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魔难中讲清真相故事三则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我是上班族,在一九九六年三月那个阳光明媚的春天,我走進了法轮大法的修炼,从此浪迹天涯不知何处是归途的我,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走上了返本归真的修炼道路。

在中国大陆,法轮大法的洪传经历了一个风和日丽的季节。那个时候我非常羡慕那些退了休的老年同修,他们有更多的时间把法轮大法的美好告诉给更多的有缘人,而我却很少有这个机会。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那是中共邪党利用整部国家机器给法轮大法造谣抹黑的开始,法轮大法在中国大陆从此经历了一个血雨腥风的岁月。一晃十三个年头了,法轮大法从中国洪扬到了全世界,中共邪党也在迫害中把自己打倒了。

有许多人曾经问过我:面对中共邪党的红色恐怖。你为什么能够越来越坚定的走过来?我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宇宙真理,他让生命得到永恒,为他付出的再多也是太少太少,而我得到的却是太多太多,其中的美妙只有自己去感悟。在这里我想和大家分享几个小故事。

一、给上级领导讲真相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五日,中共邪党造谣抹黑法轮功的评论员文章发表前的一个晚上七点多钟,我被单位领导开车拉到省教委,我们来到高教处的一个会议室,当时里面已经坐了十几个人了,经介绍都是什么领导,还有某高校来的两位在校大学生,她们是七二零后出来打“法轮大法好”横幅被非法刑事拘留过的。我是七二零后到公园炼功被非法刑事拘留十五天。一位姓高的领导说:“今天把你们三位请来,主要是想听听你们对法轮功的看法,我们是平等的交流,善意的规劝,别的没有什么。”说完后他就指着我说:“你是老师,你先谈谈吧。”

我说 :“今天这个气氛挺宽松的,我是修炼真善忍的,在任何环境,我们说出的话都是真话,不会说假话,更不会说骗人的话。《转法轮》这本书白纸黑字,你们都可以去看看,到底这本书说的是什么,有哪一句话不是教人做好人的,现在社会道德这样低下,那些‘厚黑学’都堂而皇之的摆在书架上了,而教人做好人的《转法轮》却要被警察抄家抢走,不准我看,天理何在?我利用下了班、做完家务、别人去喝咖啡、跳迪斯科的时间,看看《转法轮》、炼炼功,何罪之有?影响了谁的秩序?就要被刑事拘留,这是哪家的王法?说李洪志师父敛财,这纯属是造谣诬蔑,我没有送给李洪志老师一分钱,他也没有管我要过一分钱,他就是教我们按照《转法轮》书中去做,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修炼,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直至达到圆满标准的好人。难道教人做好人就是邪吗?不符合共产党的思想就邪吗?”

我的发言在场的人都在听着,说完后其中一个说:“我没有听说过法轮功,更不了解法轮功,只是看到电视里的宣传,听你说了,我明白了法轮功是怎么回事了。”接着那两位学生也从不同角度讲了四•二五的真相,讲了修炼法轮功不烧香不拜佛,没有庙也没有教堂,你愿意来就来,愿意走就走,没有张三李四的花名册,何教之有?更不是邪教。两个学生说完,高教处的处长说:“上帝是宽容的,不要背包袱。”

近两个小时的谈话,最后姓高的领导说:“明天《人民日报》要发表评论员文章,希望你们要冷静,不要再到北京或是什么地方去了。”我说:“我们会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任的,只是希望你们回去后都能看看《转法轮》这本书,不要被电视上的谎言欺骗。

分手的时候我和两位同学三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并互道珍重,没几天就传来消息,这两个同学去北京时,在机场就被警察抓捕了。

二、给参与洗脑迫害的人讲真相

二零零五年中期节前夕,我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里,那天一大早,就通知我出去“学习”两天,叫我马上收拾一下准备走。我坐上了所领导亲自开的一辆白色小轿车,车里有一个带班的队长和一个姓李的警察,我坐在后排窗子边,一路风驰电掣到了一个公安疗养院的宾馆,下车后我被带到一个三层小楼的地方,上到第三层,只见每个窗子外都坐着两个穿便衣的人,進来一间屋子,那是一个标准间,屋里有两张床,一个男的说:“你住靠里边的那张床,靠外面的床就是陪你来的警官住。”这个男的指着墙上贴的一张纸条说:“你看看上面的要求,照着做。”我问什么要求,他说不准在房间里打坐炼功,我说这法轮功真厉害啊,都炼到度假村来了,他说:“不是的,只有你住的房子才贴上的,我们住的没贴。”我说:“我明白了,我是炼法轮功的,你们不是,所以我住的房间就有安民告示。”

剩下的时间就像走马灯一样,不时有三三俩俩的陌生人走進我的房间,有的打打招呼,有的不打招呼。接着后面三天自称是省里面的什么人来搞调研的,实际上那次是北京下来的人,是由所谓的“知名学者”组成的所谓转化小组,他们已经走过了全国十四个省份了,来到云南是第十五站,这三个人不报姓名,就说要听听我的,我就给他们讲了三天的故事,向他们洪了三天的法。每个人拿着一个笔记本,早上八点到十二点,下午两点到六点,我说他们听,一边听一边做记录,我看三天时间,每个人的笔记本都记了那么厚厚的一摞子,估计有上百页。我真是处在神的状态下,每天从上午讲到下午,一口水都不喝,越讲越精神,越讲思路越清晰。

我从怎么开始修炼的,到中共邪党迫害后我又怎么去上访的,怎么被抓的,怎么向警察讲真相的,又怎么被劳教的,我在看守所、劳教所又是怎么做的,大法的美好,怎么叫那里的人改变了对法轮功的看法,不相信中共邪党的谎言的。我都如数家珍的一一讲给他们听。我说:“要不是中共迫害法轮功,我们怎么有缘相遇呢?你们又怎么能听到我告诉你们法轮大法美好的福音呢?现在要听李洪志师父讲法要到美国去听了,我有全世界的绿卡,哪个国家都会欢迎像我这样修炼法轮大法的人,唯有中共统治的大陆才迫害,迫害者不仅要受到天谴,人间的法律也要审判他们的,希望你们了解真相,呵护善良,那会有福报的。”

那次我在那呆了二十四天,劳教所的队长来接我,回到所里,所领导来宿舍对我说:“你在那里讲的话,我们都听到了。”我想,一定是我住的地方安了窃听器,我说:“我的话就是希望更多的人听到,听的越多越好。”

三、到法庭上讲真相

我们当地有位老年同修,退了休了,拿着四百多元钱的退休工资,生活很简朴。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她啃着面包两次自己掏钱买火车票到天安门为法轮功说公道话,当地警察两次将她从北京带回,关押在看守所,第二次送到劳教所劳教三年,回来后,家里的丈夫、女儿受谎言毒害,不理解她,后来丈夫以她炼法轮功向法院提出离婚,我作为同修的诉讼代理人,为她写了答辩状,利用这种形式向法院、同修丈夫的单位讲了法轮功的真相,还把答辩状送给省委领导,当同修将答辩状送给丈夫单位领导时,一位同事对同修说:“我为你们师父有你这样的弟子感到自豪,你们大法弟子就是了不起!”

那天我和同修一起上法庭的时候,乘一辆出租车,在车上又给司机讲了真相,到法院的时候,司机只收了我们一半的打车费,表示对我们的支持,我们很感动,希望他记住法轮大法好,一定会有神佛护佑。

在法庭上同修堂堂正正的讲了自己修大法,身心受益的事,是中共谎言欺骗了家人,造成了夫妻离婚的悲剧,这笔帐,迫害者一定要偿还的,希望法庭能了解真相,不要助纣为虐,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我作为同修的诉讼代理,也向法庭陈述了同修修炼法轮大法道德升华、家庭和睦,丈夫是直接受益者,这是不争的事实。

事后,我和同修又主动找到其离婚的丈夫,讲了我们修炼法轮大法的人,都是为别人好的,我们师父教导我们,别人可以对我们不好,我们不能对别人不好,希望他明白真相,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他非常感动,当着我和同修的面,称李洪志师父太伟大了,能够教育出我们这样的人。同修说这是过去从来没有过的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