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生死 堂堂正正走出黑窝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四日】邪党十八大前的一段时间,邪恶又开始在我们地区疯狂,许多大法弟子被绑架。我和老伴儿(同修)也受到了迫害。九月底的一天早上,六点半左右,老伴儿刚走到楼下,就被埋伏的恶警绑架。我恰巧看到这一幕,赶紧把大法书和一些真相资料藏好。

这时,恶警在门外狂喊,并强行撬开了门锁,七、八个人闯進屋子,乱翻一气,找到一些真相资料后,得意洋洋的拿着所谓“证据”,前呼后拥的把我们这两个七十岁的老人绑架至当地派出所,随后非法关進了看守所。

关進看守所之前,要進行体检。当时我的血压的高压就有二百多,我心里很坦然,相信有师在,有法在,没问题,我也没有感到身体有任何异常。在办理交接手续时,狱医在犹豫,不想担责任,恶警却在叫嚣:这老太太来这好几次了,血压就这么高,没事,就得接收。这样我又被关進了看守所。

接下来的几天,我照样做着三件事。一天晚上做梦,师父在梦中点化给我四个字“破釜沉舟”,我没明白是什么意思。当天下午,狱医来测血压,但是血压却超出血压计的测量范围,高的没办法测。狱医吓坏了,赶紧上报。当晚,我就被送進了市公安医院。我一下想到了师父给我的提示,是要我放下生死,就能过这一关。我丝毫没动心,还对押送我的狱警说:“你们看见过血压这么高的人还能稳稳当当走路的吗?一般人高压一百六、七就晕的站不起来了,修炼大法的人就是超常的。”

这样迫害我的环境变了,方式也改变了,天天一把一把的给我药吃。师父又在梦中点悟我,“要自己说了算。”我想修炼人的身体是被师父净化了的,怎么能再被这些东西污染,况且我这根本不是病,我不能承认这种迫害。于是我就对医生提出不吃药,医生不同意,我就偷偷吐了或扔掉。结果我的血压忽高忽低,医生也很无奈。最后强行给我背上个什么先進仪器,时刻观察心脏情况。背上这个东西很别扭,我就对他们说:“你们把我变成“双枪老太婆”啊?那我就要拿这两把“枪”,带领这里的大法弟子冲出去。”结果我只背了不到一天的仪器,就被无罪释放了。

回顾这二十多天的魔难,我体悟到只要信师信法,正念正行,就一定能冲破旧势力的安排,走师父给我们安排的路,关键时刻那真的是人神一念之差。师父曾讲过 “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1]

以上是我的一点浅显体会,希望能对还在执著自己“病”的老年同修有所启示,要对得起师父给我们延续来的生命,走正自己的助师正法之路。

不足之处,还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