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旬老人揭露河北沧县看守所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二零零九年,我因坚持信仰“真善忍”修炼法轮大法被中共当局迫害,被关进沧县看守所。看守所里的恶警教唆、怂恿犯人耍尽各种阴招变相折磨、迫害着我们这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修炼人,最大限度的放纵着魔性,在那里我尝尽了人间地狱的生活滋味。

冷冻刑罚

当年我已六十四岁,牢头逼迫我向他交钱,我连自己最起码的生活用品都没有,他们就强迫我在厕所里脱掉衣服,用脸盆一盆一盆的往我身上泼冷水,以冷冻的方式折磨我。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冰水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冰水

在看守所中,我吃不饱,体质下降的很厉害,泼上冷水后,身体象爆炸了一样,我一共被泼了六盆水。到晚上更冷,没有暖气,我也没有被子,被冻得受不了。

不准如厕

在看守所,干活时上厕所都要请示,一次恶人说我小便用的时间长了,下次就叫我站在屋子中间憋着,以此来迫害我,因为憋得时间长了就尿在裤子里,当时是十二月份,天气很冷,他们不叫我晒裤子,硬叫自己焐干,真是吃尽了苦头。

奴工、打骂

我一个六十多岁的人,但必须和年轻人干一样的活,完不成任务或是数错了数都要被打骂,我总挨打。后来我觉得不能总逆来顺受,我没犯法,没做任何不好的事情,是邪党肆意迫害好人,我要维护尊严,所以他们再打我的时候,我就迎着他们,我指着脸说:打这边,他们不敢打了。

饥饿迫害

有时干着活恶人无缘无故的找个借口就不让我吃饭了;过年的时候他们也不给我饭吃,用饥饿逼迫我写保证书,我不听他们的,给了半碗饺子就算过年了。

用羞辱的手段迫害。我认为自己没犯罪,不穿号服,他们就给我戴上铐子,牵着我在号室里转,还有一个犯人用他的精液往我嘴上抹,我不允许他侮辱我,厉声制止。

二零一零年过年后,沧县法院要非法开庭审判我,我质问法官为什么要审判我?我没偷、没抢、没做伤害别人的事。法官说:你教别人炼功了。我说他学功前一身病,一年药费四、五千元,学功后病好了,凭良心说,我做了一件有益于别人的大好事。

三月底,我被沧县法院枉判三年送往唐山冀东监狱继续迫害,下了车五十米的路我歇了三次,他们看我实在不行了,怕出人命,把我送进监狱医院,并且让三个帮教跟着我。病房里搬过来一个肺结核病人,一吐就是半盆血,随后又住进一个危重病人,帮教吓的都不敢在屋里住,院长过来问我有什么感想,中队长也叫我写遗书,我对他们说我死不了。

二零一一年,由于长期的精神和肉体的双重迫害,我已变成了骨瘦如柴的老人,多种重病缠身,生命奄奄一息,他们怕担责任,才将我送回沧县老家。

今天揭露看守所对我的迫害,只是邪党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冰山一角。希望沧州父老乡亲们真正了解邪党迫害法轮功的真相,在历史的关键时刻,认清邪党的本质并唾弃它,记住法轮大法是正法,为自己和家人选择善良、平安与未来。

也想提醒参与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各级人员:邪党大势已去,王立军、薄熙来这样的急先锋都玩完了,你们只有认清形势,了解真相,弃恶从善,保护大法和法轮功学员,才能在即将面临的神佛对中共迫害法轮功修炼群体所犯下的滔天罪恶的大审判中,赎回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