坎坷人生无尽头 喜得大法获新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六日】

苦难经历

我出生在一个贫苦的农村家庭,出生几个月,就得了小儿麻疹,因家里穷没钱医治,眼看着就要没救了,后来听人说哪块有个土中医,花钱不多医术还很好,就到那拿回一包小药面给我喝下去了,就这样我又活了过来。一九六零年,我四岁,全国出现了大面积的饥饿,没有粮食吃,人们都挖野菜充饥,我差点儿饿死。我是家里最小的。父母把家里存有的一点玉米面儿舍不得给大孩子们吃,用野菜合在一起,只给我一个人吃,姐姐们馋的眼巴巴看着,那个可怜哪,那个情景至今还历历在目。

从我记事时起,就没穿上一件新衣服,都是拣姐姐们穿过的旧衣服,给我从新改一改再穿。记得上小学时,冬天连棉手套、棉鞋都穿不上,手脚都冻烂了,一碰就钻心的疼。小学没上两年就赶上了“文化大革命”,红卫兵造反派起来造反,打砸抢,批斗“臭老九”,搞的乌烟瘴气,整天连课都不上,什么文化都没学到,连拼音的基础我都没学好。稀里糊涂的十来年过去了。

上初中时,我来到了在城里居住的大姐家。为了能变成城里人,姐姐找人帮忙把我的户口迁到了城里。在城里高中毕业后,就随着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在农村苦苦干了六年。好不容易盼到全体回城安排了一份工作,可是刚上了十年班,工厂亏损倒闭,工人全部下岗,我又失了业。

从小到大经历了这么多魔难,觉的人生不如意的事都摊在了我身上,我的命咋这么苦。心里愤愤不平,怨这怨那。怨自己的命不好,怨老天对我不公。本想找个有钱的丈夫嫁了,好享点福,可到头来还是难遂我愿。成家后更是事事不顺心,丈夫的单位也不景气,三年多开不出工资。

这种种遭遇的不幸真感觉走到了路的尽头,整天一筹莫展。本来就不健康的身体又出现了多种疾病:乙肝、类风湿、胆囊炎、皮肤结核、甲亢,耳鸣、面部酸痛等,每天都在大把的吃药。特别是乙肝,中药西药偏方吃了不少也根除不了,犯了病什么家务活都干不了。

在各种病痛的折磨下,又添了许多坏脾气,发起魔性来歇斯底里,稍不如意,就和丈夫吵架,一吵架就要离婚。那时女儿还小,站在我和丈夫中间,用小手扯着我俩的衣襟,哭着哀求说爸爸妈妈不离婚,我要爸爸妈妈。一次最严重的和他吵架后,我躺在床上生闷气,三天不起来,所有的家务活都推给他,他做好饭,叫我起来吃,我连理都不理,等他上班走了,我再起来吃。他一下班回来,看见我还在床上躺着。急的他一点办法都没有,给我赔礼道歉说好话,我都不理睬,逼得他大发脾气,把家里唯一值钱的电视机一下就摔在地上。我又哭又闹,一气之下,领着孩子跑到远方的姐姐家,一住就是半个多月。期间多次想到自杀,但又舍不下孩子。这样的日子一直到一九九七年。

柳暗花明

就在万般无奈,走投无路之时,一九九八年七月二十三日这一天,我有幸得到了万古不遇的法轮大法。得知我的情况后,大姐向我介绍了法轮功,她说这个功法对祛病健身有奇效,她的好多病都炼好了。我知道她以前也得过多种疾病,最重的是糖尿病,现在看她一点也不象有病的样子,我就说那我也试试吧。

第一天,大姐给我放师父在济南讲法录像带,我坐在沙发上看着看着,不一会儿就昏昏欲睡,好像还都听進耳朵里了,就是眼睛睁不开,迷迷糊糊的把一讲看完了,后几讲也都是这样看完的。当时对师父讲的法似懂非懂,只是觉的这是教人做好人的功法。

后来大姐给我请回《转法轮》和其他大法书,又带我到炼功点集体学法炼功。炼功的第二天,师父就给我净化身体,出现了拉肚子、浑身酸痛、冷、发烧等各种状态。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就这样我每天都坚持学法炼功,不知不觉中我的身体一天天的好起来,炼一段时间后,全身所有疾病都不翼而飞,走路轻飘飘的,真正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

在以后不断的学法中,真正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处处为他人着想。慢慢的我变了,不但身体好了,我的思想境界也得到了升华,没有了怨,也没有了恨,心胸也开阔了,生活中的一切似乎都是那么美好。身边的亲朋好友在我身上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和超常,使他们改变了对我的看法。

从此家里有了欢乐,丈夫从心里感谢师父和大法,每天都在师父法像前敬香、鞠躬,嘴里常说:法轮大法好哇,法轮大法使我媳妇变好了,大法挽救了我的家。

婆婆也改变了以前对我的态度。一次她有病住進医院,在病房里我护理她九天,一直细心的照顾她。她的眼睛看不见东西,我就一口口的喂她饭吃,使她很受感动,她说亲姑娘都没这样照顾我。同病房的人也都以为我是她的女儿。丈夫也十分感动,说没想到我对他妈那么好。我说这都是我学大法后的结果,要不是学了大法我肯定做不到。

红色恐怖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的中共流氓集团发起了对大法弟子的疯狂迫害,用造谣欺骗等手段给师父和大法抹黑。为了给大法说句公道话,还师父清白,我于二零零一年和同修一起進京上访,被邪党关押在北京一个看守所迫害一个月,被当地警察接回后又被非法劳教两年。

在这期间,丈夫承受了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和打击,使他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身体也出现了多种疾病,见到他的人都说他未老先衰。

我从劳教所回来后,他虽然还支持我继续炼功,但出于怕心,更担心我再次遭受迫害,对我给世人及他的家人讲真相百般阻挠,给我制造了很多魔难。得法前是我和他找麻烦吵架,这下掉过来了,一回家,他就阴沉着脸,看啥啥不顺眼,只要一向他讲真相,他就大吵着离婚,并说要炼,你到深山老林里炼去,别影响我过正常日子,并且指着我的鼻子高声吼叫:再上我家讲真相,我就打断你的腿。

无论他怎样对我发火,我都用一个修炼人的心态对待,耐心的和他讲道理,并在生活上处处关心他,让他感受到家的温暖,所有的家务活全包了,并在他心情好时,我就放师父的讲法录音磁带,有意让他听,将真相资料、《明慧周刊》拿给他看,同修也到家来和他讲,逐渐的他明白了真相,对我所做的事不再反对。

为了让他走進大法,师父也费尽了苦心,做了很多次精心的安排。在我和同修的帮助下,他已走入了大法中修炼,而且非常精進,在他身上也展现出大法的神迹,多种疾病不治而愈,身体越来越健康,红光满面显的很年轻。

如今我们夫妻在修炼的路上比学比修,共同精進,共同提高,每天一起学法,一起做大法项目,配合的非常默契。我们非常珍惜这个难得的修炼机缘。

师恩难报

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法轮大法使我从获新生,师父从地狱中把我捞起洗净,让我明白了人活在世上的真正目地是返本归真。没有法轮大法就没有我的今天。每当我想起慈悲伟大的师父所给予我的一切,我都会泪流满面,感恩的心情无以言表。我时刻沐浴在佛恩浩荡中生活的充实而快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