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旬老人被山东劳教所迫害中风 遭毒打失语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菏泽市鄄城县今年六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陈安爱,二零零九年被非法关押到山东第二劳教所,一年后被迫害中风(半身不遂),因医生不能确诊,气急败坏的原七大队长罗光荣抬手打躺在病床上的陈安爱两个耳光,后为了推卸责任,将已失语的陈安爱推给亲属。至今,由于消息不通,陈安爱的情形不详。

二零零九年初,陈安爱被山东菏泽公安以八百元的价格如同贩卖奴隶一样卖到山东第二劳教所,非法关押到第七大队,陈安爱就此与相依为命的女儿失去联系。

在七大队,原七大队长罗光荣纵容恶警、犹大们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实施迫害,并且嘱咐那些帮凶们在打法轮功学员时“别打出外伤来”。恶警们为了“转化”陈安爱,经常喝斥、谩骂。尽管陈安爱行走缓慢、背有点驼,以罗光荣为首的恶警强迫陈安爱去“习艺车间”参加每天十五个小时的奴役性劳动。

在二零一零年春天的一天早晨。用餐时,陈安爱发觉自己的右手失去知觉,手里端的装有玉米粥的铁制碗掉在地上,玉米粥撒了自己一身。正在值班的警察沈××向七大队罗光荣汇报后,医务室无法确诊是什么症状,建议去山东章丘市中医院去诊断。当天章丘中医院的诊断为“老年中风前兆”,建议回家治疗,即所谓的“保外就医”。

从医院回来后,陈安爱的病情逐渐加重,右侧半身已不能动弹,罗光荣认为陈安爱是在装病,不予理睬。在其他法轮功学员及个别警察的要求之下,罗光荣才同意把陈安爱再送到章丘市中医院“急诊”,因急诊是以西医为基础的,对于中风症状已非常严重的陈安爱,竟说“没有病”,陪同前去的七大队长罗光荣勃然大怒,一是认为陈安爱装病,二是认为耽误了自己的休息时间,更耽误了自己挣钱的时间,于是,对躺在病床上陈安爱的脸上抬手就是响亮的二记耳光,并骂骂咧咧地命令把陈安爱拉回劳教所。

十五天过去,陈安爱的病情更加严重,已失去了语言功能,嘴里发出“啊、啊”的声音,加以左手的手势,别人才能明白是什么意思,警察向罗光荣汇报后,罗光荣还是只关心往自己的腰包里装别人的“血汗钱”,而不关心这个不再能为自己挣钱的人。

在法轮功学员们的一再要求之下,罗光荣看到陈安爱身体已不能动弹,且已失语三、四天,大小便也需要别人的帮助,害怕承担责任,才同意把陈安爱第三次送往章丘中医院治疗,并且不得不每天派出二名警察去医院陪护,因为七大队警力有限,每天在车间劳动十五个小时的劳教人员不得不停止劳动到晚上十点的“习艺劳动”。

山东第二劳教所及七大队罗光荣也害怕承担责任,也不得不给陈安爱办了“保外就医”,并匆忙将把陈安爱送回家,连哄带骗的方式交给了陈安爱的侄子。

自九九年恶党迫害法轮功以来,陈安爱不断遭受中共迫害。二零零零年,鄄城县公安局恶警南建立、许广传就对他进行过严刑逼供,吊铐、背铐,拳打脚踢,不让睡觉,不让吃饭等等,企图逼他放弃法轮大法修炼

之后,鄄城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陈保东接到恶意举报后,多次去陈安爱家非法抓捕他,幸好都未得逞。陈保东等人又到处恐吓、利诱法轮功学员,说什么“举报陈安爱有重奖”,“不在你们村抓,在外面抓到”如何如何。

二零零三年,陈安爱八十八岁的老母亲病重住院时,陈保东令恶警们蹲坑布控,老母亲受到陈保东一伙恶警恐吓后,精神恍惚,不久病故。病故后,按农村风俗发丧时,陈保东带人以悼念为名,去灵前非法抓捕陈安爱,没有得逞,就在老人大丧的时候,刁难恐吓其家人,完全丧失了人的基本良知。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三日,郓城公安六一零”办公室主任范冠军在张集派出所多次毒打陈安爱,并指使该派出所恶警周建等人围打陈安爱。胡洪寨、范冠军、周建、孙诗栋(郓城公安局“六一零办公室”副主任)等十余名恶警,对陈安爱进行了十四天昼夜不停的轮番铐、打、不让睡觉、刑讯逼供。后又将他转送郓城看守所继续迫害,遭恶警肖广德的毒打。在郓城看守所,陈安爱被非法关押四十一天。

二零零四年,法轮功学员陈安爱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山东第二劳教所。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八、二十九日,二零零五年一月五日,山东第二劳教所七大队恶警孙杰对陈安爱拳打脚踢,并指使邪悟之徒轮番打他,恶人成寨用马扎把他的手砸肿,利用体罚、背铐、吊铐他,孙杰把陈安爱的小腿两侧、脸、眼打青黑。

长期的非法劳教生活及超长时间的奴役性劳动致使陈安爱老人的背开始驼,虽然陈安爱要求劳教所治疗,但山东第二劳教所还是把陈安爱等到三年期满之后,二零零七年,才把他释放。

因中共邪党的迫害,陈安爱的妻子不能理解与承受中共迫害下的恐怖生活,家庭早已破碎,陈安爱与十七岁的女儿相依为命,生活困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