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12/18/2012)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八日】

  • 山东第二劳教所恶警王新江“心理咨询”丑态

  •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的丑恶

  • 江西省女子劳教所恶警谢世清的恶行

  • 山东第二劳教所恶警王新江“心理咨询”丑态

    (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王新江是山东第二劳教所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第七大队的恶警,一九七一年生,籍贯山东省德州市临邑县城关镇学安村,警号:3731215,主要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他经常以“心理咨询“的名义强迫放弃信仰,即所谓“转化”。

    王新江原在山东第二劳教所当保安,因王新江对法轮功学员格外残忍,加上他的哥哥原先在山东二所当副所长的原因,得以转正并被提拔,任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第七大队的副大队长,在七大队排名第四,但王新江非常的意被劳教人员称其为“王大队长”或“王大队”。

    因适逢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需要一些品行极差的人行恶并陪葬,王新江在山东第二劳教所这片罪恶的土壤中“脱颖而出”,从一名普通保安人员“提拔”至七大队的副大队长,小人得志的心态经常溢于言表,经常向劳教人员炫耀他家住的房子是在济南市区,足有二百平方米,并早早买了家庭轿车,还有一个非常聪明的儿子,他的妻子是一名一般人比较羡慕的教师,他的爷爷是早期的大学毕业生等,以上内容他也经常在他的“心理咨询”(实则洗脑迫害)课上宣讲。并对自己的“心理咨询”估价为“不值三百,也值五百”,命令劳教人员干活时,为了证明自己有“能力”、有后台、有“魄力”,挂在嘴上的一句话就是用相当高的声调喊“就说我说的!”

    在二零零九年,王新江曾一拳把山东临沂法轮功学员俎愈的门牙打掉二颗,过后竟宣称俎愈“心理有点问题”。据山东济南法轮功学员吴善东向第二劳教所纪委及身边人反映,王新江虽为“心理咨询”者,却有明显的心理变态行为:二零零九年,吴善东到山东第二劳教所,受迫害约一个月后,王新江突然把吴善东叫到七大队的大办公室,在没有另外人陪同的情况下,命令吴善东脱下裤子来,直到露出下身为止。然后又让吴善东离开。吴善东被送进第二劳教所时,已在“八三医院”查过体,“心理咨询”资格,而没有行医资格,山东第二劳教所“心理咨询师” 王新江的如此举动实在让人费解。

    王新江对山东第二劳教所关押过中国乒乓球运动员王楠的先生(在山东威海搞房地产)感到非常引以为荣,并经常在他的“心理咨询”课上宣讲,言外之意王楠先生的经济成就与被劳教是分不开的;王新江还在二零一二年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出事之前的九天前,对几个法轮功学员气急败坏地叫嚣:“看薄熙来当上政法委书记后,怎么收拾你们!”结果老天有眼,九天后薄熙来倒台入狱。

    以上节录的只是十多年迫害中,王新江的只言片语和微小的恶行。在此奉劝王新江一句:积极配合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薄熙来况且如此下场,你王新江又能如何?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的丑恶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关押的三百多个所谓“学员”中,大约三分之一的是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大约三分之一是因冤情上访而被非法关押的上访百姓;再有就是被关押的其他信仰者、以经济诈骗罪名被关押的传销受害者及近期才增加的色情业的不法人员及其他人员。他们每天在劳教所这个大牢笼中,被吆喝着从一个笼子驱赶到另一个笼子:宿舍—食堂—车间,在定制定位、全方位监控的严厉管理中,厕所、水房都要安门、上锁严防有人私自、随意、过频上厕所、喝开水,忍受着连喝水、上厕所都要打报告、走审批、被专人监视、看管的奇耻之辱!有人甚至因为上厕所的时间不恰当而被扣“百分”(意味着可能加期处罚)。

    在河北省女子劳教所,强制劳动有一个好听的别称“习艺劳动”,就是这种被称作习艺的劳动,不(能)劳动的人就意味着加期迫害,加期迫害也有一个别致的程序“填百分”,各方面达到警察的满意,就有奖赏,每月零至五天的减期,反之就意味着每个月零至五天的加期。姑且不论它这减期刺激着被关押的人们为着早一天获得自由,拼命的表现,这简单数字化表面下,却是对中国公民的人身自由的粗暴地违法剥夺。

    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实属一场闹剧!把“真善忍”的信徒转向何方?转到“真善忍”的对立面“假恶斗”吗?!只有中共才有如此不可理喻的创举!讲一个不是笑话的悲剧吧:河北省安平县有一个“真善忍”之家,中共发动对法轮功的血腥迫害后,女儿不幸被非法劳教,几经身心折磨被所谓“转化”,为了让自己的老父亲也尝到转化的“甜头”,她亲自到公安局构陷自己的父亲,把自己的亲生父亲亲手送到了劳教所……面对这种变态、扭曲的人格,正常的人只能无语!

    中共为什么要耗资巨大、耗费十几年的时间、人力、物力地在全国各地大兴“洗脑班”、劳教所,唆使执法警察们强制的把好人“转化”成恶人呢?就是要人都受中共灌输的变异思维的控制。河北衡水深州市中学教师孟娥被“转化”放弃修炼法轮功后,成为中共“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帮凶,二零一二年春,为获取参与转化迫害的黑色奖金(被中共承诺过的),她和其他的“帮凶”,一起到北京上访索要,而后被劳教!孟娥进入劳教所后,不思悔改,仍然妖言惑众,继续迫害转化蒙蔽法轮功学员,使多个法轮功学员受她迷惑而写“四书”骂师父;在对保定大法弟子张春现转化失灵时,撕破伪善的伪装,凶相毕露,用手指顶着张春现的脖子叫嚣道:不转化,你就等着上电棍吧!当张春现严厉斥责她:谁给她这个权力、谁操控、指使她这样干的。孟娥一下子象霜打的茄子一样蔫了…孟娥因积极表现被劳教所钦定为“优秀学员”,得到减期,现在身体已垮,腰间盘突出、贫血(早操时当众晕倒)、月经出血过多…人们都怀疑她失常:口中不停的念念叨叨、摇头晃脑。

    河北邢台的杜永芬放弃修炼法轮功后,成为中共“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帮凶,二零一二年春,为获取参与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色奖金(被中共承诺过的),她和其他的“帮凶”,一起到北京上访索要,而后被劳教!杜永芬进入劳教所后,不思悔改,仍然妖言惑众,死心塌地的继续迫害转化、蒙蔽法轮功学员,使多人因她而写“四书”骂师父;因此她被定为“优秀学员”得到减期,她的恶行已殃及她的婆母和亲娘,两个老人在两个月内不幸相继去世。

    一说劳教犯,多数人可能不屑提及,更不屑与之为伍。然而,翻遍世界辞典,劳教犯实属共产党专造词汇,别称中国特色的特有词语。在中共的历史辞典中还有一个类似的词——劳改犯,是一九四九年后被顶礼膜拜、运动折磨“地、反、坏、右分子、牛鬼蛇神”的毛泽东的创举。这段历史似乎已经被一心“向钱看”和只“活在当下”的中国人漠视、淡忘了。虽然牛棚换成了楼房,“高度的法制化”的口号执法遮盖着“执法犯法”的罪恶……这些人被以法律的名义掠夺了人生最宝贵的人身自由,却没有经过任何法院庭审、依法辩护、依法宣判,直接由中共的公安机关和非法存在的“劳动教养委员会”直接剥夺了他们一年到三年不等的人身自由!如果法律可以随意变动,可以肆意践踏,哪里还有什么“依法治国”。


    江西省女子劳教所恶警谢世清的恶行

    谢世清,现年二十七岁,为江西省女子劳教所专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的恶警。该人深受恶党的毒害,心狠手辣,采取种种非人的手段折磨法轮功学员。

    在对法轮功学员实行所谓“攻坚”过程中,连续几天几夜二十四小时不许法轮功学员睡觉,通宵达旦强制观看诬蔑、诽谤法轮功的录像节目。一旦发现法轮功学员因过分困盹而闭上眼睛时,立刻指使包夹的吸毒人员用手指狠劲弹击法轮功学员的眼睛,使其一秒钟都无法入睡。

    谢世清体罚、折磨法轮功学员,唆使两个吸毒犯包夹左右一边一个,架着法轮功学员的胳膊、硬拽着在大房间里不停的疯跑。

    当法轮功学员上交“严正声明”,要回自己所写的“四书”时,谢世清不仅恶声谩骂,还要用火烧掉“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