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中保持正念 大法无所不能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七日】我是一九九八年春天得法的老弟子,已经修炼整整十四年了,在修炼过程的摔摔打打中,所经历的每一场魔难,都是在师父的一路慈悲呵护下有惊无险的走到了今天,在此用尽人类的千言万语也无法表达对师尊的感恩。

一、修大法 身心健康

得法之前我身体有多种疾病,妇科病三种,肩周炎,腿关节炎,腰痛,痔疮(东北地方病)是最为严重的,一天不去卫生间都是负担,经常便血,每天都服用两片泻药,我很瘦,一米六五的个子才八十多斤。那时孩子小我也没上班,在家整天就是看孩子做家务,时间一长感觉生活得很无聊,心里总是不踏实,天天的无所事事好象自己在浪费时间,但是又不知道要干什么还很无奈,就在这样的感受下又过了几年。

九八年三月份偶然的机会我得法了,当我拿到《转法轮》看了一遍目录的时候,我就知道这就是我要找的。我如饥似渴的看完一遍转法轮之后,我的人生从此改变了。

就这样我早晨到公园炼功、晚上去集体学法。在我炼功二十多天的时候,我的身体就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有一天我从卧室刚走到门口,突然我小腹里面一阵抽搐,非常快就象手抓的一样,我一下停住了,但马上就好了,我刚往前走了一步就又抽搐两下,但不觉得痛,就感觉小腹里面发紧,可马上就好了,之后怎么走都没事了。当时觉得很奇怪,但马上就悟到了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从此以后我无病一身轻,人也胖了,性格也开朗了,整天的那个高兴啊,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师父说:“一人炼功,别人要受益的。”(《转法轮》)说来也真神奇,自从我得法炼功以来,女儿经常头疼的病不翼而飞;丈夫以前一有流感就落不下他,总爱感冒,每次都得打吊瓶,这十几年来从没打吊瓶,连感冒都是屈指可数的。

随着不断的修炼,我遇事用大法来衡量,按师父的要求去做,过去婆媳之间不融洽现在和睦了。这里仅举一例,婆婆因为住房问题跟大儿子闹僵了,婆婆整天哭哭啼啼的,丈夫就和我商量说,把房子卖了换一个大一点的,把两位老人接过来,当时我心里有些矛盾,因为我知道婆婆的脾气很强势,我结婚时没房子和老人在一起住了十年,婆家的儿女多,是个大家庭,之间的矛盾就可想而知了,好不容易买了房子,没住几年就又和老人住一起,如果我没有修炼决不会同意的,可是我现在是个修炼人,既然修大法了遇到矛盾就得用大法来衡量,就这样我把心放下了,换了大房子把老人接过来了。在日常生活中我调解婆婆和大儿子之间的矛盾,调解他们兄弟姐妹之间的矛盾,每逢过节假日,打电话把他们兄弟姐妹都叫到家里来吃饭,渐渐的他们之间的矛盾化解了,关系融洽了,婆家的亲属都夸我好,我给他们讲大法的美好,讲我得法后的身心变化,他们也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二、大法显神迹 姐姐遇严重车祸即日康复

自从邪恶破坏大法以来,我地区同修都纷纷的走出来,用各种形式向世人讲大法真相,揭露邪恶谎言。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我和同修進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前打出横幅,被抓后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丈夫把我们接回家,我们又走進了本地区的正法洪流之中。我们挨家挨户发真相册子,真相光盘,大街小巷的挂横幅,贴真相不干胶短语,大大的震慑了当地的邪恶,使世人明白了大法真相。

大概是二零零五年端午节快到了,我们开始做真相小条幅,大家整体配合头一天晚上就得去山上挂条幅。那天晚上五点钟我和一个同修先走出了姐姐同修家,姐姐和另一个同修在后面,距离能有六十米。我正往前走着,突然听到后面尖声的喊叫我,我回头一看吓了一跳,看见那边地上躺着两个人,我快速跑过去,姐姐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那边躺着一个骑摩托车的人,满脸是血,车被甩出很远。

我来到姐姐跟前一看,姐姐翻白眼球了,上眼角稍露一点黑眼仁,我当时虽然紧张但是没有慌,我赶快求师父大声喊:“师父救救弟子,师父救救弟子,姐姐快醒醒。”就这样我反复喊了两遍,这时姐姐奇迹般的动了,我赶快问姐姐:“你能听到我说话吗?”姐姐说:“能”,我说:“快求师父救你!”姐姐说:“师父救我,师父救我!”这时姐姐的眼睛恢复正常。

我们把姐姐扶起来,我问姐姐能站住吗?姐姐说:“我能。”接着姐姐问我:“我怎么了?怎么在这啊?这是什么地方啊,”又指着躺在地上的那个人说:“他怎么了?”我说:“是他骑摩托车把你撞了。”姐姐又说:“撞我干什么呀?”就这样反复问了好几遍,我一看姐姐的思维有点乱。

过路的人认出了骑摩托车的人,给他家人打了电话,同时也给120车打了电话。很快他家来人把他送進了医院。这时姐夫同修和我丈夫来了,120车也来了,这时姐姐完全清醒了说:“没事不用去医院,我们回家。”我丈夫执意去医院,再一看姐姐的腿流血了,腿肚子被刮了一个大口子足有二寸长,于是我们就去了医院,医生给姐姐做了检查,发现后脑有一个拳头大的包(后脑撞到马路牙子上了),就做了一个脑CT。

本想包扎一下就回家,可是片子出来后,医生说啥也不让走,说是脑蛛网膜下腔出血很严重,可姐姐却没有什么反应,医生一边给姐姐缝腿部的伤口一边说:“现在你没有反应,等一会疼起来几个人都按不住,而且思维不清醒。”说完后马上象想起了什么似的说:“你怎么思维这么清醒啊,所有被撞的没有一个象你这样的。”

医生说这话我相信,因为我父亲有一年骑摩托车出事头部撞坏了,就是脑蛛网膜下腔出血,那时父亲不清醒,说话胡言乱语疼起来好几个人按着,在医院住了好长时间,医药费花了五万元。医生又指了指姐姐对床的那个人说:“你看他就是被摩托车撞的,已经好几天了不清醒,疼起来乱喊乱叫的,晚上都离不开人。”然后跟我和姐夫说:“晚上你们看着点。”医生走了,姐夫说:“你回去吧,咱们有师父没事,明天来接你姐出院。”

第二天姐姐出院回家了。到家后姐姐跟我说医生早晨查病房,看到姐姐还和昨天一样,一摸后脑拳头大的包不见了,医生非常惊讶的说:“你是不是信点什么呀?”姐姐笑着说:“你算说对了,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医生恍然大悟的说:“哦,我说怎么和别的病人不一样呢。于是姐姐给全病房的人讲了大法真相。医生,病人和陪护家属都知道了法轮大法好,也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

后来撞姐姐的那个人也脱险了,他的家人找到姐姐家,还来了一个交警商量赔偿一事,姐姐和姐夫给他们讲大法真相,讲我们大法弟子是被迫害的,我们大法弟子做事都会按着真、善、忍去做,按着师父说的去做,不会讹你们一分钱。他们听了以后连声说谢谢,姐夫说:“要谢就谢我们的师父吧。”

三、正念脱开手铐脚铐,闯出魔窟

在这十几年的邪恶迫害中,我也经历了几次大的魔难,有过的好的,也有过的不好的。最让我痛心的是刚迫害的时候,由于学法不深,违心的写了保证书,给自己的修炼路上留下污点,真是对不起师尊,对不起大法弟子的称号。虽然发表了声明,但一想起来真是剜心透骨的难受,只有精進做好三件事,用正念弥补修炼中的过失。

有一次被迫害的同修绝食绝水十九天被送進医院,我和同修在警察看管的情况下找机会和该同修進行了交流后,半夜该同修在师父的加持下,用强大的正念脱下手铐,脚铐,求师父打开锁着的门,闯出魔窟,去了外地,随后十几个警察扑到我家想绑架我,我用正念解体邪恶,在师尊慈悲呵护下有惊无险,邪恶没能动得了我。

二零零六年八月,我们小组资料点被邪恶破坏,姐夫被邪恶构陷十二年,我在警察的眼皮底下走脱,到外市又投入了讲真相救度众生的正法洪流中。

以上所述是我在这十几年修炼中的亲身体会和经历,其实在亿万个大法弟子修炼中这仅仅是点滴而已。所有在大法修炼中的弟子通过学法,家庭和睦,能遇事为别人着想,修炼中所展现的神迹数不胜数,其殊胜无比,妙不可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