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乌鲁木齐女子劳教所恶警滕莉的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新疆报道)新疆乌鲁木齐女子劳教所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以前劳教所封闭大队(为入所教育队)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近期改为第四大队,也叫入所严管队,最早的队长是巴小梅,后来的队长是李宗萍,滕莉是副队长。自从封闭大队改为第四大队后,滕莉当队长,刑秀君是副队长。滕莉和巴小梅、李宗萍一样,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折磨和身体摧残比前任有过之而无不及。

滕莉年近40,身高1.6米左右,戴近视眼镜,此人心狠手毒,说话尖酸刻薄,张口就骂,动手就打,骂人一骂就是几个小时,而且骂人的话都不重复,整人的招数更是低级下流。

她曾经让四、五个吸毒犯人脱光衣服一丝不挂在房子里罚站两天,大门开着让过路的人都看见。有一位劳教人员背不会监规,滕莉让她爬着上厕所,再爬回来,来回不知道爬多少次。有一次,她把记不住监规的吸毒人员铐在老虎凳上,这人问滕莉要馍馍吃,滕莉把馍馍绑在她的额头上,这人要喝水,滕莉让人用脸盆端一盆水从她头顶往下倒,让她张嘴接水喝,说:“能喝多少你就喝吧。”

滕莉把一位从新疆石河子约40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关在一间封闭的屋里,室内布局极其恐怖,滕莉把她铐在老虎凳上,整整铐了一夜,并用电棍电她,滕莉怕其他法轮功学员看见,第二天一大早,就把她送到一大队继续铐老虎凳。据一位劳教人员说,这位法轮功学员在一大队绝食六天,后来被四川派出所带走了,她是从四川来到新疆石河子的。

第四大队是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每个入所的法轮功学员都被警察直接指使心狠手毒的吸毒人员或其他人员进行包夹监护,不许说话,限制行动。对不转化的,不许购物,连最基本的生活用品卫生纸、肥皂等都被截断,更不许象其他人员一样一月一次和家人通电话。

我曾在这个劳教所被非法劳教过,包夹对法轮功学员说打就打,说骂就骂。那时的队长李宗萍说:“只要能使她们转化,你们采取什么手段都行!”包夹为了讨好管教,加分减刑,什么样低级下流的招数都能使出来,有的被打的面目皆非,在警察的指使下,有的被长时间罚站,一站就是几十天、几个月、甚至还有半年的,经常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有的因为长时间站立支持不住导致晕厥,再掐人中穴抢救。记的有一位老年法轮功学员不服从管教的指使,在一次全大队去劳教所食堂打饭的时候,滕莉指使四个包夹监护无人性的抬着她的胳膊和腿从楼上拖拽下来,在路过食堂的操场上,滕莉让一个包夹背着她,当着全大队人员的面对她辱骂,讽刺挖苦,玷污人格尊严,那时这位老年法轮功学员的血压一直高达200多毫米汞柱。

2006年至2007年期间,劳教所派滕莉用了一年的时间以走访回访的形式对非法劳教过的法轮功学员继续迫害,滕莉历经上千里的路程到南疆北疆的法轮功学员家中,以关心生活为幌子,打探学员对大法的态度,暗中寻找她所要的东西,以便继续迫害。

滕莉在担任劳教所第四大队队长期间,由于卖力迫害法轮功,取得上司的好感,派她代表新疆劳教所到内地所谓“讲课”,她狂妄的说:“我给他们讲课一讲就是几个小时,没有能比得上我的,而且还要预约,单位出钱派我出去,不是谁都能去得了的。”

滕莉为了达到洗脑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目的,今年又勾结新疆第五监狱恶警、“610”头目张勇军在女子劳教所办洗脑班。张勇军是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经常游走于新疆女子监狱、女子劳教所及新疆、乌鲁木齐历次办的洗脑班,他曾经专程到新疆南疆的焉耆县办了半个月的洗脑班。几乎所有的形形色色的强制洗脑转化招数都与张勇军有关。张勇军用他的那一套歪理邪说,强制别人接受。为了摧毁法轮功学员的意志,他整夜不让学员睡觉,从早上到晚上播放诬蔑大法的光碟,看完后迫使学员写心得体会,写诋毁大法和师父的话,并用加刑威逼法轮功学员写转化书。同时进行精神折磨和身体折磨。

滕莉和张勇军狼狈为奸,共同指挥迫害,对法轮功学员和他们的亲人造成的伤害是难以想象的,是触目惊心的。

在此,正告乌鲁木齐女子劳教所滕莉与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各级警察,自古以来,善恶有报是天理。一个人坏事做多了,家人都要受牵连,薄熙来、王立军的下场就是前车之鉴,希望你们为亲人着想,立即悬崖勒马,立功赎罪,善待法轮功学员才是你们唯一的选择,如果一意孤行,继续作恶,必受天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