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当初得法缘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从我记事起,姐姐就是全家的保护对像。她从小体质弱,是个典型的“药罐子”,总是两天一小病,三天一大病的,尽管妈妈是名医生,也无奈于命运的多磨。

妈妈为了姐姐的身体到处奔波,其间也寻了不少稀奇古怪的偏方,只要能让姐姐健康起来,妈妈什么方法都要去尝试,什么离奇的偏方都让姐姐尝试了,在气功高潮中还参加了气功学习班,可是不见好转。

在我眼里妈妈的面容整日都是憔悴的,比同龄的人要老许多。爸爸是名公务员工作也很忙,而且还经常出差。对于象我们这样一个有病号的工薪家庭,日子过的是相当拮据的,家里还负了债。

唯一希望

直到有一天,我中午放学回到家,看到写字台上方方正正的摆了一本书,还用书皮包着,我好奇的翻开书,赫然映入眼帘的是《转法轮》这三个字,再往后翻便是师父的照片,看着那么面善还带着威严,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正微微对我笑,那时却不知这就是我几经轮回千万年来所等待的宇宙大法。

我坐下来好奇的读起来,仅是开篇的《论语》读起来感觉就非常新奇,和我以往看过的书的感觉都不一样,忍不住一页页的看下去,都忘记了要写的作业,直到妈妈走到我身旁,我问妈妈这本书的来历,妈妈说她是从以前她的一个老病号那儿得的。原来妈妈的那位病号是医院的常客,经常找妈妈看病,整天脸蜡黄的,身体有许多疾病,什么肝炎、肠炎的。后来过了好些时候妈妈再也没有见过他。过了近两年,他才再一次出现,变得红光满面的,他去医院看望妈妈,妈妈都没认出来。妈妈问他是吃了什么灵丹妙药,他就向妈妈介绍了法轮功

从他身上妈妈看到了这个功法的神奇,想到了一直体弱的姐姐,便立即向那人询问了具体情况,也请了本书回来,妈妈决定让姐姐参加辅导站每天的学法炼功。当时还不知这是姐姐康复的唯一一条路。

妈妈为我们三人各请了一本《转法轮》。虽然已经進入了修炼的门,但妈妈和姐姐开始时只是把大法当成了普通治病的气功,并未真正体悟到修炼的法理,还是把它作为了一种治病的手段。那时姐姐刚好要面临高考,学习也特别紧张,看书的时间也就少,一有空闲惰性一出也不愿早起炼功了,就这样带修不修的状态,并没有把自己当作一个炼功人。

常人可以因治病的原因走入大法修炼中,但得慢慢转变自己的思想,真正的成为一个修炼人师父才可以管你。

终于有一天,姐姐因为月经不止,失血过多,又住進了医院。那次住院来讲对姐来说真的是一大劫。

记得那时我周末回到家,家里空无一人,突然有种不祥预感涌上我心头:不会是姐姐又出什么事了吧。直到晚上我都已经睡下了,这时屋里的灯突然亮了,是爸爸回来了,我迷迷糊糊的看到爸爸拖着疲惫的身躯,“扑通”一声跪在了观音菩萨像前,我躲在被窝里不敢出声,只听爸爸哽咽地对着观音像说:“请菩萨救我女儿一命吧,我在这儿给您磕头了。”说着说着,爸爸连磕了好几个头。我忽然感到姐姐可能要发生可怕的事情了,偷偷的在被窝里抹着眼泪,不敢哭出声。爸爸看我没动静,一会儿就出去了。我知道这次姐姐是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了。我还能再见到姐姐吗?此时想起了“神婆”的话,我心疼地痛哭起来。

但是到了第二天,姐姐却奇迹般的回到了家中,住院的行头也一并带回来了。姐姐看起来虽然有些虚弱,但精神却很好。后来听妈妈说,是大法师父把姐姐救了回来。原来姐姐因失血过多,出现休克症状,妈妈托熟人把市里最有名的老专家半夜都请到了医院也无济于事。医生昨晚还让爸妈做好心理准备。可过了一夜,姐姐却出现了好转,一大早便要求回家,因姐姐是重病号医生不同意,可姐姐却怎么也不在医院呆了,医生无奈,说要再检查一遍身体,如正常就允许出院。他们原想着根本不可能的事却在姐姐身上发生了,检查结果除了缺乏营养外,一切指标都正常,医生觉得不可思议。就这样姐姐又回到了家里。

后来听姐姐讲述了那一夜发生在她身上的奇迹:当时她感到非常无助,忽然想到了大法师父,就象是抓住了生命中最后一根稻草,她闭着眼睛心里呼喊着:“师父救我!”此时,一股暖流从头一直灌到脚,全身开始慢慢苏醒过来,暖溶溶地仿佛躺在了慈父般温暖的怀抱里,就这样她安详的度过了一夜,第二天就出现了好转。

姐姐明白是师父救了她的命,从此下决心一定要坚修大法,无愧于师父的救命之恩。姐姐的神奇经历见证了大法的神威和师父的慈悲,也坚定了我修炼的决心。妈妈更是如此,她明白了这世间唯一使自己女儿得救的方法就是修这部大法。

姐姐的命虽然是保住了,但师父说过:“在最低层次上修炼的时候,有一个过程,就是把你的身体完完全全净化下来,所有思想中存在的不好的东西,身体周围存在的业力场和造成身体不健康的因素,全部都清理出去。不清理的话,带着这样一个浑浊的身体,黑乎乎的身体和一个肮脏的思想,怎么能达到往高层次上修炼呢?”(《转法轮》)

记得姐姐那时过病业关时家里只有我俩,姐姐忽然肚子疼得在床上滚来滚去,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冒出来,我吓得问姐要不要去医院,她摇摇头说:“没事,这是消业。”我尽管有些担心,但内心深处相信有师父在,姐姐不会有事,不一会儿姐姐让我去拿一水盆来,她蹲了下去排出了一摊黑血一样的东西,这时我们都明白了,那一定是师父把姐姐身体里的病业彻底清除后反映到这个空间的败物。

从此以后,姐姐象换了个人似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转,面色红润起来,以后再也没有吃过一片药。

从姐姐的转变,我和妈妈看到了大法的神奇,也使得我们对大法修炼更加的坚定不移。在以后的生活中,无论遇到什么事,都能够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去做,努力走好修炼中的每一步,成为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

母女進京

一九九九年,正当我们同全国所有同修一样每天共沐法光,精進实修,过着舒心又安康的生活时,中共邪党却开始迫害大法,一时间恶浪滚滚。妈妈告诉人们不能听信广播上说的,它们是在造谣。因为我们是真实的受益者,妈妈说我们应该向世人说明真相,不能让师父蒙冤。

就这样,妈妈带着我们一起做资料、挂横幅,上面写着“法轮大法好”,有时妈妈领着我们去城边的村落里挂横幅:长长的绳子一边连着横幅,一边坠着一颗小石块。只要将石块一头对着可以悬挂的地方轻轻一抛,挂住后横幅就自行展开垂下来。“法轮大法好”这五个大字在漆黑的夜里显得格外醒目,他是那么的威严,震慑着空间中一切邪恶。每当我们做完回到家中,都感到无比自豪和欣慰,虽然有时跑的路途挺远,但却一点也不觉得累,我明白一定是师父在身边加持着我们。

中共邪党指使着全国媒体加足马力的诬蔑大法,其恶毒程度让全中国老百姓都站在了大法的对立面,这其中也包括爸爸。虽然姐姐的康复让爸爸对功法的奇效有一定的认识,但是在接受了几十年党文化的毒害下,又加上每天看着电视上的报道,爸爸要我们在家炼,不能再出去了,说我们不知道共产党的厉害。妈妈一直站在大法这边给爸爸讲道理,因为方式有些不对,说话语气也不够和善,爸爸一直都听不進妈妈的解释。我和姐姐那时都不敢吱声,因为不想惹爸爸生气,只是偷偷的做着与大法有关的事。

那年寒假的一天,妈妈突然回到家里对我说她要和姐姐一起去北京证实法。我听了当时脑子就一片空白,觉得这件事很大。我问妈妈我该怎么做,妈妈让我好好呆在家把家维护好就行。我也嚷着要跟妈妈一起去,可妈妈说什么也不同意,让我好好地守护着爸爸等着她们回来。我对妈妈说在家也一样正法,不去北京不行吗?但从妈妈那坚定的眼神中,我看到了答案。

妈妈走后,我的心忐忑的不得了,不知道接下来家里会发生怎样的情形,只能勇敢的去面对。下午爸爸回来了,问妈妈怎么还没回家打过电话没有,我说妈妈去北京了,让你不要担心,很快就会回来的。爸爸的脸变得凝重起来,好象意识到要发生什么大事一样,问我什么时候走的,姐姐是否也一起去了,爸爸的声音变得有些颤抖,冷汗都出来了,我一直劝着爸爸不要担心,可爸爸却骂我不懂事没有拦住妈妈,不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我默默的流着眼泪。

晚上爸爸几乎联系了所有能联系到的亲戚,向他们诉说着这件事,因为此时的他已经六神无主,不知怎么办才好。亲戚们一个个轮流劝慰着爸爸,说着妈妈的不是。我躲在屋里不敢出去,也不想听他们对妈妈的抱怨。但当他们说着诬蔑大法的话时,我实在忍不住推门走了出去,向他们讲大法是好的,不能听信电视上的,姐姐就是炼大法身体才变好的,人应该知恩图报,伸张正义。妈妈去北京证实法做的是全世界最正的事。爸爸惊讶的看着我的举动,整个屋子也静了下来。但不一会儿,他们继续批评妈妈,还说妈妈把我也教育坏了。我满含泪花的跑回屋里,坐在台灯下翻开《转法轮》继续学着大法,因为此时大法是我唯一的依靠。我望着书里师父的像片默默地求师父:一定要保佑她们平安回来。每当此时,我全身都暖暖的,我相信师父一定在我身旁陪伴着我。

临近过年了,也不见妈妈和姐姐回来的身影,我开始有些不安了,猜测着种种坏事的发生,想着想着眼泪就不知不觉得流了下来,但又很快抹去,我不想让爸爸看到,因为我是个修炼的人,应该坚强,爸爸看到后会更不好受。

记得那年的除夕是在没有欢笑中度过的,舅舅一家为陪我们就和我们一起过的年。那时的天空每天都是阴暗的,感觉就象是要塌下来一样,空气凝结的有种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感觉。现在通过学法我明白了当时为什么会有那样的天,因为那时的空气中都布满了邪恶的因素。但是那时在我的心灵深处总有种感觉,认为妈妈和姐姐一定会平安回来,师父会保佑她们的。

大年初二的早晨,一个熟悉的身影走進了屋里,定睛一看是妈妈回来了,她的脸消瘦了许多,我忍不住抱住妈妈哭了起来,妈妈则坚强的说:“哭什么,妈妈这不回来了吗?”爸爸眼里也闪着泪花,问姐姐怎么还没回,妈妈说是路上走散了。爸爸一时有些恼火,说妈妈没有尽到一个母亲的职责保护姐姐。妈妈没有和爸爸争辩,只是对我说姐姐很快也会平安回来的。晚上妈妈给我讲述了她去北京证实法这一路上的经历,听完妈妈的经历我越发觉得为有这样的妈妈而自豪。妈妈说她是靠正念一路走去的,最后也是凭借正念奇迹般得逃离邪恶的。在这次正法中妈妈遭到了恶警的抓捕,受到了打骂。但妈妈无悔于此行,她说她在天安门前拉开了横幅,向世人展现了大法的威严与神圣,此生也无憾了。我望着妈妈腿上一块块的淤青,问妈妈还疼不疼,妈妈笑着擦去我眼角的泪珠说:“一点也不。”我坚信妈妈在当时那样恶劣的环境下能够脱离险境,一定是师父庇佑的。

正如妈妈所说,第二天姐姐也平安回来了,这样我们全家又团圆了。

妈妈和姐姐在路途上的经历,让我明白了事实的真相和邪恶的疯狂迫害,更加体会到了大法的神奇和师父的伟大,从而深刻理解了正法是每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而且不可推卸,是师父为何层层下走来到宇宙最低层这一小小尘埃上的目地,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就应兑现自己在久远年代所立下的“助师世间行”的史前大愿。

转眼间十多年过去了,我们三人如同其他亿万大法弟子一样,坦坦荡荡的走在正法的队伍里,这其中也有邪恶的干扰和去各种人心的考验,但我们都能够凭着对大法的正信,事事对照大法去做,向内修自己,互相扶持一步步走到今天。

我非常庆幸能够生活在与师父同在一世的宇宙正法时期,幸运的得到了这部宇宙大法,成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来助师世间行。在这十恶毒世里能够转生到这么一个助我修炼的环境里,而没有迷失于常人社会中随波逐流,我想这一定是师父在久远历史时期早就安排好了的,我一定不会辜负师父的一番苦心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