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男劳教所的奴工产品--羽绒服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马三家男劳教所奴工劳动之一是用缝纫机做童装羽绒服、裤子。羽绒服有好多品牌,记得有个叫“韦氏”的,还有一个品牌叫“波司登”羽绒服。

“毛房”

羽绒服里面都是带毛的,污染严重,劳教所专门设了一个屋子,称呼为“毛房”,在里面戴口罩、帽子,每天都有几个人固定里面干活。夏天也捂的严严的,冬天也是,穿带拉链的衣服,以前还给他们些木耳,后期也不给了。

屋门口常年挂着门帘,进出“毛房”就会有“毛”飞出来。经常有专人打扫车间卫生,但是“毛”依然飞得到处都是。用扫把一扫,就飞起来。车间很高,外面大墙更高,只有早晚阳光偶尔进来,会看到空气中永远都有悬浮灰尘。眼睛看到它们在不停的运动,自己呼吸中也有。

恶警逼迫超时、超强度奴工

“毛房”虽然安装了空调,怕费电,不经常开。车间里是水泥地面,阴暗潮湿,夏天很热,不通风。冬天很冷,暖气在窗户边,只有恶警坐在跟前,劳教人员在中间,空旷的车间里很冷,很多人手、脚都冻坏了。恶警根本不关心,只关心劳动数量。如果完不成任务,经常加班到黑天。恶警黑板上写着中午休息一小时,是谎话,劳教人员从来中午都没有休息过。中午吃完饭马上车间干活,而且食堂饭碗也是劳教刷。经常加班,有时车间完不成任务,到宿舍楼干到半夜十二点。

劳教人员都很累,而且要求严。一件衣服或裤子几十道工序,人越来越少,二零一二年四月,只有四十人了,真正上机台也就是二十人,除老弱病残的干不多少,可是工序还那么多,每个人都是干几个人的活。不止是机台人少,不上机台的很多人更累,活干不过来,一个人干几个人活。恶警经常说,活干的少,出成品少,从而迫害劳教人员。

有个劳教人员叫吕渊,被恶警王飞惩罚夜里十二点才睡觉,就是因为没达到恶警任务量。而那天这个普教吕渊干的比谁都累,连上厕所、吸烟也不让去,对一个普通劳教都惩罚到半夜十二点睡觉,何况对非法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呢。

据说,每件衣服十元钱,那时经常要做一两百件衣服,裤子要三百件,恶警榨取劳教的血汗,每天得到血汗钱都是几千元。可是他们还不满足,所有普通劳教人员都说过,认可判刑两年,不一年劳教,可想中共恶党对劳教所的劳教人员进行的是多么残酷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23/马三家男劳教所的奴工产品--羽绒服-2668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