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判我死刑 大法给我新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日】这是一个真实的人生经历,我是辽宁省营口人。熟悉我的人,都称我是女强人。工作能力强,家中里外我担当。可谓既能进得了厨房,又能登得了大堂。做事不服输的我,八十年代又在气功高潮中学了多种气功,单位谁哪不舒服都来找我,只要我一动手,来者都觉得病好了,或有所减轻。我还拜师学打太极拳,后又有人拜我为师学太极拳,只要是谁说哪种方法能健身我不怕吃苦,一学到底,什么跳舞、打台球我都参与。目地是求得强身健体,有个好身体是我梦寐以求的事。

2007年单位给职工体检,一向重视锻炼的我,被查出患有乳腺癌,且是中晚期。这真是晴天霹雳,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噩耗吓晕了,一向愿与生命抗争的我只能选择手术治疗。2007年7月7日我住進了沈阳医大,经检查手术前需要先化疗,我先后進行了五个疗程的化疗,化得筋疲力尽,总算各项指标过关。2008年3月12日手术大夫将我的左侧乳房切除,术后,我又开始了艰难的化疗历程。这期间遭的罪无法用语言叙述,只有有过同种病的人才能体会到我的苦衷。浑身无力,卧床不起,不断的呕吐,饭实在难以下咽,头发全部掉光,我只好戴假发。肚子大的象临盆的产妇。每次化疗都要花掉上万块钱。我常常面对苍天在心中呼喊:命运哪为什么如此对待我!

这时,有一位法轮大法修炼者知道我的病情后,用自己的亲身经历给我讲了法轮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并讲了大法是佛家上层修炼的功法,天安门自焚全是假的,是共产党为了抹黑法轮功编造的谎言,共产党是个邪党,说它邪是因为它打着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幌子,以假恶斗的方式历次运动害死了全国八千万人,这些年的迫害使至少三千多大法弟子失去生命,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的有多少人无法统计……它的历史是假的,它的一切是假的,怎能容得下上亿真、善、忍的修炼者,修炼者日渐增多,邪党能不害怕吗?所以,以江泽民为首的一伙便开始了惨无人道的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大法弟子给我讲的条条是道,我听后似信非信。同时,遵照医嘱打针、吃药防癌细胞转移,体力稍好,我又走進公园教徒弟们练太极拳、太极扇(这时不让练气功了)。但是,这种锻炼还是没能使我健康,经检查我体内的癌细胞指标高,而化疗、吃药、打针也未能阻止癌细胞的扩散,又引起肝、胸第二椎节骨转移,左锁骨上淋巴结大片突起,癌细胞转移,鹅蛋大小的淋巴结压迫食管,使我吞咽不畅,只能吃流食。馒头、包子等面食连想都不敢想。2011年12月份我又开始了化疗。

化疗、吃药、打针,每日难熬,整天一把一把的吃药,打针,都无效,结果我的手、脚,脸部的整个三角区全是黑的,家人把我再次送到医院,医院的大夫看到这种情况,对家人说:你把她领回家好好伺候,人顶多能活三个月。医院的拒绝,家人每天每顿四菜一汤的呵护,我看到了绝望。

强烈的求生欲望,使我决心走入法轮大法修炼,2012年我真正走入修炼。我想,四年来,药没少吃,针没少打,60多岁,身体没少锻炼,现在药已经吃的中毒,什么也不管用了。等死?不!我要走修炼大法的路,因此,我每天学法,炼功,并和同修经常在法理上交流。我告诉身边的亲人,学法、炼功真管用,我感到了身心的变化,活的不艰难了。学法修炼的人知道,病有因果关系,这是善恶的报应,修炼的人必须真正的信师信法,师父才能无条件的帮助修炼人净化身体,但自己得承受一部份,遭罪就是在还业债。明白了法理我再遇到身体不适的时候,就是学法。

记得一次,丈夫给我做了一碗西红柿、木耳、鸡蛋汤,因不能吃干的,粥饭,对着汤吃着、吃着一块指盖大小的木耳卡在了食管中,上不来,下不去,我就用水往下顺,可因食管本来就狭窄,顺下的水一个劲的往上冒,漾一身,噎得我直翻白眼,家人全都被这一幕惊呆了,丈夫张罗上医院,我摆手拒绝,大家看我态度坚决,都在发呆。我拿起《转法轮》就读,心想死活由师父说了算,医院治不了我的病,我这一生就交给师父了。当我读到《转法轮》第29页时,只听哇的一声象一束水柱强大的冲力将堵物冲出,随之汤饭一齐喷出,接下来好大一团一团的粘液吐出来了,家人总算松了口气。我跪谢师父救命之恩。丈夫说,这回你师父把你的病根治好了。神奇,太神奇了,从那以后,我馒头,大饼、干饭全能吃了。

现在,我每天参加小组学法,并在老同修的带领下从城市到农村讲大法好的真相,救度众生。我的亲朋好友多,我逢人就讲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每次亲友聚会,我都不忘讲大法的神奇,超常。我的亲友过去有人只相信政府编造的谎言,大法弟子怎么说大法好他都不信,现在都相信大法好,纷纷三退保平安,他们说大法弟子说的都是真话。

我真诚的对朋友说,能走進修炼是我一生的正确选择,我太幸运了。我的一生中为寻找健康,走的弯路太多了,白忙了大半辈子,总算到老年了走上一条修炼路,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要实修,我要用我生命的全部发自内心的呼喊: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