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再谈“拆墙”》有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今天读了同修的交流文章《再谈“拆墙”》,想借明慧一角说下我的感想。

在邪党十八大之前,意识到让常人上网,自己了解真相是非常好的讲真相方式,就做了很多破网软件的小光盘,发放的效果也非常好,就在准备继续大力推广的时候,邪党的网络封锁突然加重了,致使大法弟子都无法正常上网,就更别说常人了,手中的小光盘也就停止发放了。当时没想到会持续那么长时间,只是想着,过几天可能就好了,继续发,或者有新的软件出来了,更新一下就好了。可是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在整个十一月期间,上网都非常的费劲,新的破网软件也是迟迟未出,这时才发现问题的严重,虽然发正念清理干扰上网的因素,效果也不好。现在想想,那时虽然嘴上说不承认干扰,也知道师父讲过明慧网它们封不住,可是发正念就是为了能上网,发一会看看,上不去再发,还上不去,就有点失望了,觉的耽误时间,先去干别的吧,东西也不缺,法也能学上,还有那么多可以做的事情,也就放下了。虽然心里知道破网,不如拆墙,也在意识中加上了拆墙这一念,但是也只是走个形式,没有真正的发自内心的想去改变这一状态。就好象,现在,各种破网软件都升级了,上网非常顺畅,就没有那时上不去网时那么重视发正念了。好象已经习惯了上网——打开破网软件——登录动态网或无界——然后看大法弟子的网站。十几年来,习以为常,好象都成了正常的状态了。 可是细想一下,这不对啊,网络是自由的,为什么我们非要通过破网软件才能上网呢?为什么就不能象常人的网站一样,打开就是呢?可以设为主页,可以加入收藏夹,随时随地,任何人随时可见呢?

多年来,我一直有个愿望,就是身在中国大陆,打开电视就能看到新唐人电视台,家门口的报箱每天送的报纸就是大纪元,打开电脑主页是明慧网,去书店可以买到大法书和一切大法的相关资料,早晚可以去公园炼功,不出国门就能看到神韵的现场演出,在神州大地我们大陆同修也能象海外同修那样推广神韵,直接卖票而不是送碟…… ,这些一直作为我心底一个美好的愿望而存在着,今天在读同修文章的时候,才发现,这些不应该仅仅是愿望啊,我为什么不为之努力,拆掉中共所有的墙呢?不仅仅是网络封锁的墙,而是阻挡大法的一切和大法弟子所办的一切讲真相项目進入中国大陆的墙?要做就从根上做起,要做就做的彻底,让邪党的全部阵线崩溃,不给邪恶苟延残喘的机会。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人再多,一个个的讲能讲多少呢?大法弟子海外的媒体全部進驻中国大陆,一起讲真相,配合中国大陆大法弟子的推广,那又是怎样的局面呢?这么多年来,我们大陆弟子习惯了自己制作小册子,制作神韵光盘,安锅推广新唐人,打印制作大法书籍,小范围的恢复了学法小组,每个人自觉的参加明慧的全世界大法弟子集体炼功,是不是这样久了也养成 “习惯” 了,不自觉的认为这就是修炼的正常状态了?每天能做到这些,每天都在做这些就是在精進了,过程中也的确救了人,就认为这样就可以了?以为这样每天三件事都在做就是正常状态了,就满足了呢?

我悟到这些状态只是因为邪党的迫害,迫使大法弟子想出的应对办法,既在过程中继续修炼自己,又在过程中救度众生,是在这个状态下才出现的相应状态而不是正常的人类社会应有的状态,更不是大法弟子原本的修炼状态。我们本可以不用打印大法的书籍而去书店购买的;我们本可以不用推广锅而打开电视就能看到新唐人的;我们本可以不用破网软件打开电脑就能看明慧网的;我们本可以不用制作小册子而在公园、路边炼功洪法让人了解大法的;我们本可以卖神韵的票而不是无偿赠送神韵光碟的等等等等。

我们一直在说从根本上不承认邪恶的迫害,那么这个根本在哪里呢?我们否定旧势力真的是从旧势力的存在本身都否定了吗?还是在半途否定的呢?在迫害下反迫害?写到这里,我问自己,我在等什么?等邪党倒了,神韵再進来中国大陆吗?等邪党倒了,我们才能利用邪党的卫星全世界的播放新唐人吗?邪党倒了,救人结束了,我们再進来,救谁呢?给谁看呢?真要等到邪党倒了,我们的同修才能出来吗?我怎么从来没有意识到这种等是内心深处这么这么深的对邪党存在的一种认可和无可奈何,把邪党当作了一个了不得的事儿,围着它转悠,在它以下做大法弟子该做那一切呢?我怎么从来没有意识到我应该主动去破除这一切,主动去开创这一切呢?既然三界内的一切都是为大法正法开创的,既然大法弟子的项目是为了救众生而存在的,既然大法弟子的各个项目那么的艰难,为什么我们不用中国现有的资源去为大法的项目服务呢?师父在《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说 “弟子:亚特兰大、乔治亚州政府参议院正大力推动建立中国领事馆,是否我们讲真相还不够力度?还是旧势力的干扰?  师:他愿意建什么建什么,没有关系。建不建领事馆与我们也没有关系,说不定将来是谁的领事馆。”记的当时读的时候,呵呵一乐,然后就等着,等着它变成谁的领事馆,这一等就是多少年。

原来看到同修关于“不要等、靠、要”的交流,我就想我没有这个问题,我可以自己上网,不会等、靠、要同修给我东西,我都可以自己做,今天读了同修的文章,我才知道,我在等海外同修升级破网软件也是在“等、靠、要”了。而同时,我仅仅满足于自己能上网,能看新唐人,什么都不缺,却从来没想过常人怎么办?海外同修为了维持这些我简单就能看到的一切有多难,从来没想过我和海外同修都是师父的弟子,是一个整体,我应该为他们做些什么,我应该在拆墙上出一份力,不仅仅是拆网络的墙,是拆除中共为干扰师父正法,迫害大法弟子封闭常人所造的一切墙。表现在人中的各种表现,另外空间都是邪恶在各处作乱,我应该发正念集中除恶,让邪恶无招架还手之力,全线崩溃尽灭,让这个空间参与各种封锁的常人现世报,主动出击,在世间正法的進程上,往前推進一大步,这多好啊。让世人尤其是中国大陆的人,在这个历史的关键时刻,完全暴露在真相面前,让每个人的良心有直面真相的机会,给人自己作出真实选择的机会。

还要说明一下,这里不是说要大法弟子起个什么势,什么都不干了,就在这儿发正念拆墙,然后就什么都有了,不是这个意思。是说大法弟子应该改变在这十几年的迫害中形成的观念,在做好自己目前手头上的一切事情之外,在发正念的时候,加上一念拆除旧势力为了迫害众生而筑建的一切封锁,通过主动的否定旧势力和中共的安排,使世间的形式发生变化,大法弟子应该主动去做这个事情,而不是等着所谓“自然”状态的出现或者常人中的谁去做什么。

我发现我过去根本没有这个意识,大法弟子主动起来,调动世间的形式出现我们想要的变化,让大法的一切起主导作用,大法的一切才是社会的主流,常人的一切随着大法的一切而动。我发现我过去就是在等着,等着“自然”的变化出现,等着邪党倒台,等着常人中的谁来把这个事情变过来,在法中知道这些心不对,可是也没有根本的转变过来。写文章的过程中,好象改变了这种一直处于被动挨打,只能抗击打的这个心理状态和过程,有种大法弟子的正念可以扭转乾坤的感觉。我真的感觉我们大法弟子真的有这个能力,只要念正,是出于救度众生的,是符合法的,我们就是世间大法轮中的一粒子,转法轮中我们就能拿回世间的主导权,让世间的一切随正法的需要而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