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医的儿媳妇服气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九日】我和老伴是一九九八年底开始修炼大法的。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法轮功以后,老伴因为害怕就不敢炼了,结果旧病复发,于二零零六年一月去世。要不是邪党迫害,她继续修炼下去是不会死的,这都是邪党给害的。

老伴死后我很痛苦,成天愁眉苦脸,学法炼功也少了,长时间因正念不足,被邪恶的旧势力钻了空子。二零零六年三月八日,我中午吃饭前喝了口水,结果呛了嗓子,憋的出不来气,然后摔倒在地,失去了知觉。苏醒过来之后发现脚扭伤了,脚腕肿的很粗,站不起来。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在有法在,邪恶它不敢。我这一念,师父就把我救回来了。

精神上的痛苦再加上身体上的痛苦,真是难熬不好过。于是自己想,不行,得出去散散心,于是在十月二十四日带着痛苦去亲戚家,这时候完全忘了自己是个炼功人。时间不知不觉半个月过去了,还想多住几日,结果又被旧势力钻了空子——“病倒了”,不吃不喝发高烧。亲戚很着急,我说没事。三天后亲戚把医生叫来,这时我正念全无,那就随他们吧。医生说是脑血栓,然后就给我输液,打针。第五天我叫孩子把我接到县医院,经过医生检查还是脑血栓的症状。于是每天输液、打针、吃药。由于病情不见好转,所以药量一天比一天加大,但是病却一天比一天加重。到第十天竟然也起不来床了。医生说,药量少,再加大。结果是药量加了不少,病情却更严重了。

伟大慈悲的师父看着我着急了,见我不悟,就点化同修来帮我,从死亡的路上往回拉我。第十二天上午,我正在输液,有七、八位同修来到我家,和我学法、发正念、切磋。B同修开门见山的给我指出:“你学法这么多年,这不是给大法抹黑吗?”这话好象有人在我头上猛击一棒,我开始清醒了。在师父的点悟和同修们的帮助下,我的正念出来了,我不能配合旧势力,立即叫C同修帮我拔下输液的针头,并将所有的药全部扔到厕所里了。这时我的身上好象放下了千斤重担一样,轻松了,当时就坐起来了。

快到中午十二点时,奇迹出现了。我觉得胃口不舒服,想吐但又吐不出,我就用指头捅嗓子,一下吐出有半脸盆黑糊糊的东西。我悟到是师父为我清理身体了,这时头也不旋了,也能坐起来了。下午六点多钟又吐了半脸盆黑汤,到了半夜又吐了一次,共吐了三次黑糊糊的脏东西,师父全部给我清理掉了,我真的感到一身轻,这天好好的睡了一夜觉。

第十三天的下午,我们正在学法,我儿媳妇听说我不输液了,就急着跑来了,问我说:“爸不输液、不打针、不吃药了?”我说:“是!”“为啥?”我说:“输液十二天,原来能走的我,现在连床也起不来了,我还输它干啥?”她说:“不行!我是学医的,脑血栓不输液、不打针、不吃药根本不行的!”当时我正念很足,就理直气壮的对她说:“我不是脑血栓,我不输液、不打针、不吃药后,下午就能坐半天和大家学法,第二天就能出院行走,根本就不是脑血栓,那是旧势力对我迫害的一种假相,我根本就不承认它。我就承认我的师父。”最后我又对媳妇说:“你不相信,再过几天你来看我怎么样?”媳妇嘴里嘟嘟囔囔的要走,临出门还大声说:“脑血栓不输液、不打针、不吃药能好的话,我以后就头朝下走。”

就这样,我一天比一天好,生活也能自理了。在大法的奇迹面前,儿子和媳妇都服气了,也相信了。儿媳妇红着脸,再也不提“头朝下走”的事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