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中共酷刑:电刑(3)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七日】(接前文

三、电击花招

电针的花样
——酷刑受害者案例:刘立涛、王淑珍、徐慧

辽宁锦州市法轮功学员刘立涛,于二零零四年四月四日,遭到盘锦监狱一大队恶警张国林为首的十多根电棍的电击。恶警张国林又命令狱医于景书用220伏两根电针扎入刘立涛两手上,再用一根单针扎入刘立涛前额,使两根正负极电流在刘立涛前额冒着火花。

中共酷刑示意图:电刑
中共酷刑示意图:电刑

二零零二年七月八日,王淑珍在往家走的路上,被哈尔滨市公安局“410”专案组恶警绑架到哈尔滨市公安局七处。在经历数天的酷刑后,恶警们将王淑珍的双手反绑在铁椅子上,残忍的用电针扎进两个大拇指的指缝里,再接上电源通电,电的全身在剧痛中抽搐。从那以后很长时间王淑珍两只手只能端着,不能放下,提不了裤子,吃饭拿不了筷子。多年过去了,但至今王淑珍的两个大拇指经常麻木,手软无力,不能提重物。

原锦州九泰药业有限责任公司职工徐慧,曾因为法轮功上访被绑架到北京东城区看守所。一个被大家称为“张科”的女警察指使两名普犯把徐慧架到卫生所,然后把徐慧强力摁到床上,几个人死死的按住不让动,由一名个子不高的小眼睛的狱医动手,把针插进徐慧的腿部通电,强烈的电流使身体产生剧烈的震动,为了不让身体弹起来,两个犯人死死地按住。被放下来时,徐慧的腿不会走路了。

对面铐着电
——酷刑受害者案例:刘永来、丛伟

二零零一年六月四日,在大连教养院,以乔威、朱凤山、景殿科为首的狱警,把法轮功学员刘永来和丛伟衣服扒光,用手铐将两人对着面铐在一起,两人身后各有六根警棍,电击头、后背、大腿、阴部、两肋和脖子等部位。电击使他们身体剧烈扭动,每电一下,两个人紧跟着浑身抽搐一下,手铐就卡紧一下,不断的电,不断的卡紧,手铐越勒越紧,勒进肉里,碰到骨头,钻心地疼,流了很多血。

椅子绑上电棍迫使人坐上去电
——酷刑受害者案例:刘永来、丛伟

也是在大连教养院,还有一种电棍的花招,就是在椅子背上绑了三根电棍,椅子前面的两个腿上各绑一根电棍,然后将人绑着坐在椅子上进行电击。丛伟当时就受到过这样一种迫害,除了背后的三根电棍、椅子腿上的两个电棍外,再在他头上加一根电棍,然后六根电棍同时放电。同时恶警又拿来一根电棍不时地电击丛伟的阴部。丛伟浑身痉挛,抽搐,每一分,每一秒,都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卡在凳子下电
——酷刑受害者案例:刘永来、丛伟

在丛伟被绑到椅子上电击时,刘永来的嘴也被勒着,衣服被扒光,手被反铐着,脚和腿用绳子绑着,面朝下趴在草垫子上,身上压两个学生凳,两个恶犯坐在上面,紧紧地卡住。恶警用电棍电过脚心,大腿等敏感处。伴随着恶警的狂喊,电棍的噼里啪啦,丛伟和刘永来不时的发出“呜呜”的惨叫,空气象要爆裂了……过了一会儿,刘永来昏死过去,恶警给浇凉水把他泼醒。恶警休息了一会后,又开始继续迫害。丛伟在电椅上被继续过着,刘永来被卡在椅子下被过得满地打滚,浑身是水泡,二位法轮功学员在酷刑下,在这种煎熬中,咬着牙一秒一秒地坚持着……

绑上电棍电
——酷刑受害者案例:史连如

吉林省公主岭监狱的恶警在迫害法轮功学员史连如时,先把他捆绑起来,再把电棍绑在身上放电,直到电放完为止。

转晕后电
——酷刑受害者案例:崔国荣

在公主岭监狱有这样一种酷刑:白山市法轮功学员崔国荣,五十九岁,被蒙上双眼,捆绑在椅子上快速旋转,把人转得晕头转向再把电棍插入肛门电。

逼抓电棍正负极电
——酷刑受害者案例:

辽宁省抚顺市法轮功学员周玉芝,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再次进京上访,被非法劫持到北京密云监狱。非法审问时,一个年轻警察用电棍从周玉芝头上开始往脚下电,再从脚上往头上电。又一脚把她踹倒弄到院子里逼她攥铁井头,然后用电棍电井头。一看周玉芝没动,这个警察完全没有了人性,强迫她攥电棍的正负极,继续电。

擦湿后电
——酷刑受害者案例:展新茂、陈国亮、管正明、王长华

在江苏方强劳教所,恶警曾将展新茂、陈国亮、管正明、王长华四位法轮功学员两手拉开铐在长条椅上,用湿毛巾把脖子、身体等部位擦湿,拿四根电棍电击这些部位。恶警为何要这样做?大家知道,水是导电的,用毛巾擦湿后,电击时对法轮功学员身体电击的面就增大了,

身上浇水后电
——酷刑受害者案例:杨光

长春法轮功学员杨光,曾任山东烟台某中外合资企业总经理,被绑架后,遭到市局刑警队队长梁春利、警察李兴涛等十几个人几次“提夜审”。他们把杨光带到市公安局后院的刑讯室,也不问话,上来就是酷刑折磨,然后再逼供。他们给杨光坐铁椅子,双手铐手铐,用尼龙绳拽住不让动,前面用灯烤,背后高压电棍电。往身上浇水再电,电流遇水全身连成一片,那种感受让人痛苦无比。

电通着电的水盆
——酷刑实施人:哈尔滨戒毒所狱警

哈尔滨戒毒所有一种酷刑是与通电的水盆连在一起的。数九寒天把窗子全部打开,让学员只穿内衣内裤或全部扒光蹲着,臀部下面放一盆凉水并通上电,蹲不住一下坐在水盆里后,便全身通电。然后管教和卖淫犯人便疯狂地一起大打出手。许多学员的脸部、颈部等都被大面积地电焦了。

坐水桶再头上扣盆后电水
——酷刑实施人:哈尔滨戒毒所狱警

哈尔滨戒毒所还有一种酷刑。先把法轮功学员带到地下室、扒光衣服逼迫学员坐进盛有水的水桶中。先用盆往身体上浇凉水,然后把金属盆扣在头上,再把电棍插入水中。每插一下,学员的头就被震得象爆炸了似的,胳膊和腿全部被电得麻木,这种刑法使人痛苦难当。

边倒水边电击
——酷刑实施人:大连教养院狱警

大连教养院警察曾将法轮功学员的头按进水桶里用电棍过电。有时边倒水,边放电,电流随水流的走向,瞬间就在人身上燎起一片水泡。

换班摇电话电击
——酷刑受害者案例:孙建中

唐山市丰润区法轮功学员孙建中,于二零零二年十二月被丰润公安局政保科恶警绑架。十二月二十日晚上开始到二十三日夜里,三天四夜,恶警对他施以酷刑。除了其它酷刑外,还昼夜不停地断续用电话电击。最严重那天四个人摇电话,摇累了就换人。电话机都被摇坏了,又找来一个继续电。他被电得几次神智不清,脑子里、眼前完全是另外一个世界。他的十个手指,绑电线部位的肉都焦糊了,到今天十几年都过去了,深深的疤痕清晰可见。

边充电边电击
——酷刑受害者案例:唐学先

在湖南网岭监狱,中队长伍红卫与其他两个恶警,将蓝山县畜牧局法轮功学员唐学先的衣服剥掉,用两副手铐把唐学先吊在窗户上,每人持一根新电棍,不停地电击他的脖子、耳朵、腋下、手臂、手心等敏感部位。直到两根电棍没电了,三个狱警还不甘心,将两根电棍再次充足电后,连电源插头都不拔,再次电击唐学先。伍红卫觉得不过瘾,就将水洒到唐学先身上,再电击。

边电边钻
——酷刑实施人:恶警高岫

一位山东烟台的老年法轮功学员在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六日,因发资料被绑架到烟台西南河派出所。恶警高岫用电棍撬开他的嘴,撬时被撬掉一颗牙,然后把电棍放他嘴里电。一边电一边说:“叫你咬牙,叫你喊师父。”他用电棍前面的钉用力往老人下巴上钻、电,直钻了一个洞。

倒控身体电
——酷刑受害者案例:吴淑杰

齐齐哈尔市的法轮功学员吴淑杰,二零零三年四月被哈尔滨市南岗分局和国保大队绑架。恶警在老虎凳上对她实施一番酷刑后,又拿两根粗铜丝绑在她的两个大脚趾上,另一头按上电棍放电。恶警还把铁椅子倒控过来,让她头朝下。强大的电流使她身体极度地抖动,五脏六腑都难受到极点。

电飞后摔下再电
——酷刑受害者案例:刘宇

在黑龙江绥化劳教所,二零零三年十月十三日,二大队教导员杨波和高宗海、刘伟三人,将法轮功学员刘宇固定在两床中间,脚上用铜丝拴住然后连接在三十万伏高压电棍上。打开电源人就飞到半空中,电源一停人就摔在地上;就这样从早上八点多至下午两点多,刘宇身体严重受伤。

转着圈电
——酷刑受害者案例:孙淑香

酷刑演示:绑在铁椅子上电击
酷刑演示:绑在铁椅子上电击

长春市法轮功学员孙淑香,被绑架后强制坐在老虎凳上。一个看起来很斯文的警察打了她两个嘴巴。当问她认识哪些功友时,孙淑香说不认识。他就拿起电棍,用电棍前的两个爪子插到她的肋骨间电。之后问她功友的电话,孙淑香还是不说。这个恶警就拿起电棍从手指尖开始电她,边电边问她认识哪些功友。孙淑香仍然不搭理他。他用电棍从她手臂外侧经过头到身体的另一侧,电了身体的一圈。接着再慢慢地电了身体的一圈。然后又换了一个高伏电棍充足了电,开始从脚趾慢慢电孙淑香身体外侧的一周。孙淑香仍然不说,恶警又开始从另一只脚尖电了身体的一圈。孙淑香还是不说,他们就用电棍集中电她的眼睛,眼睛有要蹦出来的感觉,眼前一片漆黑。

四面电
——酷刑受害者案例:牛进平

前面提到的会见欧盟副主席的牛进平,在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还遭受了这样的酷刑:153064号恶警一声“上”,集训队和护卫队十几个恶警和四个犯人一起上,四个犯人把扒的只剩一条内裤的他按倒,他人成大字被按在地上,十个恶警十个电棍同时上,电后背、电臀部、电腰、电手背、手指、脚心,电肛门,电头部、电耳根后面,所有后背部份全电到了,而且用电棍杵,使劲戳。

153064 号恶警叫喊:“翻面。”几个犯人把他翻成正面朝上,他就喊“法轮大法好!”警察往他下身用电棍电、用电棍杵,往小便上电,电心脏、电脸上、电两侧肋骨、往脚心电,电头部和电嘴,恶警还叫喊着:“把电棍塞嘴里。”电棍塞进嘴里来回杵,长时间不拿出来,舌头、嗓子眼、上牙床马上电的、杵的全是血泡。恶警往死里下黑手,牙当时就掉下一个半,下牙全被戳松了。十个电棍电用完,又换成大电棍,大电棍电头上当时就起泡,直电得人喘不过气来。

大电棍电哪儿,哪儿就起泡,脑袋、脑门、后脑勺、耳根子后面被电的全是泡。他们连电带杵,使劲往身上捣,得哪儿电哪儿,浑身被戳得哪儿都痛。大电棍电完,一层泡。结的痂掉下去以后,是一层白,痕迹就象白癜风病人。一年多以后,颜色才变过来。

153064号恶警又喊:“翻面,翻四面。”十个电棍十几个恶警轮番换着上,使劲戳,用大电棍电脑袋,人当时就懵了,人直往起弹,一直电到人都不能动了,全身都木了,浑身全电的焦糊,最后终于昏过去。然后他们就浇凉水,浇醒再接着电。十多个恶警不停地轮换着上,电完后面电前面,电完前面电两侧,用电棍使劲杵。

电马蛇子
——酷刑受害者案例:王春梅

在河北保定高阳劳教所,有一种酷刑,叫“电马蛇子”。马蛇子是一种象壁虎一样的动物,比壁虎个大,有毒。恶警把马蛇子放在法轮功女学员身上,用电棍电马蛇子,使其毒和电转到人身上。当然找不到马蛇子时,就用壁虎代替了。唐山市遵化县何庄子村王春梅,从二零零三年四月连续三、四个月被酷刑折磨。五月二十六日晚恶警把她铐在野外,警察用毒蛇缠在她脖子上三次。又把壁虎放在身上,电棍追着壁虎电,直到把壁虎电死。警察无耻地说:“我电壁虎呢,没电你。”

不留疤痕的电击
——酷刑受害者案例:黄成

辽宁锦州法轮功学员黄成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四日被迫害致死。他生前曾自述自己在盘锦监狱遭到的迫害,其中有这样的情节:“二零零九年过年前后,盘锦监狱开始强行转化大法弟子,一监区管教科胡某、李峰科长、队长杨冠军、二队中队长于忠、刑事犯人孟祥林、王锁等几个人用八根电棍同时电我逼我转化。他们给我的头戴上头套,怕我认出他们。他们电我两个来回,每次一至两小时。我被电得晕死过去,醒来后,他们怕我身上留下疤痕,就把我吊起来,三天三夜不让吃饭,不让喝水。这是他们总结的经验,电刑后不给吃喝就会不留疤痕、不起泡。”

多少凶残电击被掩埋

在哈尔滨戒毒所,恶警们扒去法轮功学员的外衣,把法轮功学员的脚固定在铁栅栏上,手铐在地环上,打开地下室的窗户冻,身下放盆凉水,把眼睛、嘴用胶布封上,用数根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全身,整栋楼充满着皮肤被电棍烧焦的气味。恶警为了掩盖罪行,在楼道里喷洒空气清新剂、来苏水。

家住武汉市硚口区六角亭街武印社区的黄美玲,于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三十日失踪。十二月四日晚被儿子在家中发现后送往武汉市第一医院抢救,一直昏迷不醒的黄美玲,于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日凌晨四时,抢救无效,惨死在武汉市第一医院病房。她的遗体头部、腋下、大腿内侧、臀部、手腿全是电击后的黑疤。儿子找来内行人给母亲看伤,来人肯定地告诉她儿子:这是用电棍电击的伤痕。

辽宁省清原县夏家堡镇中学教师刘青春曾经被劳教迫害二年,又被非法判四年刑,从监狱回家时遍体伤痕,而且神志不清。他被迫害致死后,家人在整理他的遗物中发现用信纸包着的两张白纸,上面反反复复写满了几个字:几号电棍打左眼,几号电棍打右眼,电棍、电棍、电棍,满张纸都是写的“电棍”……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