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粉碎性骨折的双腿现在健步如飞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在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后,我没能严格要求自己,喝了酒,就自暴自弃,随波逐流。但我心中始终坚信“法轮大法好”,是自己不行,放弃了修炼。慈悲的师父并没有嫌弃弟子,再一次呵护我闯过生死,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那是二零零三年乘车时与对面客车会车时发生车祸,司机和我的岳父母三人遇难。而我伤势严重,当时从车里拽出来就被搁置在路边放弃了。后来救护车抢救送往最近的医院,需要紧急输血又连夜转院到省城:当时面颊骨多处粉碎、塌陷,牙齿脱落十颗,双腿粉碎性骨折,手腕骨头支出,神智不清。连夜推入重症病房,开颅、面部加钢板支架,喉咙喷血时溅到棚顶,胯骨取骨头、加钛金钢板接骨,手术持续近十个小时,半个月后转入普通病房,脑袋肿得象个大冬瓜,疼痛难忍、神智不清的我嗷嗷大叫,抓住亲人手不放,肉都要抠掉了。连父亲也不认得,还打他耳光。亲属、同事经常认错人,一句话重复说上十多遍,每个人看到我的模样都摇头叹息。

家乡流离在外的法轮大法弟子特意赶到省城的医院去看我,送去装着师父讲法的MP3,每天听着师父讲法,慢慢的神智复苏了。令人惊讶的是,当时再亲的亲人我不记得、经常叫错名,但以前背过的《论语》、《洪吟》只字不落,仿佛刻在心里。在我病情稳定些,就转回家中疗养,把保存在别人家的《转法轮》等书籍从新请回来,向同修请来新经文,在体力不支的情况开始了艰难的早起炼功,白天学法,从新回到了大法中。

过了半年多的时间,在从省城复查回来后大概第三天,腿内钛金钢板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发生断裂,当时那是质量最好、价格一万多元最贵的钢板。不得不進行第二次大手术,从换钢板。这时我才开始反思,人生究竟为了什么?修炼为了什么?不知道师父为我的业债承受了多少痛苦?而我却不能从思想深处真正的转变。医疗技术只治其表,救人的是大法。

回来后,由于暂时只能在家养伤,就利用仅有的条件,开始承担救度众生的责任和使命。在车祸第二年,我开始停止服药,过程中出现了假相。有一次两天没有小便,各项数据都很吓人。家人找大夫看数据分析,确诊为尿毒症,又被家人送到省城医院。医生说唯一的办法就去北京试试,只能换肾了。我看到别的尿毒症患者都在透析,生命垂危。透析就象绝症病人临死前的化疗一样,要把全身的血液都抽干,经过一个处理,再输回来。我猛醒:向内找,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回家!跟师父回家!

只一天的时间,我身体的各项数据全部恢复正常,我又从新投入了正法的洪流中。现在曾经粉碎性骨折的双腿现在健步如飞,步行起来比一般人都快,接骨后从来没有阴天下雨腿疼的反应,打篮球、乒乓球都没事;下楼时在楼道里险些滑倒,走在院子里踩在冰上滑倒跄在地上也没事。

以前看见我和知道我当时情形的人,没有人会相信我能够活下来,能够恢复正常。慈悲的师父没有忘记弟子,给了弟子第二次生命,我活下来了,弟子一定不负师恩,勇猛精進,讲真相救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