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日】

  • 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回家信息

  • 重庆法轮功学员陈以仁已平安归来

  • 提醒哈尔滨同修

  • 提醒长春同修注意真相资料的时效性

  • 诸城同修请重视

  • 处理资料点大量废纸的一种安全做法

  • 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回家信息

    ◇重庆綦江区法轮功学员封安贵已于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九日回家。
    ◇河北省沧州市任丘市华北油田邢景云在十一月中旬已回家。
    ◇河南南阳市法轮功学员聂某十一月九日被绑架,十一月二十九日回到家中。
    ◇张家口市玉宝墩洗脑班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已全部回家,洗脑班里已没有法轮功学员了。被关押的张家口市内的法轮功学员秦月林、刘香菊、任麦莲、陈德勇已于十一月十七日回家。阳原县法轮功学员,李改林、孙玉明于十一月十九日回家。秦月林、刘香菊、任麦莲是十月三十日被绑架到洗脑班的,陈德勇是十月三十一日被绑架到洗脑班的,孙玉明、李改林是九月二十八日被绑架到洗脑班的。
    ◇重庆市永川黄瓜山梨花寨农家乐洗脑班目前已解体,重庆市永川区十名法轮功学员戴先明、郑邦迪、罗明友、徐晓琴、袁素珍、李二妹、王大权、唐祖尧、黎金慧、李远素已于十一月三十日全部回家。十名法轮功学员是在邪党十八大前夕遭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永川黄瓜山梨花寨农家乐洗脑班,永川国保支队长黄辉树指挥一帮所谓帮教人员对这十名法轮功学员强行洗脑。
    ◇山东德州法轮功学员张秀琴已回家。
    ◇辽宁盘锦法轮功学员张玉权被锦州市公安局绑架 ,关15天 ,现已回家。
    ◇铁岭大甸子法轮功学员董钦宇结束五年冤狱,于十一月十二日回家。
    ◇河北藁城法轮功学员李福梅被晋州派出所和石家庄洗脑班迫害一个多月后已回家。
    ◇山东省栖霞市法轮功学员李淑莲于二零一二年九月从劳教所出狱回家。
    ◇法轮功学员胡玉芳于十一月三十日正念闯出魔窟,现已回家。
    ◇法轮功学员徐孝兰十一月二十日从高密看守所出狱回家。
    ◇法轮功学员毛兰欣十一月八日从高密看守所回家。
    ◇江西南昌市法轮功学员屈建辉、蒋小红夫妇现已回家。警察返还抢夺的部分财物。
    ◇重庆市永川区十名法轮功学员(戴先明、郑邦迪、罗明友、徐晓琴、袁素珍、李二妹、王大权、唐世尧、李金慧、李远素)于十一月三十日全部走出洗脑班回家。


    重庆法轮功学员陈以仁已平安归来

    重庆法轮功学员陈以仁因老家有急事匆忙离家,使亲朋担心。现已回来。他表示歉意。


    提醒哈尔滨同修

    最近哈尔滨有同修流传一本书叫《神通大法》,内容大意是介绍师父从小到传功的过程,里面有师父和学员的对话,这些对话都是作者整理的,不是师父发表的。表面上看都是正面洪扬大法和赞颂师父的,但实际是乱法。据说还有同修在做,说是针对世人。本人觉的这样做是不对的,也请所有参与的同修多看看《精進要旨》,永远记住和师父的有关讲法吧!


    提醒长春同修注意真相资料的时效性

    最近有同修在长春市桂林路一带的居民楼内发现有法轮功学员散发的真相资料,是用自封袋装的单张资料。打开一看,竟然是两张二零零八年五月二日的明慧周报和一张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九日的长春特刊,里面的新闻都早已过时。看着自封袋还挺新的,不像是发了很久的。

    在这里提醒发资料的同修,一定要注意真相资料的时效性,新闻一旦过时,就失去意义了。另外资料不要一次做太多,随时需要随时下载明慧最新的资料。我们一定要抱着对法负责、对众生负责的心态做事,切不可糊弄事。


    诸城同修请重视

    最近邪恶的“610”给各个学校的校长发了一个通知,让孩子签名“家庭承诺卡”,并告诉孩子发现家里或外边有炼法轮功的、花真相币的、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快向老师汇报。邪恶已到了穷途末路的时候,企图利用天真、无知的孩子对大法犯罪,毁掉众生。

    请同修们快重视起来,利用各种形式如:发正念、讲真相、打语音电话、写真相信等各种形式对教委及各校老师讲真相,挽救这些众生。有方便条件的同修利用家人或朋友的关系,搜集各校老师的电话号码,上网或给同修打电话用。

    同修们,我们各自都向内找出被邪恶钻空子的人心解体它,并集中精力发出强大的正念:彻底解体整个政法系统企图利用老师、孩子对大法犯罪,迫害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切邪恶生命、邪恶因素和一切邪恶形势。


    处理资料点大量废纸的一种安全做法

    文/吉林大法弟子

    看了明慧网报道的《居住在楼房里处理资料点大量废纸的一种方法》一文,我个人觉得大量废纸用下水道冲走的办法不可取,特别是二楼以上楼层。原因是大量废纸浆从下水道冲时,你用的水量能将纸浆一直冲到楼外的地沟里吗?如果不能,你自来水一停,纸浆就停留在哪个地方了,沉淀后再放水就不容易冲走,时间长了容易造成堵塞。

    下面讲我与一同修因这种做法带来的麻烦和后果:

    (1) 二零零四年间,那时真相资料点特别少,所以制作的量就大。有一次我将明慧周刊的偶数页面错选成了正见周刊的偶数页面,那期两份周刊页码相同,所以打印时没发现,待我晚上读明慧周刊才发现打错了。我就采用了水浸泡后用手搓洗成了纸浆,特别碎,都成糊状了(就怕堵下水),倒進座便里放水冲,结果我自家的下水道堵了。

    (2)我身边的一位同修承做大法经书,她与我讲了她就是采用水浸泡后用手搓洗成了纸浆,从下水道冲走的办法造成楼下用户下水道堵塞。那是她冲完后的第二天,她同丈夫从外面回来看到她家楼下正在掏下水道,她没在意就上楼了,她丈夫去看了。回家后对她说:你以后不能从下水道冲了。人家掏的都是你整的纸沫子。同修趴窗户往楼下看时,就听掏下水道的人说:都是纸沫子。

    这种大量废 纸从下水道冲走的方法不可用。我的做法是:用水浸泡搓成了纸浆后将其攥成纸团装進塑料袋(有字的泡碎点,没字的能攥成团就行了),外出时直接扔到垃圾车里。其它废料也一样直接扔到垃圾车里。这样对别人对自己都安全。

    一种方法,供同修参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