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通天路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六日】我是一名大陆大法弟子,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至今已走过了十六个年头。

那是源于一个看似偶然的机会,我在同学处看到《转法轮》,让同学也帮我请一套,并于当天晚上骑着自行车带着没满三岁的女儿来到炼功点,女儿一直坐在炼功队伍前的一块石头上,很感兴趣的静静望着我们炼功,一动不动。我就在一片宁静祥和的炼功场里很舒服的做完一、三、四套功法,当最后做到第二套“法轮桩法”的“头顶抱轮”时只感觉头晕脑胀、两眼发黑,浑身虚脱的举不起胳膊,清晰的感觉大滴汗珠正顺着腋窝滚滚而下……这是怎么了?怎么反应这么重啊!当天虽然在同学家粗略的看了《转法轮》的书,大致知道我们这个功法初期是给真正能修炼的人开始祛病的,但我这刚来第一次呀,而且整套功法动作非常柔和缓慢,怎么也不至于有这么大反应啊?我心里狐疑着,悄悄睁开眼睛看看周围,有年轻的同龄人、更有很多上了年纪的叔叔阿姨,都在面容祥和的做着抱轮动作,而我却天旋地转的马上就要晕倒了,我实在害怕自己年纪轻轻真要一头栽倒了,可让人笑话死了,我咬着牙反复对自己说:“千万挺住啊”。

在我们做“头前抱轮”时,我就看到辅导员轻轻走進队伍里帮大家纠正动作,抬正手臂,这时我感到有人帮我轻轻抬起手臂,我猜到一定是辅导员,我努力睁开眼睛,但近在咫尺我却看不见他,眼前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了,仿佛自己站在一个虚空当中,时间静止了,只有一点点的音乐声流入我的耳朵……不知过了多久,隐约听到“两侧抱轮”的声音,我一点点放下了胳膊,这才慢慢缓过劲来,呼吸顺畅多了头也不晕了,周围的人和物也看清了,奇怪的很,刚刚几秒钟前一切不适的症状全部消失殆尽,整个人变得清爽无比,身子突然间变得轻飘飘的舒适的像随时都会飞起来一样,眼睛看到的一切物体都明亮起来,整个世界水洗过似的晶莹透亮,天地万物此刻都如此可爱的在向我凝望,我双手举在耳旁,身子站的笔直,两脚后跟不由自主的往起起,一辈子身心从未有过的舒适劲通灌全身,一种莫名的愉悦在心头涌出,禁不住的笑意荡漾开来……怎么会有如此美妙差异的两种不同的感觉呢?此刻微风一吹方感觉浑身凉丝丝的,原来刚才腋下流出的汗水已将衣服两侧渗透,而头上和其它地方却一丝汗珠也没有。

辅导员绝处逢生的故事

动功炼完后,有事情的人陆续回家了,我跟着同修带着孩子来到辅导员家学法,学完法在大家交流时,我谈到刚刚炼功出现的强烈反应而后身体一身轻的感觉时,大家都笑了,他们说:“这种师父帮助净化身体的情况,我们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经历呢,很多更神奇的事就发生在学员的身上,辅导员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哪。”

他们便讲起发生在辅导员身上的真实故事:辅导员以前是我们地区国企大型一线厂车间的领导,在九年前一个夏季的晚上七点多钟在去往单位同事家的路上(由于我们城市是山区开发区,路面几乎都有不同程度的坡度),在我们地区中心小区坡度最大的路面拐弯处,被一辆刚从坡上飞速疾驶下来的自行车迎面撞倒在地昏迷不醒,由于冲力过大,后脑着地,致使颅内大出血,在医院昏迷抢救了六天,后被转到省医院做开颅手术,术后整个人几近呆痴状态,完全要依靠别人的照顾生活。他家嫂子也因此不能上班,专心在家照顾他。因为以前辅导员是单位的骨干,单位的工资奖金都照发没扣。白天大嫂抬不动他,只好用轮椅把大哥推到窗前,大哥就用手扒在窗台向外望,偶尔看到楼下有小孩玩,看着看着便会嘿嘿的傻乐……

这时我看到辅导员和他妻子眼里都闪着泪光,这可真是不可思议,要不是亲眼所见、亲耳所闻,我怎么也不会相信眼前小伙儿一样结实宽厚的身板、红光满面的气色、阔步轻履、比周围一般男同事都健壮的辅导员竟有过那样的遭遇。

辅导员感慨的说:“那时真就成个傻子了,脑袋要么疼痛欲裂,不疼时也是木哼哼的,空白一片,生不如死啊,多亏他们大伙,这些同事邻居,几乎每天晚饭后都到我家来,把我背到楼下,推着轮椅带我散步,每月定时帮我理发,这样被病痛折磨了八年啊,要是今天没有修炼法轮功,恐怕现在还在轮椅上啊。”

“您是怎么开始修炼的呢?”我好奇地问。“我母亲参加过李老师在锦州的讲法班,跟班下来身体好多病痛不翼而飞,于是特意给我送来李老师的书和录像带,让我妻子天天给我念法。奇迹就这样出现了。”辅导员说到这哽咽了,在场的人无不感动落泪,屋内一片唏嘘感叹。

辅导员继续说:“从那儿之后,我一天一个样,没过多长时间,当我能拿着录音机和我妻子到楼前花园炼功的时候,这不,这些昔日帮忙照顾我的邻居、朋友们从我身上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后都纷纷走入了炼功场地……”

我们的炼功点

从此以后,无论严寒酷暑,每天两遍,我骑着自行车早晨到炼功点炼功,晚上炼完功再到辅导员家学法或看师父各地讲法录像。由于法轮功效果显著,身心受益匪浅,人人都在心性修炼上下功夫,一时间我们地区好人好事层出不穷,在学法炼功之余我们利用个人休息时间、节假日到各小区、街道、广场等越是脏乱的地方我们大家一齐动手帮忙收拾垃圾,打扫场地,冬天清除积雪为过往行人、车辆开道。只要有人提议,还一再告诉大家,有时间的愿意义务做的就来,没有时间的以后还有机会一定不要勉强,而每次大家都热情响应,积极参加。

我们大家在师父的讲法中,透彻的明白了法理,知道我们人活着的意义不是为了个人享乐,而是要按照宇宙的法理做一个有利于别人的人,最后完全达到无私无我境地的人!就这样,当我们在法理中改变自己、身心发生巨变的时候、当我们心无杂念,一心一意只为修心利他、按照师父的法理做好再做好、思想境界提升再提升之后,人都是有分辨能力的,周围的许多亲戚朋友同事便主动要求要请《转法轮》,并到炼功点参加学法炼功,不到半年,我们炼功点从当初的四、五十人,迅猛的发展到几百人乃至上千人。小小的花园里站满了修炼者,后来我们又成立了各小区炼功点,因为离家近了,我带着女儿去学法炼功。每天大家在其乐融融的环境中升华自己。

那段时间,虽然忙碌却无比充实,回想起来,那三年是我从小到大最幸福的时光。

我单位一教务主任在得法不到一年的时候,邪党迫害法轮功的运动开始了,当时电台每天大量报道栽赃陷害法轮功,翻天覆地象文革运动一样要求人人过关,街道到家里要书,领导被迫拿着上面给打好字的“不炼功的保证书”到家里让签名,在这种强压下,顾及名利她退却了,放弃了修炼,之后,她调离我单位高升到局里,二零零二年一次见到我,说起这些年的变化,她感慨的对我说:“学大法的那段日子是我人生中度过的最快乐的时光!”当时,我分明看到她眼睛里闪着的晶莹泪光…

浩瀚的宇宙,生命无计其数,千百年的轮回转生中能得到人身实属不易,得到人身最悲惨的莫过于没有得到正法修炼。我们今世何其幸运能够在正法中修炼,如果半途而废,岂不造成生生世世的遗憾和悔恨!?

魔难难阻通天路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当谣言满地,正义遭受摧残迫害的时候,我周围那些可敬可爱的同修们所表现的大善大忍的慈悲真的是感天地泣鬼神,他们虽然在现实社会中为了弘扬正法、救度魔乱社会中被毒害的众生不惜牺牲生命、被邪党剥夺的一无所有,但他们的的确确就是现实社会中一尊尊让人仰视的神啊!

一九九九年,我们到天安门证实法后,遭受了不同程度的迫害,许多同修失去工作、被非法劳教、流离失所。

有一位年轻的女同修,名牌大学毕业,修大法后工作任劳任怨、兢兢业业,在单位连续几年被评为“先進工作者”,从普通工程师提拔到单位机关委以重任,邪党迫害大法后,她被非法判刑六年,在那个人间地狱、邪恶的劳教所遭受非人的折磨,电刑、暴力殴打、性侵犯。每天仅仅一个小小的窝头,将这个三十岁的女同修迫害的骨瘦如柴,整个身板看上去就是十二、三岁小孩模样的体型,监狱的医生几次给她抽血的时候,都抽不出一丝的血,那些恶警都认为她是活不到出狱那天的。而她告诉我们,在那个黑窝里比她遭迫害更严重的大法弟子还比比皆是。

这个恶贯满盈、黑白颠倒的恶党,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害怕好的、善的、人类道德回升的社会?人们困惑了,有的人相信了谎言,也有的人很清醒,因为他们看到在他们身边修炼大法的亲友、同事都是善良无私、与世无争的。

记得恶党七.二零利用舆论工具大肆诽谤大法时,我单位一位领导在全体大会上对大家说:“对于法轮功,我们不要妄加议论!更不要偏听偏信、人云亦云,正确客观的通过理智和思维真正认识和感受他到底是好还是不好是必要的,不要象文革动乱一样失去理智一窝蜂,是好是坏自有历史公正的评判,你我都是凡夫俗子,看不到最终的理时,最好三缄其口。”大家都默默认同。在那样一个乌云密布、风雨欲来的高压背景下,人们心里真切明白的事实只能通过那样的方式来表达了。

一九九九年之前,我家三人修大法-妈妈、我和孩子。七.二零在我去北京证实法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时,我丈夫担心邪恶非法抄家掠夺大法书籍,及时把我们所有的大法书转移保护下来,过后我和妈妈赞扬他时,已是处级干部的他说出了这样一个质朴的为人道理:“我们都是有知识有文化有判断力的成年人,虽然我没修炼,但书我是看过的,孰是孰非一目了然,不是谁歪曲事实就能改变得了的。”是啊,邪恶的中共虽极尽能事用最可耻最卑鄙的手段迫害大法,但它迫害不了的是人的良知。 二零零九年,丈夫终于在伟大的佛法感召下、因祸得福,从一场岌岌可危、生死攸关的重病中感受到人生无常、世间一切有如海市蜃楼般不能长久,真正生命的意义在于能够获得永久殊胜的美好生命而走入了大法修炼行列,成为千千万万大法弟子中的一员!

一直以来,我们真切的感受到,没有师父慈悲的呵护,我们走不到今天,我们做的和师父所给予我们的比起来简直是沧海一粟。多年的正法路,虽然我们做的有太多的不足,但师父始终没有放弃我们。

就我个人而言,在我丈夫重病期间,绝望痛苦、剜心透骨的打击下,我退志了…修炼不下去了,是师父始终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一次次的感召、一直的守候,通过种种事例向我展示我修炼出来的功与德,让我和我的丈夫在宇宙法理的了悟中获得了身心的重生!从此,我们一家全部走上了修炼的路!慈悲的师父为我们及众生承担的将是我们永生永世也报答不完的。

在这场史无前例的正邪大战还没有结束之前,不管这通天之路怎样崎岖、现实怎样残酷,都请师父放心,弟子们的信仰不会变、正法路上的责任不会变、救度众生的使命不会变…我们不会辜负师父层层下走、救度众生的慈悲之举,绝对兑现我们的史前大愿——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