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真的存在天惩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七日】本文先从一个美国一九三五年的故事说起。当时的纽约市长拉古迪亚旁听一桩庭审:一老妇为孙子偷面包被罚十美元。审判结束后,市长脱下帽子放入十美元,说:“现在请每个人交五十美分罚金,为我们的冷漠付费,以处罚我们生活在一个要祖母去偷面包来喂养孙子的城市。”

拉古迪亚以行动告诉人们,一个社会的冷漠和道德沦丧每个人都负有责任。

一个社会如果变得邪恶,除了邪恶的元凶外,对邪恶行径冷漠的人心也更加纵容了邪恶。如同当今中国大陆,中共带头作恶,人民跟着变坏,暴力谎言情色横行,善良民众无立足之地。人为了自保,强制自己变得麻木,拒绝善良、拒绝正义,只要大难不降临自己头上,哪管他人死活。于是,我们生活的社会、我们生存的城市已悄然蜕变,已经面目全非

不知不觉中,孩子生活在一个要去垃圾站取暖而命丧的社会;百姓生活在一个私产毫无保护的社会,房屋、金钱可以被随意强拆掠夺;企业家生活在一个合法经营也可能被锒铛入狱的社会;官员生活在一个拒绝腐败就毫无前程的社会;冤民生活在一个要去上访而被劳教的社会;律师生活在一个为正义发声而要被酷刑和失踪的社会;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生活在因为信仰要面临被活摘贩卖器官巨大危险的社会,甚至连死后的尸体都要做成商品展览……

社会如此腐败不堪,罪魁祸首就是中共邪党。人们的冷漠,就是中共行恶的润滑剂。中共的邪恶从来就是毫无底线、变本加厉的。

而“三退”,即退党、退团、退队,在笔者看来正是拒绝冷漠、拒绝邪恶的开始。如果传说中的天惩存在,并且如果有一天,天惩到来了,上天问,当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时,你在做什么?你是怎么做的?我想,最起码有一亿多人可以鼓足底气说,“中共邪教太邪恶了,因此我早就选择退出它了,并且我让我的家人都远离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