屡遭残忍迫害 大连曲淑梅再被绑架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七日,大连法轮功学员曲淑梅女士在家中被椒金山派出所恶警绑架并抄家,据说由所长带队,大概有五、六名恶警参与。当晚曲淑梅被劫持到大连姚家看守所。

曲淑梅女士曾拥有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丈夫朱长斌,46岁,是大连远洋运输公司船员。曲淑梅,49岁,在中华市场做营业员。夫妇俩于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无论单位邻居还是亲友对他们都是称赞有加,儿子也很懂事,一家人过着安宁平实的生活。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他们失去了温馨的家,被邪党迫害得妻离子散,痛苦不堪。曲淑梅两次被非法劳教,丈夫朱长斌被非法判刑十二年,至今关押在沈阳一监狱。朱长彬的父亲因常年思儿成疾,身患重病,生命垂危,每天都在期盼与儿子能见上一面。当时儿子朱栋方才十五岁,一直由爷爷、奶奶代为抚养。

进京上访被大连西岗区公安分局迫害

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曲淑梅进京上访说句公道话,被大连市西岗区公安分局非法拘留一个月,扣押现金三万六千元,她也失去了工作。当时非法抓捕她的主谋是西岗分局政经保科副科长李体健,此人抓捕法轮功学员非常卖力,曾扬言如他说了算,就把法轮功学员都扔到虎笼子里(此人遭恶报入狱并得了癌症)。非法扣押的钱,家人只要回二万,其余一直未还,政保科长说他们兄弟得分分。这真是地道的土匪行为。

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八日,曲淑梅因张贴真相材料被南沙派出所抓捕。在派出所,恶警李振霞把曲淑梅带到一间屋子,拉上窗帘,三男一女对曲淑梅动刑,将她的双手用力反铐在背后,踢打她的腿,又将紧铐她双手的手铐反复拉起放下,掰起她的手让手铐嵌在肉里,手腕的皮割破后再换一个地方铐,曲淑梅疼得站立不住,手肿得像面包一样。他们恶毒的把大法书扔到地上让她撕,遭到了曲淑梅的拼命反抗。恶徒们看无计可施才放开了手,把曲淑梅送往姚家看守所,非法劳教两年。

第一次在大连劳教所被迫害生命垂危

在大连教养院,曲淑梅经历了震惊中外的“3.19”迫害。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九日这天晚上,突然不让睡觉,九点左右恶警让所有人都站起来双手抱头弯腰90度两腿分开站。在每人前面放着诬蔑师父与大法的话,所有门上都贴上了诽谤大法的语言,喇叭里高分贝的放着诽谤大法的谎言。所有法轮功学员无论年龄大小,只要腿一弯就挨电棍。如承受不住了就必须在诽谤大法的纸上签字,才能睡觉。曲淑梅当时呕吐不止,身体已经开始摇晃,这样坚持到天亮时每人前面都是一小堆掉下来的头发,腿肿得非常厉害。恶警邪恶地说要再不签字,就学马三家把女学员扒光衣服扔到男教大队去,还说要持续撅一个星期。很多学员脸上脖子上都有水泡,他们被上了电刑。恶警恶人气急败坏地打曲淑梅,她绝食抗议,恶警一看无法使她屈服,对她进行单独看管,这时她开始便血,发烧,生命垂危,二零零一年四月因教养院怕担责任,把她推给家属保外就医。 在大连劳教院,她们除了干活就是坐“马扎”,不许讲话。曲淑梅身上长满了疥疮,奇痒难忍,每晚只能睡两三个小时。

丈夫朱长斌被判重刑十二年

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时,丈夫朱长斌当时出海在国外,回国就被停职了。单位要求必须写“保证书”放弃修炼才可以上船。朱长斌坚定信仰,因此再也没有上船。

二零零一年三月,南沙派出所恶警李振霞闯进家把朱长斌带到派出所,让他写“保证”,被拒绝后,朱长斌被关押到姚家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当时南沙派出所所长李振民,指导员于景川,片警毛普安、李振霞、林松迫害法轮功学员非常卖力。

二零零一年四月,夫妻俩买菜回来碰到恶警毛普安、李振霞,问他们还炼不炼,说炼就要传讯朱长斌。朱长斌为了避免无理关押,被迫离家出走。夫妻俩在外租了房。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二日早,几个便衣与警察闯到他们的住所非法抄家,抄走十多万元现金及存折十一万元,新书包一个,女式高级包一个。抄家的警察是大连沙河口区分局的袁之明。夫妻俩被非法关押在派出所两天一宿。期间不给饭吃、殴打、逼问,后来把他们送到大连看守所。曲淑梅一直抵制邪恶的要求,不戴手铐、不穿马甲、不背监规、不面墙站、不照相,并开始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要求无罪释放。在非法提审时,她正告恶警:迫害法轮功是非法的,关押是非法的,这次提审也是非法的。六月三日,曲淑梅被放回家。

二零零三年农历新年,朱长斌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关押在沈阳大北监狱。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九日转至沈阳监狱城一监狱十三监区,非法关押至今。

第二次在大连劳教所遭迫害:性摧残、铐死人床等酷刑

二零零二年七月,回家一个月后的一天中午,居委会来找曲淑梅,接着来了一批警察,上来什么也不说就把她按在地上反铐起来。她反抗着,孩子哭着上来指问警察:“妈妈犯了什么罪,你们为什么这么对待她?”警察推开孩子,把曲淑梅抬上了车,劫持到了大连劳教院。关小号(铁笼子),被吊铐起来两臂拉扯到了极限,两腿劈开脚尖点地绑在栏杆上吊铐了两天两宿,不让闭眼。

恶警指使犯人把曲淑梅胳膊、腰和一条腿绑在栏杆上,把另一条腿掰成一字型,用皮鞋踢打她的下身,用木板抽打全身,用手拧乳房,用绳子结成结勒住下身用力拉扯,往眼里抹辣椒粉,往已经被打出血的下身倒辣椒粉,拿拖布疯狂的用力往她的嘴和下身里捅,把没有固定的腿用力扔下去再掰上来,反复折磨。与法轮功学员吴月菊同被铐死人床。

打手们打累了就停一会儿又接着施暴……她当时浑身剧痛,违心的妥协了。 她非常痛悔,一个警察伪善地来关心她,并拿下她戴的拳击帽,这时曲淑梅一只手铐在栏杆上,腿疼得不能翻身。她告诉恶警,这是假的,是他们打出来的。

夜间看曲淑梅的刑事犯问她怎么转化了,曲淑梅告诉她是假的,她脱下衣服让她看,曲淑梅的身体被恶警恶人打的伤痕累累,惨不忍睹,那个刑事犯大吃一惊:“想不到打手这么狠。”

曲淑梅清醒后开始绝食,大队长韩健×假装什么也不知道,问曲淑梅:“为什么?” 她告诉她转化是假的,指着那几个打手说是她们打的,打手不敢承认。她脱下衣服让大家看。韩健×让所有人出去,假意说要调查此事,答应了曲淑梅的所有要求,曲淑梅把所谓的“保证书”撕毁了。

二零零三年二月末,曲淑梅被释放回家。南沙派出所的恶警毛普安又把她带到派出所,当曲淑梅向毛索取非法抄走的物品与身份证时,他却说不知道,还要她写保证,被拒绝后又几次骚扰。曲淑梅被迫离家流离失所。

在沈阳马三家劳教所被打的满身是伤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九日晚,曲淑梅、李淑贞向世人讲真相时,被蹲坑的恶人送到星海湾派出所,关押在姚家看守所。曲淑梅被非法劳教两年半,在大连教养院蹲小号二十二天,绑在只有三块板的死人床上三天三夜。

二零零四年十月末,曲淑梅被转至沈阳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继续迫害,因她不配合邪恶于二零零五年四月被转至女一所迫害,由普犯包夹严管,被打的满身是伤。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八日至三十日,曲淑梅因不配合恶警的要求被酷刑折磨,被扣在墙角铁管旁边,两手铐一起,脸贴在铁管子上,吊在半空中蹲不下、也站不起来。在马三家她坚决不配合邪恶的安排,不穿马甲,不劳动。

十三年来,中共对曲淑梅一家人的迫害邪恶至极。

主要迫害责任人:
大连椒金山派出所:电话:0411-86674292
所 长王希斌,教导员梁鹏毅,副所长:薄海(负责巡警)、张家良(负责刑警)、扈岩鹏(负责社区)、范超(负责治安)、付世聪(负责各部门)。
大连市政法委书记王萍,大连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王立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