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610”图谋私了杀人案说明了什么?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日】据明慧网最近一段报道,关于法轮功学员秦月明被虐杀后他的家人提出控诉一案,一直有政府部门的人不断地来找他的家人以求私了。

十月十四日下午,伊春金山屯“610”头目秦汉东带人找到秦月明的大女儿秦荣倩说,要求尽快解决秦月明的案子;十七日,金山屯政法委副书记、“610”头目韩士君和伊春洗脑班刘姓校长,跑到前进劳教所见秦月明的妻子和小女儿,以给秦月明的妻子与两个女儿安排工作相引诱以求私了;十九日,两个黑龙江省“610”的人也来到前进劳教所见秦月明的妻女,说既能帮她们解决案子,又能帮她们出去。十月二十六日,这两个黑龙江省“610”的人协同黑龙江省司法局孟局长、黑龙江省司法所王所长,加上前进劳教所所长王亚罗,一同在前进劳教所见了秦月明的妻女。他们说:“这不是快十八大了嘛,想早点帮着处理完秦月明的案子,我们能把你们弄出去,还能帮着在伊春金山屯安排房子,再帮着你们娘仨安排一个永远不下岗的工作。”

秦月明是于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六日在佳木斯监狱被虐杀的。佳木斯监狱为了提高对法轮功学员转化率,对监狱内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酷刑折磨,在不到两周的时间内先后迫害死了包括秦月明在内的三位法轮功学员。另两位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在中共邪恶阴险的威逼下,被迫放弃了追讨凶手的正当要求。而秦月明的妻子和两个女儿,却不为中共的淫威所动,一路上访、层层控告。她们依法向黑龙江省纪检委、黑龙江省人大常委会及黑龙江省高级法院、黑龙江省高级法院赔偿委员会等有关部门负责人递交和邮寄过投诉反映信。黑龙江省高级法院对此虽已立案,但是迫于中共各方的压力,立案后又以无理的借口推脱。秦月明的大女儿秦荣倩先后到北京市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信访局等信访部门,投诉黑龙江省高级法院立案而不作为。

秦月明被迫害致死,及他的妻女为他一路鸣冤的壮举引起了举世的关注。在这期间,秦月明的妻子王秀青与小女儿秦海龙又被非法劳教。秦月明一家人的遭遇引起了海外政府机构、国际组织的关注。国际大赦将秦月明被迫害致死和营救秦月明的妻女作为重点案例追踪和营救;追查国际一直在关注秦月明被迫害致死的案子,也一直在调查这个案子。

上述就是秦月明被虐杀和他的家人为他鸣冤的事实。当然,秦月明妻女的遭际以及国际国内社会的关注,也形成了为法轮功学员秦月明讨说法的背景。如今以黑龙江“610”为首的不法人员非常明确地要求私了,这说明了什么?

这首先说明秦月明被虐杀的事实不容置辩。秦月明被非法判刑,在被迫害期间又遭非人虐待,直至被迫害致死。关于秦月明被虐杀的过程海外媒体已有详尽的描述,也就是说,这一凶杀案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不容抵赖。“610”想私了就是想把这样一件由它们导致的凶杀案来个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可是由监狱造成的杀人案的事实在它们一心想私了的游说中也完全暴露了出来。

“610”本身就是一个非法的组织。在政府的权力架构中,根本没有它的位置,更谈不上它在正常的国家事务中所具有的对等的职责与权力,可是它却凌驾于中共各级政府之上主导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单就对秦月明一个人的迫害中,就可以看出“610”所起到的邪恶作用。没有“610”的操纵,秦月明就不可能被绑架,也不可能被非法判刑。没有“610”强压下来的“转化”指标和“转化率”,秦月明就不可能被夺去生命。可是人被迫害死了后,秦月明一家人四处奔波鸣冤,所受到的最大阻力又无不与这个“610”相关。

就“私了”来讲,一般的民事纠纷和轻微的刑事案件是存在着这样一种做法的。可是牵涉到杀人等重大案件来讲,是不允许私自了结的。也就是说,对于杀人案来讲,“私了”本身就是违法的,如今的“610”竟然动用起各级组织诱骗和胁迫被害人的家属“私了”。

从“610”提出私了的动机来看,这并不是它良心发现后的举动,而是受到了国际国内社会的压力才被迫作出来的。秦月明被迫害一案过于惨烈,他的妻子与女儿为他的奔波也过于悲壮,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对此给予强烈关注。国际大赦更是将秦月明被迫害致死和营救秦月明的妻女作为重点案例追踪和营救。国际大赦是一个人权监察的国际性组织,在国际上拥有极高的声望。在这种情况下,“610”对迫害致死秦月明一案才急迫起来。因为在国际上,国际组织等明确提出的问题,中共回避不了。而且在中共内部,“610”等邪恶组织对法轮功的迫害也是极尽可能遮掩着的。目前,秦月明一案被提到国际上来了,主导迫害法轮功的“610”一筹莫展。对内,它说不清,对外,它更说不清,所以才使出如此卑鄙的伎俩,使出欺骗、利诱、威胁秦月明家人等邪恶手段。这才是“610”提出“私了”的原因所在。

“610”对法轮功学员的虐杀与私了,完整地暴露中共的邪恶本质,映衬出迫害者丑陋的嘴脸。他们以为迫害死了人用钱可以摆平,他们以为摆平这一个棘手的案件后,仍然可以继续维持它们的迫害,他们以为法轮功学员在他们提出的丰厚条件下会答应。可是要是那样的话,法轮功学员能经得起中共十多年惨绝人寰的迫害吗?秦月明被迫害致死后,他的妻子王秀青在同律师交谈的过程中表达了她自己的愿望:“把他们(参与迫害的警察)治罪到什么程度不是我的目的,要多少钱也不是我的目的,秦月明是大法弟子,如果能通过打这个官司让更多的世人得救明白真相,能使还在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不再被迫害并早日出来,这就是我的愿望。”

迫害法轮功,已经十四个年头了。经过法轮功学员的讲真相,世人也大都见证了这场史无前例的对如此众多善良人的迫害。迫害者何曾向法轮功学员表示过歉意?可是如今,“610”急不可耐地想私了,正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秦荣倩一直在为爸爸昭雪、为妈妈和妹妹申冤而奔波,并走上街头征签寻求支持。法轮功修炼者被迫害致死的惨烈事实震惊了人们,短短半个多月时间,超过一万五千名民众签名按手印支持秦荣倩申冤。签名中有一位佳木斯监狱警察,他说:“我就是那个监狱的,我知道这事是监狱长干的。”

秦荣倩在《我想有个家,即使已永不再完整》的公开信中说:“其实我的要求一点也不高,我只想让爸爸死的明明白白;我只想让身陷冤狱的妈妈和妹妹回到我身边,我想有个家,一个虽已永不再完整的家。但我相信,我的坚持会让千千万万遭受残酷迫害的中国人看到希望,会使悲剧不再在其他的家庭中重演。”

法轮功学员付出的生命和血泪,以及他们没有任何回报的心胸,正在唤醒着越来越多的中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