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610利用犹大迫害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六一零”是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而成立的非法组织,它不仅操纵控制公、检、法系统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还将黑手伸向在监狱和劳教所酷刑、折磨、威胁下已经所谓“转化”(放弃修炼)并邪悟的犹大身上,利用他们过去的身份,继续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邪悟犹大尽管曾经是法轮功学员,但在中共残酷的洗脑迫害下,由于本身的执著,有意无意的主动接受、认同邪党人员对大法的诬蔑言论,转而被邪党人员利用干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助纣为虐的事情。“六一零”不法人员通常采用的伎俩是以金钱或提供好处为诱饵,指使邪悟犹大充当特务、转化帮凶、联络并控制其他“转化”人员防止他们清醒过来重新修炼法轮大法、并发表诬蔑法轮大法的文章等。

1.山东烟台的乔瑞梅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山东烟台的乔瑞梅在非法判刑期间,被强制“转化”后,曾经担任山东省女子监狱集训队的“转化”头目,以此来挣“高分”减刑。回家后,乔瑞梅继续和当地610勾结,积极参与烟台市的洗脑“转化”。乔瑞梅和另一个邪悟犹大邢瑞琴一起,到设于烟台市幸福十五村的洗脑班充当转化帮凶。乔瑞梅在济南监狱担任集训队的班长时,在名利之心的作用下,配合恶警做了很多坏事,表面上对恶警唯命是从,背后则认为自己“修”得最好最高,在监狱这个黑窝中的一点点名利也看得很重,为获取恶警的好感,欺骗其他学员,和其他人明争暗斗,拉帮结派,使得部份不了解其真实面目的法轮功学员对其非常崇拜,她也因此沾沾自喜。而对拒绝“转化”和某些迫于压力“转化”所以不配合她的学员,她处处打击,冷落,排挤,诽谤中伤,达不到目的干脆撕下伪善的面具,直接大打出手。

一次,监狱邀请来一名心理学教授给刑事犯人讲课,恶警和乔瑞梅密谋,强迫当时拒绝“转化”的人崔玲和林建平去听课,为了讲真相,崔玲和林建平都站起来跟这个心理学教授平和的讲述自己的修炼体会和大法的美好。这名教授当时也连连点头。乔瑞梅一看情况不妙,立刻鼓动其他人,让她们给崔玲和林建平鼓倒掌,有几个人拒绝配合鼓掌,乔瑞梅大为生气,当场问是谁没有鼓掌,为什么不听她的话。乔瑞梅背后还经常对其他人说,谁谁对她多么好,给她送吃的等,你就没有她们会来事等等,来暗示其送礼。其名利心之强可见一斑,正因为如此,才能不知悔改的被610邪恶组织继续利用来作恶。

2.青岛邱秀欣和当地610狼狈为奸

另一名被邪恶利用的帮凶是青岛邪悟犹大邱秀欣,在乔瑞梅之后,担任女子监狱集训队“转化”班长,邪悟后同样出自于追名逐利之心,之前就跟乔瑞梅暗斗,私下里都各自拉拢了一批人在身边,显示自己的能力,获取恶警的赏识。乔瑞梅出狱后,邱秀欣被恶警选中担任头目,邱秀欣坏事做绝,在集训队推波助澜,对当时达到顶峰的迫害形势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邱秀欣出狱后,继续作恶,和青岛当地610狼狈为奸,610每年为其提供金额极为可观的资金作为“活动经费”,还定期派发其它生活用品等,利用邱秀欣继续充当迫害的打手帮凶。邱秀欣听从邪恶的指使,多方联络“转化”的邪悟者,和她们聚会等,其实是妄图继续控制她们的思想,害怕她们一旦醒悟从而归正自己。甚至,邱秀欣还多次被请回监狱去做曾经被其转化又省悟的人的迫害。

恶警不但利用她们为邪党充当迫害打手,还要求她们为邪恶保密,对迫害行为矢口否认,某学员曾经亲耳听到恶警薛彦勤对邪悟者说,坚决不能承认打人。所以这些邪悟者回来到处散布监狱如何“春风化雨”,对她们怎么好,反过来诬蔑揭露迫害真相的大法弟子撒谎,混淆视听,甚至对自己的亲人都不敢说出自己参与迫害的真相,公开撒谎。

3.日照刘秀云诋毁修炼法轮功的丈夫、婆婆

日照邪悟犹大刘秀云,是日照工商银行的职工,出狱后,和当地610勾结,经常参与“转化”法轮功学员。而对自己没有“转化”的丈夫和婆婆则恶语相向,到处造谣诬蔑法轮功,闹得家无宁日,最后提出离婚。

离婚之前,刘秀云以丈夫修炼法轮功为由,不让丈夫李剑波和婆婆看孩子。有一次,李剑波去妻子的单位要求见一见孩子,刘秀云指使四五名单位同事出来威胁李剑波,还疯狂的对门卫高喊:不要让他进来,他是法轮功,法轮功“杀人”。丈夫和门卫讲真相,最后门卫说,你这不是个挺好的人嘛,要不是听你们讲,还真以为她说的是对的。因为她卖力的配合恶党人员,出狱之后,在610的干预下,得以重新回原单位工作。

4.青岛闵惠荣与610一起跟踪迫害修炼法轮功的丈夫孙红

青岛某些被非法劳教或者判刑回家后的“转化”学员,610往往对其拉拢利诱,请客吃饭等,四方610的张爱铃、市610的吕姓人员和市610的某姓郑的主任常常与这些人接触,让他们写诬蔑法轮功的文章,稿费每字0.1元,并让这些人当内线特务,为其提供情报,他许诺说:你们放心地与功友常联系,为了获得信任,就说已经走回到大法中来,要和他们一起做一些事情,我们借此来了解一些人的行踪,我们保证你们不会有任何危险,会提前通知你们离开,决不抓你们。还承诺说,只要你们愿意当特务,你们想回原单位工作,我们出面跟上级主管部门打招呼,帮助办理;如果不想回去,想自己开公司、开诊所、干事业,我们也会帮助提供包括经济在内的一切方便条件。

青岛邪悟者闵惠荣,是济南女子监狱的转化帮凶。出狱后,也接到青岛610的指令,要求其去某些大法弟子家中走动,以探望为名了解情况,每次都派车跟踪,说是为了保护她。610还直接参与了其与丈夫孙红原本属于私人事务的离婚案件。动用黑社会和公安、法院等行政力量干预两人的离婚过程,帮助闵惠荣攫取财产。

被邪恶操控的闵惠荣同样以其丈夫孙红不放弃修炼为名提出离婚,孙红曾经请来一名济南律师做代理,610在闵惠荣的要求下,找到济南610,向司法局施压,要求这名律师立即终止其代理协议。称闵惠荣帮助监狱做了大量的“工作”,必须作出有利于闵惠荣的判决等。

闵惠荣曾经公然说,让孙红在青岛港呆不下去。610派了大量的公安对孙红24小时监控跟踪,对与其正常交往、帮助他照料老人和孩子的同修等也进行干涉、跟踪,威胁他们不让与其来往,甚至绑架了一名无意之中与其碰面的大法弟子。

为了帮助闵惠荣争夺孩子,610动用了黑社会,指挥十几名彪形大汉持刀追赶孙的车子,赶上后,一刀将车胎扎破,殴打孙并抢走了被吓得哇哇大哭的孩子,当场交给了闵惠荣。

在610的干预下,市北区法院硬将属于孙的房产判给闵惠荣,案子上诉到中院后,610又找到中院庭长,要求不得干涉此案,赶紧结案,维持原判。

610和邪悟者互相勾结利用,看起来似乎双方都获得了某些现实的好处,其实这正是邪恶毁灭人的最后手段,让本来就已经做错的人错上加错,在罪恶的不归路上愈陷愈深,干出伤天害理的迫害大法之事从而再也无法回头。

希望这些因放不下的执着而走弯路的人能够猛醒,珍惜佛法,去掉怕心和执着,与邪恶断绝联系,抓住这走正回归路的最后机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