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家阿姨的庆幸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八日】二零零六年秋的一个周末,我带上孩子回娘家。随妈妈一道,上别的村里去收一笔欠帐,刚好碰上该村办喜事,十分热闹。看着农村的乡亲们那一张张朴实、善良的面孔,不自觉的就想把大法的福音、真善忍的美好带给他们。

人多喧闹,我见一边靠墙坐着三位老太太,她们与众不同,比较安静,只是偶尔交谈一两句话,显得无精打采,面色发青,土灰一般。于是我上前问了问,得知她们三位阿姨都病魔缠身,苦不堪言,天天吃药,走路也不便,还要儿女照顾起居,这样长的有七、八年了,短的也有三、四年了,为儿女添了负担,心理压力也很大……见她们三位阿姨痛不欲生的样子,我就很轻松的对她们说:“有一个好办法,非常简单,只要你照办,不管你们有什么样的病很快就能有奇迹……”

三人的目光一齐挤向了我,象是在抓一根救命稻草,催我快说什么好办法。于是我直截了当地告诉她们:每天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空就念,什么也别想,一心不乱的念。因为这句话是佛法、是真理,威力无比。听我这么一说,她们三人的反应几乎是一致的,要我当场教会她们,因为她们都是六、七十岁的人了,一个字也不识。我就一个字一个字的教她们念熟了,还送她们每人一张护身符,并叮嘱:万一忘了,这上面写着呢,请能认识字的家人念一念就知道了。她们三人都如获至宝,小心翼翼的将护身符捧在手里。

转眼就过去了一个星期,我照例回到了娘家,见屋里坐着一位陌生的阿姨,精神头十足,容光焕发,带着喜悦的神情,见了我就像见了久别的亲人一样热情地招呼:“闺女,你终于来了,我盼你盼了几天了,来你娘家这是第二次了,你妈说你的孩子上学,要周末才有空。”我莫名其妙,疑惑的问道:“阿姨,您是……”“傻丫头,你忘啦,上个星期你送了一张护身符给我,我照你说的天天念,一天不知念了多少遍,我想这么简单的办法,不用受打针、吃药的苦,还不花钱,农村挣个钱不容易,这么些年我儿子为了治我的病,一年到头一点钱都攒不上,害得一家人都跟着我遭罪,过不上好日子。我为了我自己,也为了减轻我儿子的负担,就相信你说的,结果一天一个改变,三天就能到地里干活了,身体恢复到跟年轻时没病一样轻松,干活也不觉得累了,十几年没赶过个集市,我现在能担着担子赶集。”

阿姨说,“以前的熟人见了我都奇怪,问我病怎么好的,我就把随身带的护身符给他们看,说念这九个字就念好了,结果一个个的都向我要,我只有找你了,你今天带来了多少张?”我说:“有六、七十张。”她马上说:“那你全给我,恐怕还不够,以后你要来多给我带点。”我说:“好,但是你不要告诉别人是我给你的。”她瞪大眼睛问:“为什么?你做了这么大好事还不让人知道?”我说:“这不是我做的好事,我只是动了嘴,跑了腿而已,真正救你的是师父,是师父传的大法的威力。”紧接着我告诉她中共利用媒体造谣,抹黑法轮功,诽谤师父,大法弟子坚持自己的信仰被劳教、判刑,器官被活摘,单位家人跟着受牵连。二零零二年,因为我在外省打工,当地公安找不到我,竟然胁迫村干部把我爸爸抓起来当人质关押了近一个月,直到把我逼回来才放人,还勒索现金二千元人民币。爸爸因那次被冤遭迫害,在家病了半年多。”

阿姨听后感悟的说:“难怪有人看到护身符就说不是不让念吗,你还敢念,看到我的变化,也没人说什么了,都等着要。我庆幸自己没被污染,如果我早知道这些,说不定我也不敢念了,就没有我的今天了,谢谢师父,谢谢大法让我获得了新生,我会尽力让人辨明真相。这共产党真够坏的,专门造假,黑白颠倒,混淆是非,搞个无神论,这不明明有神吗?什么医疗手段都治不好的病,一念这九个字就好了!”

我说:“阿姨,你说的真对,法轮大法是佛法,是修佛修道的法,是佛家上乘功法,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这是最高的科学。谁相信大法,敬仰大法谁受益,得福报,谁要参与迫害大法和修大法的人都是犯罪,将来还要偿还,有人现世恶报,我们村的村长经常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其二闺女才四十岁左右就得了癌症,花了几十万,最后还是死了。”阿姨说:“善恶有报是天理呀!”

后来,经阿姨的手传出去的护身符就有几百张。还换回一些“三退”(退党、团、队)名单。如果没有中共的造谣,抹黑法轮功,欺骗民众,将有多少人受益,将有多少家庭受益?这十几年的血腥迫害,真正受害的是全中国的民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