身体轻飘飘的,象落在棉花上一样,结果毫发无伤。我告诉他们是大法师父保护了我,在场的人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二零零九年七月,我和丈夫带着孙子,准备去外地女儿家,在火车站遭到非法盘查,恶警搜走了我们携带的大法书籍、光盘及真相资料,还抢走了我们衣袋里的几百元钱和手机,将我们非法拘禁二十四小时,把我劫持到蚌埠看守所。在黑窝中,我为同监室的人讲真相,给她们唱大法歌曲,她们都明白了真相。邪恶为加重迫害,强行为我检查身体,借口说我有高血压,逼我吃药。我大声喊:“法轮大法是正法,佛光普照救天下,迫害遭恶报,拥护得福报。”二十天后,我被转回到当地县城看守所。我坚持发正念,二十天后,我回家。

二零一零年春,邪党两会期间,镇政府协同县恶警、六一零等以“谈话”为借口,又把我强行绑架到县看守所,并非法庭审,判刑一年。同监室有一位县城同修,我们在一起配合发正念讲真相、背法。有一天说她要被送往外地,当时我动了人心:她走了我咋办?结果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当天晚上我的身体出现了严重的病业假相,邪恶把我拉到县医院,强行给我注射不明药物,第二天我就出现了病危现象:四肢不能动,心脏衰竭。不法人员怕担责任,通知家人来接我。家人把我送到市级医院,医院开始拒收,在家人的一再恳求下,才将我送進重症监护室。卧床一个月后,不见好转,院方让我转省医院。到合肥时,我的胳膊浮肿,手指完全变形,生活已完全不能自理。院方说我有多种并发症,且不能手术。

在合肥住院期间,有同修多次去医院探望,并鼓励我,为我凑钱,送我MP3,让我听师父讲法录音,在此向帮助过我的同修表示深深的感谢!一段时间后,两个医院共花费了医药费二十多万元,医院让我回家办后事。家人不愿放弃,要坚持治疗。我心里很明白,人死只是脱去人皮,元神不会死,但我现在不能死,现在死了,会给救度众生造成负面影响,我一定要活下去,好起来!

在我的强烈要求下,家人把我带回来。我让女儿给我放师父讲法录像,听着听着,我能慢慢坐了起来,我坚持看录像,不到一周的时间,我就能抚着东西站起来了。现在我已能独立行走,并能坚持炼功,不用再让别人照顾了,我又走在证实大法的大道上了。我死而复活了!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叩谢师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