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过跟头爬起来 依然走好修炼路

一个青年医生的心得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三日】96年得法至今,我两次遭受迫害,走过弯路以及受到许多执著的困扰,但如今我依然能坚定的作为大法的一个粒子在助师正法,这本身就是大法无边法力的展现。“修炼路不同,都在大法中。”[1],我决心再次拿起笔向师尊汇报自己的心得体会,并与同修交流。

一、师尊赐予的一定是最好的

我自幼对武术气功感兴趣,考入大学后,经常参加学校气功研究会活动,冥冥中在等待和寻找什么,后来跟一个陈氏太极拳传人学练太极。

1996年一个周六的早晨,我看到草坪上一群人围着打坐炼功,音乐很好听,很祥和。我很自然地走过去了解,辅导员热情地介绍并借给我《法轮功》。当天我看完后就决定要修炼,遵照师父“不二法门”的法理,得法后毅然放弃了太极拳,当时我正就读于医科大学四年级。大五实习期间,我积极参加集体学法、洪法,向医护人员和患者宣传大法,使多名有缘人得法。

作为军校,每年毕业时,因为怕被分到边远艰苦地区工作,绝大多数同学在实习的时候就开始走关系,达到留在大城市工作的目的。我坚信一切由师父做主,顺其自然,后来我成为2个边疆名额中的1个,要好的朋友骂我:“全队只有你一个没找关系,你不去谁去!”很多朋友含泪相送,但我心里很坦然没有动心。

分配的医院地处西北戈壁荒漠地带,但艰苦的条件并没有影响我勇猛精進,当时医院还没有人修大法,我就积极向单位同事及有缘人洪法,先后有20多人走入了修炼。后来,联系上了县城里的一些同修,便经常在县城集体炼功洪法,炼功点人数由最初的10几人发展到后来的100多人。在工作中我严守心性,尊重同事,爱护病患,坚决不拿回扣,处处为患者考虑,医德医风得到了医院同事和领导的高度赞誉,很多病人都要求我做他们的主治医生。第二年,省辅导总站到我们地区洪法并成立了地区辅导站,大家推举我当站长,之后我们的洪法足迹遍布周边的7、8个县市。放下执著和人心,走师父安排的路,无论现在和未来,师尊赐予我们的一切一定是最好的!

二、执著太重,两次迫害中走弯路

“7.20”之初,辅导站的负责人成为第一批迫害的对象,我因坚持修炼被部队非法关禁闭近8个月,由于男女情、色欲以及怕心等执着太重,我被迫写了“三书”并在大会上检讨,说了很多对大法不敬的言语,内心藏着对师父和大法的负罪感,从此放弃了修炼,第二年还是被邪党清除出部队到地方自谋生路。

之后的5年里,旧势力变本加厉地把我往下拉,失去心法约束的我在男女关系上多次犯错,收礼拿回扣,侵占公款等做了很多不好的事,彻底堕落成了一个酒色财气俱全的常人,浑浑噩噩。表面看似在常人中事业有成(知名外企的省区经理)很风光,实际很苦很累,内心深处对大法的渴求日益强烈。

2005年我开始学习电脑破网技术去了解大法的情况,从大哥同修那里请回了《转法轮》,从新走回了修炼。通过学法,知道自己在正法進程中落下太多了,可是由于产生了严重的对时间和个人圆满的执着,不理性的采用不安全的方式发放真相资料,从新修炼不到三个月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送進了看守所。在看守所怕心很重,又被求安逸心各种常人心带动写了“悔过书”。虽然在狱中每天都在背法、发正念,但是再次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污点。

即使如此,师父仍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最后我被非法判刑1年半(邪党的人说要判3年以上)。我想是师尊考虑到我当时的承受能力和状态又为弟子承受了更多的罪业。2006年出狱后,妻子问我:大法和家庭只能选其一。我坚定地说:此生遇到再大的困难我也要坚修到底。离婚后,我南下打工开始了云游般的修炼生活。回顾这段历程,我悟到:因为正念不强,我没能走师尊安排的路,而是走上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损失是惨重的。对于旧势力强加的这一切,我坚决不承认,更不接受,这一切的干扰破坏都是参与的旧势力无法偿还的罪。情、欲之心从我年少时就表现的尤为强烈,多年来也严重干扰我修炼和证实法,我悟到这是旧势力强加的干扰和迫害,在此将其曝光,请师尊加持,弟子一定要修去这肮脏的执着。

三、走到哪里,小“花”开到那里

到南方后,经过反复系统地学法,我在明慧网发表了“严正声明”,认识到自己修炼路上的污点必须加倍努力進行弥补。通过学法,在法理上对证实法的认识也逐渐清晰,懂得了如何理性地讲真相。虽然是独修状态,我也决定要做一朵盛开的“小花”。

我从头学起,买回了笔记本电脑、打印机、光盘刻录机、不干胶等,学会了做小册子、真相光盘、真相不干胶以及制作九评、大法书籍等。随后的3年里,因为工作的关系,我到过福建、广东等地的多个城市,每到一处,我就将真相带到那里。白天上班,晚上在出租屋里打印制作真相小册子、光盘以及不干胶贴,早晨4、5点起床带上真相资料,象普通晨练跑步一样将真相资料发放到周围居民门口。真相资料和光盘都是用自封袋装好,用双面胶贴在居民门上。在工作环境中智慧地向同事和客户面对面讲真相,利用回老家探亲向亲人乡亲讲真相。几年里,累计制作发放各类真相资料上万份,直接劝退200多人。

四、让天音净乐在邪党的电视台奏响

在南方打工的几年里,我从事的是医院中高层管理工作,主要负责医院的客户服务和品牌推广。一些档次高的医院,都配备有背景音乐系统,我悟到天音净乐能够清除医院环境以及医患人员身上的邪恶因素,就挑选了一些天音乐曲作为背景音乐轮流播放。有一次站在大厅,听着天音,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心中真切地体会到了慈悲的心态,作为大法弟子的幸福和迷在常人中生老病死的苦楚。

医院的宣传经常要用到电视广告,而电视广告中都会用到音乐素材。我悟到这是个利用天音净乐解体邪恶、救度众生的好机会,我决心让天音奏响在邪党的电视台。于是在广告公司后期制作时我要求必须使用我提供的天音净乐作为背景音乐。几年来,这些广告均多次在电视台播放,有的医院还把广告挂在网站上供访问者点击观看。

五、放下怕心和求安逸心,面对面讲真相

2009年,我讲真相中认识了一个女孩,她表现得对大法很认同,也支持我修大法和讲真相。在求安逸心和情欲之心的带动下,我和她回到内地结了婚,并有了一个小孩。2年多的时间里,被结婚、生育以及照顾孩子等事务占据了大部份时间,经济上也因此而拮据,同时怕心、求安逸心等执着悄然滋生,学法炼功经常得不到保证,四个点正念发不全,面对面讲真相完全停止,只能通过邮件群发和彩信群发方式传播真相。我回到内地后在一家医疗机构做体检医师,妻子也在同一个单位当护士,工作很稳定,收入也不错。出于对我和未来生活的担心,妻子以“在单位讲真相就离婚”阻止我在单位面对面讲真相。再加上我自己的怕心和求安逸心,2年多自己负责的相对固定的3000多名体检客户一个也没有面对面讲真相。

2012年新唐人新年晚会大法弟子归位的场景深深震撼了我。我问自己:当大法弟子归位那一天来临时,我与师尊签的誓约兑现了吗?大法弟子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责任尽到了吗?我决心要突破,于是我加大学法的力度,一天学到师父关于大法弟子要做好“三件事”的法时,突然悟到:对于每个大法弟子,只有“三件事”才是“正事”,其它常人中的事只是维持人中修炼的状态。我们冒着天胆随师尊下到人间,同化大法、助师正法是我们的真念。怕心是情,求安逸心也是情,是人心,是被邪恶加强的执著,我决心彻底放下,并向师尊发愿2012年里对自己的体检客户理性智慧地面对面讲真相。

放下执著后,我先多次给妻子讲支持大法得福报的道理,但她始终坚持不让在单位讲。救人要紧,我毅然开讲,刚开始讲没2天,在给一个青年讲真相时,因自己心态没把握好,使他产生了反感,然后他就在妻子所在的科室当着她的面大声嚷嚷:“那个医生是不是法轮功哦,体检的时候老是喊我退党!”当时,她就冲到我办公室,哭着喊“你是不是不想过了,这日子没办法过了”,下班回到家把我的衣服、鞋全部扔出家门喊我滚。我知道是考验,尽量做到平静,抑制并清除尚存的争斗心、自尊心。晚上她又打又咬,我忍着不吭声,她累了就睡了,过了两天她就再没说啥了。

从今年1月份到现在,这些体检客户我已经劝退了接近300人,每天上班后我都发正念清除这些客户头脑中一切中共邪灵的因素和干扰他们了解真相得救的邪恶生命及因素,在我体检室的门口及屋顶下一个大大的“灭”字。越讲越觉得自己以前荒废的时间太多,越讲越感到自己责任重大,越讲越觉得如果不超越“私”,不放下“我”就不可能救度更多的众生。面对那么多还没听到真相的有缘人,我只能更加精進,珍惜时间,不要再给自己证实法的路上留下太多的遗憾。

这真是:

为救众生下凡尘,
助师正法是本真。
无私无我出旧法,
重归新宇谢师恩。

向伟大的师尊合十!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无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