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无神论到大法修炼者的转变过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我从小体弱多病,虽然经过多年的不断治疗,但并未从根本上解决健康问题。由于身体状况不好,我三十三岁时才成家。婚后又添了许多新病:生孩子时不慎得了严重的风湿病,浑身浮肿;又因为一场感冒没有及时治疗,导致了副鼻窦炎,肺内反复感染,久治不愈;一九九三年在工作中受到药物的刺激,导致肺部等疾病复发,病休长达八个月之久。在此期间,风湿病、慢性闭角型青光眼、高血压、神经衰弱等病乘虚而入;在住院期间又检查出了慢性肝炎;此外还有皮肤病奇痒难忍。那时我对本车间的一种叫阿司匹林的药物根本接触不了,一闻到药味就剧咳不止。我在百病缠身的痛苦中无奈的打发着日子。对生活完全失去了信心,身心疲惫,每天泪水涟涟。

后来我幸运的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修炼后身心变化巨大,多种疾病迅速康复。法轮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使我惊叹不已!从来不信神的我开始信神了!

由于从小受到无神论的灌输,变异的思想使我不相信世上真的有神佛的存在,认为那些是迷信是唯心,甚至认为信神的人愚昧无知可笑。从一出生就被无神论的谎言愚弄着,来到世上糊里糊涂的活了四十几年,全然不知,固守着自己愚见的认识不可改变,还觉得自己的认识是对的。但是固执而偏见的认识并不能保证自己的身体无病,健康的。

从四、五岁起,各种疾病就不断的纠缠着我,吃药、打针,从门诊到病房,治了西医治中医,及治病的各种偏方,各种方法都想尽了,耗资巨大,所遭到的痛苦无可言表。但是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我的身体状况,而且药的副作用导致我的身体越来越糟糕。后经多人的介绍,万般无奈之下,炼起法轮功。

开始我只想试一试。了解我的人都觉的不可思议:这么固执的人竟然炼起了气功。但是经过短短时间的学法与炼功,使我彻底改变了自己固守了几十年的偏见认识,深深感到佛法的博大精深,大有相见恨晚之感,从内心认识到佛陀度化一个人是多么的艰难。我决心坚定修炼。

大法的法理使我明白了人有病的原因和人来在世上的目地。我的世界观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整个人都变了。从此心情轻松愉快,不再为小事而计较,与同事们的关系融洽和谐。大家都说我炼功后象变了一个人,就连当年的公司领导也都鼓励我好好炼功。

也许是父辈的遗传因素,父亲、哥哥和我都有顽固的皮肤病。在我很小的时候,父亲为了治疗皮肤病,由于药的用量过大,引起药物中毒,发高烧,差点丧命,肺部烧坏了,造成严重的空洞型肺结核;哥哥为了治疗皮肤病,多次住院,花了无数的钱,至今也未能治好。我从小皮肤就不好,密密麻麻的小疙瘩奇痒无比,再发展就是一大块一大块的带血的疮面,由于长年使用外用药,皮肤失去了弹性,腿部外皮都是木木的。母亲在世时曾在一家大医院做护士工作,也许从小受这种环境的熏陶,我很迷信医院的治疗,但是医院却不能根除我的皮肤病。

修炼法轮功后,我的观念发生了根本的转变。当我再次出现这种严重的消业反应时,我惊奇的发现,竟然在我打坐腿痛时,密密麻麻的小疙瘩迅速回退,比药物不知灵了多少倍!法轮功太神奇了,这对我的固有观念来了一个极大的冲击!要使身体健康无病,医院并不是唯一的出路,而修炼——净化人的心灵,和炼功动作,才能使身体达到高度的纯净,无病一身轻。

在我二十几岁的时候,经化验发现,肝功能某项显阳性,以后肝区时常有胀、痛感。九三年,因肺部疾病住院,经全面检查,又被确诊为病毒性乙肝。多以保肝药治疗,未有丝毫改变,肝区仍隐隐作痛。炼功后打坐时,一段时间内感到从肝区到腿、膝盖至脚腕处,似乎连着一根筋般的剧痛难忍,这个忍受过去之后,在一次全厂职工体检时,我的肝功能检查竟完全恢复正常!以后多次检查,均显“肝功能正常”结果。然而这是在我炼功后从未吃过一片药的情况下发生的根本改变。种种身体上的变化和一些超常的现象使我这个无神论者彻底的折服,但是这一切都是在我心性标准升华了的情况下发生改变的。

我曾在单位做质检工作,炼功后对工作更加认真负责,领导们对我所负责的组班的工作质量非常放心。担任质检员期间,每天面对大量的药品,如果想用点常用药是很方便的,根本不算什么事。可是炼功后,我从未动过一片药,此事曾在单位传为佳话。当年一位中层领导曾说过这样的话,如果人人都这样,社会将是多么的美好。家庭生活的拮据,过去我常为家里的经济状况而发愁,打不起精神。炼功后看淡了利益,面对家庭的困难坦然对待,不再有愁容了,大家说我的心胸宽阔了。有几次购物时,对方多找了钱,我都如数退回,对方总是很感激;说我真是好人啊!我家平房在动迁前夕,有一与平房连接的小房做厨房使用,好心的邻居看我家生活困难,劝我把小房卖了,换点钱,这样在动迁时就可以减少一些负担。我考虑到这不是属于正式房,如果卖了就会给动迁单位多增加一户安置户,给他们增加负担,因此就婉言谢绝了。一九九八年,受社会大气候的影响,单位为了自保,進行了两次大批减人,我竟意想不到的被单位留用。修大法的人真是得福份啊。

从我修炼那一天起,每天都沐浴在佛光的普照下,生活是那么的快活、那么的轻松 、那么的充实,走路轻盈。周围人也都变得和谐了,笑呵呵的和我打招呼,羡慕的跟我说着话,认为我变化太大了,炼功真有成效。因此不时的有人向我打听炼法轮功的事情。

家里人、亲属、邻居没有人反对我修炼法轮功,都很支持,很羡慕,说我有毅力,因为她们看到了我炼功后的巨大变化。单位的领导也鼓励我好好炼。这么好的功法,这么大的一个修心向善的修炼人群,却做梦都没有想到,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竟然因为江泽民的小人妒嫉,和中共相互利用,進行了一场惨烈无比的迫害。从此我家就没有宁日:抄家、罚款、多次关押,我们家里再也没有了平静。导致家庭支离破碎。这么好的功法遭到迫害,这么慈悲的师父遭到诬陷,我心里万分难过。本着对社会负责的心态,我决定以我亲身的修炼实践,上访澄清对法轮功的不实宣传。然而多次進京,三次被抓。各个部门及警察根本不听我们讲什么,见到法轮功上访就抓人、打人,即使那些警察明明知道法轮功学员品格高尚,都是很善良的人,他们也要那么做,他们认为那是他们的工作。

我因为信仰法轮功去北京证实法三次被抓,先后被十个部门关押或软禁,所受到的酷刑十几种,这更使我看清了共产党的邪恶与流氓本性,用无神论愚弄百姓,也更深刻的体会到佛陀的慈悲呵护和为众生的巨大承受。在我被迫害血压高达二百多的情况下;在我心脏跳动极微弱的时候,对我施以各种酷刑:用开口器长时间撬嘴,把嘴撑至极限,每天持续六小时不放下,牙被活活撬折,边酷刑边使用抢救药并继续施酷刑;吊、铐;体罚从早上一直站到半夜十二点;灌芥末酱等等,对于一个不修炼的普普通通的常人,怎么可以活着走的过来呢?神的护佑和自己对大法坚信的正念,使我走过那一道道生死的大关。

在施暴者的眼里,也许我无法能活着越过这道黑墙,但是我走过来了。参与迫害者说,回家也得死。因为她们也非常清楚,有许多人被迫害后回家就不行了。我能够活着走过来,在警察眼里也许是个奇迹,一警察觉的很奇妙,说:这么折腾(意指折磨你),怎么头发一点没白?还有一名警察说,人比以前还俊俏了。是啊,她们怎么能理解的了修炼人呢?这一切超常现象的展现,只因我在大法中。假如没有神佛的时刻护佑就没有我的现在。

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教养院院部派下来一批男警察到严管队严管,其中有一名是个女的。临撤出前夕,这名女警察找我谈话,想看看我的态度,我告诉她说:我修炼的心坚如磐石,因为法轮大法是好的,法轮功是最纯正的。她没有再说话,因为她知道,她无法改变我,对炼功人她更无法理解。我说我过去是个无神论者,现在是大法修炼者,非常虔诚的大法修炼者,十几年的修炼证明神是存在的,大法是超常的。最后她说她现在还没有时间看这本书。

十几年来,尽管我失去了许多常人所追求的物质利益、金钱、名誉、工作和家庭,也少了许多的朋友,承受了常人无法承受的痛苦,但是我得到的是心灵的净化,本体的改变与心性的提高与升华,对宇宙真理的认知与探索,使我真正明白了人来到世上的真正目地是什么,修炼,返本归真。我修炼的心依然坚如磐石。

法轮大法是佛法,是真正指导人修炼的佛家上乘大法,教人向善,使社会道德迅速回升,祛病健身有奇效。无神论是为愚弄百姓而散布的谎言,维护和捍卫宇宙真理是每个众生的责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