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出水面的疑案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二零零六年三月以来,多位证人在国际上公开曝光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此事件引起国际社会越来越多的关注。在已被披露出的被中共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中,一些案例中诸多令人费解且可疑的迹象,比如:遗体上的可疑刀口、没有家属监督的解剖、不让见的遗体或对遗体的掩盖和粉饰等等,种种端倪不得不让人质疑这些法轮功学员的脏器被活摘。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二零一二年七月,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的案例经证实的已有三千五百九十九人,因为中共的极力掩盖和封锁,这些案例仅为实际数量的很小一部份,而且有的细节的提供并不很详尽。所以,由此统计出的涉嫌活摘或器官摘取的案例更小,如浮出水面的冰山一角。

这些浮出水面的疑案,虽然不能确定都是被活摘迫害致死的,但是在当下中共对法轮功无所不用其极的残酷迫害中,面对诸多疑点,我们有权利提出质疑。法轮功学员无论是被任何方式迫害致死的,都是无辜的,迫害者必将受到清算。而活摘——“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更应被全面曝光尽早的公之于众,这些疑案更应尽早予以公正调查、核实。

疑案中的这些法轮功学员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有的顽疾康复,有的沉疴痊愈,而且他们都是在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所表现出的高尚品行令人感佩,证实了法轮大法的伟大,与中共的邪恶迫害产生了鲜明的对比。窥一斑而知全豹,来看一看这些浮出水面的疑案,及其映射出的善与恶。

一、器官被摘除案例

在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中,曝光出的有六例在家属见到遗体时,器官已经被摘除,虽然家属被告知是因为所谓的“法医鉴定”或“尸检”,但中共邪恶的本性不得不让人质疑,是否是在生前就被摘取器官。仅举两例(其它案例见附文):

1、善良妇女器官被“提走”,引发民愤

杨忠芳
杨忠芳

杨忠芳,女,三十七岁,吉林省延吉市。二零零二年七月一日,杨忠芳及不修炼的一家人一同被抓。因为杨忠芳为人处世非常好,极受亲朋好友、街坊邻居和整个西苑市场上的个体商户的欢迎。第二天得知杨忠芳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大伙都是泪流满面,很多人都想去看望。待杨忠芳的家人和很多人赶到时,遗体已经被强行送进火葬场,而且腹内的东西已经提走,说是让法医鉴定。

杨忠芳本是四川成都人,她投亲在延吉,后来在延吉市延西街砖瓦厂附近的西苑市场(现在改名莉花苑市场)用自己勤劳能干的双手做熟食生意。因为她为人热情,大方,秤上公平,生意做的很好,方圆几里都爱吃她做的熟食。杨忠芳在这个市场做了很多好事。记得有两次拾到钱和物都交到延西派出所。还有一次收卫生费的上她家少收俩人份,晚上杨忠芳亲自送去少收的部份。都象杨忠芳那样,国家是不是没有腐败,没有偷税漏税的?

从那天起,大伙没心做买卖,没心工作,就等化验结果,好不容易等来了,却说是有十多种病。在光天化日之下竟如此用谎言欺骗民众,大家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因为大伙都知道杨忠芳从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后没吃过一粒药,身体一直很好,每年办健康证体检结果都没病。怎么国家发的体检合格证是假的吗?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大家带着沉痛的心情,为了好人,为了真理自发的汇入到上访的行列中去。

那几天西苑市场上天天关门,由杨忠芳的儿女打着写有“警察把我妈妈打死,还我妈妈清白”的横幅在延吉市政府门前、延边州委门前静坐。一同参加静坐的有几十名(有好多目击者,据目击者讲大约在五十名左右)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杨忠芳的亲朋好友、街坊邻居和西苑市场上的个体工商户。他们有的在地上跪着,七月份的天气太阳那么晒,什么都是热的,他们不说热,没有一个喝水的。那么多人不为名,不为利,丢下生意关门不做为什么?他们为的是良心,为的是真理。

2、高级退休教师器官被盗,尸体被丢弃

傅可姝,女,五十四岁,贵州省开阳县第一小学高级退休教师;徐根礼,男 ,三十四岁,金沙人。

傅可姝
傅可姝

俩人于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七日在井冈山“失踪”。家属十一月二十九日在茨坪公安分局报案之后,再通过井冈山电视媒体寻找,并到各旅游景区询问和张贴了寻人启事,同时还找了当地熟悉地形的老乡找遍了可能迷失的山、可能危险的水、洞等地,仍不见踪影。在家人寻找期间,井冈山市国安大队朱某多次来找家人谈话。有公安人员讲,大约在十七~十八日,有人在黄洋界发法轮功的资料。

他们的尸体在井冈山五指峰被发现。据证实,死者的器官丢失。傅可姝的尸体被剃光了头,双眼凹陷,没有眼球,眼眶周围是烂的,鼻子上也有黑黑的两个洞。徐根礼的头发被剪光,头上前额有个大洞,洞口没有骨头,可见脑水,双眼凹陷,眼眶周围是烂的,鼻子上出现黑黑的两个洞,身体腹胸部被人切开缝合过。公安解释为他们做DNA鉴定对尸体进行过解剖。面对器官被摘取、死亡时间、死亡地点、死亡原因等等诸多疑点,警察却声称是自杀,从而拒绝家属进一步调查的请求。种种迹象让人不由得不猜测,可能是被公安抓捕后盗取了器官。

傅可姝一九七一年三月学校毕业后,为了支援边区从四川来到贵州,在乡村任教几十年,经常是在每周三十二节课、每班七十三人的基础上工作,累得一身病。一九九八年八月,因实在不能坚持上课才提前退休。为了治病到处求医问药,效果仍然不佳;修炼法轮功后,病也好了。

二、可疑刀口

腰间缠有绷带、还有心跳的“遗体”。

贺秀玲
贺秀玲

贺秀玲,女 ,五十二岁,山东省烟台市人。

贺秀玲被非法关押在烟台市南郊看守所期间,遭六一零人员和看守所警察迫害。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一日早晨七点多钟,被迫害得奄奄一息的贺秀玲在烟台市毓璜顶医院(又叫专区医院)含冤离开人世。

三月十日下午五点多钟,烟台市芝罘区六一零办公室头目李某电话通知贺秀玲的丈夫去医院看贺秀玲,来到医院,贺的丈夫发现贺的病情严重,已不能说话,家属要求陪床,遭到看守所两名看护人员的拒绝。

家属十一时多来到医院太平间时,大家看到贺秀玲的腰间有绷带缠绕包着(事后医院讲腰间做过穿刺,而看守所张大队长讲没做穿刺),她的双眼还在流眼泪!人们一看她还活着,急忙找医生,可医生置之不理。最后亲戚都去找,医生才带着心电图在十一时三十分左右来到太平间。经测试,贺秀玲的心脏还在跳动,当心电图测试纸跑出十几公分长后,医生急忙撕碎心电图纸逃走了。由于没有任何抢救,贺秀玲不久真的去世了。

对于毓璜顶医院的怪异行为,徐承本解释为医院在他妻子脑昏迷的情况下,偷盗了她的肾脏,否则遗体上腰间为什么被包扎起来了呢?事后医院说做过腰间穿刺,但看守所张队长说没做穿刺。医院不让家属碰遗体,谁知是穿刺还是摘取了肾脏呢?据医生讲早晨七时四十五分死后就抬出了病房,而太平间管理尸体的人说,贺秀玲是九时多被送进来的。这一个多小时里贺秀玲人在哪里呢?据说动作熟练的医生摘取肾只要十多分钟就可完成。

三、可疑的尸检“解剖”

尸检必须有家属在场监督。为了掩盖迫害,对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的尸检很多不通知家属或疑点重重,家属未见遗体就被解剖,距离活摘仅差一步,在三千多例被迫害致死案例中有描述的类似案例就有十四例,更多案例没有细节描述,有待核实。仅举两例,其他见附文。

1、家属未见的尸检解剖

冯刚,男 ,四十八岁,大连人。

冯刚夫妇
冯刚夫妇

二零零九年夏,冯刚被看守所迫害致食管化脓、胆管破裂被送至医院走脱后在家中再度被绑架,一个多月后,冯刚亲属到他家住地派出所报失踪,被告知,冯刚已在八月十四日死亡,遗体被沙河口区公安分局解剖,让亲属赶快到沙河口区公安分局处理火化。

冯刚曾是大连水产学院讲师,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在绘画、雕塑方面造诣颇深。冯刚自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思想境界不断升华,艺术创作上更趋成熟、纯净,是位难得的人才。他有很多好的艺术构思,一直在努力创作出一批对社会,对世人有益的优秀作品,可是,他的离去,带走了深深的遗憾,留下了永远无法挽回的损失。

2、检查器官在不在的可疑尸检

电脑教师熊正明的遗容
电脑教师熊正明的遗容

熊正明,男 ,三十九岁,四川万源市人。

熊正明,是万源市职业中学的电脑专职教师,在学校是师生、家长公认的好老师,教学认真负责、生活节俭,经常帮助班上的贫困学生。

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五日,被绑架、非法关押在万源市看守所近九个月,十二月五日,家人突然被国安叶旭东告知,熊正明在送往劳教所的途中“跳车自杀”,后又改口“因车祸死亡”。

死去的熊正明穿着衣服,盖着单子,面部没有伤痕,脑后有个洞。见无法自圆其说,国安在熊家人根本未提出“尸解”的情况下,主动让达州公安处带去的法医将熊正明的遗体正面解剖。法医不是找死因,却指着熊正明的遗体对着熊家说:“看嘛,心脏在这儿……器官都在……。”那法医又为什么要主动提“器官”呢?“尸解”又很快闪电式的草草收场,却不敢检查熊的背部。难道是熊正明的肾脏不见了?

熊正明是十二月四日上午九时离开万源的,当晚就可到达绵阳劳教所,可为什么会于十二月五日死在德阳?据叶旭东透露,十二月四日晚,熊正明被关押在德阳黄许镇所在地监狱。该监狱在成绵高速路右侧,离绵阳二十九公里,一般小车只需二十多分钟即可到达绵阳劳教所,那为何不直接去绵阳劳教所而要在德阳监狱过夜呢?叶旭东等人究竟想干什么?当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熊正明是否就死在德阳监狱?怎么死的?是否因肾脏等器官摘取后被打击脑部而死?

四、已确认被迫害致死后遗体器官被割取的案例

还有八例是证实被迫害致死后尸检时被非法割除了器官,有的是掩盖迫害证据,有的被制作标本,其他的不明去向,凸显出中共对于法轮功学员遗体的恣意妄为,从侧面为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提供了佐证。仅举一例,全部案例见附文。

李再亟
李再亟

李再亟,男 ,四十四岁,吉林市

二零零零年七月,李再亟被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迫害致死。警察仅让家属匆匆看了一眼遗体,并强迫家人签字尸检。尸检后,在未征求家属意见的情况下,李的体内器官全部被摘走。李再亟的衣服都是警察给穿的,根本不让家属靠前,就匆匆给火化了。

李再亟在吉林市传染病医院做水暖维修工作,他在工作期间任劳任怨,勤勤恳恳,不怕吃苦,努力钻研技术,对工作一丝不苟,是全院职工公认的好人。

他于一九八七年在工作期间意外受伤,造成脚后跟骨折,拄着双拐,不能走路,在医院治疗很长时间,但始终没有彻底康复,以后丧失劳动能力,在家养病。他于一九九五年听人说炼法轮功可祛病健身,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走入了修炼法轮大法的行列,修炼不长时间,身体得以康复,他从内心感谢法轮大法师父救了他,一直坚持修炼。

五、不让家属见遗体、粉饰遗体不让全看

在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案例中,有六十六例不让家属见或粉饰尸体不让看全以掩盖迫害的,对此已有家属提出活摘器官的质疑。虽然不能就此证实这些案例就是被活摘致死的,但中共对于法轮功学员遗体的隐秘控制,对迫害的极力掩盖,也从侧面为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提供了条件性。

* * * * * * *

附文:

对于被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遗体的恣意妄为还体现在未经家属同意,强行火化遗体,这样的案例有二百四十九例。本文仅从一个角度反映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邪恶、隐秘。在对法轮功的这场惨绝人寰的迫害凸显了中共邪恶的本性,其残酷程度已经无法用语言形容。

法轮大法赋予大法弟子的“真、善、忍”,让修炼人在这场迫害中表现出慈悲、坚韧,面对如此邪恶的迫害仍秉持理性、正念为了救度世人讲清真相。愿您能透过事实分清正、邪,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一、器官被摘除案例——六例

1、器官被“提走”:杨忠芳,女 ,37岁,吉林省延吉市

二零零二年七月一日,杨忠芳及不修炼的一家人一同被抓。因为杨忠芳为人处世非常好,极受亲朋好友、街坊邻居和整个西苑市场上的个体商户的欢迎。第二天得知杨忠芳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大伙都是泪流满面,很多人都想去看望。待杨忠芳的家人和很多人赶到时,遗体已经被强行送进火葬场,而且腹内的东西已经提走,说是让法医鉴定。

2、器官被“摘除”:宋万学,男 ,48岁,湖北黄石

二零零一年元月二十二日宋万学无故被公安劫持到黄石第二看守所,被恶警残酷折磨殴打,然后送往医院。遗体的头被打破,胳膊、腿、肋骨等多处出现骨折,胸部有缝合的伤口,并明显塌陷。恶徒们欺骗家属说:内脏(心、肝、肾)已被法医解剖鉴定时摘除送往武汉检验,为什么解剖检验?检验结果是什么,均无下文。

3、器官被盗:傅可姝,女,54岁,贵州省开阳县第一小学高级退休教师。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七日在井冈山“失踪”死亡。尸体出现在井冈山五指峰被发现。据证实,死者的器官丢失。

她的尸体被剃光了头,双眼凹陷,没有眼球,眼眶周围是烂的,鼻子上也有黑黑的两个洞。面对器官被摘取、死亡时间、死亡地点、死亡原因等等诸多疑点,警察却声称是自杀,从而拒绝家属进一步调查的请求。种种迹象让人不由得不猜测,可能是被公安抓捕后盗取了眼角膜。

4、器官被盗:徐根礼,男 ,34岁,金沙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七日在井冈山“失踪”死亡。尸体出现在井冈山五指峰被发现。据证实,死者的器官丢失。徐根礼的头发被剪光,头上前额有个大洞,洞口没有骨头,可见脑水,双眼凹陷,眼眶周围是烂的,鼻子上出现黑黑的两个洞,身体腹胸部被人切开缝合过。公安解释为他们做DNA鉴定对尸体进行过解剖。器官被摘取、死亡时间、死亡地点、死亡原因等等诸多疑点,警察却声称是自杀,从而拒绝家属进一步调查的请求。种种迹象让人不由得不猜测,可能是被公安抓捕后盗取了器官。

5、擅自尸解、器官丢失:台玉龙,女 ,36岁,河北省保定市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被迫害法轮功的邪恶组织“六一零”绑架,十二月八日早,台玉龙突然去世,直到傍晚才通知家人。遗体未经家人同意,被擅自尸解,二十多天后强行火化。火化前,家属发现除身体多处有伤外,两眼窝塌陷,腹部塌陷是空的。

6、器官被强行摘除:张延超,男 ,三十多岁,黑龙江省五常市

二零零二年四月,张延超被哈尔滨公安局警察虐杀,死后二十一天家属才获得通知。在火化场家属见到张的遗体满身伤痕,眼球被挖走一个,内脏被部份切除,遗体被强行火化。

二、遗体上的可疑刀口——七例

1、遗体腰部有拳头大小的窟窿:杨瑞玉,女 ,47岁,福建福州市

二零零一年七月杨瑞玉的遗体由警车押送,一到火葬场立即火化,不让杨瑞玉的丈夫和女儿走近遗体。据目击者称,杨瑞玉遗体的腰部有拳头大小的窟窿,被质疑器官可能已被摘除。

2、遗体有刀口:赵文瑜,女 ,32岁,家住石家庄市

二零零四年二月三日,流离失所的赵文瑜被一帮警察堵在租住处,被迫从阳台窗口出去,顺雨水管向楼下滑去,滑至五楼时不幸坠下。22天后,派出所才通知家人认尸。尸体身上从胸口直通腋下环左侧乳下有一半圆形缝合刀口,据警察说是为了抢救赵文瑜而实施的心脏按摩,但让人质疑是否是被活摘,而留下的伤痕。

3、临终腰间有绷带:贺秀玲,女 ,52岁,山东省烟台市

贺秀玲被非法关押在烟台市南郊看守所期间,遭六一零人员和看守所警察迫害,在毓璜顶医院诊断为脑膜炎。医生讲贺秀玲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一日早晨7点45分死的,而太平间的讲9点多钟送进去的。11点家属看遗体,发现腰间有绷带绷着,眼睛流泪,医生检测心脏有跳动,但未进行任何救治,最终离世。对于医院的种种怪异行为,家属质疑医院在贺秀玲脑昏迷的情况下,偷盗了她的肾脏。

4、遗体有刀口、擅自尸解:田金枝,男 ,60岁,山东省潍坊市

二零零九年“十一”期间被潍坊中共警察绑架,十天后就被迫害致死。田金枝的遗体有被刀割开的痕迹。如果说田金枝是正常死亡,为什么人死了这么长时间才通知家属?如果是人已经死亡后才进行解剖的,为什么不通知家属、未经家属同意就进行解剖,人都已经死了,还开膛破肚、不让死者安宁?

5、遗体有刀口:熊秀友,男 ,63岁,四川泸州古蔺县

因坚定修炼,向世人讲真相被两次非法判刑,在德阳监狱遭受迫害,于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六日被迫害致死。亲属见到熊的遗体,发现左胸上有约长20公分的伤口,问及情况时,被告知:熊因肺气肿十四日送双流警察总医院,十五日手术,十六日死亡。

6、腰部有大洞:彭敏,男,武汉市

武汉市法轮大法弟子彭敏二零零一年被迫害致死。彭敏先在武昌青菱看守所被迫害成颈椎压缩性骨折、全身瘫痪,后被绑架在医院里,他母亲李莹秀照顾他,有段时间,彭敏曾被接回家照顾,情况好转,能吃能喝,能说话。是恶人强行把彭敏带回医院的,彭敏一回医院就进了手术室,从手术室出来腰部就有一个大洞了;彭母说:在这里,并没有好好治疗,只是折磨,想把彭敏搞死。

彭敏于二零零一年四月六日晚6时左右被迫害致死。彭敏一过世,其尸体及家人立即被转移,神秘失踪。尸体在二零零一年四月七日上午10时左右就被强行秘密火化,不久彭母李莹秀突然离奇死亡。彭敏腰部为什么会有一个大洞(在医学治疗上并无必要)?彭敏会不会被活摘了肾脏?当时彭敏全身瘫痪,身上被摘取了什么器官自己是不会感觉到的;他母亲并没有相关医学知识;而当时一般人也很难想象到中共会邪恶的活体摘取器官。

7、腹部刀痕和转至有器官移植业务的医院的案例

徐浪舟,男 ,39岁,四川攀枝花市

徐浪舟因为坚持信仰,先后被非法劳教两年零九个月、判刑八年半。徐浪舟在多个监狱遭受迫害导致病危,于二零一二年三月七日被送到四川省成都病犯监狱医院,徐母被告知做胃穿孔的手术,但医院不让徐母照顾。徐母曾亲见术后恢复得很好,徐浪舟却于三月十八日离奇病危,医院只说徐浪舟肾衰竭要做透析,得转华西医院。

第二天上午亲属却在殡仪馆见到了徐浪舟的遗体。徐浪舟胃腹处有一道刀痕,前身腰腹两侧分别有两个小圆洞,两前胸胁内侧有一处大片血瘀。华西医院出具的“死亡通知单”上死亡时间是三月十八日二十二点五十五分,也就是说,人死亡十小时之后,监狱才通知家人,这是为什么?徐浪舟术后已过了七十二小时危险期,能正常排尿排气,神志清醒,能正常交流,能进食半流食,主治医生也说手术成功,人恢复的很好。为何突然就去世了?家属要求做死亡鉴定,监狱当局百般阻挠、黑箱操作,对家属威胁、恐吓,欲强制火化遗体。重重黑幕不得不让人质疑。

另外,四川华西医院做过大量器官移植的手术,肾脏移植中心截至二零零三年完成移植术1201例,每年肾脏移植80-100例,做肾移植手术的正是泌尿外科。

三、家属没有见到尸检或可疑的“解剖”——十四例

1、家属未见尸检:孙瑞健,男,30岁,福建省宁德市,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七日进京上访被公安拘留后渺无音讯,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一日家属被告知“跳楼身亡”,当孙瑞健的妻子见到遗体时,遗体已被开腹解剖,死者眼睛异常突出,死因不明。公安及有关部门急于用各种方法动员家属签字同意火化。

2、家属未见尸解:曹阳,男 ,30岁,原重庆市南川市

二零零一年八月,曹阳被垫江东部劳改农场迫害致死,两天后才通知家属,虽然曹阳的妻子及时赶往劳改农场,也未能亲眼见到解剖遗体,最后仅由法医向亲人宣布曹阳为自杀。曹阳家属拒绝在“死亡报告”上签字,劳改农场伙同当地公安威胁、逼迫家属签字同意曹阳是自杀身亡。

3、家人未见尸解:李惠,女 ,42岁,四川省内江市

五月八号,李惠死后三天,高石镇派出所才通知李惠家人到火葬场,法医对李惠的父亲说:“你的女儿不是他杀,是意外死亡,我们已剖腹,没有什么东西,可能她头部有问题,要剖开检查才知道。”李惠的父亲说:“你们剖我女儿的腹,为什么不通知我们到场,既然人都死了,还剖什么头部呢。”李惠的亲人们不忍心让法医再破坏李惠的遗体。恶警强行向李惠家人勒索了解剖费、火化费共计1730元后,才让家人领回骨灰盒安葬。家人自始至终没有看到李惠的尸体,只看到了李惠的照片。

4、家人未见尸解:郝润娟,女 ,年龄未知,广州白云区

郝润娟二零零二年二月二十五日被非法拘捕至派出所,三天后被送进白云区看守所。她绝食抗议非法关押,于二零零二年三月十八日被夺去生命。郝润娟被迫害致死后,邪恶之徒不知出于什么险恶用心,在家属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解剖了尸体。

5、无家人在场被解剖:大法弟子,男 ,38岁,山东莱芜地区

二零零一年八月中旬被阳谷县六一零办公室、公安局抓走,打得遍体鳞伤,直至死亡。打死后送到县医院,据医生说,尸体被解剖,怀疑是被摘取器官。

6、家属未见尸解:蔡福臣,男,四十多岁,吉林省龙井市。原为吉林省龙井市税务局优秀公务员,汉族。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五日公主岭监狱声称蔡福臣“跳楼”了,狱方要求家属签字做尸检,家属不同意。不让律师和家属看遗体,只给看了尸检报告。

7、家属未见就尸解:郭利芳,女 ,54岁,湖南省湘潭市

二零零五年三月三十一日下午在家遭不法警察等三人绑架,四月十七日上午家人被告诉郭利芳已经非正常死亡。据悉,解剖验证,胃部无异物,唯颈部处有勒伤痕迹。不法人员不许探视,不许接触遗体。

8、家属未见尸解:冯刚,男 ,48岁,大连

二零零九年夏,冯刚被看守所迫害致食管化脓、胆管破裂被送至医院走脱后在家中再度被绑架,一个多月后,冯刚亲属到他家住地派出所报失踪,被告知,冯刚已在八月十四日死亡,遗体被沙河口区公安分局解剖,让亲属赶快到沙河口区公安分局处理火化。

9、家属未见尸解:史迎春,女 ,六十多岁,辽宁省葫芦岛

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八日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垂危,送到739医院抢救,后宣布死亡。家属要求立即见尸体,遭到拒绝,家属发现史迎春明显被处理过,已经做过尸检。家属要求再次做尸检,遭威胁,并且狱方逼迫家属同意立即火化遗体。

10、家属未见尸解:刘群英,女 ,42岁,湖北省武汉市

二零零三年一月十日刘群英到蔡甸区公安分局没多久,蔡甸公安分局传出话来说刘群英跳楼自杀了。当天下午5时刘群英家人来到蔡甸区公安分局要人,开始公安说不知道,事后见无法再隐瞒便说:人死了,已送殡仪馆了。

据蔡甸区公安分局的法医鉴定:刘群英当场死亡,一个眼睛睁一个眼睛闭,口中有食物,小指带血,其它部位无破痕,胸前多处紫痕,解剖时,内脏脾脏都是污血。胸前多处紫痕很明显是击伤。有知情者说,不能排除刘群英在摔下之前就已死亡。

11、家属未见尸解:王殿松,女 ,68岁,山东省海阳市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二日晚,六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王殿松老人挂真相条幅时,遭遇不测。威海警方五月十三日在无家人在场的情况下进行了尸体解剖。

12、家属未见尸解:王爱娟,女,43岁,潍坊市

二零零一年四月二日被坊子区公安局抓走,四月六日晚,王爱娟生命垂危,被送入宁家沟镇医院,后来转坊子区人民医院,当晚死亡。尸体已被强行解剖,尸体于四月八日被强行火化。火化时,警方动用了坊子区全体警察。

13、家属未见尸解:王怀英,男 ,58岁,山东菏泽

二零零一年新年前夕,王怀英到北京证实大法,被河南南阳公安抓到南阳市永安路一审查站,于二月一日(黄历正月初九)下午被活活打死。王怀英被打死后,尸体被解剖。王怀英的家人到南阳要人时尸体已被火化。

14、检查器官在不在的可疑尸检:熊正明,男 ,39岁,四川万源市

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五日,被绑架、非法关押在万源市看守所近九个月,十二月五日,家人突然被国安叶旭东告知,熊正明在送往劳教所的途中“跳车自杀”,后又改口“因车祸死亡”。

死去的熊正明穿着衣服,盖着单子,面部没有伤痕,脑后有个洞。见无法自圆其说,国安在熊家人根本未提出“尸解”的情况下,主动让达州公安处带去的法医将熊正明的遗体正面解剖。法医不是找死因,却指着熊正明的遗体对着熊家说:“看嘛,心脏在这儿……器官都在……。”那法医又为什么要主动提“器官”呢?“尸解”又很快闪电式的草草收场,却不敢检查熊的背部。难道是熊正明的肾脏不见了?

熊正明是十二月四日上午九时离开万源的,当晚就可到达绵阳劳教所,可为什么会于十二月五日死在德阳?据叶旭东透露十二月四日晚,熊正明被关押在德阳黄许镇所在地监狱。该监狱在成绵高速路右侧,离绵阳29公里,一般小车只需二十多分钟即可到达绵阳劳教所,那为何不直接去绵阳劳教所而要在德阳监狱过夜呢?叶旭东等人究竟想干什么?当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熊正明是否就死在德阳监狱?怎么死的?是否因肾脏等器官摘取后被打击脑部而死?

四、已确认被迫害致死后遗体器官被割取的案例——八例

1、陈宝凤,男 ,43岁,辽宁朝阳市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四日在开车送客人中途被中共邪党警察拦截,于同车的人一起被绑架,三月三日被转到朝阳市第一看守所(吴家洼),遭到该所恶警疯狂迫害,于当晚被折磨致死。陈宝凤的表哥陈斗祥出面和市公安局协商,给陈宝凤做尸检解剖。一位专业人士证实陈宝凤的心脏和大脑都没有问题,肺部有异常,皮肤有大面积颜色青紫。公安部门将部份身体器官拿走,不等尸检结果出来,陈斗祥就主持将遗体在三月七日匆匆火化。

2、纪松山,男 ,27岁,黑龙江省双鸭山市

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七日上午10点左右被双鸭山市刑警大队人员带走。公安人员用极其残暴的手段对纪松山进行刑讯逼供,于十八日下午3点左右将纪松山迫害致死。六月二十六日,双鸭山市公检法到市殡仪馆将纪松山的遗体解剖,解剖时将纪松山的头骨掀开,对遗体所有被殴打、迫害的痕迹进行了修饰和掩盖,并将内脏取走。

3、赵春迎,女 ,54岁,黑龙江省鸡西市

56岁的赵春迎,家住黑龙江省鸡西市恒山区小恒山矿保全委。因反映情况讲法轮功真相,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七日被关进鸡西第二看守所,被灌浓盐水迫害致死。二零零三年五月十日家人被告知人已死,遗体遍体鳞伤,惨不忍睹。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五日,黑龙江省司法鉴定委员会又给赵春迎做了验尸,发现头部烂了,肋骨折断,而且遗体内的心脏、脾、胰这些器官没有了,不知道哪去了。后得知:赵春迎丢失四年的三个器官被鸡西市检察院、鸡西矿业集团总医院用做了人体器官标本。

4、李秀梅(李秀美),女 ,山东省青州市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被迫害致死。李秀美遗体脖子上有明显被手掐过的痕迹,大腿青紫有伤。家属要求法医鉴定,法医作了鉴定:除上述外部伤外,发现李的内脏被打破了。青州“六一零”邪恶组织介入后,法医态度大变,借口化验,强行摘走李秀美的心脏等器官。

5、李淑媛,女,51岁(死亡时),辽宁省葫芦岛市

二零零二年七月六日晚发真相资料走失,次日,家属被通知认尸。公安机关在家属未到现场也未经家属同意,死者死亡时间未超过24小时的情况下,当众在河套上给死者解剖,私自摘取器官、取脑子,遗体被掏空内脏,暴尸河滩。

6、李再亟,男 ,44岁,吉林市

二零零零年七月,李再亟被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迫害致死。警察仅让家属匆匆看了一眼遗体,并强迫家人签字尸检。尸检后,在未征求家属意见的情况下,李的体内器官全部被摘走。李再亟的衣服都是警察给穿的,根本不让家属靠前,就匆匆给火化了。

7、任鹏武,男 ,33岁,大学文化,黑龙江省哈尔滨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第三火力发电厂的技术员,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一日凌晨被呼兰县第二看守所虐杀,任鹏武被迫害致死后,警察为了掩盖其罪恶、毁灭罪证,不允许任鹏武的家属对其尸体拍照,并在未经家属的同意下,将任鹏武遗体从咽喉处至小便处的所有身体器官全部割除之后强行火化。

8、王斌,男,47岁左右,黑龙江省大庆油田勘探开发研究院计算站软件室工程师

二零零零年十月四日被大庆劳教所迫害致死,法医鉴定主动脉打断、头被打漏、眼被打瞎……王斌被害后,遗体被放在大庆人民医院太平间里,可是心脏、大脑被剖出,两名法医王春彪、齐井福把它们送到大庆市龙南医院做生理解剖后扔掉了。

五、不让见遗体或伪装粉饰尸体的案例——六十八例

1、张忠,男 ,35岁,黑龙江省大庆

后据内部人说,在该医院里,张忠由一名满身纹着龙的膀大腰圆的刑事犯看着,这一切令人迷惑不解。

十几天后,即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六日上午九时左右,公安医院突然通知大庆监狱转告张忠家人,说张忠死亡。据说张忠父母亲朋当日下午三时赶到,当时医院没有给出死因及死亡通知书,并拒绝亲人见遗体。

这一系列怪现象说明了什么?一、为什么不就近就医?南岗区公安分局看守所到道里区哈市公安医院跨区,中间越过哈医大。二、为什么不让亲友探视?无病怎么还让住院?三、住院为什么还用刑事犯看着?四、为什么“病危”时不通知单位或家人?五、死亡为什么不发死亡通知书?还迟迟不让见遗体?六、十几天前负责接待的辛某说检查无病,为什么突然报死亡?

2、杨红艳,女 ,40岁,贵州省都匀市

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九日凌晨4时,杨红艳在安顺市羊艾农场(监狱)被迫害死亡。

杨红艳最后在贵州省公安医院,严密监守杨红艳遗体的公安、六一零办等不法人员,凶狠无理地拒绝家属给杨红艳换衣物,不让家属接触遗体。在不经家属同意,不作法医鉴定的情况下,于当天下午强行火化。此恶行使人怀疑杨红艳有被活摘器官的可能。

3、蒙潇,女 ,37岁,四川省成都

二零零四年一月八日,蒙潇被邪恶之徒送到金堂县第一人民医院,之后再也没有回到看守所。据悉,蒙潇于二零零四年一月8-十二日期间在金堂县第一人民医院被迫害致死,布满伤迹的遗体没有通知家属就被马上火化了。

4、陈桂君,女 ,59岁,四川省成都

她去世后,警察不准她的亲属运回遗体,并于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将遗体押送到成都市温江县殡仪馆火化。青白江区国安局威胁陈桂君的丈夫及女婿不准将她的死讯告诉他人,并对其住宅实施监控。即使强制火化时,也不准家人靠近遗体。

5、李钧,男 ,33岁,安徽省合肥市

十月三十一日,其家人突然接到通知说人死了,不让家人查看遗体。十一月4号火化时很多警察看守火化现场。

6、马志钗,女,河南省济源市

家人去殡仪馆也没见到遗体,殡仪馆的人说:没有公安局长允许不能见。为什么不让见遗体呢?

7、梅胜新,男 ,年龄未知,广东湛江市

家属赶到郑州也没有见上最后一面,遗体就被火化了。

8、郑玉玲,女 ,57岁,湖北省赤壁市

郑玉玲的丈夫二十九日到劳教时,郑遗体已被装在水晶棺里,还化了装,穿好了衣服、鼻子变了形、手上有许多针孔。郑玉玲的遗体已于九月三十日在武汉某火葬场火化。家属连举办丧事的权利都被剥夺了。

9、张新忠,男 ,41岁,山东青州市

在张新忠的遗体被火化前,家属都不让靠近看;当时家属提出要去医院验尸也未允许;张新忠儿子的姑夫当时看到:张新忠的脖子、两手、胳膊上的肌肉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脸上明显被整过容。

10、刘永春,男 ,51岁,甘肃省武威市

监狱方面只许家人远远的看了一下头面,但不让家人接近死者,头以下不让看。

11、刘志荣,男 ,42岁,甘肃省庆阳市

为掩盖罪行直接火化,没让家属看,对外封锁消息,宣称是自杀。

12、邹黔珠,女 ,44岁,贵州铜仁人

贵州女子劳教所恶警伙同有关部门,在邹黔珠家属没到现场,没看到遗体的情况下,匆匆将邹黔珠遗体悄悄火化。

13、大法弟子,女 ,32岁,福建口音

这位弟子回监室后已奄奄一息,警察对其却置之不理,直到该弟子二月二十日昏迷后才将她拖至迁安市中医院。该弟子于二月二十二日去世。邪恶之徒为掩盖他们的滔天罪行,于当天将该弟子遗体火化,并对外宣称她死于“脑溢血”。

14、孟金城,男 ,50岁,河北唐山遵化市

过几天这件事情不了了之了,后来听说孟金城的家人也没看见孟金城遗体,只允许家属在室外隔着门上的玻璃看,不准进病房去看,只能看到死者的后脑勺。孟金城遗体被劳教所匆忙火化了。

15、周向梅,女 ,47岁左右,现年47岁左右,山东省临沂市

周向梅工作单位的上属单位兰山区农村信用社(539-822-1378)一男性人员日前说,周向梅是从6楼坠下。她丈夫被判了十年,周向梅去世时,也不让回来看看;周向梅有一个十八、九岁的儿子在林业师专上学,所以没有亲人看到周向梅的遗体。

16、王秀霞,女 ,42岁,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

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五日晚,抚顺公安局通知家属说王秀霞死亡。家属赶到后,看到王秀霞的遗体被冰冻着,人已脱相,家属上前想看遗体不让看。六月十七日上午,在家属没看到遗体情况下,警方将遗体草草入殓。

17、蔺志平,男 ,60岁,辽宁省建平县

据知情人士说,蔺志平头骨被打塌,胳膊被打断,大北监狱不让家属到跟前看遗体,只是允许在门口看一眼,随后就立即将遗体火化了。

18、郭启源,男,32岁,吉林市,副营级干部,曾担任集安市某边防所所长,还代理过集安市一派出所所长职务

恶人害怕此事被曝光,所以直到火化遗体时,吉林市公安局恶警才不得不通知其家属,但在火化现场却不让家属靠前。当时公安局恶警一直把郭家人围住,直到郭启源被火化完后,公安恶警才撤走。火化当时有很多吉林市公安局恶警在现场包围。

19、王凤芹,女 ,39岁,山东省烟台市

家属去后看到王凤芹的衣服被冻在身上,脱不下来。

20、王大卫,男 ,57岁,西安

既然是跳楼自杀,为什么不敢通知家属让家人验尸而是将人火化后的骨灰盒匆忙交于家属?为什么在处理事情的时候不让家属见其妻子问明情况?为什么最终还给家属赔偿三万元呢?种种迹象表明他们伪造假相害怕真相暴露的事实。

21、侯有芳,女 ,48岁,甘肃省金昌市

公安为掩盖罪行,也不通知家属直接将遗体火化。

22、刘桂英,女 ,43岁,黑龙江省密山市

这时的公安局内部严密的封锁消息,政保科人员在遗体附近看着,不准任何认识刘桂英的人靠近看望。

23、董金兰,女 ,38岁,甘肃武威市

遗体先存放在市医院太平间,后公安为掩盖罪行秘密火化。事后告诉家属,自己从楼上掉下身亡。

24、陈建宁,男 ,31岁,江西省武宁县

当家属要见死者遗体时,遗体已经穿上了由恶人买来的新西装,并经过化装。放在县殡仪馆冷藏室内,家属要死者生前衣服看,已被火烧,家属被迫在赔款一万五的协议上签了字。

25、支桂香,女 ,31岁,吉林省公主岭市

七月三十一日,在未通知家人的情况下,支桂香的遗体在双丰火葬场被秘密火化,火化证明上委托人一栏中赫然写着“朱志山”。而这一切都是半个月之后才知道的。

26、李继菊,女 ,37岁,湖北省麻城市

李的遗体在火葬场停放的第一天,公安局将火葬场员工逐出,几十名恶警看守遗体不准家人和亲友靠近。也不许家人验伤。

27、张光清,男 ,60岁,四川省万源市

不准亲友探望张光清的遗体,而将其秘密火化。

28、杨毅,男 ,38岁,贵州省黔南州福泉市

当杨毅的亲人提出来要见他最后一面时,杀人凶手为了掩盖罪行,不允许杨毅亲属包括他的妻子看遗体,最后强行火化。

29、王兰香,女 ,60岁左右,山东省寿光市

据后来查证,王兰香遗体被送到火葬场后,家属中唯有其儿子远远地见了她最后一面,并抗议将其母亲直接火化,但恶徒根本不听,强行将王兰香的遗体推进了炼人炉。

30、王秀娟,女 ,37岁,山东省昌乐县

为逃避罪责,他们在不通知亲属的情况下私自将王秀娟的遗体拉到火化场冷冻6天后强行火化。

31、玄成喜,男,61岁,山东省潍坊市

玄成喜被活活打死后,有关部门及镇政府严密封锁消息,并控制封锁了玄所在村庄,严禁群众出入泄露消息,在不通知其亲属的情况下将遗体送往火葬场秘密火化。

32、孙淑芹,女,58岁,黑龙江鹤岗市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七日在萝北监狱突然死亡,遗体没有让家人见面,直接由公安部门火化,并封锁消息。

33、姚宝荣,女 ,52岁,甘肃兰州

部份学员去兰州空军医院太平间看望,遭到留守人员拒绝,太平间附近布满警车。五月二十三日凌晨2点50分左右,公安将姚宝荣遗体装在一个大口袋内,从医院悄悄拉出,强行火化,消息不准外传。据称当时只有公安人员和民政局的领导在场,家属不在现场。

姚宝荣生前修炼中按师父的教导勇猛精进。工作认真踏实,兢兢业业,在上访后无正式岗位及工资被惩罚性地扣除殆尽的情况下(有时一月仅发90元),仍然天天认真上班,毫无怨言。同事,邻居都说她是个心地善良工作认真的好同事,但好同事善良人却被江氏等邪恶之徒逼迫身亡。

34、吴伯通,男 ,74岁,安顺市关岭县

二零零五年九月五日被关入贵州监狱,突然传出于九月十一日上午7时35分被迫害致死,遗体被布盖着,身穿囚服,只看到面部,不让看其它部位。尸体于当晚12点火化。

35、高秀凤,女 ,31岁,黑龙江省五常市

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九日,被万家劳教所迫害致死,之前几天被送往五常市人民医院,在医院去世。家属不准见尸体,当天即被强行火化。

36、廖世凯,男 ,四十多岁,重庆市垫江县

二零零一年年底,廖世凯被太平镇派出所恶警抓去迫害,第一天抓去,第二天就被迫害致死。恶警怕承担责任,在不准其家人见尸体、不准对尸体拍照情况下,直接将其尸体火化。

37、张生范,男 ,38岁,黑龙江省双城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二日,关押四天,被双城一看守所迫害致死,张生范的家人在十三日8点00才被告知他过世的消息。地方当局不允许家人看望遗体;家人欲请法医鉴定,被告知只能找经过他们认可的法医,而且一切听从得他们的部署。按着他们策划和部署强迫家属同意,在家属不答应他们的条件时,家属不在场情况下强行火化尸体。

38、曾宪娥,女 ,36岁,湖北省十堰市

二零零一年八月初被十堰劳教所迫害致死,八月三日上午7点,曾宪娥的丈夫被告之曾因心脏病已死亡,赶到医院。曾宪娥被从冰柜推出,衣服是新的,但头肿的很大,双手紧攥在一起,身体是软的。曾宪娥丈夫要求重新换衣服,并查看身体,但被拒绝;曾宪娥的弟弟后带法医要鉴定被拒绝,要拍照也被拒绝,要拉回十堰被拒绝,尸体在沙洋被火化,火化时也不让家属靠近。

39、李喜芳,女 ,58岁,吉林省通化市

公安在通知家属时说是自杀身亡,但死者丈夫从通化市带的法医为什么不让尸检?为什么不让家属从近处看尸体?

40、肖洪秀,女 ,65岁,重庆市梁平县

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五日在重庆市永川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家人没有见到其尸体,只领了骨灰盒。

41杨妹,女 ,23岁,河北沧州

二零零一年十月被非法关押在沧州第二看守所,于十月二十日上午6点多被恶警迫害折磨致死。

死后恶人不让家里办丧事,不让同事吊丧,尸体被放在市医院的停尸房里,不让看,说是要看尸体得有公安局的证明信。杨妹家电话被监控,包括杨妹家住的家属院到处都是便衣,出入门要登记,不让验尸,若验尸得有看守所出法医,自己找的法医不行等等,几天后,尸体被拉到火葬场强行火化。

42、杨文会,女 ,40岁左右,40岁左右,四川大法弟子。据四川攀枝花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因讲真相被公安迫害流离失所,二零零二年四月突然传来杨文会在西昌坠楼死亡的消息,当地警察没让亲人认领尸体,火化后才通知家人。

43、苗奇生(其生),男 ,36岁左右,原辽宁省沈阳市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四日左右,刚刚出狱不久的苗奇生正在自家休息,被恶警非法闯入强行绑架。后又将他带回其家中不久,苗便从自家居住的三楼摔下(致死原因不明,详情待查)。苗奇生死亡后,向工派出所的警察秘密运走了尸体,不让亲友看望,并严密封锁消息,对外谎称苗奇生跳楼自杀。他的遗体被强行火化。

44、张晓春,男,43岁,黑龙江省绥化大法弟子,铁路水电段工人。

于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九日晚8时50分在黑龙江省富裕县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张晓春被迫害死后,恶警一直未通知家属,直接秘密火化。

45、李志勤,男,五十岁左右,河北省邢台市宁晋县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二日李志勤被宁晋县“六一零”等恶徒非法抓捕,并于当日被迫害致死,两天以后才通知家属,只让家属匆匆看了一眼遗体,发现他腿上有一块块的青紫伤痕,而上身,恶警根本没有让看,然后匆匆火化。

46、刘智,女 ,61岁,辽宁省锦州市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日被锦铁派出所警察绑架到锦州市洗脑班。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五日,锦州市六一零办公室通知家属说刘智死亡,之后当地公安迅速强行将尸体火化。亲友要求看尸体,以便查明死因,遭到拒绝,两天后警方在家属没签字,又无一人到场的情况下将尸体强行火化。

47、王敏丽

王敏丽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五日被非法抓捕,六月十九日家里突然接到王敏丽死亡的电话,四五十警察围住不让家人靠近王敏丽的遗体。火化时王敏丽衣服已穿好,恶警也不准家人随便动。

48、崔玉兰

河北省廊坊市大法弟子崔玉兰,由于坚定信仰大法,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零年十月被送往唐山市开平劳教所。二零零一年春,开平劳教所即打电话叫家属去“接人”,亲属前去看到的却是崔玉兰的骨灰盒。劳教所恶警也不告知家属死亡时间、原因,为掩盖迫害真相私自火化遗体。

49、杜宝兰,女,48岁,住址:凌河区营盘乡马家村住宅楼。

二零零二年五月七日晚7时左右,杜宝兰到功友段君家,段的丈夫(已离婚)李一明(电局职工)打110报警,杜宝兰与段君被凌河区“110”巡警队恶警绑架。在被绑架仅几个小时后,杜宝兰就被迫害致死。次日8时许,恶警通知其家人,谎称是“跳楼自杀”。死因可疑。据围观群众称,被抓当晚,杜是被抬进警车内,并听到车内传出惨叫声。公安不允许家属看杜宝兰的遗体,杜宝兰死后,警方严密封锁消息,尸体被强行火化,家属受到要挟。

50、刘绪国,男,29岁,山东邹城市

刘绪国在济宁市劳教所因被强行灌食出现生命危险,被送到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抢救,二零零零年二月十日中午11时左右,医院单方面宣布刘绪国抢救无效死亡,并且没经过家属同意直接将尸体送入冷藏室(太平间)。刘绪国的妻子(大法弟子)满丽在被先后非法监禁于家中三个月后,于二零零一年九月初被非法劳教3年,现在济南女子劳教所。家中剩下患中风后遗症的公公、患癌症的婆婆和3岁半的儿子。

51、刘丽云,女 ,44岁,辽宁省葫芦岛市

刘丽云于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六日被非法判有期徒刑4年,送至辽宁省女子监狱,于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三日死亡。家属被带到黑暗的存放遗体的房间,不让开灯,只让看脸部,不允许看身体。看过后,马上将尸体送去火化。

52、杨桂琴,女 ,47岁,吉林省辽源市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三日被吉林省女子监狱迫害身亡,两天后才通知家属,当家属看到尸体时,杨桂琴的尸体已经被整容化妆过,穿好了寿衣,不许家属查看尸身。

53、陆幸国,男 ,45岁,上海市

二零零三年十月十五日,陆幸国在上海青浦第三劳教所被迫害致死,六一零不许家属查看身体。火化时上海市六一零出动了60多名警察看守现场。在家人赶到前,陆幸国遗体已经被穿好了衣服。

54、于云刚,男 ,48岁

二零一一年三月五日被佳木斯监狱迫害致死。家属强烈要求在病房内看于云刚的尸体,遭到无理拒绝,监狱方将尸体抢走。家属再次提出要看遗体,监狱长回答说,只能两个人看,而且只能看面部,不能脱衣服看。

55、彭春容,女 ,34岁,汉族,家住重庆市长寿县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一日凌晨2-4点镇政府竟在镇派出所旁的法庭内把彭春容迫害致死。附近群众严厉指责镇政府草菅人命,不法官吏欺骗民众,7点钟才打“120”急救电话。事后法医验尸时亲人不在现场,亲人要求亲验尸体,区六一零人员予以拒绝,并不顾家属的反对强行火化受害人尸体。

56、赵明祥,男 ,46岁,山东省青岛平度市

赵明祥在二零零三年腊月二十一这天带了一部份法轮功材料离开家后,一直没有任何消息,赵明祥在被抓的这八天时间里,受尽了残酷的折磨,在没有存活的希望的情况下,不法警察为推卸责任,于腊月二十九晚将其丢在瓦戈庄大街草垛旁。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五日赵明祥家人得知消息,来到即墨市刑警队认领尸体,火化的时间是二零零三年古历腊月三十,也就是死的当天。一般无名尸体是不准就地当时火化的,他们怕暴露迫害真相,所以在没有家人的情况下急速焚尸灭迹。

57、张正刚, 男, 36, 江苏淮安,

2000年3月2日将其带走,关进淮安拘留所,3月25日上午将其头部打成重伤一直昏迷,送进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整个医疗方案、病历和用药情况,全部被公安人员封锁控制,不许我们亲属了解。3月30日晚,仍处于昏迷状态时,被注射一针药物后就说已死亡。公安抢走“尸体”,阻拦家属见遗体,强行火化。

58、李惠希(李慧希),男 ,四十多岁,山东省潍坊寿光市。

因进京上访于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一日由寿光市公安局带回到侯镇派出所,当晚被公安人员活活打死,二十二日早将尸体火化。二十二日公安局通知家属李惠希已死亡,并恐吓家属不许声张,给了家属4点5万元人民币,就此了事。

59、姚宝荣,女,52岁,家住兰州市安宁区

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七日,甘肃兰州17名法轮功学员在姚宝荣家学法时被公安劫持,五月十九日下午姚宝荣不幸死亡。死因不详,据称不幸从公安分局五楼坠落。姚遗体冷冻在兰州空军医院,五月二十四日凌晨2:50分,在家属未参加的情况下,公安将姚宝荣的尸体,由三辆警车和一辆人货车,送往兰州华林山火葬场火化。

60、刘志芬,女 ,60岁,四川成都

2001 年一月六日被崇州市看守所非法关押,残酷迫害,二月四日下午2时,家属被通知死亡,亲人们悲痛万分地赶到火葬场,只见到一副皮包骨头的刘志芬遗体。恶徒们当即强令将尸体火化,过程中别说法医鉴定遗体,就连亲人都没看个究竟。

61、王宝金,男 ,45岁,辽宁省营口市

辗转瓦房店监狱、辽阳铧子监狱、大连南关岭监狱遭受酷刑折磨,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九日被迫害致死。狱方只让家属草草看看,威胁家属就近火化,不许家属检查尸体,不许声张。

62、胡红跃,女 ,45岁,现年四川省新都县

胡红跃于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八日在成都府南河边失踪。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单位接到公安局通知,闻知胡红跃已死亡,胡红跃的尸体于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九日被强行火化,亲属与单位均不让见遗体。

63、李淑敏,女,三十多岁,天津大法弟子。

李淑敏于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中旬被天津板桥劳教所迫害致死。为掩盖罪行,恶警们对外谎称:李淑敏“心脏病突然发作死亡”,并不允许家属查看尸体。

64、刘术玲,女 ,54岁,黑龙江省七台河市

刘术玲被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戒毒劳教所迫害致死。二零一零年七月三日,刘术玲家属接到戒毒所的通知,说刘术玲犯心脏病猝死在厕所里,家属要求掀开衣服看尸体,警察不让看,警察围在尸体周围。戒毒所为焚尸灭迹,急于火化,恐吓利诱不让家属尸检。

65、王一家,男,45岁,衡阳市

二零零一年元月二十二日晚,由于公安的追捕,从9楼跌落下来,摔得脑血迸裂。没有通知家属,公安就将王一家的遗体拖到火葬场。

66、谢志英,女 ,48岁,新疆阿克苏市地税局干部

谢志英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曾两度被中共关精神病院,在被精神摧残致失语的情况下,被当地“六一零”指使阿克苏市地税局人员将她单独反锁家里七年,不让家人相见。二零一一年八月六日,突然传出谢志英辞世的噩耗。即使这样,阿克苏地区“六一零”仍无人性地拒绝家属的探询和见谢志英遗体的要求。

在无任何近亲属在场的情况,公安法医自行进行所谓的鉴定,而仅仅把鉴定结论通知谢志英的丈夫,却对母亲、哥哥的疑惑不予理睬,并通知母亲不能见女儿的遗体,生不能相见,死不能相见,此情此景,怎不令人欲哭无泪而悲愤交加。

67、徐云凤,女 ,47岁,重庆

令人十分惊奇的是:徐云凤的遗体化了妆。家人要求走近徐云凤看看她的身体,恶警坚决不许徐的家人靠近徐,当天即强行火化。

68、邓果君,女 ,60岁,湖南省郴州市

遗体是狱警从市107国道旁的“明华医院”拖入殡仪馆入冰棺。次日上午,来了许多公安,六一零办、公安局、看守所的头目都在临场指挥,现场围满了穿警服及便衣的警察,还停着两辆白色轿车和其它警车。人们都以为发生了什么大案要案。据说,是恶人害怕走漏消息,在没有通知亲属情况下就急匆匆地火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