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检法司串通迫害 四县百姓手印签名营救

河北唐海县诚信店主郑祥星遭迫害纪实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唐海县十农场“星云”家电店主郑祥星,于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因传播法轮功真相被当地公安诱骗抓捕。五月二十九日,唐海县法院面对郑祥星两位代理律师有理有据的凿凿证词无言以对,但仍将郑祥星诬判十年。八月八日,郑祥星被劫持至保定监狱。十月二十六日被迫害致脑内出血,并于次日被送往保定第一中心医院,两次开颅手术并切除部份大脑。医院多次做CT认为郑祥星脑细胞基本死亡后,郑祥星奇迹般复活。然而保定监狱表示“郑祥星死了就好办了”,所以在郑祥星生命垂危的情况下,竟要求收入监狱医院。

在郑祥星由被非法抓捕到被迫害致生命垂危的整个过程中,知情民众日益增多,纷纷表示愤慨之余,自发声援,先后向当地法院写保释信三封,五百六十二人按了红手印,四千多人签名,呼吁释放诚信商人郑祥星。

有消息称,郑祥星遭保定监狱迫害的真相在海内外曝光后,在河北政法系统内部引起震动,河北省“六一零”、河北国保大队赶到保定:这件事闹大了,联合国都知道了,可不能让他死,压力太大了!


郑祥星



民众营救郑祥星的手印和签名

一、从小混混到知礼让人

二零零一年以前,郑祥星是本地有名的小混混,看谁都是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动辄大打出手,家人也都拿他没办法。二零零一年,他和朋友骑摩托车外出,结果被警察查出驾驶证过期,郑祥星跟警察打了起来,因此被刑拘了半个月。在被拘留期间,他和一名法轮功学员在一个屋子里关了两天三夜。看着这位法轮功学员慈善、祥和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郑祥星既感动又羡慕,于是回到家里后,主动找来《转法轮》读了起来。从那以后,郑祥星走进了法轮功。

郑祥星修炼后,由原来的小混混一下变成了一个知礼让人的好人,简直象换了一个人一样。而且不仅他自己改掉了原来的恶行、恶习,还告诉原来经常和他一起混的哥们儿,别打架了,也别抽烟喝酒了。就这样,在郑祥星的影响下,他的这些哥们儿也都发生了很大变化。

值得一提的是,九九年以前,郑祥星的妻子和公婆关系一直紧张,结怨很深,路上遇见婆婆都不喊一声“妈”,简直就象仇人一样。逢年过节,老夫妇的四个儿子中,除郑祥星外,其他三个都是全家来看望父母,唯独不见郑祥星的妻子。那时郑祥星的妻子不但自己不去看望公婆,而且阻止丈夫和儿子回家看望老人。老夫妇俩因为年年过不着团圆年常常偷偷抹泪。

大概是九九年的一天,郑祥星的妻子突然买了一大堆东西进了老两口的家,老婆婆望着多年断绝来往的儿媳妇,半天说不出话来。这时郑祥星的妻子开口喊了一声“妈”,然后婆媳俩都哭了起来,全家人也都跟着哭了。郑祥星的妻子说:“妈,我炼法轮功了,师父让我们不能记恨别人,对父母对儿女都要好。我今天是向您来道歉的,希望您能原谅我。”老两口高兴得不知说什么才好。那一天,一家人高兴的象过年一样。从此,郑祥星的妻子经常回家看望二老,成了老两口最大的依靠。

郑祥星自从开家电门市以来,和蔼待人,诚信经营,从来不卖假货,对顾客热情服务周到,送货上门,他们对自己卖出的电视机负责安装、调试,直到顾客心满意足为止 。尤其是售后服务,更是让人起敬,他不分路远或路近,起早贪黑,只要是家里的电器损坏或出了故障,只要是一个电话,他都尽量及时赶到修理,而且都是免费修理。他真诚善良,特别对待老年顾客,还要多嘱咐几句,骑车要慢,多加小心。

十农场、十一农场的村民买家电、电动车基本都到郑祥星的门市来买,因为他们对祥星的为人放心,谁家电器坏了都到这里修,因为祥星技术精,态度好,更使老年人 心里感到热乎乎的。凡是和郑祥星接触过的,无不夸他是个大好人。在当地没修马路之前,郑祥星为了方便大家走路,用车拉炉渣垫道,用自己家的车把垃圾送到外边,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在农场机关上班的人也都知道。

二、遭无端诱捕,乡邻自发声援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早晨六点左右,唐海十场“星云”家电门市响起了一阵敲门声,店主郑祥星边起床边问,“谁啊?”外面两个女的答应:修电动车的。一向热心肠的郑祥星想,这么早就来敲门修电动车,一定有急事等着用,什么也没想就去开门了。

就在他打开店门的一瞬间,进来的不是修电动车的女人,却是十几个便衣及警察,他们将郑祥星强行按住,问郑祥星家里还有什么人,郑祥星说只有儿子在睡觉,问郑祥星的媳妇呢,郑祥星说在娘家伺候脑出血刚做完手术不久的岳父。随后这些人把郑祥星悄悄的带上了警车。

然后这伙人又推开了郑祥星儿子的房门,叫醒了正睡觉的孩子。孩子看到突然闯进来的这些人,当时吓懵了,无助的看着这些人在家乱翻乱抢。

这时街上的人渐渐多了起来,街坊邻居和来回过往的行人吃惊的看着这一切,不明白他们心目中公认的好人郑祥星到底怎么了,家被折腾成这个样了。一时间整个十场、十一场传开了:场部“星云”家电店主郑祥星被公安局带走了,家也被抄了。十场派出所的所长及李八廒村队长、书记也被唐海公安局刘加满、李富国等叫到现场,从郑祥星家抄走的东西拉了两汽车,郑祥星家用于进货的双排车也被公安开走了。

人们在猜测和不安中,慢慢从队长、书记口中得知,郑祥星是因为修炼法轮功才遭此迫害。郑祥星的儿子看着好端端的一个家,一个店面被抢的乱七八糟,父亲被公安局绑架走,不知所措的面对着这一切。

时隔三天后,李富国又拿着自己写的一些东西,让郑祥星的孩子签字。亲眼目睹了父亲被绑架,家被抢劫,母亲又不在身边的孩子,心里的不安担心是可想而知的。再加上李富国写字潦草,孩子善良的以为李富国是自己一个分场的,两家还有亲戚关系,跟他父亲又很熟悉,也就很相信李富国,以为他能帮助父亲,所以根本就没有看清李富国写的是啥,就把字签了。事后孩子才知道,那是李富国为了加重迫害自己父亲的材料。孩子非常伤心,他无法接受他心目中的警察叔叔是这样干工作的。

郑祥星的街坊邻居也都在议论纷纷,也都很关心郑祥星家里发生的事情,不知道郑祥星身犯何罪?百思不得其解!因为方圆百里的人,只要和郑祥星接触的都了解他的为人。自从他开家电门市以来,他和蔼待人,诚信经营,对顾客热情服务周到,尤其是售后服务,更是让人起敬,他不分路远或路近,起早贪黑,只要是家里的电器损坏或出了故障,只要是一个电话,他都尽量及时赶到修理,而且都是免费修理。他真诚善良,特别对待老年顾客,还要多嘱咐几句,骑车要慢,多加下心。十农场、十一农场的村民买家电、电动车基本到郑祥星家来买,因为他们对祥星的为人放心,谁家电器坏了都到这里修,因为祥星技术精,态度好,更使老年人心里感到热乎乎的。凡是和郑祥星接触过的,无不夸他是个大好人。在当地没修马路之前,郑祥星为了方便大家走路,用车拉炉渣垫道,用自己家的车把垃圾送到外边,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在农场机关上班的人也都知道。

于是,最了解郑祥星的十农场、十一农场的乡亲们为了帮郑祥星早日回家,自发写了三封联名信。其中一封这样写道:

*****************

相关领导:你们好!

我们是十农场、十一农场的老百姓,对于郑祥星,我们想谈谈我们粗浅的看法,如有言语不周,望多加谅解,并望给予指教。我们没有学法轮功,我们大家只知道郑祥星是个好人,从郑祥星那里我们都得到了很大的受益。为此给你们写这封信,以表达我们的心声。

下面我们主要想说的就是家用电器已进入了千家万户,是广大老百姓日常生活不可缺少的日用品,无论是电视机、洗衣机、冰箱等,所有的做饭用具,特别是中老年用的电动车,无论是谁的电动车坏了,只要找到郑祥星,马上放下手中的活就修,一时修不好的,他说如你有急事,就骑我的车去办吧;有的家冰箱、电视等不易搬动的电器坏了,只要给祥星一个电话,说明自家住的地方,他就尽快抽空去修,不收任何费用。

有人说你给大家修电器为的是什么?郑祥星很痛快地说,大家买电器,就是为了更好地方便自己使用,如不很快修好怎么使?他说到了,同时也做到了,正因为他这样热情的义务为大家服务,经常忙的饭都顾不上吃,为的是能够满足大家的要求。在销售上诚信经营,公平交易,他总是热情的平易待人,给用户们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因此我们所有的受益老百姓,向各级领导要求,让郑祥星回来,我们的理由是:

一、郑祥星确实是个好人;
二、我们不少电动车等着他修,让他继续更好的为我们服务。望各级领导们为群众行一个方便,对我们的要求多加考虑,并望给予支持。

我们了解祥星的为人,讲诚信,尤其是售后服务更为可嘉。他做生意多年,由小至今的规模,是他讲诚信、讲良心,讲信誉得来的,他的为人这一带百姓都予以赞扬,都说祥星是善良、助人的好人。为此我们请求尽快释放好人郑祥星。

*****************

此外,为了表达营救郑祥星的诚意,有562人在联名信上按了红手印。然而不久,农场放下话来,说是上边的命令,谁给郑祥星签名,就停发谁的老保。结果有的乡亲哭着找到郑祥星的妻子,“我们知道祥星是好人,但我们还需要吃老保,怕共产党把我们的老保掐了。”然后无奈的把自己名字从征签信中划掉了。

三、家人、律师遭遇执法人员犯法与恐吓

郑祥星被绑架后,郑祥星的妻子到公安局找相关人员打听郑祥星的消息,并要回自己家用于进货的双排车。一个农村妇女,从来没有进过机关大楼,到公安局找李富国的办公室找不着,看到一个办公室开着门,一个看起来很和善的老头坐在里面,心想这个人一定不错,一定是个善良人。于是就上前打问李富国的办公室在哪,这个人问她有什么事?她说自己是郑祥星的妻子,突然这个表面看似和善的人吼起来了:“你还敢上这来,谁让你来的!郑祥星炼法轮功还想放回去,没门!叫来了两个人把郑祥星妻子拖出办公室。后来才得知这个看似和善的人就是公安局长白玉礼。

三月十七日郑祥星家属为郑祥星请的北京律师董前勇来唐海到看守所要求会见郑祥星,看守所拿出公安局李富国给看守所的一个便条,上面写的是郑祥星犯有泄露国家机密罪,不让律师会见。律师和郑祥星的家属都感到惊愕,郑祥星是因为卖家电犯了泄露国家机密罪呢?还是因为按真善忍做好人是泄漏国家机密呢?因为看守所要求律师找李富国写条子才能见。郑祥星家属及律师到公安局去找李富国,同时律师按照法律程序要向李富国递交律师信函,当律师及郑祥星家属找到李富国办公室时,李富国不在,只有参与抓捕郑祥星的孙敬森在,律师和郑祥星家属说明来意时,孙敬森不但不接律师正常递交的信函,拿起一个本子就往外走,说要去开会,郑祥星家属问孙敬森,你不管,我应该找谁?孙敬森说找副局长刘加满。

董前勇律师和郑祥星家属来到刘加满办公室,刘加满一听是因为郑祥星的事,就破口大骂,对律师及郑祥星家属进行人格侮辱,吼叫着:什么破律师,滚出去。律师依据法律跟刘加满讲这是律师职责,他有权这样做。明确告诉刘加满绑架关押法轮功学员是不符合法律的。刘加满理屈词穷的竟然恐吓律师:你也是炼法轮功的吧,把你也抓起来!律师坦然一笑,对刘加满说:“炼法轮功有什么错?”刘加满又恐吓郑祥星家属:“你××,我不出两个月把你也劳教了”。郑祥星妻子一下懵了,这哪象个当领导的,简直就是个土匪!我问我丈夫的消息有什么错?公安局想抓谁就抓谁?想劳教谁就劳教谁呀?那中国的法律只是给老百姓定的吗?这不是你们执法犯法吗?

三月十七日下午,律师及郑祥星的家属再次来到公安局,但孙敬森、李富国办公室的门一直锁着,律师及郑祥星家属等了一下午,也没有见着李富国。第二天整个一天,律师及郑祥星家属多次来到公安局,孙敬森、李富国办公室的门仍然锁着,律师只好先回北京了。

郑祥星的家属再次来到公安局,李富国办公室依然锁着。孙敬森从洗手间出来,看见了郑祥星的家属就跑进办公室把门反锁上,郑祥星的家属在门外怎么哀求也不给开。四十分钟后孙敬森开门要走,郑祥星的家属就挤进办公室说:“就占用你一分钟,问一下祥星的情况”。孙敬森说:“没空,你出去“,就动手往外连拽带推,人一会磕桌角上,一会磕门框上,手腕也被拽红了,浑身疼了好几天。
三月二十六日,郑祥星父母听说郑祥星在看守所生命垂危,要求见儿子一面。郑祥星父亲因风湿病,生活已经不能自理,母亲也因乳腺癌作过手术,去年年底又脑出血,两位老人身体都很差。但为了能见儿子一面,他们早早就来到唐海公安局,由于门岗警卫不让进办公大楼,老人只能一直坐在外面冰冷的水泥台阶上。大约十一点左右,从办公室出来两个穿便衣的,也未做自我介绍,只是劝老人回去,并说郑祥星如果死在看守所里了,单位负责。听起来好象郑祥星的死活并不重要,反正有人负责就行。

下午,刘加满让郑祥星母亲及部份家属到一楼会议室。郑祥星母亲要求看一下自己儿子,因为听说已经生命垂危。刘加满口口声声说:“我昨天还见到你儿子,好着哩”。

四月六日,也就是刘加满见郑祥星母亲十天之后,郑祥星在看守所出现了生命危险,被送往唐山安康医院(实际是戒毒所)。当时家属在看守所门口看到郑祥星已经奄奄一息,无力地靠在后座上,头都抬不起来,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难道这就是刘加满所说的“好着哩”吗?

看守所所长丁建义,不但把关押了一个多月的郑祥星害的奄奄一息,反而还对郑祥星的妻儿、亲友、及年迈的老母亲指手画脚的恐吓。同时还指挥手下拿出相机,给在场的所有人照相。并对在场的人们扬言:谁不走就拘留谁!

郑祥星被劫持至唐山安康医院后,郑祥星家人为郑祥星请的两位律师到唐山安康医院见郑祥星时,看到郑祥星虽然躺在病床上,但仍被戴着沉重的脚镣。律师要求医院把郑祥星的脚镣摘掉,医院说他们没有钥匙,他们曾要求唐海看守所摘掉,唐海看守所不摘。

四月十七日左右,郑祥星又被从唐山安康医院劫持回唐海看守所。到看守所时,郑祥星已经不能走路,是让人背着进监室的。四月二十九日郑祥星父母及家人到唐海县政府找主管公检法的唐海县政法委书记孙志东,孙志东躲在楼上不敢见,后来叫来十场的村队和农场的领导将老人及家人哄骗回家。

五月二十四日为郑祥星的律师来唐海了解案件进展时,法院告知郑祥星于五月二十九日下午两点被开庭,但不公开审理。因为《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二条规定,法院审判第一审案件应当公开进行,只有涉及国家秘密或者个人隐私的案件以及审理未成年人除外。本案完全不符合不公开审理的条件,而法院拿不出合适的理由却想绕开公开审理。为此,律师进行了据理力争,法院才勉强答应公开开庭。

而接下来法院又要求不允许郑祥星的妻子旁听。按照法院旁听规则,除精神病人、醉酒的人和未经法院批准的未成年人外,所有的人均有权旁听,何况当事人的妻子呢?对于如此让人费解的无理要求,律师再次力争,法院才答应允许郑祥星的妻子参加旁听。

就这样,在律师不断的努力争取和耐心引导下,法院才勉为其难的同意按规定开庭。

四、开庭闹剧

随着郑祥星即将被开庭的消息传出,在唐海县出现了一封特殊的《邀请函》。函中介绍了郑祥星的人品以及被非法抓捕的过程,并邀请人们在非法开庭那天到现场去看一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到底谁在犯罪。

五月二十九日上午,在法庭开庭前,警察们已经早早的守候在门口,在审判庭楼前拉起了一圈警戒线,不许人们过线。他们一边严厉的喝斥老百姓不许参加旁听,一边还派了个便衣警察拿着相机不停的给在场的人照相。

各农场的政府官员及派出所的警察也来了,但他们的注意力不在法庭,而是聚精会神的监视着来自本农场的法轮功学员,如临大敌。八农场派出所的警察“劝”本农场的法轮功学员赶快回家,但八农场法轮功学员一个都不走。

参与抓捕郑祥星的唐海县国保大队的李富国、孙敬森也来了,他们负责“维持秩序”。李富国在审判庭楼上阻止法轮功学员参加旁听,孙敬森在审判庭楼下监视法轮功学员,并对他认识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恐吓威胁。

郑祥星的亲友及应邀想参加旁听的民众于下午一点多的时候已陆陆续续来到审判庭楼下,等待进入法庭。

大约两点十分左右,劫持着郑祥星的白色面包警车从院外呼啸而入,车上拉着严严的窗帘,亲友和前来的民众都静静的在审判庭正门等着,想看一看从车上走下来的郑祥星。没想到警车并没有开到正门,而是倒车停到了楼梯下面隐蔽的侧门,然后迅速将郑祥星从侧门带入法庭。

两点十八分,郑祥星的两位辩护律师准备进入法庭,法警以安检为由,对律师百般刁难,连律师装有案卷的背包都不让带入。律师据理力争,双方僵持了十多分钟后,律师才得以进入法庭。

开庭前一天,审判长曾告诉郑祥星家人,亲属都可以参加旁听。可开庭时突然变卦,只允许郑祥星的妻儿、母亲、和一个姐姐旁听,其他的亲属及前来旁听的民众都不允许入场,并且只能站在警戒线外。

两点四十分左右,审判长宣布开庭,参加旁听的家人终于在分别了三个月后再次真真切切的看到了郑祥星。此时的郑祥星已经极度瘦弱,整个人脱了相,脸色很难看,原本体重一百七、八十斤的壮汉,如今看来最多只有一百斤,而且戴着沉重的手铐和脚镣,在场的亲人一下陷入悲痛之中。

因为早在一九八二年最高法院就已经下发了公开审理时不要对被告人使用戒具的通知,所以律师当庭要求按照规定去掉当事人的戒具,但审判长未予采纳。

当公诉人郑雪娇问到郑祥星家里的法轮功资料的数量和去向时,郑祥星回答说:东西都是我自己的,具体数目记不清,那些都是用来救人的,并没有罪,谁有缘谁能得到资料。郑雪娇听后大怒,且恶语相加,失去理智的指责恐吓,律师提出抗议后她才稍有收敛。然后,郑雪娇又说,郑祥星你触犯了“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罪”。郑祥星回答:炼法轮功并没有罪,法轮功也不是你们所说的邪教,国家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规定法轮功是邪教。

辩护律师说:郑祥星破坏了哪条法律实施?对社会造成了什么样的危害?伤害了什么样的人?没有吧?!那你们就不能判他有罪,应立即当庭释放。

另一辩护律师说:办案人员李富国在取证过程中,笔录和签字是同一个人伪造的,这本身就是违法。郑祥星修炼法轮功没有伤害到任何人,反而获得了整个社会的认可。同时,律师当庭向法官出示了唐海十农场和十一农场村民写的三封保释郑祥星的联名信,以及562名村民的签名和红手印。另外,律师还提供了曾经和郑祥星在一起的铁哥们儿的证言:郑祥星以前是社会上小混混,学法轮功后变成处处为他人着想的公认的好人。

公诉人郑雪娇无言以对,只是说:我无法发表我的意见,请庭长做出决定。

律师继续出示其他证人证言,充分证明了法轮功不是邪教,而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信仰。两位辩护律师不但从法律角度充分论证了法轮功不是邪教,传播法轮功真相资料不违法,同时还从现在社会时势、各个历史事件阐明,绑架和审判法轮功学员这种事情不应该发生,另外还劝告法院以后不要再受理这样的案件。对于这些,公诉人郑雪娇均以“与本案无关”相对。

在最后陈述中,郑祥星说:法轮功在世界上一百多个国家洪传,唯有中国迫害法轮功,唯有共产党迫害法轮功,难道全世界的人都是傻子?就中国人尖?你们今天审判的不是我,而是在试图审判真善忍。这也是你们每个人的选择,是你们公安机关的选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我选择的是修炼法轮功,你们自己也在做选择。法轮功不是邪教,那你们对我定罪我不能认可,我也不知道你们怎么办案,你们无根据而办案……其中审判长几次想打断郑祥星,但郑祥星仍坚持完成自己的陈述。

值得一提的是,在整个庭审过程中,除了家属和法院人员外,法庭内还出现了一个神秘的中年男子,五十岁左右,长得很黑、很胖,个子挺高。他坐在旁听席上,当律师辩护时,该男子用各种手势动作指挥庭长,阻止律师辩护,因此律师的辩护几次被中途打断。由于这个中年男子操纵庭长的非法行径被郑祥星家属发现,郑祥星亲属一直直视着这位神秘男子,这位中年男子不敢再放肆的用手势指挥法官,法官也看到他们的行径已经被家属发现,也不再看这个男子的手势。这个中年男子还是于心不甘,一会儿站起来,一会儿坐下,把座椅弄出很大的响声,干扰律师辩护。至今不能确定这个中年男子究竟是何许人,竟敢藐视法庭,指挥法官。而令人惊讶的是,法官也甘做傀儡,听其指挥。

最后,当郑祥星戴着脚镣、手铐走出法庭时,被拦截在审判庭外的几百民众响起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呼声,响彻法院,震撼人心。

五、联名征签中的小故事

郑祥星遭非法重判的消息传出后,更多知情百姓(唐山地区和秦皇岛昌黎县)表示愤慨,再次自发签名,按红手印,强烈要求无罪释放郑祥星,期间发生的一些故事颇为感人。

其一: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签完名,按手印时没有印油,她说:“给我拿针来,扎血来按!”作为一个年轻娇气的姑娘,在没有印油的情况下,要用针挑破手指按血手印保释法轮功学员,震撼了在场的所有人。

其二:一个卖肉的中年男子听说为保释法轮功学员签名按红手印,他高兴地说:“来我给你签,我按。自从我收到你们的大法资料,安装了新唐人,我事事顺利,生意想不到的好,这是我相信大法才得到的福报,给法轮功签名是我回报法轮功的机会啊!”

其三:一位当地民工,大约五十多岁,他说:“共产党坏透了,拿来我签!”

其四:一卖菜的中年妇女,她说:“今天有一个人让我签名支持大法弟子,我特别高兴的签了。我一直从心里感谢法轮功,我相信法轮功后,我家里什么事都顺利,卖房、找工作等事事顺利,我就相信法轮功。”

其五:有一对夫妇,丈夫是公务员(现已退休),夫妻俩都是党员,通过征签了解到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夫妻俩说:“共产党早该完了,我们早就不交党费了。”夫妻俩做了退党,最后都用自己真实姓名签名、按手印。

在传统文化的影响下,中国人对于按红手印看得非常郑重,认为那是表明自己立场,关系自己声名利益的大事,所以绝对没有人轻易而为。所以征签中就有人边按手印边说:“按完手印就等于把自己搁这了。”

六、保定监狱草菅人命

自从郑祥星八月八日被投入保定监狱后,监狱一直以“郑祥星是中央重点人物”拒绝亲属探视。并且扬言,“凡是送到保定监狱的法轮功学员,没有不转化的。从此之后,家人一直没有郑祥星的任何消息。”

然而仅两个多月后,十月二十八日早上,保定监狱来了一辆车接郑祥星家人,说郑祥星在监狱跌倒,把头摔坏了,已经做了开颅手术。郑祥星妻子震惊、悲愤,心急如焚,恨不得马上赶到医院。下午,当郑祥星亲属赶到保定市第一中心医院病房后,扫视整个病房,家人居然认不出哪个是郑祥星,家人着急的大喊郑祥星在哪?仅两个多月不见,郑祥星被竟变得面目全非,一只眼睛肿的象馒头一样大,呈紫黑色,整个人瘦的就是皮包着骨头,猛一看除了头部外就象一具骨架躺在那里,前心贴着后背。

保定监狱在未通知郑祥星家人的情况下,擅自对郑祥星做了两次开颅手术,左右各摘掉2片颅骨(各直径10公分,一块有裂纹)。据医生说,当时打开郑祥星颅骨后,发现左侧颅骨因受重击造成断裂,致使脑浆流出及脑内出血,因脑浆与血搅在一起,他们只能把郑祥星语言、视觉、记忆部份的大脑切除,脑浆掏出。他们说同时为了减压也必须将右侧颅骨切除。也就是说手术后,郑祥星的头只剩了中间从脑门到后脑勺这个几厘米宽的骨架支撑着大脑。

医院多次做CT结果都认为郑祥星脑细胞基本死亡。即使这样郑祥星的手脚还都被捆着。郑祥星妻子看到丈夫这等模样,抱着郑祥星号啕大哭,家里亲友强烈要求将郑祥星捆着的手脚解开。郑祥星妻子看到窗台上的脚镣手铐,指着监狱人员说:你们要是给他戴这些,我就跟你们拼命。

同时家里亲友发现对于这样一个重症病人,却被安排在普通病房中,郑祥星床边连呼吸机都没有,家人查看对郑祥星的用药情况,发现只是简单的输了一些消炎药,郑祥星家人无比愤怒,郑祥星的姐夫气愤的对大夫说:我给我家的猪用的药,都比你们给郑祥星用的药好。在家人的愤怒谴责下,医院才不得不将郑祥星转至重症监护室治疗。

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郑祥星开颅十几天后,医院以肺部有炎症为由,不着边际的把郑祥星的喉管给切开了。

在保定市第一中心医院医生对郑祥星病情的遮遮掩掩中,郑祥星家人了解到郑祥星是十月二十七日上午被送到保定第一中心医院救治,医院记录:当时郑祥星瞳孔放大5.5,小便失禁,濒临死亡状态。郑祥星家人要求监狱提供郑祥星被送入保定市第一中心医院之前的录像,从录像中看:十月二十日下午郑祥星开始吐血,断续吐了六次,这期间监狱无人过问,只是看到有犯人过来把地上呕吐的血擦了,到下午五点多钟,郑祥星勉强起身,挣扎着到厕所去吐,吐了之后,无力支撑身体,臀部先着地,然后后脑着地,仰躺在地上,晕死过去,很长时间无人过问,后来有几个犯人把郑祥星抬着放在木板床上,之后一个多小时无人过问,大约在晚上七八点的时候,一个犯人背着郑祥星,一个从后面向上托着郑祥星臀部走出了监室,郑祥星的腿耷拉着。监狱的人对郑祥星家人说是送监狱医院去治疗。

在监狱医院十六个小时的治疗情况,监狱说没有录像,当家人见到当时给郑祥星医治的监狱大夫时,此人态度非常恶劣,对郑祥星家人吼叫着:“我就把他在这扔了,怎么着?你们能怎么着?”郑祥星家人问他在这十六个小时是怎么治的,他说:“郑祥星送来时,看到郑祥星嘴角上有血,按胃出血病治的,只输了些止血药。”家人问:“你知不知道郑祥星是在监室跌倒昏迷后送这来的?”他说“不知道。”家人问他是否给郑祥星检查头部,他说他用手摸着检查了他的头部。郑祥星家人质疑,头骨都断裂了,难道用手还摸不出来?

在医院里,对郑祥星每天的医治及用药情况,医院一概不告诉郑祥星家人,医院说他们只告诉监狱特定的某人,让家属去问监狱的人。郑祥星家人看到亲人一直在死亡线上挣扎,却不知道亲人的真实病情及用药情况,感到非常焦急和无助。监狱的人时不时的在郑祥星及家人面前说,“郑祥星死了就好办了。”

医院虽然拒绝向家属透露郑祥星的治疗情况,却在病房安排了神秘人物记录郑祥星家人每天在医院探望郑祥星时的言行。比如:几点几分,郑祥星的家人和某人说话了,几点几分郑祥星家人说什么话了。郑祥星家人在保定所住的旅馆房间经常被搜查,甚至连郑祥星亲属的车也被搜查。郑祥星家人在保定市第一中心医院附近所住的乐活城市旅馆也被当局监控,时不时的调出旅馆录像,查看郑祥星家人在旅馆的活动情况。仅因郑祥星的家人和护理郑祥星的护工说了几句话,该护理工就被辞掉了。同时郑祥星户口所在地唐海县十农场指派六个人在保定医院三班倒,每班两个人全天二十四小时监视郑祥星家人,特别对郑祥星妻子的监视。郑祥星家人的手机全部被监听,有的甚至被随时定位,监控者能确切的告诉郑祥星家人,什么时间在什么地方开的手机,什么时间在什么地方关的手机等等。

但神奇的是,郑祥星活了过来!郑祥星的一只眼睛已经能睁开,手脚也都会动了,家人让他抬腿,他的腿就能抬点,让他胳膊怎么放,他就怎么放。家人问郑祥星知不知道自己是某亲属?如果能就点头,不能就摇头,郑祥星听完后点头,表示他知道是某亲属。尽管郑祥星喉管被切开,家人和他“说话”时,他嘴里也能“咕噜咕噜”的发出声音。对此,医院的医务人员也是连连称奇。

保定监狱本以为郑祥星一定活不成了,现在郑祥星一天天清醒过来,这是他们始料不及的。为此,就在郑祥星出现意外好转时,他们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竟要将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的郑祥星收监到完全由监狱掌控的监狱医院。

由以上事实人们不难看出,狱方称郑祥星头部重伤原因是自行摔倒,头部着地所致,但经了解,其中存在重大故意伤害和故意杀人的嫌疑。

疑点之一:依据监狱给郑祥星亲友提供的录像来看,发生吐血,没有救治,倒地后长时间无人救护(一般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监狱都是实施高度监控,不可能身边没人,上厕所更不可能没人跟着)。无力瘫倒,是臀部先着地,而且是仰面倒下,不可能伤及左侧颅骨,力度和着力点都不足以造成左侧颅骨断裂这样的重伤。 几年前,从监狱内部传出来的话说,监狱打人时,给被打者戴上黑头套,然后用乱木棍猛打脑袋,这样打人,头上没有包,外伤没有,但是却造成严重内伤。这种打法,一般是已经确定不要这个人活了。

疑点之二:郑祥星左侧颅骨断裂,责任医生说验伤结果是重击所致,并造成大脑严重受损,与监狱说法不符。

疑点之三:从监狱录像上看,郑祥星从开始吐血到郑祥星被送到保定市第一中心医院,延误救治15个小时。可见监狱只想走走形式,并不想救活郑祥星。

疑点之四:郑祥星属危重病人,却被安排在普通病房中,床边甚至连呼吸机都没有,而且只输一些消炎药。看来所谓“抢救”也只为惑人耳目。

疑点之五:据其他医生说,郑祥星没有切开喉管的必要。这样做很有可能是狱方为了不让他说话。保定市第一中心医院是受保定监狱委托的定点医院,它们之间存在着合作关系。

疑点之六:监狱封锁消息,高度监控,无理搜查,无故辞工,很显然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疑点之七:郑祥星家人曾听到监狱狱警私下议论:死了好处理,活了不好处理。甚至有监狱人员不止一次当着家属的面说“郑祥星死了就好办了”。

疑点之八:狱方看到郑祥星有清醒趋势,始料不及,居然在这个关键时刻提出要将仍处在重症监护室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的郑祥星收监,转到完全由监狱控制下的监狱医院,完全有可能是为了掩盖真相而杀人灭口。

保定监狱是有故意杀人犯罪历史的,保定监狱曾经炫耀,凡是转到这里来的法轮功学员没有不转化的,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经常被施以暴行,有的甚至被打死、打残。沧州市首饰店老板郭汉坡不明原因致死,狱方不准亲属将尸体运回老家,强行在保定擅自火化;石家庄市小学教师吕新书,折磨成严重肝腹水后死亡;涿州市农民王刚因为在监狱炼功,腿被打残,右腿高位截肢,后含冤离世;邢台市李彦生失掉一个手指,还被毒打致脾脏破裂,肝、胆、胃、膀胱等多部位受伤……

在其它医院也曾发生过类似虐杀法轮功学员的事件。沈阳的高蓉蓉因被电击毁容,造成国际影响,为了消声灭迹,不让高蓉蓉留下证据,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亲赴沈阳布置迫害,结果是先散布“高蓉蓉绝食,不行了”,却在医院里不给食物,同时让人负责编写每天吃了什么什么(据当时同在医院的人出来后揭露的情况)。不久高蓉蓉死去了。大庆一个法轮功学员被监狱迫害做了开颅手术,恢复很快,十四天后,主治大夫说:现在可以出院了。下午院长查房时说:不能出院,五天后才能出院。下午给这位法轮功学员输液后马上出现高烧42度,口吐白沫,第二天早晨六点钟死亡。

郑祥星遭保定监狱迫害的真相在海外曝光后,在邪恶内部引起巨大震动,河北省“六一零”、河北国保大队赶到保定:这件事闹大了,联合国都知道了,可不能让他死,压力太大了。

郑祥星的妻子孙素云为了给丈夫讨个说法,在被严密监控中,曾机智走脱,在中共开十八大的第二天,去北京天安门广场为郑祥星鸣冤,后被绑架到唐山驻京办事处。孙素云始终大哭着要个说法,不给说法不回去,唐海县国保大队的李富国等三四个人将孙素云抬上车,拉回保定医院。之后,孙素云又第二次去了北京,进了北京信访办,在信访办填了表,诉说郑祥星被迫害的冤情。

过去,曾有一个红眼石狮的故事:一个菩萨看到一个地方的人道德极其败坏,上天不想要这些人了,要让大水淹没这一带。菩萨发大慈悲,变化成一个要饭的,看看还有没有可救可留的,于是变成一个穿着破烂的讨饭人,一路沿街乞讨,没有一个人给她一碗饭吃,碰到的人不是讥讽就是谩骂,或遭小孩子欺侮。菩萨不住的摇头叹息。最后走到一老太家,老太乃信佛之人,看菩萨可怜,把自家仅有的半碗米饭给菩萨吃。菩萨终于找到一个可救的人,告诉她哪天哪天这里要发大水,时间就是村口的石狮的眼睛变成红色,就是大水要来了,赶紧逃命。这个老太听了,东奔西走,赶紧告诉人们这个事,然而人们都说她是个疯子。顽皮的小孩偷偷的把狮子的眼睛涂上红色,老太太不知道,但看到狮子眼睛红了,就赶紧告诉人们水来了,快跑,知情的人都大声嘲笑她,老太太和少数相信的人跑了,剩下的都没跑淹死了。

其实郑祥星所做的,也就是被中共公安、检察院、法院以及监狱非法抓捕、判刑乃至虐杀的原因,就是他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将中共行邪作恶的真相告诉了世人。其目的是让人了解真相,辨明善恶,明智选择,远离中共这个真正的邪教,以免在即将发生的大灾难中为邪党殉葬,从而平安走入未来。而郑祥星自身遭迫害的整个过程恰恰也充分证明了中共的邪恶,“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它不敢做的。”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却像红眼石狮故事中的老太太一样,作为神的使者,传递着救人的消息,希望众生都能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