刽子手当公安局长 新官上任先行恶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最近,内蒙古赤峰市红山区公安局刚到任的新局长,竟是臭名昭著的梁占廷。“新官上任三把火”,其亮相动作是先行恶,下任务逼迫下面的警察去抓法轮功。警察无奈的说:新来的局长一到就逼着我们先干这不得人心的恶事。

梁占廷原本是内蒙古赤峰市松山区一个警察,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大法开始,充当赤峰地区残害法轮功学员最穷凶极恶的刽子手,其投机钻营,花钱买官,因迫害善良人行恶有毒招,受到中共当权者的欣赏,二零零零年作为松山区国安队队长被派到北京开会,爬升而成为公安局副局长;之后又花钱买到翁牛特旗公安局长之职,成了一个地区行恶、敛财的“土皇上”,年年垒金砖垫高爬升,终于谋到红山区公安局局长之职。

梁占廷一到任,立马就逼着警察去完成他定的任务:抓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大法学员。因为这是中共本性的需要,也是梁占廷人格的暴露:与善良不共戴天。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四日,红山区红庙子镇聂胡地村法轮功学员李文志、纪淑荣夫妇及他们十六岁的孩子,被红山区公安局恶警布仁等人绑架,恶警抢走大量个人财产,孩子被非法审问后放回,李文志、纪淑荣夫妇被非法关在红山区看守所。翁牛特旗法轮功学员李烨和红山区法轮功学员马金萍、丛蕊也在十一月中旬被红山区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

看一看梁占廷的爬升历史,就能看到其人的恶劣本质。从国安队队长到局长,梁占廷其政治仕途的铺垫,是无数善良人的冤屈和无数家庭破碎的悲剧。从下面可见其迫害法轮大法学员的一斑。

一、偷抢敲诈勒索巨额钱财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那时梁占廷是赤峰松山区公安局国安队队长,他长期到法轮功学员家骚扰,入室抄家抢劫时,无处不搜、无处不翻,竟把大米给倒在地上。警察到法轮功学员家随意搜查,无搜查证等任何手续。还顺手牵羊,将大法学员家的存款折偷走。在一位大法学员家,要求大法学员的家属为被抓的大法学员交钱,家属说没钱,逼迫家属说出了有人欠债八千元时,警察竟逼迫交出欠款人的欠据,然后带走,追回后警察据为己有。对杨东、刘文忠、郑华等法轮功学员,不止一次的非法抓捕、绑架、放回、再绑架,而后劳教,翻来覆去,能多次敲诈钱财。对这些善良的人非打即骂,随意抢掠,为所欲为,敲诈勒索了巨额钱财。

一九九九年十月下旬,梁占廷为首的松山区公安分局国安大队恶警绑架了法轮功学员杨东,并非法抄家。杨东所经营的打字行里的电脑、复印机等设备被抢走。二零零零年六月杨东刚刚回到家中,梁占廷刚刚爬到副局长位置上,七月就又对杨东下了黑手,被恶警抄家并绑架到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迫害三年。出狱后二零零三年被迫到外地打工,又被松山恶警在外地绑架,送进赤峰市洗脑班强制洗脑。赤峰市公安和松山区公安又到家中把他的妻子高雅璐绑架,并又一次非法抄家。恶警没有抄到任何东西,杨东家人去要人,松山区国安队长徐国峰说,可以把杨东放了,但要交三千块钱。于是家人给徐送了三千块钱,徐又对杨的家人说还要给做笔录的人一千元。于是家人不得不又给做笔录的送了一千元。事后,知情人告诉杨的家人说:徐国峰拿了杨东家的钱后仍然给杨东报了三年劳教,市里批了一年。结果杨东再次被绑架到图牧吉。杨东家人找徐国峰,徐不让曝光收取了家人四千元钱一事,否则就要收拾杨东的二姐(因修炼被劳教二年)和杨东妻子高雅璐。杨东家里原来经营着一个很不错的打字行,几年来,恶警抢走全部设备,造成经营十分困难。

仅在二零零零年----二零零二年间,在松山区穆家营二所被梁占廷之徒敲诈勒索的法轮功学员的财物,在明慧网可查到的就有如下之多:

高海英五千元 夏秀英五千元 夏秀荣五千元 马瑞云四千元 杨 静五千元 杨素兰五千元 李风侠五千元 赵桂连三千元 杜桂英三千元 刘亚琴三千元 张桂芳五千元 苏桂珍三千元 杨景成五千元 王风云五千元 王桂君五千元 王玉环五千元 杨秀芝五千元 杨秀琴二千元 高雅路二千元 张秀英七千元 郎淑琴九千元 马玉芬三千元 王风茹三千元 吴淑华四千元 李雪至少一万三千元 吴淑君六千元 张悦舫三千元 金文珠六千元 吴淑梅(不炼法轮功)三千元。杜桂芝被非法劳教二年后,因身体不行,提前放回被勒索九千元 。魏老太被勒索三千元——五千元。杨东被夺走一千元还有复印机二台、电脑二台、打印机一台、速印机一台。巩素芹被夺走电视机一台。

这些只是透过层层网络封锁得以在明慧网上曝光的,更多罪恶还没有揭露出来。

二、穷凶极恶、亲自毒打折磨法轮功学员

梁占廷亲自毒打折磨法轮功学员,而且完全失去了人性和理智,真是兽性大发。一次,他野蛮暴打一位法轮功学员,重重地一个耳光扇过去,随即把那位法轮功学员打倒在地,此时恶气冲天的梁占廷并不罢休,又踹出一脚,那位法轮功学员被踢出老远。他有一个女同学修炼法轮功,被梁占廷打的腰部、臀部大面积青紫。毒打这位法轮功学员时,他一遍又一遍地怒吼着:“想去劳教?你还去不成,我不让你去,我打也把你打回去。”意思是说不用劳教迫害,靠他的邪恶就足以摧垮人的肉体。

二零零零年春天,法轮功学员周智慧进京上访,被绑架到松山区公安分局。暴跳如雷的梁占廷,恶狠狠地打周智慧的耳光,不停手地连打,打得周智慧晕头转向,几乎倒地。当时周智慧的母亲在场,看到女儿被梁占廷毒打,不顾一切上前制止,正告梁占廷:“我家孩子原来有抽风病,是炼法轮功炼好的,如果你给打坏了,或者是孩子犯了病,就送到你家让你治疗。”梁占廷一听,怕担责任才罢手。

红山区恶警李树成为立功受奖,迫害外地大法学员。摧残赵洪海夫妇,逼迫还不知道姐姐赵淑贞刚下火车的夫妻俩,承认赤峰地区的资料是赵淑贞带来的。几个警察轮番用各种刑具摧残,不停地毒打、电击、百十个嘴巴不停的扇、被罚跪在打气管子上。酷刑摧残一天半过去了,任桂梅被折磨的奄奄一息,不得不放回家;赵洪海被打的没了人样,但因证据还没造出来,几个恶警就不停手。 松山区恶警梁占廷知道后,说松山区也曾发现有新经文,并说红山区警察手段不如他的毒,就把赵洪海要去,到松山区公安分局几个恶警不停的毒打,接着酷刑逼供,这样不停的酷刑摧残连续三天,梁占廷也用尽了毒招,赵洪海人已脱了相,已看不出原来的样了,除了脸上还有没被电坏的皮肤外,其余地方全是电棍电出来的血丝网,脸的周边和耳朵都是电棍电出来的水泡。邪恶一无所获。

梁占廷继续爬升到翁牛特旗公安局长位置上更是无法无天的行恶了。下面,我们仅从二零一二年四月十八日到七月十九日,短短三个月间的恶行窥见一斑。不难估计,十三年来,他对善良人犯下的罪恶会有多么深重:

二零一一年四月十八日,在梁占廷的手下的国保大队长刘彩军等恶徒们,绑架了元宝山区建昌营镇法轮功学员任素英;仅隔一星期,又绑架了翁牛特旗法轮功学员杜德兰、于美英三人等;随后五月十二日绑架了元宝山区民族中学教师杨桂芝、杨桂华姐妹及于树林、任素香夫妇四人。

七个家庭的悲剧还在上演中,失去父爱母爱的子女们的泪水未干,老人的伤痛犹在时,在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九日大早梁占廷、刘彩军,又把罪恶的黑手伸向了翁牛特旗无辜的十五名法轮功学员。

过去的几年中,被梁占廷迫害得法轮功学员不计其数,有据可查的有江学农和王瑞华夫妇、刘淑兰、张中阁、程春英、王小妹、盖云志、于丽华、刘延峰、王学军、杜德兰、于美英、单瑞田、刘志华及妻子焦首华、姜桂芝、姜桂芝的丈夫高文虎(曾多次被非法关押,被迫害得已经含冤离世),姜桂芝之女曾被恶警非法勒索八千多元。

三、流氓成性、丧失良知

梁占廷狠毒霸气,又流氓成性。不说他在背地里如何声色犬马、荒淫无度,竟明目张胆对未婚的女法轮功学员非礼,话里话外流露着十足的流氓邪气。而且还公开扬言,说某未婚女法轮功学员是他的人,说劳教回来后也是他的。

一九九九年十月末,松山区法轮功学员刘国华进京上访,被绑架到天安门派出所。北京的恶警打电话到松山区公安分局,梁占廷得到这一消息后气急败坏,立时指使松山区穆家营一派出所的恶警去刘国华家。恶警到家对刘国华的丈夫杨巨江说的第一句话是:“你媳妇被人强奸了!”随后把杨巨江非法劫持到穆家营一派出所,连打带电,把杨巨江的脖子电的红肿不能直起来,只能歪着,逼迫放弃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

正是梁占廷的狠毒和邪性,被邪党看中,而梁占廷为攫取更多的政治资本,在罪恶的浊浪中完全被权欲冲昏了头脑,对善良人的迫害更是变本加厉,泯灭良知。他在任职地方,究竟残害了多少善良的人?破坏了多少美满的家庭?我们仅从两个例中就可看到,他对善良人犯下的罪恶有多么深重。

先看梁占廷在松山区任职期间的一个例子:曾兆宽一家住在赤峰市松山区(现归属红山区)的一个比较偏僻的农村,一家人炼法轮功。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大法,这家憨厚老实的农村大法学员却多次遭受了恶警的敲诈勒索、非法关押、劳教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月末,恶警到曾兆宽家骚扰抄家,抄走了师父法像,二女婿、三女儿、侄女、侄子被劫持到当地派出所,恶警用棒子打,电棍电,并被敲诈勒索每人二百元。曾兆宽的大女儿因拒绝签字,而被非法关押进赤峰市看守所(园林路中段)。她在看守所里炼功,遭到看守所恶警的毒打、电棍击、吊铐,二十多天后被当地派出所接回,后来恶警经常到家骚扰。二零零零年“两会”期间,曾兆宽的妻子、四个女儿进京上访中途被劫持绑架,她们上访时借的八百元钱和自身带的全部钱被恶警勒索。回来后在松山区公安局遭到国保大队长梁占廷的辱骂、拳打脚踢,恶警薛洪军的侮辱、电棍电击。而后在赤峰市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后,妻子和三个女儿被劫持到当地派出所,被迫干了一个星期活才放回,大女儿被非法劳教一年,恶警向曾兆宽勒索四百元,说是送大女儿劳教的费用,有一个恶警趁机掠走了一个祖上留下来的古董花坛。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五日前后和十月一日前后,当地派出所和邪党政府人员跟踪至家里,每天派五、六人轮番在他家住,家人二十四小时被监控。还让全村人轮班管饭,后来村里人都骂,曾兆宽也不想给村里人添麻烦,就在自家吃。后来村支书记看不过去,才决定村委会买菜,前后估计有一个月的时间。这些恶警白天白吃白喝逍遥自在,晚上还在曾兆宽家打麻将到半夜;而曾兆宽家人白天到山上干农活,晚上很累,还要听乱七八糟的麻将声,干扰了他们家的正常生活和休息。恶党和派出所又在村里找了四、五家邻居监控他们一家人,并扬言说已布下了天罗地网。

二零零一年,大女儿解教,恶人经常去家骚扰,个别不明真相的人受利益诱惑,就恶告他们家里人的行动,一个村民说过一个举报电话就可以得到三百元。由于大女儿被他们认为是重点,所以她每次出门后恶警都有跟踪,个别时候还背地里录像。十一月底,一法轮功学员家属(未修炼)给她打电话,说他妻子(被非法关)进(监狱)去了,不要到她家去,因电话被监控,这位家属据说被敲诈勒索五千元才放回。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份左右赤峰市公安局、松山区公安局、红山区公安局、当地派出所去了四个车,将近二十人,其中有好几个武警,又去非法抄家,绑架了曾兆宽、大女儿、二女儿、女婿、三女儿、五女儿,非法关押在赤峰看守所。一个月后除大女儿外,都放回,并且被敲诈勒索三千元。在二零零二年三月份,当地派出所到曾兆宽家骗他们(有二女儿、女婿、三女儿、五女儿和曾兆宽本人)说到市里开个会,结果直接把他们送到松山区拘留所,第二天就被绑架到五原劳教所、呼市女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大女儿被非法劳教三年。此时家里六人被劳教,家里只剩妻子季兰荣和二女儿的三、四岁的孩子,在那种生活更艰难的情况下,恶警还要继续迫害他们家,当时二女儿家里还种着大棚,菜急等着卖,需加工饲料,还养着好多乌鸡、猪。而季兰荣已没时间看孩子,只好让他奶奶家人接走,季兰荣每天只好来回走八公里的路、背上饲料到二女儿家喂鸡、猪。就这样还没两天,恶警诬陷她背着袋子放资料,把她绑架到派出所,拳打脚踢、电棍电,晚上也没放,深夜她走脱,被迫流离失所。因全家都被绑架,二女儿家的鸡猪也没人喂了,鸡死的死,丢的丢,猪饿的自相残杀,惨相目不忍睹。后来邻居知道了,帮着喂。

四、肆无忌惮行恶

再看梁占廷在翁牛特旗任职后的一个例子:

爬上赤峰市翁牛特旗的局长职位后,梁占廷迫害法轮功更是肆无忌惮了,培养出更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刽子手。二零一一年在翁牛特旗乌丹镇劫持了法轮功学员任素英,刘彩军、李显儒、杨凤林、张瑞东多名警察一起暴力殴打弱女子,还用鞋子打嘴巴子、电击、竹签钉入手指甲、劈大叉、被铐在铁椅子上七天七夜,以致昏死过去,再用凉水泼。任素英遍体鳞伤,右肩都烂了,左腿受伤未愈。

元宝山区建昌营村法轮功学员任素英女士,自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大法修炼以来多次被绑架,前四次绑架,受尽非人的肉体折磨,被敲诈钱财才放回家,第五次绑架抢走所有室内财产,被非法劳教二年,到图牧吉劳教所又遭女恶警酷刑摧残。期满释放回家,经常受监视,又被抓到洗脑班洗脑迫害,被迫流离失所。第六次被绑架非法判刑五年,挟持到内蒙古第一女子监狱迫害。

第七次被绑架,就是二零一一年四月十八日被梁占廷为首的翁牛特旗恶警绑架,刘彩军等毒打折磨,以致昏死过去。任素英为了坚持自己的信仰绝食抗议,遭到野蛮的灌食迫害,灌的是浓盐水和不知名的毒药,人马上就不行了,支撑不住,两眼就像无数的针扎一样,一直流泪也看不见东西,导致任素英吐了一夜的胃黏膜和血沫子。被插胃管,又给戴上脚镣子,戴背铐七天七夜,以至生命垂危。姐姐、姐夫任素香、于树林夫妇与两位朋友杨桂芝、杨桂华前去要人,恶警欺骗让在那里等待,却被绑架,随后恶警们从翁牛特旗驱车赶到元宝山区进行非法抄家,如土匪一般,把家里翻的底朝天,抢走大量个人财物。杨桂芝未修炼的女儿也被绑架,被威胁、恐吓、非法审讯了几个小时。被抓捕的四人中,于树林、任素香、杨桂华三人被非法劳教,优秀教师杨桂芝被非法判刑四年半。

二零一二年二月任素英被赤峰市翁牛特旗法院非法庭审,尽管律师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仍被非法判刑五年,挟持到黑窝内蒙古女子监狱蹂躏、摧残。

迫害十三年来,仅从明慧网上被曝光出来的就有:

松山区十六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五十四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五十四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拘留;六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洗脑班。其中大部份发生在梁占廷任职松山区公安局国安队队长和副局长期间。

爬升到翁牛特旗作公安局长前后,翁牛特旗有四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至少三十人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数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拘留、抄家;十多人次被非法关押洗脑班,其中在梁占廷到任后被绑架的,都与梁有关 。

以上仅是梁占廷犯罪事实的冰山一角,他在任职期间,究竟残害了多少善良的人,破坏了多少美满的家庭,他对善良的人犯下了多少不可饶恕的重罪,上天自有记载。直到今天,他还在死不悔改的行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