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丹东优秀教师赵宏娥一家的遭遇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丹东福春小学优秀教师赵宏娥因信仰法轮大法,坚持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多次遭中共公、检、法部门的迫害,丈夫唐义清亦多次遭迫害,年幼的儿子唐诗雨更是在父母多次遭受迫害的情况下,心理承受沉重的打击,于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五日心脏病复发,含冤离世,年仅十四岁。赵宏娥夫妇如今仍身陷囹圄,在中共暗无天日的监狱里遭受非人的折磨与迫害。

赵宏娥今年四十六岁,丹东福春小学的优秀教师、学年组长、优秀辅导员,因教学成绩和各方面优异,多次受到上级教育部门的奖励和表彰,由她讲授的公开课和教案评比多次获奖。一九九六年赵宏娥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赵宏娥以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标准更加严格的要求自己,在生活和工作中表现的更加优异。那时每到新学年开始,很多的家长都慕名而来,纷纷要求将自己的孩子送到赵宏娥所在的班级上课。在新学年的家长会上,赵宏娥都要对家长和学生提出一项要求:拒绝一切请客送礼的事情。对于家长和孩子处于感激在节假日和教师节送来的礼品,赵宏娥一律退回。优异的品质受到家长和孩子的一致好评,学校也将她视为教学骨干,作为未来教导主任的培养对象。

赵宏娥的丈夫唐义清,今年四十九岁,丹东福春小学校办工厂的工人。儿子唐诗雨,丹东福春小学的学生,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九五年医院下了病危通知,称只能活半年左右。九六年经人介绍修炼法轮功,身体一天天好转,并可以继续上学,学习成绩也非常好。

讲真相屡遭绑架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后,为了证实大法,还大法的清白,赵宏娥与丈夫唐义清和孩子唐诗雨一起去北京上访,结果没到北京就被警察抓回。在丹东福春派出所,唐义清遭到警察的毒打,一恶警将唐义清踢倒在地,又上去打了唐义清数拳。九九年九月,唐义清因在外炼功被抓,被非法拘留一个月。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赵宏娥与丈夫唐义清再一次进京上访,遭绑架关进丹东看守所。赵宏娥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唐义清被非法教养一年。

二零零零年,赵宏娥因向世人讲法轮功真相被恶意告发,遭警察绑架,后被非法教养两年,在沈阳马三家教养院遭受迫害。

二零零三年赵宏娥获释回到学校上班。三月一日是新学期的第一天,刚一上班,几个便衣警察便来到学校,称要对赵宏娥进行调查。校领导找到赵宏娥告知了这个情况,赵宏娥对校领导说:“我不见,我没有什么好调查的。”校领导回来对几个便衣警察说:“我们这位老师平时表现很好,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可是第二天,几个便衣警察又来到学校。赵宏娥意识到恶警可能又要对自己进行迫害,便向在场的校领导和老师讲自己多年来修炼的体会,讲大法遭迫害的真实情况以及自己在沈阳马三家教养院受到的迫害,让在场的人评判一下按真善忍做好人到底错在哪里!?知道了真相的同事们很气愤,纷纷表示支持赵宏娥。在赵宏娥的正念抵制下,恶警迫害赵宏娥的阴谋没有得逞。

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四年五月八日上午,赵宏娥因有事向领导请了假出去办事,在楼下取车时她发现有两个便衣警察进了校门,由于是背对着他们,他们并没有发现赵宏娥。出校门时赵宏娥向门卫打探了一下,门卫说警察来调查事,当时赵宏娥并没有想到是针对她而来,就出去办事情去了。
办完事刚走到校门口,就听到一声问候:“赵老师你好。”赵宏娥本能的回了一句:“你好。”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名警察。警察对赵宏娥说:“我们找你调查一些事情。”赵宏娥义正辞严地对警察说:“我没有犯法,没有什么好调查的。”说完就向学校里走去。

这时警察已横臂挡住了校门,想把赵宏娥堵在校门外,以便绑架。赵宏娥正念很强,拨开警察挡在前面的手臂,向校门走去。正在此时刚好打下课的铃声,满校园里都是天真活泼的学生,恶警们心虚不敢行凶抓人。另一个恶警上前抓住赵宏娥的衣襟,想阻止赵宏娥进校门,赵宏娥当时心态平稳,并没有被恶警的嚣张气焰吓住,而是厉声的对那个恶警说:“请你放手。”

在僵持之际,校长在收发室走出来对赵宏娥说:“有什么事情进来说,这样影响不好。”并叫门卫快些打铃让学生提前进教室。谁知这样一来,因为这个时间正是学生们上课间操的时候,当铃声一响,全校师生都排好了队开始准备做操,正好看着恶警光天化日之下行凶绑架。

这时赵宏娥抓住这个机会,对抓着她的那个恶警更加严厉的说道:“你放手,我要控告你。”恶警被她的凛然正气震慑住了,嘴里嘟嘟的说:“这是干什么,又不是我找你。”同时松开了手,赵宏娥趁机迅速的走进校门向楼内走去。这时就听后面的一个恶警在对校长喊:“让她进楼内不是更麻烦吗?”赵宏娥一听原来他们是有预谋而来。赵宏娥顺利的从学校平时封闭很严的侧门安全走脱。

这一次邪恶再次预谋对赵宏娥进行绑架迫害,据悉是因为赵宏娥平时向学生讲真相,结果被一不明真相的学生家长举报,最后被迫流离失所。

在赵宏娥堂堂正正的从恶警的眼皮下面走脱以后,恶警们调动了大批的警察把赵宏娥的父母家前前后后围个水泄不通,对赵宏娥的父母家非法骚扰,非法抄家,折腾了半天什么也没有找到。恶警们不甘心,晚上竟住在赵宏娥的父母家里“蹲坑”守候,妄图抓捕赵宏娥。

赵宏娥的父母都是70多岁的老人,哪能经得住他们这样折腾,母亲被吓得住到别人家里去了,剩下老父亲一人在家里,晚上一宿都没有睡好。

丈夫被恶警绑架判刑 儿子在迫害中离世

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三日丹东市安全局的恶警谎称有电视机找唐义清修理,将唐义清骗至丹东市口腔科医院附近强行绑架,绑架唐义清后恶警们对唐义清进行毒打、折磨,逼迫他承认一些事情,遭到了唐义清的严词拒绝。唐义清被绑架后,家里人一直不知他的下落,后经多方面的打听寻找,才知被恶警绑架到看守所,后未经任何正式的法律程序,就非法判刑四年,被关押沈阳东陵监狱进行迫害。 在被关押沈阳东陵监狱进行迫害时唐义清遭到残酷的迫害,身体被打得遍体鳞伤,他也没有屈服。在二零零六年回来半年腿上的皮肤还是黑的,后来在学法炼功中才恢复正常。

儿子唐诗雨一九九五年因心脏病在医院诊断后,医院称只能活半年左右。一九九六年唐诗雨喜得大法后,身体一天天好了起来,也能象其他的孩子一样正常上学了。唐诗雨修炼后严格的要求自己,每天坚持学法炼功,从不轻易浪费一点时间,有时家里来了客人唐诗雨就一个人拿一个小板凳默默的坐在一旁静心的学法。有一次跟大人们去旅游,很多人都到旅游景点的庙里去参观,唯独唐诗雨不去,问他为什么不去,唐诗雨回答道:“不二法门。”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及其帮凶迫害大法后,经受了五次非法抄家,爸爸、妈妈被绑架、判刑的打击,唐诗雨精神上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和痛苦,正是这巨大的精神压力和打击导致唐诗雨心脏病复发,于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年仅14岁。而此时唐诗雨的爸爸唐义清还在监狱里遭受着迫害,连唐诗雨的最后一眼也没有看上。

赵宏娥二零零零年因向世人讲真相被恶人告发,被非法劳教二年,由于在马三家遭受了残酷迫害,回来的时候状态很差。唐诗雨就每天拉着妈妈让妈妈读《转法轮》给他听。看着孩子期盼的眼神,为了这几年二人不在孩子身边而缺失的爱,便每天陪着孩子读《转法轮》,学师父的新经文,经过不断的读法学法,赵宏娥很快的摆脱了邪恶对她的迫害、干扰,很快恢复到了正常状态。

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四日晚11时左右,赵宏娥的父母已经入睡。睡梦中突然间被外面的砸门声惊醒,左右的邻居们也被这咣咣的砸门声惊醒。起来一看,原来是三个便衣警察,他们将门强行砸开,闯入屋里,四处搜查。赵宏娥的父亲问:“你们是干什么的,为什么砸我们家的门?”其中一人拿出证件说:“我们是警察。”赵宏娥的父亲气愤的说:“你们这哪里象警察,你们这简直就是强盗、土匪呀!”恶警们在屋里四处搜查了一阵,没有找到什么,灰溜溜的走了。

第二天,赵宏娥的父亲背上被警察砸得破碎的门到丹东公安局、政法委等相关部门去申诉,对于警察这种严重的违法行为,他们一个部门推到另一个部门,没一个部门能给老人一个公正的答复,一句公道话。

夫妇俩再遭绑架 身陷牢狱受尽折磨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五日上午,丹东市公安局恶警对走在上班路上的唐义清强行非法搜身,并绑架了唐义清。恶警从唐义清的身上搜出他们家的钥匙,然后在振兴区帽盔山派出所所长王开春、副所长从树龙、红房社区物业、保安人员的协助下,强行打开他们的家门,将正在家里的赵宏娥绑架。绑架了他们夫妇后,又对他们家进行了非法抄查,抄走了电脑等部份物品。 他们夫妇两人被关押丹东市白房看守所进行迫害。赵宏娥七十多岁了的老父亲每天到帽盔山派出所去要人,遭到拒绝。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三日丹东市振兴区法院在没有通知任何亲属的情况下,对唐义清、赵宏娥夫妇进行非法审判。开庭时,赵宏娥由于心脏病发作,当场昏倒,在家人要求救医、看守所拒收的情况下,丹东市振兴区法院还是再次秘密对赵宏娥、唐义清夫妇进行了非法审判,赵宏娥被判刑九年,唐义清被判刑八年。唐义清上诉被驳回上诉权。赵宏娥被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进行迫害,唐义清被关押在本溪监狱进行迫害。

辽宁省女子监狱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魔窟,每一位大法学员都由五、六个最恶的罪犯“包夹”,不准说话,否则就是一顿毒打,一天二十四小时只准去一次厕所。家里送去吃的东西不是被恶警扣住,就是被它们给扔掉。赵宏娥常被关“小号”,“小号”是秘密迫害坚定的法轮功学员的魔窟中的魔窟,长期非法关押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迫害手段极其残忍、隐蔽。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小号”时,每天只有鸡蛋大小的窝头四个,两条咸菜(有时没有),禁水,禁止洗漱,禁止换衣服,每天只在规定时间内上厕所,来不及就便在裤子里,规定上厕所时间只有五分钟,行动稍慢就非打即骂,每天只能按规定坐在一个墙角,不许双盘腿,不许走动,不许垫东西,只能坐在冰冷潮湿的地板上。晚上没有行李,只一床破棉花套,有盖没铺或有铺没盖,身上沾满棉花,冬天奇冷无比,夏天闷热难当,还有蚊虫叮咬,身上密密麻麻的小红点,奇痒无比。

赵宏娥在二零零九年新年期间被狱警刘杰关入小号迫害一个月。二零一一年赵宏娥和另一法轮功学员背法,被狱警厂长张小兵发现,被狱警于丽杰、杨欣关入小号迫害三个月,三个月后归队时狱警还安排全小队开批斗会,迫害赵宏娥。

在辽宁本溪监狱,唐义清由于不“转化”、坚定信仰,这几年不但受尽这些酷刑折磨,连牙齿也被打掉。法轮功学员被关进监狱,首先被强迫逼写“四书”、答卷,看光碟洗脑,定期写思想汇报等。恶警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殴打,有的被打骨折、拳打脚踢,用木棍、木板、胶皮管、皮带轮番长时间抽打。冬季天冷时,扒光衣服打开门窗,用冷水“淋浴”长时间连续喷浇,连续多日不让睡觉,由12人分6班轮换监督折磨。

赵洪娥一家的悲惨遭遇只是中共十三年来迫害、迫害法轮功学员罪恶的冰山一角,更多的罪行由于中共的欺骗、迫害不被更多的世人知晓,因此,邪恶中共存在一天,这样的人间悲剧就仍将会继续发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