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酒瘾缠身到快乐志工(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日】陈柏湘看起来气色红润、温文尔雅,他是国立台湾历史博物馆的导览员,笑容可掬又开朗健谈,他的解说常常让游客听得津津有味、意犹未尽;长时间以来,他抱着反馈乡里、关怀社区的心,编辑乌竹里的地方志、担任监狱教诲师、关怀社区老人、导览员等等志工,为乡民服务的种种善举,使他受到当地乡亲的敬重。不仅如此,在二零零九年时,他还得到了台南县永康市表扬,成为乌竹里模范父亲的代表。

'二零一二年陈柏湘在历史博物馆导览'
二零一二年陈柏湘在历史博物馆导览

然而,任谁也想象不到,十一年前,陈柏湘曾是一个每天沉溺在酒的世界里无法自拔的人,也因为喝酒,把自己的身体都喝坏了,而且酒也使他的精神处于焦虑、忧郁的状态,呈现出粗暴、烦躁的性格。

在前后十一年之间,竟然发生了天壤之别的戏剧性变化,他又是怎么从泥沼飞越到云端的呢?我们来看看他判若两人的人生故事。

出身于“喝酒世家”

陈柏湘从小就在一个以喝酒为人生一大乐事的家庭中长大,从十几岁就开始喝酒,上自祖父、下至兄弟每个人的酒量都很好,不管是小酌或是豪饮,每天都离不开酒。陈柏湘说:“以前常常听到别人称赞我们家是‘喝酒世家’,我自己觉得还满有成就感的,甚至觉得这是我们家的荣耀。”

既然生于“喝酒世家”,当然陈柏湘也不例外,他也是个喝酒高手,“我一有机会去应酬或跟好友出去聚会,总是克制不了自己,只要一碰到酒就停不下来;常常找别人拼酒,一定要拼到不醉不休,喝得醉醺醺的才算过瘾,每次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

因为在“喝酒世家”的环境中长成,喝酒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但是从小身体不好的他,喝酒更让他的身体雪上加霜。

从小就体弱多病,家人都叫他“竹鸡”,什么叫“竹鸡”呢?竹鸡是一种很瘦小的鸟,南部人对体弱多病且瘦小的人,通常会戏谑地叫他“竹鸡”。也因为这样,他的兄弟都可以在家里耕田帮忙工作,就唯独他做不了。

做不了农夫的陈柏湘,后来在一家公司里面担任厂务主管,工作量很大、很忙、压力也很大,习惯于喝酒的他,更是用酒来纾解压力。然而,因为酒精的刺激,在酒酣耳热之时,或许让他暂时抛开压力,但随着越喝瘾越大的时候,却对他的身体造成了无法弥补的伤害。

喝酒 把自己的身心灵都喝坏了

随着年龄增长,步入中年以后,陈柏湘身体出现了很多的慢性疾病,如胃溃疡、胃下垂、肝炎、坐骨神经发炎等等,精神上也出现了忧郁症的症状,晚上很难入眠。几十年来从不间断,他找遍了中、西医,求医看诊,希望让自己的身体能有一点改善,但是却事与愿违。

因为身体的病痛折磨难以忍受,所以他常常借酒来麻醉自己,但是醉酒会引致严重宿醉、肠胃炎、吐血、失去知觉甚至死亡。长期酗酒损害肝脏,增加患上某类癌病的机会。古人说借酒浇愁愁更愁,看来喝酒不但不能解愁,反而让他愁上加愁;长时间以来,陈柏湘习惯于沉溺在酒的世界里,越来越无法承受现实生活中种种的不顺心,越来越无法克制自己。“不管是在生活或工作中,很多大大小小的矛盾和冲突都会让我很心烦,在工作中,不得不克制自己,把脾气压制下来;但在家庭中就无所顾忌地放纵自己的情绪,跟太太吵架更是经常发生的事。”

生命的曙光 修炼法轮功

二零零一年十月,有一天陈柏湘到市场去买菜,看到街上有一间房子里,挂了介绍法轮功的各种简介,而且还欢迎民众借阅书籍,他就借了一本《转法轮》,拿回家去看。在以前就曾经学过一些气功的他,很能接受书中讲的道理,他看着看着,看到第三天的时候,原本又酸又痛的左肩膀,突然感觉很轻松,不再有重压感了;再接下来,右边的也不痛了;他心想,这就奇了,书上写的难道是真的?书上说只要真心想要修炼,就会帮助那个人清理身体,没想到只是看了几天的书而已,竟然发生去除他身体上病痛的奇效。

看到生命中的第一道曙光,陈柏湘赶紧找到当地的炼功点,“我每天一大早,就去南农炼功点炼功和学法,从一开始炼功到现在从不懈怠,不管怎么难熬我都没有放弃,做事要做就要坚持去做好,况且法轮大法这么好,当然更要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一段时间之后,他的身心逐渐起了无法想象的变化。

戒掉三十多年的酒瘾

在还没有接触法轮大法之前,陈柏湘从来没有想要戒酒的念头,虽然他也知道喝酒对自己的身体不好,“我有两个侄子都是因为喝酒的关系,在四十岁左右就去世了;还有几位亲友也是年纪轻轻就得了癌症,罹患肝癌、中风的,我觉得都跟喝酒脱离不了关系,甚至还有人在酒后发生车祸不幸过世的。”

陈柏湘说:“有一天我跟亲朋好友说,我要戒酒,他们听了之后都大笑了起来,基本上他们完全不相信我戒酒会成功的;甚至连我最好的朋友都说,没有人可以劝得了柏湘戒酒的。”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个有三十多年酒瘾的人,说戒就戒得了,哪有那么简单?酒瘾难戒不只是一般人所认为的积习难改而已,它是有医学依据的,相关报导上说:“已经染上酒瘾的人,一段时间不喝酒就会产生‘戒断症状’,身体上会出现胃肠不适、呕吐、心跳加速、失眠等现象;心理上会出现焦虑不安、幻听、妄想等症状。”在很多人的印象中,喝酒是一件高兴的事情,殊不知已经变成酒瘾的时候,它的祸害远大于海洛因跟大麻。想想戒毒有多难啊,以此推想戒除酒瘾的难度一定也很高。

但是,为什么他这回想要戒酒了呢?因为他看到《转法轮》的书中,第七讲写道:“有的人嗜酒如命,有的人馋酒,有的人喝的已经酒精中毒了,不喝连饭碗都端不起来,不喝就不行。我们炼功人就不应该这样。喝酒肯定是有瘾的,它是欲望嘛,刺激人的瘾好神经,越喝瘾越大。作为一个炼功人,我们想想,这种执著心应不应该去呀?这种心也得去。”当他看到法轮大法的师父写的这段法后,他就想:师父都明明白白地说不能喝酒,那我要做一个修炼人,当然要听师父的话,不能喝酒了,“当我下定决心想要戒酒的时候,我觉得师父就在帮我了,就再也不拿起酒来喝了。”他的戒酒竟然连一个过程都没有,既没有出现那些医学上报导说的不舒服的症状,也再没兴起任何要喝酒的念头。

“柏湘戒酒了,真的吗?怎么可能!哇!法轮功真是太神奇了!”陈柏湘的亲朋好友们一听到他因为修炼法轮功之后,马上戒酒成功的消息时,都觉得非常不可思议。“如果没有真正地走入修炼,我是不可能戒得掉的。”

戒除酒瘾之后,有一天,蓦然回首,他突然发觉自己在不知不觉中整个身心灵都改变了,“我依照《转法轮》的书中所写的,做什么事情都去想这件事是不是符合‘真、善、忍’的法理,我觉得我的心很快就能够忍得下来、沉稳下来,逐渐的越来越不会乱发脾气了,这就是‘心性提高’吧。身体转变也非常大,病痛不见了,也很容易入睡、睡得很稳,不再翻来覆去,不再失眠了。”

快乐志工服务乡里 当选模范父亲

'二零零九年陈柏湘接受台南县永康市表扬,成为乌竹里模范父亲的代表'
二零零九年陈柏湘接受台南县永康市表扬,成为乌竹里模范父亲的代表

整个人都焕然一新的陈柏湘,在退出工作职场之后,投入社会工作,“由于修炼后,我的身、心、灵都得到了提升,所以我想对社会应尽一点责任,一来,反馈乡里;二来,你看天底下竟然有这么好的事,修炼法轮功又不花一毛钱,竟然就让我脱胎换骨,从痛苦的深渊把我拉到无病一身轻的天堂,我希望跟别人分享,让别人也可以得到这样的喜悦。”于是他从二零零二年开始在台南监狱担任志工教诲师,向受刑人推展法轮功,“我觉得修炼法轮大法带给我身心的变化就是最好教材,有些受刑人因此浪子回头,走上真善忍的修炼之路,也让更多的人有机会发现法轮功,让他们知道经由修炼,生命会变得更美好的事实。”二零零三年他参与永康市乌竹社区关怀志工及环保义工;二零零七年参与永康市文化解说员。

以前不太理解“为他”的真正涵义,直到他自己当了志工的时候,陈柏湘才真正体会其中的意义。有一次,他用电话关怀社区的老人,电话那头传来老者的声音:“非常谢谢你们的关心,有你们志工的关怀真好。” 听到电话那端传来充满感动的声音,让他体会到,“原来‘施’与‘受’双方是可以相互取暖的,在助人的过程中,心中真的充满了喜悦。”他语重心长地说:“希望在他乡打拼的年轻人,有空能多回家陪陪年长的亲人,以免造成‘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的遗憾。”

在二零零九年,陈柏湘获选为模范父亲,在庆祝父亲节那一天,在表扬活动中,他代表乌竹里接受政府的表扬。

修炼后的陈柏湘,洞察到社会的需求、关心社会而投入志工的工作;他更观察到目前有很多社会上的问题,大部份是源自于不健全的家庭,所以他秉持身教重于言教,对女儿日常品行谆谆教诲,教出了四个端庄有礼的女儿,与女儿们的亲子关系良好,女儿们也各自拥有和乐美满的家庭,成为邻里羡慕、津津乐道的对像。

除教养好女儿外,十年来,陈柏湘始终在社会志工中乐此不疲,二零一一年在永康区龙潭国小四~六年级当晨间共读教导“地方文化”,目前则担任国立台湾历史博物馆常设展的导览员。陈柏湘充满感激地说:“我由衷地感谢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让我有机会用行动来证实修炼法轮大法的美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