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拆墙”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七日】前几日,读完明慧网《正法最后时刻所见》后,我虽然没象常人那样心潮澎湃,但是,我知道时间已经很紧了,该做的事情一定要抓紧了。

我一直关注网上的三退情况,一般是多则每天七、八万人,少则四、五万人。如果把正法洪势的推动、世人的觉醒、同修的努力都考虑到,就算每天退十万人,一年退三千六百五十万人,十年退三亿六千五百万人,加上已退的一亿多人,总共约五亿人,离救度一半中国人的目标还相差甚远。更严峻的是,正法留给我们的时间还有十年吗?!我们必须得想办法,多救人、快救人。

现在大陆同修用的真相币、真相信、发资料、面对面讲以及通过手机、电话讲真相等方法,都在救人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还要继续发挥作用。此外,还必须寻找新的救人方法。

几年前,就有同修提出“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到目前为止,也一直有同修在传递翻墙软件。这些同修的做法是正确的。中国有五亿网民,如果他们都能自由的获取信息,其中很多人会了解真相并三退的。如果了解真相的人,能把真相再告诉他的亲朋好友,效果就更可观了。

但是,目前这种做法受到很大的干扰,一到所谓的“敏感时期”,邪恶加紧封网,所有翻墙软件基本失效(对少数正念强的弟子除外),大法弟子必须加上发正念,才能上网,至于常人就一筹莫展了。因此封网(即“墙”)是我们快救人、多救人的主要障碍。换个角度看,邪党一贯是依赖暴力加谎言维持的,谎言是最怕曝光的,因此封网成了它们苟延残喘的重要手段。这也从反面证明了拆墙是正确的。

那么怎么拆这个墙?首先要清楚这个墙为什么能从一九九九年一直存在到今天。这个墙是旧势力造的,是旧势力对正法的干扰,这是大法弟子的共识。但是,遇事向内找,旧势力之所以能干扰得了,是我们自身还存在不足。据我所了解的不完整的情况和看到的不足,提出以下几点建议:

一、加深对有关法理理解,增强正念

明慧网曾介绍过几位因坚信师尊破除网络封锁的法理,做到了正念十足,在任何情况下(包括邪恶加紧封网时),都能顺利上网的同修。这些同修毕竟是个别的。大多数同修必须得通过发正念、向内找、清除邪恶后,才能上网。这说明大多数同修(包括我自己)还需要多学法,加深对法的理解,加强自己的正念。

师尊说:“不止这些,最根本上我把握着一切,包括从无到有,那都是不能用人的语言来举例子来说明的了,是用什么方式也无法说清楚的了,那力量最大,衬托着一切生命,衬托着从微观到洪观的一切,都在控制之中,不管是多高的神,都控制在那里。”[1]

我学了这段讲法后,明白了是师尊在正法,一切师尊说了算。师尊的一念可以决定巨大天体的同化、重组或销毁。师尊的话就是天相变化。邪恶的墙,师尊是不承认的,它还能存在吗?

二、要相互协调,相互配合

师尊说过:“整体上协调越好的时候力量也就越大,力量越大起的作用也越大。”[2] 但是,大陆同修在破除网络封锁上,缺乏整体的协调(可能仅在学法小组内协调一下),因此力量就不够强大。邪恶加紧封网时,发正念的时间、内容不统一。有的同修发正念只是清除邪恶对网络的干扰;有的同修正念中有拆墙的因素,有的没有;少数不发正念就能上网的同修,可能也没想到帮帮其他的同修,等等。如果我们能在学好法的基础上,同修们通过交流达到相互配合,正念的威力就会更强。

三、要主动

平时(邪恶没加紧封网时),不发正念,怕浪费时间;直到上不去网了,才不得不发正念。长期以来,一直这样,处于被动状态。这不是好的状态,是多种执着心的综合表现。怕浪费时间,说白了是怕麻烦,是安逸心不去的表现;同时也是缺乏长远眼光、掺杂着得过且过的侥幸心理;再者也是缺乏整体观念,依赖破网软件(即依赖海外技术同修)的依赖心理的表现。

四、清除“造墙因素”

师尊早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谈到突破网络封锁时说:“大法弟子有一大批世界上最一流的科学家,我们有能力打破它。”

在这里,参与造墙的坏人也是有相当专业水平的,邪恶要凑齐这部份人也不容易。让这部份人据其所犯罪行的大小,都遭不同的恶报,既清除了邪恶在大陆的造墙因素、造墙的物质基础,使邪恶想造也造不起来。对这部份人是一种救度,对世人也是一种警戒。

目前,我就找到这些,如有遗漏或不当之处,望同修指正。只要我们找出不足,“对症下药”,不愁邪恶之墙不根除。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三年美中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