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黄冈教育系统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1)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六日】教师,一个被冠以“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的崇高称谓,一个被称为“太阳底下最光辉的事业”的职业。教师,古往今来,是受人尊敬的职业,赞颂教师的篇章与诗行经久不朽。尊师重教是人类的美德,过去的,现在的,将来的,所有的教师都应该享受崇敬与祝福。

然而,中共执政以来,以一波又一波的政治运动不断摧毁了中华传统文化,也摧残了中国知识份子的肉体与灵魂,包括教育界人士的善念良知,在所谓的“文化大革命”中,教师被中共诬蔑为“臭老九”,优秀的大学教授直接被扣上“反动学术权威”的大帽子遭到迫害,轻则下讲台扫厕所,重则关进监狱。当中共再一次发动政治运动对“真、善、忍”迫害时,众多的把“真、善、忍”带给学生的教师首当其冲的遭受迫害,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仅清华大学就有三百多名教授、教师、博士、硕士、大学生被非法关押,开除,停止学业,或直接送入劳教所。湖北黄冈教育系统数十名教师,被中共绑架、抄家、敲诈、非法关押和酷刑折磨等,迫害并殃及众多学校领导和学生,造成教学秩序的混乱和优秀教职工的人格和肉体被侮辱和被损害。同时在中共淫威下,一些教育界人士被迫助纣为虐,充当了帮凶,失去良知。

以下为从明慧网上搜集整理的湖北黄冈各地区教育系统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部份事实。

一、红安

1、杨才银:红安二中优秀物理教师,深受学生尊重。他是红安县最早修炼法轮功的人员之一,自然他就担起了辅导站站长的义务。杨才银于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由于法轮功要求人们以真、善、忍为标准,修炼心性做好人,杨才银得法后与大多数修炼者一样身心变化巨大,多种疾病不治而愈,他平时总是精神饱满,乐观地对待生活,沐浴在佛法修炼中,他内心有说不完的幸福祥和之感。

然而,1999年7月邪党恶首江泽民妒嫉心狂,在中国大地开始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从此,杨才银家无宁日。在长达6年的政治迫害中,杨才银成了红安县重点被迫害的对像。1999年9月,杨才银去北京上访,却遭到天安门广场派出所恶警的毒打,用拇指吊铐将他整个身子离地面长达半小时之久,红安县610恐怖组织随意定其劳教2年半。在黄石非法劳教期间,杨才银每天被强迫4点半起床干活,晚上12点以后才可睡觉,每餐充饥的只是不见油水的烂菜烂叶。除了打骂外,恶警还常以剥夺睡眠,坐老虎凳,倒悬梁,往口腔和鼻腔里灌辣椒水,强迫他看污秽下流的黄色影碟等法西斯手段对待他,在劳教所里,杨才银受尽了各种酷刑的折磨和摧残。2000年10月被转往沙洋劳教所后,杨才银身体每况愈下,劳教所将其改为所外执行。

回到红安后,红安610恐怖组织和公安恶警依然对杨才银随意进行绑架和关押。2002年4月底,红安恶警将杨才银绑架到三里岗洗脑班,杨才银善劝一姓秦的恶警不要打好人,不料该恶警一脚飞去,将杨才银门牙踢落四颗,其它牙齿也松动了好几颗,导致他以后长年进食极其困难,后去医院取下所有坏牙,装上假牙。恶警每次对杨才银的绑架都是使用摧残式的流氓手段。2003年11月,县610和公安局指挥,第二派出所恶警一行十几人将杨才银住所团团围住,用砖头和石块将门窗砸破。强行将杨才银夫妇从二楼向下倒拖20多米远,多人对他拳脚相加。时隔不久的2004年7月,恶警又一次将杨才银夫妻二人从家中绑架并抄家。

在这6年里,杨才银先后被绑架至少5次,2次被送火连畈劳改农场。被强迫进行每天十几小时高强度体罚性的奴役劳动,在县第一看守所被非法关押5次,时间共计3个多月。被关押期间,恶警纵容甚至指使犯人用各种野蛮和流氓手段折磨杨才银,如“吃定心馍”(犯人猛击其心脏)、“喝青岛啤酒”(喝牙膏水)等等。为了抗议非法关押,杨才银每次以绝食抗争,管教干部和犯人一道对杨才银多次进行野蛮灌食,致使其食道损伤很大。

由于邪恶的这场针对好人的迫害,他遭受了人们难以想象的痛苦,恶党制造的恐怖环境对他沉重的迫害,肉体上的被摧残,又由于邪恶的欺骗宣传使他在社会上被人歧视,加之为生活奔波,艰难度日,各种打击超出了他的承受能力身体极速被摧垮。在巨大的精神和肉体创伤中,杨才银终于2005年4月23日含冤去世,年仅48岁。

2、刘辉耀:红安二中高中英语教师,他修炼前因严重肺结核不能正常上班。修炼法轮大法后病不治而愈,精力充沛,按真、善、忍做人、勤勤恳恳教书育人,是学生和家长爱戴的好老师。十几年来却被“六一零”、公安局警察、教育局、红二中少数领导、不法人员一而再,再而三抄家、罚款、抢走大法书籍、私人物件如电脑等。仅二零零一年一次罚款就达一万多元。他曾被劫持到省洗脑班迫害六次,三次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迫害,每次一关就是一年多时间。二零一零年六月份,他再次被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此外红安张家湾中学深受学生喜欢的英语老师张志英、红安镇中政治老师李继民曾被劫持到省洗脑班迫害。

3、陈新汉:红安教研室主任陈新汉、红安三中的柯老师(陈新汉之妻),修炼法轮大法后兢兢业业工作,按“真、善、忍”做人,中共“六一零”却指使教育局不法人员多次迫害他们夫妻,一度迫使他们远走他乡。

4、马玉霞:红安乡镇小学教师,在校兢兢业业,在家尊老爱幼。她的公公(已去世)在世时,因中风生活不能自理,她又要上班,又要料理公公,还要带孩子,丈夫长年在外打工,她从没向单位领导诉苦,提出要求照顾,过着清贫的生活。就这样的清贫生活都不得安宁。在恶警带走马老师时,她14岁的儿子不肯,也跟着去了目的地—邪党党校。后来,孩子的爸爸(回家休假),接孩子时,见孩子身上到处是伤。孩子过后说是一男人将他摔在地上,用脚用力踩他,孩子腿上手上多处是伤,许多血迹。可孩子爸质问里面的人为什么打孩子时,人人都声称没打孩子。

据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八日发表的《1999年到2001年湖北红安县部份法轮功学员所受经济迫害的情况》:程学悟(城关镇中学)被勒索2.6万元,程贤淑(城关镇中学)被勒索0.5万元,夏淑荣(城关镇小学)被勒索1万元,程度仪(红安二中)被勒索1万多元。

二、武穴市

1、吴青,女,四十九岁,大学学历,是武穴市广师附小教师。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三十日遭绑架,被强制送往湖北省洗脑班迫害长达一个多月。二零一一年一月中旬,武穴市公安局几名恶警把吴青从湖北省洗脑班又劫持到武穴市看守所继续迫害。据目击者讲:在武穴市看守所迫害期间,看守所里的恶警在她吃的食物里放了破坏中枢神经的不明药物,导致精神痴呆,连话也不会说了,受尽了酷刑,并劫持到武穴市第一人民医院继续迫害,迫害时她还戴着很粗的脚镣、手铐。

吴青近照
吴青近照

吴青老师此前也遭受过迫害。在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日下午最后一节体育课时,学生练了几遍校园集体舞后,放学生休息时,吴青老师向几个学生讲真相后,被受谎言欺骗的学生家长打电话诬告到学校。二十一号早晨上班,她被项文浩、郭绳武、刘稳定、田树华找到会议室,审查情况,并说问题有多严重,如出事全校老师十三月份的工资全部没有,校长等要受处分,你犯了什么刑事法等等。二十四号早晨管校长、陈平、田树华等找到吴青老师办公室,管校长又叫又骂,不准上课,并要把此事上报教育局等等四月七号下午所有领导在场决定,四月份发基本生活费,开除第一线,停职待岗,查看期间每天按时上下班,此处分在教师会公布后上报教育局。

2、方天铭,男,1967年12月出生,中级讲师,湖北大学数学系毕业,武穴市师范学校数学教师,是学校的教学骨干。方天铭约于97年开始修炼,身心巨变,在教学上勤勤恳恳,深得学生的喜爱。

就这样一个好教师,在99年中共党魁江泽民发起对大法的迫害后,却屡遭迫害。自99年7.20开始,方天铭就处在铺天盖地的迫害中,武穴师范的原党委书记陈飞龙、原校长办公室主任干小平到方天铭家非法收缴了《法轮大法炼功图解》及《转法轮》。陈飞龙及原校长张大若、刊江派出所警察等多次找方天铭所谓的谈话,逼其放弃修炼。2000年12月25日方天铭被刊江派出所诱骗至武穴市行政拘留所,强行洗脑。2001年农历正月十六强行绑架至武穴市第一看守所迫害,约一个月后又转到武穴行政拘留所迫害,直至2001年5月15日放回家,第一次迫害142天,期间遭到原公安恶警袁少雄的打骂。

2002年9月28日,方天铭再次被刊江派出所绑架至武穴市行政拘留所里开办的“武穴市法制教育中心”(实为洗脑班)洗脑,自2002年11月闯出洗脑班后,方天铭被迫长期漂泊在外。2004年暑假其父亲含冤而去,他不能回家尽孝安葬老人。

2008年7月25日下午,方天铭被武穴国安阮治成(音)等诱骗至温州七禾家教公司绑架,没有一个人出示拘留证或逮捕证,温州蒲鞋派出所协同绑架,当晚被送到温州鹿城看守所非法关押,4天后即同月29日被武穴国安徐学文、阮治成等押回武穴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2009年4月,武穴“六一零办公室”负责人徐正平等人把方天铭劫持至武汉洗脑班,并胁迫武穴师范学校支出迫害经费3万多元。

3、卢良杰:武穴市龙坪中学教师,一个深受领导信任,深受学生和家长尊敬的好老师,由于修炼法轮功多年的顽疾不翼而飞,品行端正,师德高尚。抱着对政府的信任,两次依法进京上访,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却遭到多次无理拘留,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几百人的大会上被进行“文革”式批斗。并且龙坪派出所徐锦标两次强行从他单位拿走人民币一万一千元,无任何票据,还有三千元押金至今未还。

4、向小玲,女,龙坪中学教师。2002年1月7日,因向学生解说天安门“自焚”真相,在“法教班”(其实是非法洗脑班)关押80天,罚款700元。

三、黄梅

1、杨盛松:黄梅县分路镇中学教师,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他原来身患肺结核、胃溃疡、风湿、神经衰弱、心脏病、鼻炎、腰痛等多种疾病,苦不堪言;修炼大法后,身心得到净化,身体强健,精力充沛,原来易怒的脾气得到改善。因为人品好,诚实善良,工作负责,爱护学生,廉洁执教,杨老师在分路镇百姓心中口碑甚好,正是修炼大法使他心灵得到净化,道德境界得以提升。可中共恶党竟长期迫害好人,让坏人肆意作恶,老百姓都说“××党没有希望了”。杨盛松老师深知大法无比的美好,为人解除痛苦,提升人的道德境界,因而在亲朋好友和学生中积极弘扬大法,使许多人在大法的修炼中身心受益无穷。

九九年“七二零”法轮功遭受迫害后,杨盛松去北京上访,证实大法,被邪党抓进黄梅县看守所关押,搜去身上的现金两百多元,家属去看守所看望时,又被敲诈四百元。派出所恶警还多次去他家非法抄家。二零零零年六月,邪党恶警又将杨盛松非法关押,并送黄石、沙洋等地非法劳教。二零零一年九月四日,法轮功学员杨盛松与王林峰在一零五国道书写标语告知人们大法真相,被分路派出所非法抓捕,汪剑洪等恶警当场对杨盛松与王林峰拳打脚踢,搜身抢走现金,二零零二年在所谓的“公判大会”上,恶党对法轮功学员杨盛松、王林峰二人,除象杀人、抢劫等刑事犯人一样捆绑着双脚外,还另外在他们的脖子上套上一根麻绳,每人后面一个警察控制着套绳,随时勒紧,不让发声。杨盛松受尽折磨和虐待八个月之后,被非法判刑四年,送到武汉琴断口监狱迫害。胸骨被打得变形。杨盛松期满出狱后,恶党人员还不罢休,仍实行监控,限制其人身自由。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一日下午一点多钟,以蔡余记为首的分路派出所四名恶警骚扰法轮功学员杨盛松全家人。(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