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新学员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日】

伟大慈悲的师父,您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在台湾中南部长大,生于复杂背景的家庭,外柔内刚的我,因为家庭因素,曾有一段迷失叛逆的记忆,中学靠着打工学技能,一直到技术学院毕业到现在上台北工作,遇到生命中一位重要的贵人,她是小吃店阿姨。伟大慈悲的师父,让阿姨带着我走進了大法。在得法不长的几个月过程中,多次感受到师父的伟大慈悲,更象父亲一样的呵护着我,也改变了我,我心中有说不尽的感激,更不是言语能说清。

一、戒瘾

二零一二年四月五日喜得大法的我,跟着小吃店阿姨到九天学法炼功班听师父讲法,当看见师父广州讲法的形像,触动到我的内心,不知何种原因,当下眼泪在眼角不自觉堆积了起来,但身为男孩子,还是把眼泪给吞了回去……。第一次参加九天学法炼功班我是从第五讲才進去,但在第七讲师父讲法时,我身体开始出现很剧烈的胸痛、背痛,从来没有过这些现象的我,当时真的体会到什么叫做前胸痛到后背,有如一根“五公厘”粗的针管子,从胸前正中间直插入人体,再从后背穿出顺着人体吸出东西来的感觉,很不舒服,很难受,很难熬,但那种感觉一阵过后就停了,随即是一阵胸闷,然而事情并未这样而结束。

第二次去参加九天学法炼功班,当听完第六讲后,我胸闷的现象又出现了。回到阿姨店里,我就把包包里面新买的烟给拿了出来,完全把胸闷和《转法轮》中的法理给忘了。《转法轮》中说:“我们炼功人不是讲净化身体吗?不断的净化身体,不断的向高层次上发展。那你还往身体里头弄,你不和我们正相反吗?另外它也是一种强烈的欲望。”我到外头抽了一根烟,聊了几句后回到家,烟瘾又上来了,这时候才发现,今天刚买的香烟才抽了一根,怎么整包不见了?心急上瘾的我,虽然难受,但还是忍下来,明天再去买。

当天早晨五点半起床炼功前,做了一个梦,梦中一位工地领班拿根烟请我抽,我很高兴的随手接了烟,工地领班帮我点着了烟,我高兴抽了一口,突然间我惊醒过来,我不是学法轮大法的吗?在《转法轮》当中有提到,如果要修炼就要戒烟戒酒的事儿,我当下惊吓的把手里的烟丢在地上,抬头一看,我面前的工地领班怎么变高了,这人好面熟呀,一看吓到了,是师父!我当时就象做了错事的小孩一样,眼泪流了下来,心里一直说:师父我错了,但师父就像父亲一样,把手放在我的头上摸一摸我,笑了一笑,我感觉到了师父的意思,眼泪溃堤,也醒了过来,时间刚好是早晨五点三十分整。

从这一刻开始,我知道师父管我了,我不能再象个任性的小孩子一样,得把法学進去,溶于法才能同化于法,我下定决心戒去十八年的执著——烟瘾。

二、色关

后续每个月我都会到九天学法炼功班报到,为了就是想听师父讲法和学好五套功法,每一次看到师父讲法我都会有不同感受与体悟。

就在得法后第二个月某天凌晨,我又做了一个梦,说是梦但好真实。梦中我在一间公寓里,室内一大半是加高的木地板,上面放了好大张床,面对床的左边是一排横拉窗没窗帘,床上躺着一位身材曼妙的女子,身着丝质透明衣纱在床边舞动姿势向我挥了挥手,说一些难入耳的话,这时我也不知从哪里冒出一句话来说:“尽说一些五四三的,窗户没窗帘,你穿这种衣服成何体统,能看吗?你不丢脸我都看不下去了。”突然间楼板上面“啪!”好大声,一股好强的水柱从楼板破裂处直冲下来淋了女子一身湿,顿时我脑子里浮现一句话:“有漏”,此时我才意识到自己有很大的问题。

《转法轮》中说:“你的念头一动,可能就泄掉,就成为事实。大家想一想,我们炼功,精血之气是用来修命的,你不能老这样泄呀。”当下我真怒斥着对方说:我是修法轮大法的,你不要迷乱干扰我修炼!就在话出去的同时,什么床、什么女子、破洞、水柱,都不见了,出现在木地板上面是二排静坐的修炼人,身着白色修炼服,深蓝色炼功裤,每一排有九人共两排,第一排第一个位置没人坐,我瞅一瞅不敢吱声,站在旁边不敢吵他们。这时候在最前面出现了师父,师父看一看我,说:“行,这边坐下,静心。”随即我就醒过来,心想,我怎么就这么不争气,怎么会有漏呢?

我赶紧拿了宝书《转法轮》出来看,《转法轮》中说:“在历史上或在高层空间中,看人能不能修,看人的欲望、色这个东西很主要的,所以我们真得把这些东西看淡。”我意识到要严肃起来向内找一找,一定有什么执著在我的深沉记忆中没被挖出来,定力不够,正念不足,更牵扯到学法不得法的原因更大。当下悟到我得法时,在几天内连续看了三至四遍法,但看了却没有把自己溶進法中去,这就是关键所在。师父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中说:“千万不要放松修炼,千万不要放松学法,一定要认认真真的,以前没学好,今天师父又给你讲了一遍,你回去之后一定认认真真的看书、修炼,思想不要溜号。”看完这段经文我马上意识到,是我的思想溜号了,自己没把自己当成一个真正的炼功人,在心性上都要完全符合大法的标准,才能做好个人修炼,后续也才能做好师父说的三件事。

三、救度众生

得法未满三个月,循序渐進的遵师父说的三件事去做,同修们也带着我第一次去景点讲真相、演示功法。当时我既欢喜又害怕,害怕是因为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胜任讲真相、演示功法这重大的使命,经过同修们的扶持与鼓励,终于我把这颗怕心突破了。师父在《精進要旨三》〈走出死关〉中说:“怕心会使人干错事,怕心也会使人失掉机缘,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关。”学了这句法,让我更不能辜负师父对我的期望,师父把我们大法弟子在历史上造的所有业力都帮着承受了大部份,自己如果连这点怕心都突破不了,那真是太对不起师父,更对不起那些把所有希望都托付给我的芸芸众生。

某一天早晨到公司将设计简报发给客户竞图,然而那天刚好是要去景点讲真相,但外面下着大雨刮着风,我心中就现出不好的念头,外面下着雨有人会去吗?此念一出,当下就觉得不对头,如果每个人都象我这样想,那景点讲真相的使命不就没人做了,这样不行呀,我怎么可以有这种常人心呢?大法弟子是整体,落下了谁都不行,一定要象当初走進大法一样保持着那干劲和精進的心,整体的大法弟子才有威力。

当下骑上我的机车去景点,到景点了,走在阶梯上的时候,听到炼功播放的音乐,心里高兴真的有人来,满心欢喜跑了上去,结果没人,只有在真相展板大洋伞下有二位讲真相的同修,和一位老伯伯同修,当时我心里难过起来。后来看到讲真相的二位同修和老伯伯同修在大雨中也都准时到景点把真相展板固定好,这种威德当下就把差距拉了出来,我心想就算只有我一个人演示功法,也要把整体救众生的使命做好。绝不能像师父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中指出的那样:“很多大法弟子都在说“助师正法”、“师父要什么我们就去做什么”,说的很坚定;一到师父真正让你去做那件事情不如你愿的时候,或者有一点难度的时候,你就一点也想不起助师的正念了。”身为大法学员,虽得法不久,但我不能说话不算话,不管是否在历史中跟师父有过什么样的约定,或是答应过同修的话,大法弟子一定要说的到做的到,不能说出去的话而做不到,这就不符合法的标准,也是个人心性的问题。

不管雨下的多大,一定要好好把大法弟子的精神带出来。发正念、第一套功法、发正念、接着穿插五套功法接续着做到位。在炼静功过程当中,原本的雨声变大声了,打在身上好痛、风刮的厉害,大陆游客人数变的异常的多,因为广场传来一阵又一阵的拍照急促声,我心中又出现了怕心。怕心一出,突然我的胃就抽筋痛的直发哆嗦,脚麻了,起不来,也喊不出话来,眼泪就在眼角上打转,当下知道自己念不正,被邪恶钻空子,赶快导正信念去除怕心,虽然自己在大法中只是一颗微小粒子,但我能把粒子的光发挥到最大,并且与讲真相同修的大法粒子一同改变整个场,扫除邪恶。在当下,突然间空间都停了下来,没有雨声、肚子也不会抽痛了,好静,静到一点波纹都没有,隐约可以听到心脏的跳动声,愈明显愈多颗心,突然听到好多人说话,有人说:“看那个炼法轮功的阿Q,我们来打赌,待会儿,雨下愈大,他一定离开那位置去高的位置上。”另一人就说:“如果他没离开,宁愿浸泡在水中,那我们群体去退党、团、队。”我听到炼法轮功的阿Q, 师父在《转法轮》里面也有提到这名词,印象中阿Q是好意并没有反意,我就想,阿Q是很有韧性的,坚韧的精神才像大法弟子。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静功音乐结束,眼睛睁开的同时水也变高了,前方广场一个人都没有,旁边突然出现一位下午讲真相的婆婆同修,我跟婆婆说,您要不要去高一点的位置这样就不会被水浸湿,婆婆跟我说了一句话:“大法弟子不畏苦,说到做到才是修,这才是大法弟子。”

当下我的眼角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心里坦荡、明白,婆婆说,该发正念了,我们俩就坐下发正念,约过了几分钟,后边草丛有人丢石头打到身旁积水,我听到小孩子跟妈妈说:“妈妈,那个大哥哥和婆婆的旁边好多不同颜色的花,好漂亮。”她妈妈说:“不要乱丢,不许乱讲。”在发正念十分钟后,扫除一切干扰的我打着莲花手印,将力度加大到整个功直冲各空间与天体铲除邪恶。时间到了,整理好物品到别的地方学法交流,在离开的同时,同修大姐跑来跟我说,今天大家辛苦了,我们今天退了三十六位大陆游客。当下我跟大姐说加油,心中想着谢谢师父,师父一直在旁边守护着我们每一位大法弟子,呵护着教导我们走向大法正途,度人的是师父,我们一定要心摆正,助师正法,人数不是重点,重点是要正念正行铲除邪恶,救度被蒙蔽的众生,使他们获救才是最重要的。

因层次有限,如有不在法上之处,请各位同修告知指正。谢谢!合十。

(二零一二年台湾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