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漫谈:尊道崇德 敬天保民(上)

孔子称赞的圣贤品格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人品是衡量一个人道德的标志。孔子论“人品”的论述是中华传统文化的财富,他注重教给学生做人的道理,坚持道义至上的原则,塑造“仁人君子”的理想人格,提出“仁者人也”、“仁者爱人”、“仁民爱物”、“见贤思齐”等做人理念。孔子心目中的圣人有尧、舜、禹、周文王、周武王、周公等,称赞其尊道崇德,敬天保民,品行高尚,为后世树立了典范。

孔子之时,社会动荡不安,礼崩乐坏,他以弘扬道义为己任,带领学生周游列国而弘道。他处处以身作则,提出“君子学道则爱人”,还说“德之不修,学之不讲,闻义不能徙,不善不能改,是吾忧也”。他称赞古圣先贤,秉承上天赋予的使命,以德善化民众,令人崇敬和效仿,这在儒家经典《论语》、《尚书》等书中多有记载,以下举些例子。

一、唐尧之仁

尧帝,号陶唐氏,上古五帝之一,他观测天文、钦定历法;“兴利除害,伐乱禁暴”;设立“诽谤木”(今华表),博纳众谏,任人唯贤;推行德教,教导臣民以“五伦”——即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这五种美德指导自己的行为,教育百姓和睦相处,做到“九族既睦”,使民风淳厚。其时天下太平之至,四海升平,民心既和,感应自懋,天降祥瑞不计其数,“宫中刍化为木、凤凰止于庭、神龙见于宫沼、历草生楷、宫禽五色、鸟化白神、木生莲、箑莆生厨、景星耀于天、甘露降于地”,正是“尧为仁君,一日十瑞”。《尚书·尧典》记载:“尧,克明峻德,以亲九族,平章百姓,协和万邦,黎民于变时雍”。

尧帝后来择贤禅位于舜。在《论语·尧曰》中记载尧帝对舜说:“咨!尔舜!天之历数在尔躬,允执厥中。四海困穷,天禄永终。”意思是说:“舜呀!上天的大命已经落到你的身上了,你要忠诚地遵守中正之道!如果天下的百姓都陷于穷困,上天赐给你的禄位就会永远地终止了。”后来舜也把这话告诉了接替他的禹。

《论语》讲述孔子称赞尧帝说:“大哉尧之为君也!巍巍乎,唯天为大,唯尧则之。荡荡乎,民无能名焉。巍巍乎其有成功也,焕乎其有文章!”意思是说:伟大啊!尧这样的君主。只有天最高大,只有尧才能效法天的高大。他的恩德多么广大啊,百姓们真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去称赞他,他制定的礼仪制度是多么美好啊!

二、虞舜之德

舜帝,号有虞氏,孝闻天下,德播世间。他耕于历山时,把肥沃的土地让给他人;渔于雷泽,把经营好了的渔场让给他人;带动河滨制陶的工匠精心制作,不粗制滥造;无论在哪里,他高尚的德行都能够感化周围的人,以致其“一年而所居成聚,二年成邑,三年成都”。舜为帝后,推行礼乐文化,加强祭祀活动,表现出他对礼乐祭祀的重视。舜帝后来择贤禅位于禹。

孔子称赞舜帝治国之道是:“无为而治者其舜也与?夫何为哉?恭己正南面而已矣。”(《论语·卫灵公》)意思是说:能称得上无为而治的人,舜吧。他需要做什么呢?只是恭恭敬敬地端坐在朝廷上就可以了。孔子的意思是舜德盛民化,因此国家的事务都由人民自动的解决了,舜只管自己修德,尽天子的职责便罢,即端正自己来端正了天下。孔子还说:“舜有臣五人而天下治”(《论语·泰伯》),指舜帝有五位贤臣:禹、稷、契、皋陶、伯益等,均为“治世之臣”,恪尽职守,各司其职,因此而天下太平,即“举贤而天下平”。舜帝制作了《韶乐》用以祭祀上帝和神明,《韶乐》在中国文化史上享有经典的地位,其平和德音使“凤凰来仪,鸟兽化德”,孔子称其“尽美矣,又尽善也”。

孔子称赞舜帝:“舜之为君也,德若天地而静虚,化若四时而变物,是以四海承风,畅于异类,凤翔麟至,鸟兽驯德。”(《孔子家语·好生》)意思是说:舜帝仁爱好生,他的德行犹如天之高、地之厚,而又宁静谦虚,教化如四时,使万物生长,所以四海皆接受舜帝的教化。凤凰和麒麟出现,连鸟兽也驯服于他的威德。

三、夏禹之俭

禹乃夏朝第一代王。大禹治水是历史上有名的故事,禹奉尧舜之命治水,立即召集百姓前来协助。他为人十分谦虚,听到别人对他的善言相劝,常感激的下拜。他广纳善言,采用疏导的办法,亲自翻山越岭,淌河过川,规划水道引洪水入海。禹栉风沐雨,不畏艰辛,历经十三年之久,足迹遍布全国各地,三过家门而不入,疏导了九条河道,修治了九个大泽,凿通了九条山脉,不仅治理了水患,而且在全国范围内形成了众河朝宗于大海、百姓得以安居乐业的局面。在治水害的同时,禹还指导人们发展农业生产和水上运输。“茫茫禹迹,画为九州岛”,使天子的道德教化达到了四方荒远的边陲,在几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呈现出一派井然有序、怡然富足的景象。

面对“浩浩滔天”的洪水,禹勇敢的承担起治水、安民这一伟大使命。孔子非常推崇尧舜,还将禹与其同提并论,说:“巍巍乎,舜禹之有天下也而不与焉!”(《论语·泰伯》意思是说:崇高啊,舜和禹拥有天下,富有四海,一点也不为自己!孔子称禹为人“敏给克勤;其德不违,其仁可亲,其言可信;声为律,身为度,称以出;亹亹穆穆,为纲为纪”。

孔子除了称赞禹为“无间然”即完美无缺之外,还尤其称赞了禹之俭:“菲饮食而致孝乎鬼神,恶衣服而致美乎黼冕,卑宫室而尽力乎沟洫。禹,吾无间然矣。”意思是说:禹平时自己饮食节俭而不铺张,但祭祀神明时却贡品丰厚洁净;平时穿衣朴素而不奢侈,但祭祀时却祭服盛美;平时所居之室非常俭朴,但致力于田间水道、一心扑在治水上,解决了水患,救助了百姓。大禹的美德无以复加啊。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