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黄冈教育系统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3)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八日】(接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2)-266579.html>前文

六、黄州区

1、刘菊花:黄州赤壁中学高级教师,原黄州赤壁教育组教研室主任,家住湖北黄冈市黄州区,六十三岁左右,九七年修炼法轮功后,时时处处以“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改掉了以前坏脾气和毛病,长年折磨她的颈椎、腰椎肥大、子宫癌等等多种重病,在短短的几个月内就不翼而飞。法轮功让她身心受益,在单位她更是勤勤恳恳,对工作认真负责。

在一九九九年中共江泽民团伙迫害法轮功后,刘菊花先后有七次被绑架,非法劳教、判刑关押达十年之久,受尽了酷刑折磨。曾两次被劫持到湖北沙洋劳教所:二零零零年刘菊花被送到湖北沙洋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在那里遭到惨无人道的迫害。如:不让她睡觉;让她独自一人干繁重的体力活——掏厕所、挑重担的粪等;对她施以“苏秦背剑”的酷刑,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刘菊花回家后,单位不让她上班,也不给她发工资,而且不同意她外出打工。回家不到半年,刘菊花又被送到沙洋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白天坐小板凳,晚上罚站,还不许上厕所,在冬季,恶警故意冻她,每天要冻到深夜二点钟才能上床睡觉。刘菊花第二次在沙洋劳教所被迫害一年半,历经了九死一生才闯出来。

二零零四年三月,刘菊花被迫害得流离失所,漂泊到湖南。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九日,长沙左家塘派出所在没有任何证据,材料及法律程序的情况下,把她绑架到湖南白马垅劳教所迫害长达两年半。在那里受到各种迫害:包夹的体罚,谩骂,限制上厕所和洗漱、晚上不准睡觉、逼着看谤师谤法的录像、罚站小板凳,凳面不到一尺长,半尺宽。人本来就没睡觉,头昏昏站在小板凳上,摇摇晃晃的,一上去就摔下来,摔下来又拖上去站,快六十岁的刘菊花凭着对法轮功的强大正念,熬过了九百多个人间地狱的日子。

出劳教所后,黄冈国保和当地六一零不断骚扰刘菊花,并施压其学校。为了争取信仰自由,刘菊花从二零零八年五月被迫离家漂泊在外。湖北黄冈公安局、六一零为了对付一个老人,出动大批警力到处追踪,在其武汉租住地蹲坑,二零零八年九月十日晚九点多,刘菊花在武汉余家头被黄冈市公安局伙同武汉公安绑架,九月十一日送至洗脑班,“转化”失败后,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三日,黄冈市黄州区法院对刘菊花非法庭审,后非法判刑四年。刘菊花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女子监狱“严管队”,在近两年的时间内,恶警以刘菊花不放弃信仰为由,不准她的家人接见;由于监狱长时间的迫害,本来身体很好的刘菊花出现头晕、恶心、血压上升等症状。二零一二年九月九日非法刑期到期,中共不法人员却在当天将刘菊花劫持到湖北省法制中心洗脑班继续非法关押迫害。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五日刘菊花从洗脑班回家。

2、熊秀莲:黄冈市黄州宝塔小学教师,自从修炼法轮大法后,熊秀莲一身的疾病全都好了,而且在工作中不计个人得失,任劳任怨,领导安排工作时,老师们争着要跟她搭档,因为法轮功学员工作能吃苦,宽容待人,与任何人能溶洽关系。由于她对工作有高度的责任心,感动了家长,有的家长三番五次要送礼物感谢她,都被她婉言谢绝了,她朴实的说道:“当老师只有教好学生的义务,没有向家长索取的份儿。”同事及家长都这样评说她:“你真是个好人,象你这样好思想的人太少了。”

就是这样一位有口皆碑的教师,却从2000年7月份到2003年5月份,除了来自610对她精神及肉体上的迫害之外,还被剥夺了她劳动和生存权利近三年,学校停发她的工资累计35个月,在这四年中,熊秀莲被非法拘禁三次,2006年4月10日上午,熊秀莲在宝塔小学上课期间,再次被绑架,她被不法人员劫持到湖北省洗脑班。

2011年8月16日黄州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市六一零统一时间于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六日出动一批警察绑架了林则清、熊秀莲、胡军等黄州城十四名法轮功学员。参加这次绑架迫害的主要恶人有万晖亚(女)、杜钊(男)、市610的熊明华和宋明辉。恶人绑架关押法轮功学员的主要目的之一是借机敲诈勒索,昧着良心索取钱财。在熊秀莲非法关押期间,一伙警匪私自闯入熊秀莲家中,趁家中没人时翻箱倒柜,将家中书籍、电脑、手机、工资存折等都掠走了。熊秀莲被绑架后,黄州公安国保大队队长万晖亚亲口说放熊秀莲没问题,还说保证会放人。2012年1月17日(腊月二十四)、19日(腊月二十六)熊秀莲的亲人又去要求放人时,万晖亚说:“放人有个程序。”她提示说:“有人送钱送东西。”2月5日(正月十二)上午,熊秀莲的亲人再去要人时,他们其中有一个人说:“你们要人,不能用这种方式要人,用另外方式要人不行吗?”他们说话的意思,就是要给他们塞钱才能放人。熊秀莲的亲人没有给她送钱也没送东西,看来没有达到他们的目的,人也就不放了。熊秀莲被关押了一年多,直到2012年11月才放回。

2006年熊秀莲被绑架时,当时的黄州区教育局纪委书记朱承杰、区教育局监察室副主任尹南田不仅不伸张正义,而且助纣为虐,扬言说我们就听610的,他们叫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在当时黄州公安一科周郁华、游江峰、夏巧蓉及市610的指使和他们的参与下,黄州教育系统刘菊花(黄冈赤壁中学高级教师)、童金仙(黄州长江小学教师)、熊秀莲(黄州宝塔小学教师)、刘学红(宝塔中学教师)、喻福祥(喻福祥,黄州宝塔中学家属,2000.8送狮子山劳教所非法关押一年后又被转到沙洋劳教所继续迫害。2001.7又被非法劳教拒收,2004.5.15冤死。)等多位教师及教师家属曾被迫害,如罚款、停薪停职、送洗脑班、跟踪、监听、抄家、劳教等等。

3、欧阳明:男,41岁,原黄冈工业学校优秀教师(现更名为鄂东职业技术学院),曾先后四次被抓捕关押。2000年1月至2003年8月20日这三年零七个多月的时间里,欧阳明受尽折磨,他生前也只向法轮功学员透露了一部份,并且说不堪回首。


欧阳明

作为华中理工大学毕业的高材生,而且欧阳明曾以优异的成绩取得了出国留学的资格,因父亲不希望自己的三个儿子都在国外,想留一个在自己身边,于是偷偷地将欧阳明的通知书撕了。欧阳明理解父亲的心情,放弃了出国的念头。他一直对边缘科学很感兴趣,经过理性的思索后,1994年初就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不仅身心受益,而且改掉了以前的暴躁脾气。他在工作上兢兢业业,淡泊个人名利,对学生如自己的孩子,深受学生爱戴。在家是有名的孝子,父亲因支援“三线”不幸殉职,一个哥哥在澳大利亚,另一个双胞胎兄弟欧阳旭在德国。其母亲瘫痪在床多年,完全靠他和妻子料理:每天帮母亲擦身,背母亲大小便,晚上帮母翻身,从无怨言,数年如一日服侍母亲。

2000年元月15日欧阳明去北京上访,后被带回黄冈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一进去就开始走过场受到犯人的毒打:“上菜”(指酷刑)108种。如:“定心锤”(背贴墙,然后犯人们照心脏部位猛击,直到都打累了为止);“红烧肉”(拳头击脸,要把脸打成象红烧肉一样);烧蹄花(重物击脚趾、手指)等等。犯人们所说的“108道菜”,他样样都承受到了,因此身体受到了极大的损伤。在这期间,母亲去世让他去看最后一眼的请求,也遭到黄冈610办公室和公安局毫无人性的拒绝,使骨肉亲人去世都不能送行。后来所长黎明将其换到暴力刑事犯的号子,叫犯人打得他皮开肉绽,给欧阳明戴“穿心镣”(手镣、脚镣又穿一个镣,有六七十斤重,人不能站立,只能爬行),十天后才解镣。释放之后,在他国外哥哥的帮助下,又有一次出国的机会,但他认为法轮大法还在蒙受不白之冤,一个政府不能这样正邪不分,于是还是决定留在国内继续向世人讲清真相。

2000年4月至5月期间,黄冈市办“洗脑班”,610、政法委、公安局一科及单位一共七人,将欧阳明戴上手铐,并将其全身衣服扒光,强迫其做侮辱大法和师父的事。为了不辱恩重如山的师尊,欧阳明从二楼跳下,摔断腿骨,住院一个月,大小便无法自理。期间公安一科科长周郁华还曾两次上医院恐吓,强逼他放弃修炼。因为欧阳明坚修不移,而且年轻又精通电脑,所以一直被邪恶之徒列为迫害的重点,2000年11月欧阳明被绑架关押一个多月,一死刑犯充当所长黎明的打手让欧阳明受尽折磨,期间单位在610的施压下,将这位优秀年轻教师开除。

2001年5月,欧阳明为了让与他同一职业的教师们不受造谣宣传的蒙蔽,为了让他的同行们对大法有一个正确的认识而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不顾自己腿脚不方便,独自一人到黄冈师专学校(现黄冈师范学院)里发真相传单,又被关进了第一看守所。他在里面绝食、绝水抗议,每天被强行灌食两次,每次都是五、六个人将他踩在脚下,用各种铁工具将他的嘴撬开,野蛮灌食,门牙被灌食撬断了一半,看守所里所有针对犯人的刑具都在欧阳明身上用过。欧阳明绝食78天之后,人瘦成了皮包骨,被摧残得奄奄一息。但仍然被送进武汉狮子山(戒毒所)非法劳教一年。

在狮子山,他不背监规,不喊报告,不配合一切邪恶的要求,因此每天受体罚,白天军训,晚上坐凳,睡很少的觉;后来管教找了多少人来给他洗脑,因为他学识渊博,再加上他多年来修炼的切身体会,因此他旁征博引,说得有理有据,让那些在高压下放弃了修炼的人重新走上修炼;有的管教人员也明白了大法好;心理专家对他洗脑的话被他驳得体无完肤,并诚心地说佩服;就连包夹他的犯人都明白了真相。因为欧阳明不配合迫害,犯人都受牵连,他们不但无怨言,反而说“我们愿意为欧阳老师站军姿受罚。”后来欧阳明堂堂正正走出狮子山劳教所。

欧阳明在狮子山被无条件释放回家后,还经常被公安跟踪,骚扰,有一次黄州公安分局一科的游江峰为抓捕他,还开摩托车将粮食局的大铁门的闩撞断,欧阳明回家不到一个月又被绑架进了第一看守所。关了一年多,大法学员们节衣缩食无数次送给欧阳明的日常用品及陆陆续续送去的一、两千元钱(粗略估计),欧阳明却什么都没收到。在残酷的肉体折磨和沉重的精神摧残下,2003年5月,欧阳明身体出现严重的病态。6月份恶警还将欧阳明非法判两年劳教并送往沙洋劳教所,因其奄奄一息,而且肺上有一个大洞,劳教所拒收。经黄冈市结核医院检查:欧阳明患肾功能衰竭,肝功能严重受损、心脏病、乙肝、肺部空洞、糖尿病等等多种严重病,一个年轻力壮的健康人在几年中被摧残成这样。

在这样的情况下欧阳明提出想回家(原父母的房子,在黄冈市粮食局)疗养的要求。刚到家之后不久,黄州公安一科恶警周郁华和公安副局长陈树明又找上门来继续骚扰,陈树明还恶声恶气地威胁说:“老子还要将你抓进去。”在欧阳明在家住了十余天后,想离家找一个恶警不容易骚扰的地方住。他说他在这些年来的关押当中每天的承受都处于极限状态,而且时刻都可能被恶警迫害致死。大法学员们就帮他租了房子照顾他的起居。在2003年7月下旬和8月上旬期间,公安局的一些恶警们,如周郁华、陈树明等还到处找欧阳明,并扬言不会放过他。在强大的精神摧残与身体的严重衰竭下,欧阳明于2003年8月20日不幸含冤、带着遗憾和未了的心愿离开了人世,给亲人们、特别是品学兼优的十三岁女儿留下了无限的悲伤及无尽的思念,一个年幼孩子就这样永远地失去了爱她的爸爸!(欧阳明的女儿后来以优异成绩考入美国名校斯坦福大学)

4、方云宝:女,63岁,黄冈籍学员,家住宝塔路黄冈市建设银行职工宿舍,是湖北财经高等专科学校(后合并进武汉科技学院)退休教师。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一身疾病不翼而飞。在湖北财经高等专科学校任教期间,工作勤勤恳恳,为人善良豁达,深受学生和老师的好评。二零零零年武汉市公安局曾出动大量警力对她进行了三天四夜的隔离侦查,侦查结果是“方云宝口碑极好!”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号,由珞珈山派出所恶警杨书伟将方云宝绑架至臭名昭著的武汉市何湾劳教所迫害一年半。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又以“未转化”为理由,强行将方云宝送至汤逊湖洗脑班,对外被称为“法制教育学习班”,实质上是中共无法无天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几天时间,方云宝就被残酷迫害致半身麻木,诊断结果是“脑梗塞”。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七日,学校党委书记杨崇才出面,诱骗方云宝到办公室由武汉市文保分局珞珈山派出所再次绑架到汤逊湖洗脑班,同时非法抄家,把家里的私人物品悉数抢走,并提前将方云宝老伴扣留于其单位。

后来方云宝到北京照顾两岁半的小外孙女,因为修炼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两位老人身心健康,一家三代共享天伦,其乐融融。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日晚八点半左右,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西三旗派出所警察张武鹏、赵思程等人以查户口为借口闯入家中,粗暴搜查,警长臧玉成强行绑架方云宝到海淀区后沙涧的北京海淀看守所,还抄走家中物品,丈夫何承勇是湖北黄冈市建设银行退休干部,因为被抄家绑架恐怖的惊吓而昏迷不醒,在医院重症室监护,已经下达了两次病危通知书。两岁半的孩子每天哭喊着要找姥姥、姥爷。方云宝的儿子、女儿拿着两次病危通知书到看守所,两恶警才将戴着手铐脚镣的六十三岁的方云宝押入医院小屋,与还在昏迷不醒的丈夫见了一面。曾经美好幸福,欢声笑语的家庭,因为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暴行变得支离破碎。

5、童金仙:黄冈市黄州长江小学教师。2003年11月,湖北省“六一零”下达任务,要求黄冈“六一零”绑架四人送湖北省法制教育所,其中包括童金仙。童金仙家境困窘,长期供养已经失明的母亲和两个品学优秀的孩子。警察监控了童金仙的家庭电话,撬锁躲在童金仙家中等待机会。童金仙事先得知消息后离家出走。黄冈“六一零”的绑架未遂,勒令童金仙所在幼儿园校长降级、停职,直到找到童金仙送洗脑班后,才能恢复其职务与工资。2010年7月19日上午,童金仙被黄冈公安局黄州开发分局的国保恶警杜钊带人绑架、抄家、并罚款1000元,当时童金仙随身包中的现金亦被抄走,其家中只有80多岁的失明母亲在家,后由亲戚代为照顾。童金仙被关时间超过12月。

6、张建林:黄州中学优秀教师,于2005年3月9日曾被绑架至省洗脑班;张建林平时为人憨厚真诚,对工作认真负责、勤勤恳恳但不求名利,处处为别人着想,深受同事好评和学生爱戴,就是这样一个时时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的教师,却要强逼他转化。

此外还有受过迫害、但在明慧网上没有详细情形的有多位黄州教师:黄州宝塔中学教师刘学红2004年7月9日曾遭绑架关押并抄家;黄州中学另一优秀教师赵千山曾于2004年被非法关押约一周;黄冈工业学校教师张行松曾于2006年4月22日前后被国安绑架;黄冈农业银行职工中专陈寒曾在2004年被绑架到省洗脑班。

七、罗田县与蕲春县

范水林:男,五十多岁,罗田实验中学教师,善良厚道、多才多艺,因为修炼法轮功,于二零零三年被罗田“六一零”林伯明、县公安局涂曙光、夏楠、王召楚、王雪平等绑架,非法关押二十多天,勒索钱财一万元。之后与罗田纪检、教育局联合迫害,下文通报停薪一年,恢复工资后继续降薪三级。好端端的一个家庭迫于政治压力被活活拆散,妻离子散,无家可归,罗田法轮功学员范水林,范水林因坚定“真、善、忍”信仰,曾被罗田县“六一零”邪恶组织迫害得妻离子散。二零零九年八月初又曾被县“六一零”和公安恶警秘密绑架迫害。

周启文:蕲春县实验中学副校长2011年11月1日上午八点钟,蕲春县邪党610、国安大队闯入实验中学校长办公室,绑架法轮功学员周启文副校长,强行送至湖北省法制教育所迫害。与此同时,国安恶警孙小华带人闯入住宅,抢走电脑主机,说要去武汉学习四十天,并派两个老师陪同。(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