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价之宝送给你(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四日】陈汉昌是一位资历长达二十几年的补习班教师,相片中的他看起来健康开朗,全家人的脸上都绽放着幸福的微笑;但任谁也想不到,在十年前,他曾是一个遭受病魔折磨二十年的人,瘦得不成人形,每天都要去医院挂号看病的老病号;今天的他百病全消,而且早就与医院绝缘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他有这样天翻地覆的变化呢?说到这里,感性的他,眼泪就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他说人间神话莫过于此。

补习班教师陈汉昌,幸福快乐的全家福
补习班教师陈汉昌,幸福快乐的全家福

老师象梅花鹿

学生说:“你看,老师很象梅花鹿?”在补习班教书,高高地站在讲台上的陈汉昌,听到学生窃窃私语的取笑声,常常会觉得很难忍;而学生怎么知道这样的玩笑,对老师造成的伤害有多大,因为这正是陈老师内心最大的痛。

“大概从大学三年级的时候,从身体内部长出来,后来又长到脸上、脖子上,一块一块花花的斑纹。我的身体不好,本来就觉得很自卑,学生又这样,那时候的心情真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那些长在陈汉昌身上的斑纹,中医叫白斑,而西医则说是肝病变,免疫系统出了问题。陈汉昌说:“医生告诉我,如果硬要用药物对准肝下药的话,大概我的身体也完了,医生建议暂时不去医治它,虽然很难看;如果针对去医治,身体恐怕会承受不住,会更糟糕。”

“从大学的时候我就有心律不整、脑神经衰弱、胃发炎、胃痉挛、身体非常虚弱、忽冷忽热、怕冷、怕风、很容易生病,一生病起来,两、三个月都不会好,但最主要的问题是肺气肿。”陈汉昌说他从小就体弱多病,六岁的时候曾经罹患肺炎,发高烧到四十一度,脸色发青,父母急忙带着他到医院,去了好几家医院都不收,他们认为这个小孩救不活了;后来有一家诊所,竟然愿意帮他医治,最后把他医好了。也许是命不该绝吧,但是肺炎留下来的阴影,从此如影随形地跟着他。陈汉昌对自己的身体一筹莫展,无可奈何地感叹着,“为什么人生这么无常?为什么我的身体会这么弱?”

拼命教书赚钱

从大学三年级开始,陈汉昌就一边读书、一边在补习班教书。等不及从学校毕业,他就急着要赶快赚钱,过着蜡烛两头烧的紧张生活,造成很大的压力,更让从小就身体羸弱的他,健康状态每况愈下。明知道自己身体不好,他为什么这么疲于拼命的赚钱呢?

这要从陈汉昌小时候说起,他的爸爸从事水泥工的工作,妈妈也跟着在做小工,那个年代台湾的经济环境正在起飞,在父亲辛勤的工作下,照理说家庭环境应该会逐步的有所改善,但问题是,“我爸爸的个性老实憨厚,有时做了工却收不到钱,而我们这四个儿子却都很容易生病,那时没有健保、劳保,看病都要自费。家里很穷,穷到要跟亲友去借米,煮熟了以后,用猪油拌酱油吃,就吃得很香。”就因为尝尽了贫穷的滋味,所以他从小的志愿,就是希望能多赚一点钱。

以半工半读的方式读完大学,在台北教了七年之后,陈汉昌在偶然的机会里,顶下了台中一家医护营养医学检验补习班,专门服务医护人员的专业英文教学,考证照的或者专科要升医院的進修班,不到三十岁的他,从此开启了自己当老板的创业阶段。

刚开头的时候,他经营得有声有色,赚了很多钱,但可惜的是五年后,在一九九六年时匆匆结束营业了。陈汉昌说:“那几年受到台中卫尔康餐厅大火的波及,补习班是八大行业之一,被列为甲级列管,针对场地的安全措施规定得很严格,要有执照、安全、消防设施,原先租用的大楼补习班租金二、三万,但达不到新规定的标准,无法申请过关,如果要迁移到合乎规定的场所,租金高达二、三十万,消防安全的设备也要花很多的钱;而我的背后又没有财团支持,很快把以前赚的钱都吐出去了,只好忍痛趁还没有赔光之前,赶快脱手。”

补习班教师极具挑战性,为什么陈汉昌选择这个工作呢?“以前觉得补习班很好赚啊,一站上去就三、五千;我也很认真、尽心尽力地教学,我都是尽量教给学生很多、很好的东西,而在学校体制下的话,通常就只能教一点点就要下课了;不过,现在回想起来,在学校教书还是比较好,最少他们有退休金,也比较稳定;补习班教师的变化太大,淘汰率也太高。”

婚后的生活

一九九八年陈汉昌结婚了,婚纱照中的新郎有着一张非常削瘦的脸,一米七九高的身材,却只有四十九点五公斤的重量。而圆润丰颊的新娘,身高一米六四、体重六十五公斤,看起来身体非常健康。

一九九八年陈汉昌的结婚照,瘦削的新郎和丰满的新娘
一九九八年陈汉昌的结婚照,瘦削的新郎和丰满的新娘

陈汉昌说他们这一门婚姻还差点结不成,“我的岳母是非常反对的,虽然她觉得我人品好、教学认真、工作也算很好,但是那个身体好象风吹就会倒。后来我老婆坚定要嫁,可能我们有缘份吧。就结婚了。”单看体重就知道他的身体状况不好,但是这位新娘子为什么这么有勇气敢嫁给他呢?孔祥薇说:“我是傻傻地嫁吧!我不顾家人反对,就是要嫁给他,因为我觉得跟他在一起,我什么话都可以跟他讲,就觉得跟他在一起很舒服。”

结婚之后,太太陪着丈夫去看医生,变成他们每天生活中的例行公事,“那时候他一直跟我讲说,他快好了、快好了,我也一直想,他快好了、快好了。”生性乐观的陈太太,虽然也很愿意接受丈夫充满期许的话,但是事与愿违;“我们每天都是在找医生,每天都在拿药,每天都在吃药。”

后来夫妻两人搬回中部的南投老家,陈汉昌仍然继续从事教学工作;到很多补习班去教书,领取钟点费。“开车到很远的地方去教,还好老婆都有陪我,到台北、到花莲,一站要好几个小时,非常累,身体也很快速变得越来越差。赚得再多的钱,也都花在医药费上面。”

看看身体健康的太太,看看自己,陈汉昌不禁埋怨起老天爷对他的不公:“为什么我老婆身体这么好、睡眠品质也都这么好,没什么病痛,又无忧无虑,看起来也非常圆润、丰满?我也很乖啊,我又不偷、不抢啊,我的人也很正直啊,为什么我一直都有病,而且病得非常严重。”

医生说:脉象不行了,去炼法轮功看看

削瘦高挑的身影,被朋友说象个钟楼怪人,“我连夏天都要穿两件长的裤子、穿长袖、穿外套。”因为身体极度虚弱、虚寒,所以就连夏天都很怕吹到风,都要穿很多衣服,更不要说冬天了。“因为我的身体极冷,中医说虚不受补,照理说身体虚的人,要用人参之类的热的来补。但是医生说我不能补,因为身体极寒,连用温补的都不行。”

那个时候,夫妻两人一直在跑医院,从中医看到西医,从劳保、看到健保、再看到自费。只要听说哪里有独到的偏方、高明的医生,他们就会毫不考虑地赶过去;“通常我都是左边的口袋放着西药、右边的口袋放着中药,因为睡不着觉,家里还要随时放着镇定安眠的药。”直到有一天,太太的一个朋友,跟他介绍了一位陈姓的中医师,朋友说他的医术很厉害,陈汉昌说:“听说他不管是癌症或者疑难杂症,他都可以治好。”于是他们抱着一丝希望去求诊;“我去让他看诊,看了三十三天,但是我的病一点都没有起色。”看来这位陈医师对他的病也是束手无策,最后陈医师说:“看起来不象一般的病,你的病灶很凶,你的脉象真的快要不行了,我也无能为力。”

接着陈医师说:“我想没有人有办法医治你的病了,我看你只有去炼炼法轮功看看了。”

陈医师话才说完,就拿了一份法轮功的资料和一本《转法轮》给他;陈汉昌接过来之后,马上认真读起了起来。“我才读一会儿,就打了好一声很响亮的嗝。”陈医师说:“唉呀,这就对了,我给你扎针、吃药就是要你打嗝出来,我用尽各种方法,尝试了一个月都做不到。没想到,你才翻开《转法轮》看不到三分钟,就有这个神效!”他啧啧称奇地说:“看来法轮功真的很超常!”

没想到在一般人日常生活中常常发生的事情,对身体极度虚弱的陈汉昌来说,竟然比登天还难;“打嗝出来的感觉真好。我觉得《转法轮》书上写的虽有点神,但也不迷信啊,所以当场我就说好,我要炼法轮功。”

出了诊所的门,他就飞快地跑到书店,把《转法轮》这本书买了回家;初尝神奇效果的他,心想既然自己常失眠睡不着,而这本书又这么好,那晚上就把书看一看,越看越爱不释手,就一口气把书全部看完了。“就说很玄,看完书之后,马上感觉身体变热了。”他做梦也想不到,本来因为极度虚寒而冰冷的身体,就只因为看了一个晚上的《转法轮》,竟然让体内的寒气消散不见,身体变热了。

炼功净化身体

过了两天,陈汉昌找到附近的炼功点,开始学炼法轮功的功法。“我是一个医生认为没救了的人,好不容易看到了一线曙光,我就拼命地抓紧时间修炼。”因为那一阵子他身体状况很差,所以他就把补习班教学上课的时间减少了很多,而那些空出来时间,让他可以每天大量看《转法轮》和炼功。

正如《转法轮》书中说的,一个人一旦开始修炼的时候,就会出现消业和净化身体的现象,陈汉昌回忆当时的情形:“消业的情况很激烈,恶心、拉肚子,吐出来的东西是一些褐色、深色的东西,感觉内部有什么东西吐出来了。”状况来势汹汹,吓坏了很多人,甚至连辅导员都跟他说:“陈老师,怎么消业得这么剧烈,你要不要先回去,等缓一点的时候再出来炼,这样会让新学员吓倒。”陈汉昌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坚持每天早晨都出去炼功,“有时候要出去炼功之前,出现很剧烈的恶心、呕吐、拉肚子,但是坚持我一定要出去的时候,状况又变好了。”“消业到自己会怕,其他同修以及家人更怕,他们觉得我身体怎么变坏了,但是我知道我是变好了,而且我的饭量变大了;因为我也学过中医,我相信这些状态符合古人所说的否极泰来。”在这种艰难的情况下,他熬过了二十一天。

消业的状态过去了之后,有一天他感到浑身发热,热到不知如何是好,只好去找陈医师求助,陈医师帮他把脉之后,觉得很惊讶地说:“改变体质在中医来讲是非常难的,可是在你身体上已经出现了,你已经改变体质了,你的脉象跟你身体的冷热度,已不是原来的那个陈老师了。你现在觉得很不舒服的原因,是你的身体从极冷到极热,而且经络也完全不一样了。”

陈汉昌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身体发生了天翻地覆的转变,让很多医师觉得不可思议:“我以前一年的挂号费就要一万多元,而且我自己也去学过中医,自己会开药,从炼功一开始我就再也没有花一块钱的挂号费了,我把我们家从一楼到四楼的药全部都清掉了。”

修炼法轮功是最快乐的事情

现在的陈汉昌无病一身轻,心情愉悦的他体重达到了七十二公斤,“法轮功确实是彻底改变我的思想、整个心灵、整个身体包括每个细胞都完全改变了,从最微观中改变,确实象师父讲的,精神和物质是一性的。”

看到陈汉昌从新有了一个健康的身体,最高兴的莫过于陈太太了,“法轮功就这样整个改变了我们全家的命运。不然我一个女人要当寡妇,又要带着几个小孩子。所以我的感动是非常深刻的。”

已经修炼了十年,陈汉昌对于不收取任何费用,却又在很短的时间内让他身心健康的法轮功,感触良多:“我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就在想这个东西可以卖很多钱啊,现在这个世界上已经非常的混乱,人人都为了利益着想,可是为什么有人传这么高德的大法,而且还是免费的在传?这套功法不只是净化人心,反复的看,对整个世界、对所有的人类都有莫大的好处,试想每个人如果都这样做,这个世界上就没什么坏人了,也不会有很大的纷争了。”

陈汉昌常常跟朋友说,修炼法轮功是他最快乐的事情,“我想要买个法轮功的书送给你,那是最好的,那是无价之宝。”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