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坦荡荡正法路 正念救人不停步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七日】黑龙江省大法弟子赵姨修炼大法已经十六年了。在大法中受益良多,总想把自己的修炼经历写出来与大家交流,由于没有太多文化,一直没有实现自己的夙愿。在正法修炼的路上,赵姨走的堂堂正正、坦坦荡荡。助师正法救度世人就是赵姨最大的心愿。现本人受赵姨委托,将赵姨的部份修炼经历整理成文,希望能够起到抛砖引玉、交流提高的作用。

得法经历

赵姨是一九九六年六月得法修炼的。修炼前的她身体状况不好。一次赵姨的心脏病犯了,在治病过程中听人说厂体育馆有炼法轮功的,法轮功的祛病健身效果非常好,叫赵姨去试试。谁知这一试,赵姨的人生道路随之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炼功没多久,赵姨就听到了另外空间的声音。就象师父讲的:“有的人天耳通,这耳朵开了,可以听到他说话的时候,你听不清。你听什么都那样,就象鸟叫,就象电唱机放的快转一样,听不出个来。”[1]随着学法炼功的不断精進,赵姨的身体越炼越好,困扰她多年的心脏病完全好了。那时的赵姨特别愿意学法,有时甚至是一宿一宿的学法,每天都感觉自己在不断的提高,思想不断的被净化。

在平时的生活中,赵姨以法为师,牢记师父的法:“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2]。一次,别人欠赵姨四千元钱不还。赵姨就对照师父的讲法想:凡事都有因缘,没有无缘无故的事情。这样想着想着,赵姨就慢慢放下了执着钱财的利益之心,并且把别人的欠条也撕毁了。记得那年,当地刚刚实行商品楼买卖,赵姨的老伴是司机,手里有公司发的安全行驶八千公里无事故证和其它证明,按照当时的条件凭证可以减免百分之十五的买楼钱。但赵姨想到既然已经修炼大法了,就得听师父的话看淡名利,不凭证买楼了。赵姨当时的做法,还被子女们好一阵埋怨,认为赵姨怎么这么“傻”,简直不能理喻。面对孩子们的埋怨,赵姨只是淡然一笑,根本不往心里去。

在赵姨得法前,家里开了一家商店,每年的净收入都在八万多元。得法后赵姨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每次去哈尔滨拉货不是货真价实的货物坚决不拉,买货卖货做到不坑不骗。随着不断炼功,赵姨的身体也一天比一天好,生意也越做越好。随着生意的红火,一些人心也慢慢的滋生起来。随着不断的学法,赵姨想:“有德不能光想着挣钱呀,我要用德来修炼长功同化大法,子女们都有工作,我也有劳保,商店不能开了,我要一心学法炼功。”赵姨把自己当时的想法和子女们说了以后,遭到了子女们的强烈反对。赵姨毅然决然的放下了名利心等各种人心的干扰,只要能学法炼功,别无它求。

那时的赵姨总感觉到自己在起空,整个人都在往起拔,進步非常快,为自己以后证实大法奠定了坚实的修炼基础。

摒弃人心,進京证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旧势力操纵着邪恶开始对大法進行疯狂的迫害。看到度人的大法遭到无情的陷害,师父被恶党任意诽谤诬蔑,赵姨心急如焚。二零零零年初,赵姨安顿好因脑溢血瘫痪在床的老伴,并告诉得肾病的外孙说:“孩子呀,自己在家一定要好好学法炼功,照顾好姥爷。姥姥要去省政府上访,为大法为师父说句公道话”。那时赵姨的儿媳妇正赶上要生孩子,但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法轮大法好”,赵姨还是顶着来自家庭、社会各方面的压力,决定走出去证实大法。

二零零一年自焚伪案发生后,赵姨心想:“我的命都是大法给的,殃视这么诬蔑大法,我要去北京用生命捍卫大法。”想到这,赵姨就跟老伴说:“人得有良心哪,大法救了我的命。现在大法被恶人无端攻击,我得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心里话,让人知道大法是被人陷害的,大法是冤枉的。”老伴虽然身体不好,但非常理解赵姨,看到赵姨整天为大法蒙难而哭泣,老伴的心里也不好受。在赵姨的反复劝说下,老伴最终还是点头同意了让赵姨到北京去证实大法。赵姨把冰箱放在了老伴的床头,让老伴躺在床上就能拿到吃的东西。这边安顿好老伴,那边又让儿媳接走了孙子。一切都安排妥当后,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中午,赵姨坚定的踏上了進京护法的旅程。

那时去北京买火车票必须凭身份证,没有身份证根本买不到進京的火车票。赵姨想:“不行,不能给他们看身份证,不管怎么样,我今天一定得去北京。”就这样,赵姨靠着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坚定正念不但买到了火车票,而且上车就有座位,一直坐到了北京。一到北京赵姨就打了一辆出租车去前门大街,下车时司机给赵姨多找了钱,赵姨把多找的钱还给了司机。当时司机非常感动的说:“你是炼法轮功的吧?炼法轮功的人好。你住店吗?我给你找,经济实惠一天一宿五块钱,而且这个店警察不查。”司机的话让赵姨感到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一切都是师父在帮助啊,想到这赵姨的眼眶湿润了。

第二天一早升血旗时,赵姨孤身一人来到了天安门广场,当时没有看到其他大法弟子站出来证实法,这时赵姨在心里问自己:“我到北京干什么来了?”只几秒钟的停顿,赵姨就站在广场上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一声声“法轮大法好”震撼着广场上的人。经过片刻的沉寂,醒过味的恶警们才蜂拥而上,他们将赵姨强行扭到了警车上。在警车上赵姨给警察讲大法真相。这时,一个警察说:“你说的我们都知道。”赵姨又责问警察:“你们凭良心说,天安门自焚是不是假的?”赵姨的话让在场的所有警察默默无语。

随后,赵姨就被他们送到了前门分局,当时屋内放置了一个大铁笼子,里面关了好几个大法弟子,还有的恶警在不停的打大法弟子。这时师父的一句法在赵姨心里回响:“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3]。就在赵姨要被关進铁笼子的时候,一个警察喊赵姨出来,并给赵姨倒水喝,没有人打她。那时的赵姨心里没有害怕的感觉。看过身份证警察知道赵姨是从黑龙江来的,还和赵姨聊起了家常、认起了老乡。

很快赵姨就被自家所在地的驻京办事处劫持到了一家宾馆,一名宾馆的工作人员对别人说:“这个老太太和别人不一样,长的慈眉善目的,真好!”宾馆里有六、七个大法弟子都被戴上手铐,唯独赵姨没被戴。听到有人打大法弟子或说大法坏话,赵姨赶紧接过话题说:“你说法轮功不好,有什么根据吗?我说法轮功好,我有根据。”接着赵姨就给宾馆里的人讲起了大法真相。就在这时,一个驻京的当地警察收到媳妇从家里打来的电话,说私家车丢了,这个警察就想要跟大法弟子发脾气,赵姨看到这个人表现的很恶,随口说道:”你家的车不要找了,再找呀就要有事。你警察打人,罚人家的钱你都上交了吗?”那人当时就被震住了。听完赵姨的话,他赶紧打电话告诉媳妇:“车不要再找了,再找有事。”结果那人的媳妇不听话,坐车翻车了。那人过后跟别人说:“这老太太说话真准哪,我媳妇不听话非要找车,结果出事了。”晚上宾馆来了一帮人,一進门就说:“听说这个老太太说话准,我们都想来听听。”

看到这个情景,赵姨心里明白:这些人都是来听真相的,谢谢师父。赵姨告诉他们:“大法弟子到北京来,都是来证实大法的,你们要保护大法弟子,将来会有福报的。”那些人表示:“老太太放心吧,我们都听你的。”赵姨讲真相的时候,连宾馆的领导都站在那里认认真真的听,赵姨的话语重心长充满慈悲,不仅让这帮人心存感动,而且更让他们心服口服。

从北京被劫持回来后,赵姨的孩子们可都不干了。女儿语气凶狠的说:“妈!你真自私,爸爸瘫痪在家你不管,孩子也不看,你上北京退休金没了,看谁养你!”赵姨说“我不用你们养,我到北京是去救人,我不愿看到那些警察和被蒙骗的世人将来因为迫害大法而遭到报应。”不容赵姨再多说什么,恶警们就连拉带拽的把赵姨送到了看守所。

在看守所,警察让赵姨写不修炼保证,赵姨不写。非法关押期间,看守所所长经常找赵姨谈话,问赵姨“什么是邪恶”,赵姨就告诉他:“大法弟子按真、善、忍做好人,打骂大法弟子就是邪恶。”随着谈话次数的不断增多,所长也逐渐的明白了大法真相,从此再没打骂过大法弟子。在看守所呆了四十多天,赵姨靠正念重又回到了正法洪流之中。

在修炼以前赵姨的天目就是开的,经常能看到以前死去的人,她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自从北京证实法回来以后,赵姨的天目能经常看到师父的法身和一些另外空间的美好景象,但这些赵姨很少和别人提起,只是默默的继续做着证实大法的事情。

坦荡正法路,救人步不停

从看守所回家后,赵姨想以过生日的方式向亲朋好友讲真相。过生日前,赵姨找到曾经迫害过自己的片警让他们参加自己的生日。片警愣了:“老太太我们抓你,你还请我们吃饭,你不恨我们吗?”赵姨说:“修炼人没有恨,你们也是被蒙在鼓里的,我不怪你们。”在生日宴席上,赵姨拿着麦克风堂堂正正的讲起了大法真相。

二零零一年,赵姨在自己家成立了学法小组,小组多的时候有十四个人,经过集体学法互相切磋,学法小组的同修们比学比修共同精進。

二零零二年以后,赵姨家经常遭到恶警骚扰,恶警们企图再次对赵姨实施迫害。赵姨心想:“我们做的都是好事,是正事。我们没偷没抢,也没干坏事,为什么要怕他们?他们不配迫害我。”想到这,赵姨又堂堂正正的领着同修们出去救人了。

一次,赵姨她们去一个单位发真相资料,结果被不明真相的世人举报,赵姨被一个年轻人带到了街道办公室。抓赵姨的年轻人对赵姨说:“看你这老太太挺善良的,怎么干这种事呢?”赵姨说:“年轻人,看来你对法轮功有误会呀,我们做的都是好事,我们是在救人哪!”年轻人不耐烦的说:“行行行,等一会‘六一零’的人就到,我看你怕不怕!”赵姨不为所动,仍旧不紧不慢的和他讲着真相。这正是“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4]听着听着年轻人渐渐明白了,年轻人充满感慨的对赵姨说:“唉,以前我爸也炼法轮功,后来因为害怕就不敢炼了,现在什么病都来了。”赵姨说:“那是你爸没经得起考验呀。”这时一个街道的书记对赵姨说:“哎,老太太,你们的功是怎么炼的呀?”赵姨说:“我们不是光炼功啊,还得看书修心做好人呢。”这时那个抓赵姨的年轻人接过话说:“我说书记,你是不是也想炼法轮功呀?”书记说:“老太太,以后发资料在你们自己那做就行了,别再到我们这里来了,这边管的严。”接着他们就把赵姨送出了门,并告诉赵姨说:“老太太,这回咱们就算认识了,以后有时间一定要来串门呀!”赵姨对他们说:“你们一定要相信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被冤枉的,是被迫害的。”他们连连说:“记住了,记住了,老太太你可要保重身体啊。”

在邪恶迫害最严重的那段时间,赵姨没有怕心,照常每天出去讲真相发资料。后来,赵姨那边有个同修被迫害了,有人告诉赵姨:“赶快把家里师父的法像收起来吧,现在很紧张。”赵姨说:“不能收,师父的法像没地方挂都挂我家来,我要用生命保护师父法像。”当天晚上赵姨就梦见师父跟她说:“你家有我挡着,谁也進不来。”

二零零二年下半年,邪恶开始对大法弟子实行大搜捕,当地协调人相继遭到了邪恶迫害。老年办的人找到赵姨说:“老太太,准备好五千块钱上洗脑班报到。”赵姨心想:“你们说的不算,我师父说的才算。”就是这坚定的一念,让邪恶对赵姨的迫害销声匿迹。之后,市里的大法弟子找到赵姨,让赵姨担负起当地学员的协调人的重担。在担当协调人期间,赵姨克服家庭困难,从来没有因为家庭琐事而耽误过大法的事。

那一年,赵姨的大儿子因为买断工龄没有工作了,还在外面惹出了人命官司。这时有人找到赵姨,让赵姨拿点钱,说可以帮助赵姨保住孩子的命。在亲情面前赵姨想起了师父的讲法:“在亲朋好友遭受痛苦时,你动不动心,你怎么样去衡量,作为一个炼功人就这么难!”[1] 大儿子的事着实让赵姨难过了一阵子,但一想起师父的法,赵姨很快就摆脱了亲情的干扰,振作了起来。

在邪恶疯狂迫害大法最严重的时候,一些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都到赵姨家避难,赵姨就组织他们学法炼功,帮助他们树立正信。一次,赵姨和一个同修去监狱挂条幅,一辆警车一直跟在她们后边,她俩却浑然不知。警察追上赵姨她们问:“这条幅是不是你们挂的?你们家在哪里?叫什么名?”赵姨告诉他们真名实姓和家庭住址后,转身就走了。警察也不管赵姨,只是抓住另一个同修不放。有一个警察对赵姨说:“这条幅真好看,没你的事,你走吧,就她的事。”听了警察的话,赵姨心想:“我不能丢下同修不管,要走一起走。”就这样,赵姨和同修一起被带到了派出所。

在派出所一个警察对赵姨说:“老太太,以前就有人举报你,说你家是学法点。我们每次都故意拖延一段时间以后,等你们的人都学完法走了以后我们才去。我们一直在保护你们,你们知不知道?”赵姨说:“哎呀,你们保护大法弟子,有福报呀。”

这时,另一个警察说:“这次得把她送進去。”赵姨心想:“师父啊,不能進去,明天我们还得讲真相救人呢,请师父加持我们。”就在此时赵姨的小儿子闻讯来到了派出所,一進门就满屋子的嚷嚷开了:“是谁把我妈抓来的!是保卫科干的吗?我看他们都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了,一个老太太炼功碍着谁了!”看到赵姨儿子的表现,一个警察挺纳闷的问赵姨:“咦,你炼法轮功,你家孩子好象不管你呀?”赵姨说:“我做的都是好事,他们都支持我。”说着说着,赵姨和同修都出现了病业状态,警察吓坏了,赶紧叫赵姨的儿子把她俩都带走,就这样赵姨和同修都在师父的加持下闯了出来。

第二天,赵姨到警察家发资料,警察给赵姨的孩子打电话说:“你妈刚出来,又发资料,你不管啊!”赵姨就是这样,每天都忙着讲真相的事,也不知道什么是怕,整天忙忙碌碌的,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救了多少人,反正每天就是按照师父说的去做。二零零五年,被迫害的协调人回来了,赵姨把协调的重任又交给了他们。

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发表以后,赵姨她们又开始了《九评》的发放工作,有时她们一次就用车拉回好几箱《九评》向世人发放。明白真相的子女有时也帮着找车拉书和帮着发资料,由于家庭环境好,赵姨的孩子们不但自己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还帮着劝同事、朋友们做 “三退”,有的孩子还走上了大法修炼的道路。

为帮助农村同修抓紧救人,赵姨还买了三台电脑送给农村同修,帮助他们建立了资料点。

得法修炼十六年来,赵姨最大的体会就是:一切正念都来自法中。赵姨经常想:“我们这儿那么多家属,为什么我能有退休金,就是师父让我做大法的事呀,为大法付出啊!”

文中如有不妥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下面以师父在《洪吟二》中的一首诗结束本文并与同修共勉:

正念正行

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实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二》〈法正乾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