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的点点滴滴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六日】我是九八年得法的老大法弟子,因为家人从我身上见证了师父的慈悲、大法的神奇、美好。在邪党造谣、诬陷、疯狂迫害的十多年中,家人从没反对过我修炼,没信过邪恶的任何一句话。要写的事很多,因为每个大法弟子走过的路,都能写一篇长篇巨著。仅写几例,以证实大法。

走進法轮功

九六年夏天,女儿出生后莫名其妙的日夜啼哭,只要抱起来就好,闹得我天天抱着她。还没满月,腰开始痛。女儿五个月,我已经成了医院里的常客。九七年秋天,已不能正常起床,得先趴在床上,脚先落地,用手按着床,慢慢将身子挺起,两手掐腰,才能活动。X光显示脊椎骨三个关节突出错位,医生说有瘫痪的可能。中医、西医、偏方、求神、拜仙、几乎能想到的方法全都用了,收效甚微。每换一种方法治疗,能好几天,特别轻松的工作,每月得有半个月休病假。婆婆在我各种医疗无效的情况下,极力劝我去练气功。那时,大街上有好几处练各种气功的。我的性格不好动,看着他们又蹦又跳我就反感。而且我还不太相信气功能治病。

九八年春天,婆婆打听到同村一老人家炼法轮功,与邻居老人一起去了。回来劝我去,说也不蹦也不跳,在自家院子里炼,还盘腿打坐。我没动心,但觉得似乎也不是坏事,很支持婆婆去。几天后,婆婆带回一本《转法轮法解》,当时书挺缺,想学的人轮着看。我翻了几页,一点也没看懂什么。夏天时,带回《转法轮》,让我好好看看。晚上,别人都在街上乘凉,我因为不能久坐,只能放下蚊帐,躺在床上,没事拿出放在枕头下好几天的《转法轮》,大约看了二十几页,就觉得小腹有一种异样的感觉,随后便迷迷糊糊的睡了。几天后,腰又痛得不能上班,当休到第九天时,我的表姐来了,她是我的同事。她看我坐在沙发上挺好的,脸沉沉的说:“年纪轻轻的,孩子还小,工作又轻松,天天不上班,你不怕别人笑话?哪个人没个小毛病?”表姐走后,我委屈的哭了,谁愿意没事在家躺着呀。无法用语言形容当时的心情,只记得把心一横,“我去炼法轮功,碰碰运气,看气功到底能不能治好我的病。”

不记得是哪天,跟婆婆去了炼功点,见七、八个老太太背对着大门口举着胳膊站着,在炼抱轮。我学着她们的样子抬起胳膊,却吓了我一跳,只觉得两臂间呼呼的在转,力量很大,胳膊上的肌肉好象都在动。我睁大眼睛看着两臂,什么也没有,可实实在在的感到了旋转。打坐时,我跟着她们双盘四十五分钟,没有痛的感觉,却很舒服。我开始觉得气功肯定不是一个简单的东西,一定有它的奥妙。

中秋前后,书没看完一遍,断断续续的炼了没几天功,突然一天晚上频繁的起来小便,农村的厕所在院子里,天凉了就将便盆拿到卧室门口。早晨起床端便盆,却发现几乎满满一便盆鲜红的血,吓得两腿发软,因为没请假,工作没交接,强打精神去上班,九点时,还在便血,请了假回家。婆婆问我怎么了,我告诉了她,接着去拿温度计,要量体温。清楚的记得温度计好好的拿在手中,不知怎么却掉到地上摔个粉碎。婆婆在院子里,听到声音说:“别量了,是师父给你净化身体了。”我的眼泪夺眶而出,怎么也止不住,后来,我躺在床上,蒙上被子,一直到哭的睡过去。中午,上早班的丈夫回家吃饭,知道后,叫我起来吃饭,下午去医院。我起床去小便,竟然一切正常。从此,腰痛痊愈。十四年来,没吃过一次药。全家人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很多世人对大法弟子遭受迫害都不放弃大法感到不理解,那么,为什么不去听听他们的心声呢?每个大法弟子都是大法神奇的活生生的见证。

大法能改变人心

学法后,真、善、忍博大精深的内涵使我整个人发生了彻底的改变。努力的用真诚、善良、宽容的心态对待身边的每一个人、每一件事,并将大法的美好,我自己身心的变化讲给亲朋好友。大法就这样亲传亲,友传友的在我的家族中传开了。

我大姐六十多岁了,一生坎坷,年轻时经常被婆婆带着三个小叔子打骂,姐夫老实,从不敢反抗。三十多岁时,被婆家打昏,肺被小叔子用手电筒打伤,姐夫抱着浑身发凉、昏死过去的大姐暖了一宿,大姐从鬼门关回来了。大姐的遭遇引起民愤,她婆婆再也没敢去打骂,大姐与婆婆成了生死冤家,也从那时落下了肺病,受了二十多年的苦。每年冬天和初春,咳喘的厉害,常憋得尿裤子,晚上躺不下,整宿趴在被子上,打针吃药只能暂时缓解。大姐犯病时生不如死,对婆家的恨更深。

我得法后,给大姐讲了人的生死轮回,因果报应,让她以真、善、忍善待他人,宽容伤害过自己的人,别再记恨她婆婆,还给她听了师父的讲法录音(大姐不识字)。一天,带孩子去大姐家玩,大姐告诉我一件事。她婆婆生病,四个儿子轮流照顾,四个媳妇没一个照面,儿子们经常忙得顾不上,老人打吊瓶都没人照看,大姐主动抽空去照顾婆婆,几十年没说话的婆媳终于和好。她婆婆感觉对不起媳妇,不提任何要求,口干的起皮,也不好意思要水喝。大姐看出来了,就说:“娘,你想喝水就说,我来就是伺候你的。”她婆婆也不说话,不停的抹眼泪。

后来,邻居告诉大姐,她婆婆逢人就说对不起大姐,媳妇中大姐最好。大姐告诉我:“从我听了法轮功,就觉得真好。我虽然不明白什么大道理,可觉得还是做好人好,记恨别人,自己心里也生气,气的浑身是病,也没改变什么。不记恨别人的时候自己心里也轻松。我跟她(指大姐的婆婆)计较不就和她一样了。”

大姐没修炼,在邪恶迫害的日子里,常跟别人说大法好,真、善、忍永远没错,并经常念法轮大法好,大姐的肺病好了,身体越来越健康。

二哥看了一遍《转法轮》,一个劲的说好,但忙于生意,没能修炼。一次,二哥给我讲了一件事。他去外地上货,在饭店吃饭时,遇到邻村的一个人去外地买东西,他们邻桌而坐。那人吃完饭,离开时把钱包掉了,被哥哥捡起。钱包中有八百多元钱,好几种证件。那时候,八百元钱相当于一个工人两个月的工资。哥哥赶紧开车去追,追上后把钱包还给了他,那人高兴的千恩万谢。二哥说:“法轮功书上说做事得考虑别人,按照真、善、忍做个好人,想想如果我们自己大老远出去买东西,丢了钱包,是啥滋味?我觉得人能做个好人心里踏实,真、善、忍真是好!我如果没看法轮功的书,也许我不会还他,反正又不是我偷的。”

邪党给人灌输无神论,不相信善恶有报,使社会世风日下,道德下滑,人们一切向“钱”看。 法轮功真、善、忍象一股清流,荡涤世间的污浊,能让人守住做人应有的良知、善念。

明真相,得福报

在邪恶疯狂迫害的日子里,大法弟子用各种方式向世人讲真相。常有一些相信邪恶造谣的人根本不听,有的大声呵斥:“别跟我说这些,我又不学法轮功,谁对谁错与我无关。”碰到这样的人,我会给他们讲个小故事:还记得《窦娥冤》吧,她可是家喻户晓的。窦娥死前提了三件事,一一兑现。一:血不落地,二:六月白雪覆尸,三:三年大旱。现代社会有人提出,窦娥冤枉,谁都知道,是当官的错判,与百姓无关,为啥让百姓饱受三年大旱之苦?二战结束后,有个名人说了一段话,我觉得是这个问题的最好答案。他说;坏事的形成有两个因素,一是恶人的行恶,二是好人的默不作声。既然都知道窦娥冤枉,却眼睁睁看着她被杀,没有一个人喊一声窦娥冤,这三年的大旱真与百姓无关吗?邪党诬陷法轮功,迫害炼功人,使多少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告诉你们真相,是让你们别信谎言,别助纣为虐,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会得福报的。一般人听了,都能接受。

我一个同事听过真相后,悄悄跟我说:我听你说事(指讲真相),觉得特别舒服,你经常给我讲好吗?她还告诉我,她脖子长个瘤子,靠近声带,手术有风险,心里特别害怕。我告诉她:你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得福报的。这个同事家中有一定的地位,所以在本地最好的医院,找了最好的大夫动了手术。出院后,同事们去看望,她根本不是说话,因为没有声音,只是一种气息。我让她记住我教的话,她点头示意。半个月后,我又去看她,从她的气息声中,我听出手术不成功,发声可能不能恢复,家人已把医院告上法庭,要求赔偿。还说:“这回彻底明白了,你讲的‘天安门自焚’真的是假的,气管割开真不能说话,这邪党太坏了。”我说:“作为医生,肯定不会希望手术失败。家人打官司,得花钱、托关系,劳心伤神,何苦呢?你已经明白大法真相,就常念法轮大法好,一定会有奇迹的。”

两个月后,接到她打给我的电话,清晰的声音告诉我,她好了,家人已经撤诉,并不停的谢我。因电话里不能说的太敏感,我说:“别谢我,该谢谁你知道。”她笑着说:“知道、知道、我知道。”

每个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人都会人心向善、道德回升、得到福报。大法弟子更是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师父的感激,只有努力修好自己,以报师恩。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