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被精神病”的法轮功学员知多少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省报道)中共迫害法轮功已有十三年了,在这场邪恶的运动中,无数身心健康的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导致精神病。邪党根据迫害的需要,常常把很多精神正常的法轮功学员说成是“精神病”,并以此为借口进行疯狂的摧残!这种“被精神病“的迫害给许多法轮功学员造成了的实质性的伤害,时间之长,手段之残酷着实让人神共愤,我们来看邯郸发生的几例。

一、程会忠被迫害成“神志不清”含冤去世

程会忠,男 ,六十九岁,邯郸市成安县大法学员。程会忠得法前有多种疾病,在一九九九年正月初五开始修炼后,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飞。

二零零二年八月三十一日,程会忠在参加该县召开的大型法会时遭到中共绑架。由于恶警的残酷迫害,使程会忠的精神受到了很大的打击,致使神志不清,生活不能自理,恶警怕承担责任,在对其家人进行经济敲诈后把其放出。出来后程会忠身体一直没有恢复,于二零零五年二月九日含冤去世。

二、杨宝春三次“被精神病”,最终成为“精神病”

杨宝春,河北邯郸市锦航绒布厂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杨宝春因去北京为法轮功鸣冤,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二年冬天,他被邯郸劳教所恶警迫害致右腿截肢,成为终身残疾。劳教所为了推卸责任,把杨宝春送到安康精神病院进行迫害。精神病院的邪恶院长经常把无名药物偷偷放在饭里,致使杨宝春食用后,一直口水不断,说话不清,舌头发硬,浑身无力。

二零零四年,杨宝春的妻子托人花了不少钱,终于从安康医院接回被关押近四年的丈夫。二零零五年六月,杨宝春因为种种不公平的对待,再次进京上访。同年底第二次被送进永康精神病院,又一次遭受了两年多的药物摧残。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七日下午,杨宝春找到机会,靠一条腿顽强的跳着逃出了精神病院。

然而当晚十一点左右,永康精神病院院长和五、六名恶医开车直接闯进杨家,暴力将杨宝春从家中绑架到精神病院。杨宝春第三次“被精神病”。长期的迫害,使他的精神真的出现了问题。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日,当家人把杨宝春从精神病院接回时,发现他已经成了一个真正的精神病人,家人在万分的痛苦和无奈中,只好将杨宝春送入精神病院救治至今。

三、刘勇被中共以“精神病”的名义迫害长达十一年

中共邪党在对法轮功学员肆无忌惮地迫害中,常常把很多精神正常的法轮功学员说成是“精神病”,并以此为借口进行疯狂的摧残!这种“被精神病”的迫害给许多法轮功学员所造成了的实质性的伤害。河北邯郸法轮功学员刘勇二零零一年六月被中共劫持在保定精神病院,被中共以“精神病”的名义迫害至今,时间长达十一年。

刘勇在三十岁那年被邯郸恶人绑架保定精神病院迫害,刚到那里,保定精神病院的恶医们每天强迫刘勇吃破坏中枢神经的药,每次还要他张嘴检查是否将药咽下。这期间,参与迫害的恶医毫无顾忌地对刘勇说:“我们知道你没病,我们这么做是迫于压力,不得不这样做。”为了让刘勇达到精神病的状态,医院强行给刘勇注射一些不明药物,在极度痛苦中,刘勇险些丧命。有时被折磨的只剩下一丝意识尚存,却凭着对“真、善、忍”信念,刘勇顽强的活了过来,还是一个正常人。

精神病院一看没有达到目的,鉴于刘勇是个正常人,就让他每天干固定的活,后来,刘勇利用到院中倒垃圾的机会曾两次试图逃出,都没成功,第二次是从长途汽车上被截了回来,从此便被彻底封闭了起来,连楼道的门都出不了,每天打扫楼内卫生,包括打扫厕所。刘勇坚守法轮功学员在哪里都得做一个好人的原则,他说:“无论到哪里都得让人知道法轮大法好!”

医院担心刘勇遭迫害的详细情况外泄,不允许刘勇拥有一支笔、一张纸,不许刘勇通信、通电话,不许亲朋探视,就是在远处偷偷看他一眼,都不行,将刘勇与外界完全隔绝,关心刘勇的亲朋好友把电话打到病区的医生办公室,恶医从来没有让刘勇接过电话,十一年就是这样过来的。

应该说人的一生,从三十岁到四十一岁是生命的黄金时期。我们无法想象刘勇这样一个身心健康、风华正茂的青年,是怎样在精神病院里度过这暗无天日的十一年?十一年来,刘勇无时不在盼望着走出精神病院,过正常人的生活。但医院主管医生要求必须单位来接人,可是邯钢集团炼铁部的责任人对此事视而不见,不去接人。而作为刘勇的母亲,还是不愿意了解法轮功真相,不愿意了解儿子的真实境况,不愿意营救自己的儿子早日走出魔窟。在她的心里,依旧充斥着邪党对法轮功的栽赃、诽谤的谎言,固执的认为儿子有“精神病”,在接受政府的“善意治疗”呢。

四、张润生在邯郸劳教所被迫害成精神病

张润生,男,三十多岁,邯郸钢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张润生被当局非法关押在邯郸劳教所迫害。六月份到八月份这一段时间,邯郸劳教所以葛庆习、贾迎军为首的恶警办强制“转化班”,恶徒们每天以胶皮棒殴打法轮功学员,强迫学员写所谓的“四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

劳教所恶警还利用劳教罪犯对法轮功学员拳打脚踢,把张润生这些法轮功学员打得遍体鳞伤,致有的学员伤重不能走路,被人从楼上抬下来。就这样恶警还强迫学员每天劳动十二小时以上,星期日早晨不供饭,也不让休息继续劳动,强迫完成任务,对未达任务的,强制加班到夜间二点钟。由于经常遭到恐吓、打骂,张润生情绪沮丧,精神开始失常,说话也是颠三倒四,理智不清,每天尿铺。最后在邯郸劳教所被恶警迫害成精神病,保外就医。

结语

本文所列举的迫害案例是中共恶行的万一而不及,这些事实足以证明中共就是造成所有精神病的根源。为了达到迫害法轮功的目的,中共倒打一耙,把许多原本精神正常的法轮功修炼者说成是“精神病”,这是邪党所采用的最恶劣、卑鄙的迫害手段之一。我们无法想象,在这场邪恶运动中,究竟有多少善良法轮功学员被中共邪党绑架,强迫送入“洗脑班”、精神病院等地方进行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摧残,这些药物的药性和作用,对任何一个精神正常的人使用后遗症都是非常严重的!

看过《九评》的人都知道:中共本质是邪恶的。然而,当下还有不少中国人听信中共的谎言,期待它的改良。其实:中共是邪教,其邪恶本性是注定是不会改变的。邪党罪恶滔天,任何期待它的改良,无异于与虎谋皮,结果只能使自己做它的陪葬!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20/邯郸“被精神病”的法轮功学员知多少-2667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