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大法弟子:打真相电话的一些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我是韩国大法弟子,我在一九九八年小学六年级时和父母一起在中国得法,半年后也就是九九年,由于升入中学,学习的繁忙和邪恶的迫害,我就中断了学法。半年的学法虽然很短,但是大法在我的内心已经种下了种子。之后,当别人误解大法时,我会告诉他们法轮功是好的,睡梦中,遇到烂鬼吓唬我时,也能记起我是大法弟子。师尊慈悲,没有放弃我。在十几年以后,今年看完神韵后,我从新走入大法修炼,开始履行大法弟子的使命——救度众生。

从新走入大法以后,一个感觉就是师尊的慈悲,还有就是我耽搁了这么久,要抓紧。于是,我和母亲到首尔出入境管理中心和另外一个同修一起发真相报纸,劝三退。每天乘地铁来回要二个小时,当时我已经怀孕近八个月了,在向来往中国人劝三退时,开始时有一颗心:自己挺着这么大的肚子,觉得不好意思,怕别人笑话。我知道这个想法是不对的,就不断的清除。有一天就真有一个常人说我:“看你这么大肚子,都要生了,还在这里呆着。”我知道这是去我的那颗爱面子的心,就坦荡的告诉他:对,你看,我都快生了,还要出来,就是要救你。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人这样说过我了。

后来,在大组学法时,有同修介绍了RTC打电话平台。这也不是偶然的,是师尊慈悲弟子。所以,我就在三月份走上了电话平台,和大家一起学法,一起打电话,心里很感谢平台,感谢同修,鼓励我走下去。

生完孩子后,平台上就不断的有专案,河北的手印事件,钟鼎邦事件,吉林的,舞蹈大赛,到最近的北京专案,感觉是一环扣一环,惊心动魄。在参与专案打电话的过程中,我真切感受到了正法的進程,正法对我们的要求也越来越高。每一次专案都是一场正邪大战。大法弟子在平台上,每天一学完法,就开始了上战场,开始救人。

全球大法弟子在平台上拨打北京专案,已经连续有三个星期了。下面我把自己的体会和大家分享。

1、坚信每一个铃声,都能解体邪恶。

北京地区是邪恶的中心,所以那里的人党文化因素要比其它地方的人多一些。因此,在此次打电话的时候,不接的和挂的比例要比其它的电话高。认识到这个事实,就更加说明我们此次专案的重要性,解体邪恶中心的邪恶因素,打开局面,就象神韵做主流社会一样。但是,在对方连续挂和不听的时候,我告诉自己:就是一个铃声,邪恶也会解体。他不敢接,就是因为知道这是大法弟子打来的电话,他背后的邪恶害怕了。所以,我就是一直打,凭着这个简单的信念,我就一直打下去。

2、感谢师父的加持

当我的心性到位时,不执著目地,就是给你讲真相,有缘的众生就能得救。坚定下来后,平台上为大家准备好了参考讲稿,我整理成适合自己的风格后,就开始打电话了。自己在下面打,有时也会正念不足,就开口和大家一起打。头几天就是带着一个简单的信念:我来告诉你一个好事,希望您得平安,简单明了讲真相,做三退。觉得很有缘份的众生,再多打几次,自己也不再想对方听不听,挂不挂,就是正念拨打,结果师尊就安排和我有缘的众生来了,接连劝退了七个人。谢谢师尊!

3.遇到人就讲真相。

北京的电话和其它地区不太一样,机主不接时,会转到人工服务台,会有服务员给你打字发手机短信给机主,所以我就一句一句的说,让他们打字,这样机主可以看到真相,服务员也可以听到真相。此次专案行动中,就有很多次打到了服务台,很多服务员听到了真相,还有一名服务员听了十九分钟,明白真相做了三退。这个电话就破除了我只给我要打电话的人讲真相这个观念,讲真相就是应该给所有我遇到的人讲真相,在哪里都有我们的有缘人。师尊都已经铺垫好了,把有缘众生已经带到我们跟前了,就等我们带着正念动动嘴巴,告诉他真相。

4.无论状态好与坏,我们都是大法弟子,都是有能力的。

打电话时,特别是这次北京专案,有很多干扰,有时会觉得自己状态不好,就不想打电话。但是无论状态好与坏,我们都是大法弟子,都是有能力的,所以,不要因为自己觉得状态还不是很好,就不打了。因为我们在打电话的时候,会不停的说:“法轮大法好”,这句话本身就能解体我们自身那些不好的物质,所以,在打的过程中,正念就会越来越足,同时还有平台上同修一起打电话,正念加持。

个人体悟,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