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嫂说:“你真是没白炼法轮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我是九七年五月份得法的老学员。当时我的邻居有两个人炼法轮功。有一天晚上,在门口乘凉,我问一个人称他“二哥”的学员:“法轮功是怎么回事?”他说:“法轮功就是既修性又修命。”我又问:“那修性修命又是怎么回事?我听不明白。”二哥笑了笑说:“我也说不太好。”说到这,我就再也没问什么。

又过了几天,吃完晚饭后,我们一家三口正在玩扑克,我脑子里突然闪出一念,我要去看看法轮功是怎么炼的,于是我把扑克牌往炕上一放,下炕就去了炼功点。等他们炼完动功后,我的邻居学员递给我一本《转法轮》,告诉我说:“你回去先看看这本书吧,如果你想学,以后就来这和我们一块学法炼功。”

回去后的第二天,我用了一天时间把这本书一目十行的看了一遍,因为当时特别想尽快知道《转法轮》里到底都讲了什么,看完后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出现了,心里非常透亮,从来没有过的那种感觉,而且心情也很激动。再接着看下去,发现这是一本教人做好人的书,同时明白了许多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问题,越学越愿意学。

就这样,一学就是十几年,在不知不觉中,身体上原来的病痛消失了,整天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心胸变的豁达了,遇到什么事情,想一想师父的讲法,心里很快也就想开了,从此,我再也没有放下学法、炼功。

二嫂说:“你真是没白炼法轮功”

我从二十九岁那年开始,体格越来越不好,虽然说不上是百病缠身,但也有多种无法治愈的慢性病每天都在折磨着我,象神经衰弱、头胀、风湿、胃病、心肌供血不足,血压低等,整天四肢无力,脑袋昏昏沉沉,脑袋难受时,就想谁能用棍伸進脑袋里搅和搅和多好。睡不着觉,吃不下饭,一连几年就连三伏天也不能用凉水洗衣服,一年四季不能吃凉的、喝凉的。为治病四处求医,有一次去三十里外的地方去扎针,在回家的路上还出了车祸,病没治好,又加上一难,真是雪上加霜。开始时是吃汤药、针灸,实在不行了,骑自行车去几十里远的山上烧香、拜佛,但各种方法都无济于事。

有一个离我家不远的二嫂,和我关系很好,平常我三天两头去她家串门,每次去时她总爱拿出水果热情招待我。每次劝我吃水果时,我就说不能吃,二嫂就说:“你忒会经心。”我忙解释:“其实我早就馋水果了,但是就是不敢吃,一吃胃就难受,我一个大人总不能为了解馋让肚子受罪,你说是不是?”她说:“那倒也是这么个理。”就这样,她也就不再劝我吃了。

自从学法以后,我去她家串门,她再让我吃我也就不推辞了。每当这时,她看着我吃水果的样子,满脸笑容总是重复那句话:“现在看你吃东西的样子,你真是没白炼法轮功啊!”

“真是闲的,没人认领不会当废铁卖了!”

那是得法后不久,一天中午,我在墙外的路上拾了一把洋镐,当时四周无人,若占为己有也不会有人知道,但是自己是个修炼人不能这么做。第二天我把拾镐的事告诉了村广播员,让他广播一下找到失主来认领。几天过去了也没有人来找,最后我就把镐送给了一位当时生活较困难的大哥用了。我这一举动还招来了别人的非议:“真是闲的,没人认领不会当废铁卖了。”

对婆婆的恨转为慈悲

这事还得从我结婚后婆家分家说起。当时婆家生活条件不算富裕,可是凭着公公的勤劳能干,也把四层平房盖起来了,只不过是房子的质量不太一样。结婚前,我家跟婆家讲好了,结婚时,不要额外的彩礼钱,也不要外债(实际也没有外债),分家抓阄分房。结婚一年后,公婆事先也没有和我们提起过分家的事,一天晚上,突然把我丈夫叫去说是要分家,条件是把最好的房子留下,另外两层由我挑(老大已分开另过),粮食一粒不给,还要还八百元钱的外债。

丈夫回家后告诉我这事,我当时非常生气,心想:分家都是商量着分,不让儿媳妇在场,这算怎么回事?婚前说好了的事情,现在又反悔了,这明摆着是欺负人。联想到自己从订婚到结婚这一年时间里,按当地的风俗习惯,婆婆该给的都没给,该做的我都做了,跟同龄的女孩比一比,自己觉得很委屈,很丢面子,我不能够继续被她欺负了。一连吵闹了几天,最后发展到我吃饭,婆婆去夺我的碗。气急之下,我跑到大街上,一边哭一边喊着公婆的名字,向乡亲们讲述分家的经过,有人说:“真没见过这样的,娶起媳妇,管不起饭了,买起猪,垒不起圈了,这么做也太过份了。”有人说:“离婚算了,凭你的条件,什么样的找不着?”也有人给我出主意:“先忍着吧!等他们老了别管他们。”

写到这里,我真诚的向去世的两位老人道歉:对不起,请原谅你儿媳的过错。说实在话,如果我不学大法的话,我与婆婆之间的矛盾恐怕是很难从内心化解开的。后来通过学法我终于明白了,那时婆婆为啥那样对待自己,尽管自己平时觉得做的挺好的,那是我们婆媳之间的因缘关系,业力轮报,欠债要还。从此,每当提起分家的事,再也恨不起来了,只觉得她一年比一年岁数大了,身体又不好,很可怜,后悔当时自己的所作所为。

二零零一年冬天,由于被邪恶迫害,我被迫回老家和婆婆一起住了两个月(分家后丈夫只得带我离开了老家),我们两个人吃两样饭,可我从没觉得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只有婆婆每次端饭碗总是说:“你看这个,咱们娘俩还吃两样饭。”这时我便安慰她说:“我现在吃什么饭都香,不是以前了,只要你能吃好就行了。”婆婆叹口气也不再说话了。

有一次她便秘,我给买了五元钱的香蕉,我说:“你吃了试试看管用不管用,如果管用我就再买,总比吃药强,最起码没有副作用。”她一个劲地说:“你现在也没钱,吃这个太贵了,我给你钱吧,俺吃你买的东西,心里难受啊。”

婆婆生前是信大仙的,从我结婚那天起,就没看见她下地干过活,浑身是病,每年一入冬就不能出屋了,打针、吃药、输液没断过。烧了一辈子香,身体越来越弱,每次吃药时,看着那一把药片对我说:“俺看见这药浑身就哆嗦。”后来我对她说:“娘,你对我说实话,你信这个对身体有什么好处?如果你觉得确实对你有好处,你就继续信,我决不干涉你。你看你现在的身体这么差,岁数一年比一年大,多受罪呀,你看我现在的身体,以前什么样你也清楚,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师父又不要一分钱,如果你愿意,我给你买个录音机,你也炼法轮功吧”。就这样,她很高兴的决定以后要学法轮功,可惜当时我有事离开老家回自己的小家了。因为婆婆不敢让别人教,想等我回家再教她。让人遗憾的是一个月后,还没等我回去教她,她老人家就去世了。

我是一个非常幸运的人,有幸能学这宇宙大法,我不知怎样表达我对师父的感激,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