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巴中政法委、“六一零”迫害善良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四川省巴中市历任政法委“六一零”人员,如九九年的巴中地区公安局局长何宗义和巴中第一任“六一零办公室”主任赵思强,特别是二零零六年上任的巴中市常委兼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周朝坤,紧随中共,在巴中四区县开动邪恶的迫害机器,迫害善良的法轮大法修炼者。

法轮大法的佛光普照巴山

法轮大法,又称法轮功,是李洪志先生于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起传出的佛家上乘修炼大法。法轮大法教人向善,要求修炼者从做好人起,努力按照“真善忍”标准提升道德水平,使人变得诚实、善良、宽容、平和。在提高心性的同时,修炼五套优美缓慢的功法动作,能够达到祛病健身的奇特效果,使人身体健康,当时在中国大陆约有七千万至一亿人修炼法轮功。一九九八年国家体总在北京、武汉、大连地区及广东省进行了五次医学调查,调查人数近三万五千人。调查结果显示修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总有效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七点九以上。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前,四川省巴中地区的通江、南江、平昌、巴中四县区的法轮功修炼者有约两万多人,敬购《转法轮》宝书六千册,登记敬购的约一万六千人。一九九九年五月,有三千五百名代表参加了在巴中川剧团举办的法会。加上带修不修的,实际人数约五万。从南江光雾山到通江诺水河,从平昌的白衣到巴州的花丛,从恩阳古镇到南龛石窟,朝晖夕照中,随处可见法轮功修炼者祥和庄重的炼功身影,随处可见路人驻足聆听法轮功美妙的炼功音乐。

法轮功破解了人类生命的奥秘,指明了人们走向永恒的生命之路。对“真、善、忍”的信仰,带给人们无比的祥和、轻松、高尚。在圣洁无私的修炼中,人的生命和智慧在向高深境界中升华。人们因修炼法轮功而无疾无病,人们因信仰“真、善、忍”而无私无恨。仅举两例:

四川省巴中市南江县赤溪乡的张坤阳先生(后迁居至该县长赤镇),因在煤矿工作,长期恶劣的生产生活环境使他得了职业病,二零零四年确诊为三期矽肺病,广元市劳动局定为五级残废。零四年又经历一场车祸,肩胛骨被撞断。就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张坤阳开始了法轮功的修炼,身体很快得益康复。

平昌县国税局优秀公务员吕春杉先生,四十二岁,从小多病,小时两次差点被病魔夺去了生命。读高中时严重胃病一直伴随着他,一九九七年十月经同窗好友介绍修炼法轮功,很短时间身体恢复了健康。由于他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做事,不贪污不受贿,发工资中自己收到的假钞都当众销毁。一九九八年洪灾别人只捐五十元,在经济条件不宽裕的情况下(妻子失业,两个孩子尚小),他却主动捐了五百元。由于时时处处为别人着想,受到了当时局领导和同事们的好评,是大家公认的好人。

佛光普照巴山,社会道德回升。在中共几十年谎言加暴力统治下产生恐惧、绝望而心无归属的人们无不激动的说,中国的真正希望、人生的真正希望终于从法轮功开始了。

巴中政法委“六一零”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

可是,中共是个十恶俱全的真正邪教,不仅开展一波一波屠戮中国人肉体的血腥运动,而且一层一层剿灭中国人的灵魂、一点一点的变异中国人的人性;不仅使用暴力强迫中国人放弃父子、兄弟、朋友之情,要对中共效忠,更伪造假案煽动中国人仇恨一切真的、善的、光明的、正的。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魔头江泽民出于强烈的个人妒嫉和私欲,指挥以政法委为轴心、从舆论到暴力的全国政府机构,悍然发动了邪恶血腥迫害法轮功。

中共四川巴中政法委“六一零”,紧随中共魔头江泽民,在巴中四区县开动邪恶的迫害机器,十三年来做了数不清的迫害善良民众的滔天罪恶。

法轮功学员王仕泽,巴中市巴州区钟鼓楼街居民,原巴中县玻璃厂技工,玻璃厂解体后以敲补白铁手艺为生。一生病魔缠身,自修炼法轮大法后,所有疾病不知不觉消失,从此王仕泽先生开始了崭新的生命历程,做的好事善事数不清,他教的徒弟一个一个都是本本分分的好人。就是这样一位善良人,因为坚持按照真、善、忍标准做好人,中共巴中政法委“六一零”将其作为第一批迫害对像,绑架至巴中看守所进行酷刑折磨,强迫其放弃真善忍信仰,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法轮功学员张坤阳,南江县赤溪乡人,几年前因修炼法轮功而得以痊愈。可是他因为向民众讲述法轮功的美好而被中共非法判刑,投入狱中折磨。于二零零九年七月含冤离世,时年五十五岁。

与张坤阳同时被中共邪党绑架非法判刑的还有法轮功学员唐玉华、鄢玉明、周云华、谭君宜等。

法轮功学员赵国吉,家住巴中市巴州区巴州镇东城街(老家住宕梁四村三组),一生多病,自从修炼法轮功以后,各种疾病不翼而飞,六十多岁的人看上去四十多岁。二零零七年三月十八日,赵国吉被巴中市公安局江北开发区分局国保大队绑架,关押在巴中市看守所。恶党以判刑劳改相威胁强迫他放弃修炼法轮功,赵国吉坚持做好人无罪的态度,拒绝转化,坚持真善忍信仰。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八日被伪巴州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

赵国吉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期间,遭受恶党人员刑讯逼供,恶党为了迫使他放弃修炼法轮功,不仅对他进行肉体摧残而且进行精神迫害,活生生把一个健康人折磨成病人,导致他不能站立,不能行走,只能卧床;可是看守所不但不给治疗,反而施以酷刑迫使转化,最后导致生活不能自理。家属三次要求自费到医院检查治疗同时申请保外就医,遭到巴中市法院拒绝,强行押送到大乐山市犍为县五马坪劳改。

到五马坪劳改场后,赵国吉依然坚持做好人无罪的态度,坚持真善忍信仰,劳改队依然不给治疗,不给护理,甚至不给饭吃。五马坪狱警公开扬言:“不转化就不给护理,不给吃饭。”家属又是三次申请保外就医,均被场方拒绝。直到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日,赵国吉已经生命垂危,监狱怕负责任,匆匆以保外就医形式将赵国吉放回家。二零零八年十月十八日,又一位善良的好人含冤离世。

法轮功学员吕春杉,平昌县驷马镇国税所优秀公务员,同样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坚持以真善忍标准做好人,却遭受了十年多的非人迫害。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二日,吕春杉经历了三年零七十天的非人折磨后回到了家中,不到四十的他头发已花白,牙齿被折磨掉了四颗,前后经历了非法拘留三次,二次非法劳教,六次抄家,共六年多的暗无天日的非人折磨。这十年迫害中吕春杉四口之家破裂了:老婆离家出走,两个小女儿由婆婆爷爷抚养。人们不禁要问:一个修炼“真、善、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要如此迫害做好人的人,中共到底害怕什么呢?谁正谁邪不就一目了然吗?

法轮功学员吕春雪是吕春杉的妹妹,残疾人,由于修炼法轮功身体康复,二零零一年九月和几位城镇居民做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天安门自焚漏洞百出”的横幅及一些真相资料和光盘,被“六一零”国安恶警张强、牟幸福等人绑架非法并诬判五年,非法关押在简阳市养马河省女子监狱。

法轮功学员彭华英女士,四川巴中市统计局优秀公务员,现年五十六岁,因为负责市县两级机关工作,常年加班,拖垮了身体,颈椎变形、腰椎突出、腰骶管囊肿等等疾病致使生活不能自理。后来听了法轮大法真相,开始走上了修炼道路,不到一个月,所有疾病不翼而飞。于是善良的彭华英希望更多的民众能够得救受益,不停的向身边民众讲述法轮大法真相,遭到多次绑架迫害,二零一二年被非法判刑三年。

法轮功学员李智民,男,四十八岁,平昌县法轮功修炼者,因坚定修炼,先后两次入狱。二零零零年十月李智民被非法劳教两年,在绵阳新华劳教所里,他依然不放弃修炼,刑期被延长半年。

法轮功学员吴北辰,男,五十多岁,法轮功修炼者。因打横幅,于二零零一年九月被非法判刑四年。

法轮功学员张宗善,男,五十多岁,平昌县烟草公司职工,法轮功修炼者,因打横幅,于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判刑三年。

法轮功学员易国亭,男,五十七岁,平昌县西兴镇农民,法轮功修炼者,因挂横幅于二零零一年九月被判刑四年半。

法轮功学员秦春林,女,五十一岁,平昌县米面厂职工,法轮功修炼者,因坚定修炼,散发大法真相资料先后两次入狱。二零零一年九月秦春林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法轮功学员廖时珍,女,五十二岁,平昌县川剧团退休职工,法轮功修炼者,因散发真相资料于二零零一年九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法轮功学员岳俊松、潘正光、潘虎、岳芝全家人被枉法冤判。

法轮功学员丁慧,女,二十五岁,家住四川巴中市平昌县土兴乡十村三社。因修炼法轮功,二零零四年被土兴中学“辞退”,后到外乡读书,考入巴中师范。二零零八年毕业,在土兴小学代课考职,又被“辞退”。辞退后,回到巴中市。二零一零年四月一日六点三十分被巴中市巴州区国安大队绑架到巴中市公安局,被非法劳教一年半,现在成都劳教所电子厂做工。

法轮功学员赵永,男,三十二岁,高中文化,四川省巴中市金山乡人。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扎扎实实修炼做好人。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起,江泽民流氓政治集团大规模迫害大法弟子,他的父母和兄长先后被非法关押、劳教。在外地打工的他回到家乡,也被巴中市当地的派出所作为重点抓去洗脑,后来从被关押地出走,流离失所。当地乡政府的一些恶人以及派出所的恶警追捕十几天,多次抄家,家具和门被砸烂。二零零二年四月在成都市某资料点被锦江区公安分局恶警抓捕,关押在郫县看守所。因坚强不屈,二零零三年三月被成都市六一零和巴中市六一零操控锦江区法院非法判刑十年。

在恶警审讯以及在看守所里,赵永遭受了毒打和生活虐待,身体被摧残得变了形,瘦得皮包骨头,到了二零零三年六月已经吃不下任何食物,恶警看到人快要死了,慌忙送进医院。虽然人躺在病床上,仍然戴着脚镣,手被监视的警察用手铐铐在窗户的钢条上。二零零三年八月六日,赵永的身体状况更严重,成都市恶警这才不得不通知赵的家人到医院,强迫写下不追究它们责任的保证书后,才让把奄奄一息的赵永抬走。巴中市金山乡的乡亲们看到变了形的赵永的身体都难过得流泪,二零零三年八月三十一日,赵永失去了年轻的生命。

法轮功学员赵本勇,男,三十九岁,四川巴中市玉山镇金山乡三村一组人,四川航天工业技工学校教师(成都市龙泉驿区),于一九九四年在广州得法,坚定修炼。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因坚持修炼,于二零零一年六月被学校保卫科用种种手段迫害,从调离岗位去守大门、扣发工资、加长工作时间、没收私有房产证等等到最终被开除工职,被迫离校出走,流离失所。

法轮功学员雷艳,女,十六岁,赵本勇之表妹。四川巴中市玉山镇金山乡三村三组,农民。因修炼大法于二零零一年十月被警察从家中抓到玉山派出所关押,警察逼迫其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在高压下她被迫离家出走。

法轮功学员岳俊松,男,长赤区居民,七十三岁。二零零一年六月被非法处以三年劳教。

法轮功学员潘正光,男,三十岁,长赤农民。二零零零年十月遭毒打,被非法判三年劳改,现关押在德阳监狱。

法轮功学员潘虎,男,二十四岁,长赤农民。二零零零年十月因进京上访被北京门头沟(音)恶警几乎打死,被非法判处三年六个月劳改,现在德阳监狱。

法轮功学员岳芝(女),五十八岁,长赤农民。二零零零年十月因进京上访被非法抓捕,被判处三年监外管制。

法轮功学员王晓毅,巴中市建设银行优秀的电子工程师,因为修炼法轮功多次遭到中共绑架迫害。二零零七年一次向世人散发揭发中共谎言的真相资料,被巴中市江北公安分局绑架,非法判刑八年,关押在五马坪监狱迫害。

法轮功学员严慧(女),家住巴中城新市街,由于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百病全消,从此坚持按照法轮大法真善忍标准做好人,以亲身经历弘扬法轮功,二零零一年被中共巴州区公安分局第一批绑架非法劳教。解教回家之后,继续向国人讲真相揭露中共谎言,多次遭绑架迫害。

法轮功学员刘云坤,四川省巴中市永泰环保制管厂厂长,因为坚持按照真善忍标准做好人,多次遭到关押迫害,二零一零年用语音电话向世人讲述中共邪党导演天安门自焚假新闻煽动中国人仇恨法轮功,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牟取暴利的滔天罪恶,被巴中江北公安分局绑架非法判刑三年。

法轮功学员张映柯(女),不顾邪党迫害,不断的向世人揭露中共栽赃迫害法轮功的罪恶。一次在巴州区后河桥讲真相时,宕梁派出所四名恶警在光天化日下采用下流手段极其凶残的殴打她,她的牙齿被恶人打掉,张映柯呼喊着:“法轮大法好!”、“坏人打好人了!”

旁边正放学的中学生(听她讲过真相)也跟着一起喊“法轮大法好!”一个老人,为讲一句真话,却无数次遭到中共邪党爪牙的暴力殴打和监禁迫害。

法轮功学员李大喜(女),家住巴中市中城街,退休工人。修炼法轮功后,身体逐渐向年轻人方向退,快七十岁的人看上去不到四十岁,这些年就是因为说真话,向世人讲述中共栽赃诬陷法轮功的真相,多次遭到中共巴中市巴州区公安分局的绑架迫害。

这些年来,巴中籍法轮功学员被巴中市政法委“六一零”绑架判刑、劳教的还有:法轮功学员廖泽贵,法轮功学员戴万义,法轮功学员包代方(女),法轮功学员邓廷儒,法轮功学员苟菊芬(女),法轮功学员张明朗,法轮功学员杨柏章,法轮功学员李玉兰(女),法轮功学员刘念国,法轮功学员向烔文(女),法轮功学员王文琼(女),法轮功学员付安珍(女),法轮功学员岳映聪,法轮功学员李蓉华等三百多人。

四川省巴中市政法委“六一零”还在巴州区恩阳镇燕飞村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

巴中市政法委“六一零” 开设黑监狱

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二日至二十三日由巴中市政法委牵头,巴中市江北公安分局实施,在巴州区恩阳镇燕飞村乡村大世界开设黑监狱,从巴州区、通江、平昌等县强行绑架了法轮功学员七人,其中巴州区四人、通江一人、平昌二人,男四人、女三人,进行洗脑迫害。其具体迫害手段如下:

一、强行绑架入班。如通江法轮功学员苟光武,男、六十九岁,被当地“六一零”、国保、政法委的恶警十余人非法闯入家中,强行绑架推上车,并由六人押送至洗脑班。

二、所在地派出所指派两名包夹一名警察日夜严管轮流洗脑。晚上包夹睡两边、被迫害者睡中间,包夹每人每天工资一百元,警察每天补助五十元,每人每天生活费三十五元,住宿费五十元。

三、进班时被迫害者每人发两本邪恶诬蔑大法的书,若自己拒读或不识字者,就由包夹代读洗脑。

四、红脸诱感、表面关心,劝说写“三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

五、利用亲情关系软化意志。威胁子女、亲人来访劝说,哭着逼你转化。

六、实行连坐威逼。子女有工作的威胁说:如不转化就开除工作,子女没有工作的,不准用人单位安排工作。

七、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不能出班,两个月后,送广元洗脑班迫害。

八、要出班必须写“三书”和体会、签名、按手印,录音录像时必须说:诬蔑大法、辱骂师父和与大法决裂的话,时间在两分钟以上,否则不能过关。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中共巴中市政法委“六一零”再次指使巴州区公安分局、巴州区司法局联合在燕飞村乡村大世界办洗脑班迫害付安贞等三名大法弟子。

善恶有报

四川省巴中市政法委“六一零”迫害善良民众天理不容。不断有恶人遭到恶报。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七日的“劝善之心化飞鸿”栏目里有一篇写给巴中市公检法司系统工作人员和家属的信,题目叫《保护善良就是在珍惜自己的生命》。文中说,在当今的中国,迫害法轮功是死亡工作,事实就是如此。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十三年来因直接迫害和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而遭恶报死亡的有近两万人,全中国几乎每个县(市)都有恶人遭报,大多数是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公安局长、六一零头目、国安警察和一些助纣为虐的帮凶;目前,有些作恶多端的人正在痛不欲生的绝症折磨之中偿还罪业。

在四川巴中迫害法轮功弟子遭报的恶人有:

赵刚,四川省巴中市巴州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恶警经手迫害的大法弟子有好几十人,很多大法弟子去信给他,善意劝告,他却不知悔悟反而更加嚣张。二零零二年四月赵刚突然“失踪”,单位、家庭都不知其去向。后经单位同科室的人士证实:此人已“失踪”,都称不知其下落。

王天林,男,四川省巴中市巴州区金山乡政府工作人员。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到迫害以来,该人只要一接到上级迫害大法的“指示”,就到大法弟子家牵猪赶羊,积极参与,经常骚扰,迫害当地大法弟子。

该恶人已遭恶报,二零零三年底突然得病,变得痴痴呆呆,也不能上班了。医院也一直查不出病症,治疗无效。

周朝坤,中共四川巴中市常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五十岁左右,自二零零六年就任巴中市公安局长以来,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狂妄叫嚣:“我就不相信把法轮功整不垮。”亲自部署对法轮功学员非法严密监控、绑架、拘留、罚款、劳教、判刑、破坏资料点,使全体法轮功学员都程度不同地遭受了迫害。仅巴州区一地,自他就任以来就绑架法轮功学员二十八人,其中非法拘留十人、劳教六人、判刑十六人(其中缓刑四人),迫害致死一人。非法劳教最长时间三年,非法判刑最高八年。法轮功学员王晓毅被非法判刑八年,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六十余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赵国吉被判刑三年,在监狱被活活迫害致死。对这样作恶多端的人,天理不容。自二零零八年以来,周朝坤得了不治之症——鼻癌。周朝坤到处求医,不见好转。周朝坤在就任公安局长以前,身体健壮,根本就没有什么病痛,由于他跟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五月遭到恶报,患鼻癌住进医院,二零一零年七月回局带病上班。还不到五十岁的人就得了不治之症,如果还不醒悟,不听法轮功学员的忠告,必将与在巴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赵思强、何跃一样,成为中共邪党的殉葬品。

何跃,巴州区东城派出所所长,因迫害法轮功学员遭到报应死于癌症。何跃生前除经常到法轮功学员家中骚扰,布控,跟踪,监视外,还亲自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二十余人,送到看守所、劳教所、监狱残酷迫害。何跃在患癌症期间,到全国各大最好的医院去治疗也无济于事,还去俄罗斯换了脑壳骨,临死前他才知道他是因为迫害法轮功学员遭到的恶报,害怕死后被人笑骂,所以叫他的家人不要把他的尸体弄回巴中。

何宗义,巴中市公安局原局长,因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殃及家人,致使他的两个儿子和一个儿媳暴病身亡,其中一个儿子因吸毒死在监狱。何本人重病缠身,晚年十分凄凉。

希望在巴中政法委“六一零”指挥下助纣为虐,迫害过法轮功学员的警察、检察官、法官或者当过迫害法轮功学员帮凶的人们,赶快停止作恶,不要继续跟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在天灭中共时为你们自己和你们的家人留一条逃生的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