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破除危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一个偶然的机会,认识了甲同修。听说她善于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慈悲救度众生,而我在这方面却有缺陷,为弥补不足,我提出与她搭档,向她学习一些面对面讲真相的经验,得到她的欣然同意。在配合中,我们每次都進展的比较顺利。

然而就在九月十日的下午,我们遭遇不测。那天下午三点,我们相约来到所在都市的一所重点名牌小学旁边。那里已经聚集了不少前来接小孩的家长,校门前的大马路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学校两旁开着各种各样的商店,是一个非常繁忙的地段,一片人海。我心想应该是救度众生的好机会。

我们一边走一边聊,甲同修讲了几个人,发了两单张的资料,并一边劝三退,我在旁边配合发正念。感觉到人们接受真相的能力似乎有限,就暂时停下不讲了。我建议是否先发神韵光盘,因过去我们一直做的很好的,很多人愿意要光盘。这时已快四点了,我们俩一时还不知先劝三退好呢?还是先发神韵光盘好?俩人已感觉到有干扰了,就决定先发正念。

我们找了一个地方站那发正念,刚发完正念,一辆电动车停在我旁边,我正往包里掏,想给她神韵光盘,甲同修动作快,已把神韵送到她手上了。我们给她简短的介绍了一下,告诉她这是世界第一秀,让她回家好好看,她点头并把光盘放進包里。

就在此时,突然在我俩面前出现一个警察,拿着他的证件,指着他的警服上的警号,说是刚接到举报,有人在这发法轮功资料。他要搜我们的包,我们不配合,并向他讲真相:法轮功是正道正法,性命双修的功法,是修真善忍叫人向善做好人的功法。翻包是侵犯人权,违法的。我们没有违法乱纪,没有杀人放火,没有拦路抢劫,没有贪污盗窃,为何放着坏人不抓不管,却要抓我们,迫害良民呢?他不听劝阻,且态度恶劣凶狠,骂骂咧咧抹黑我们法轮功,硬要我们配合他到派出所去一趟。

我们全盘否定不配合。他立即电话叫来警车,我们俩坚决抵制上车。我一边发正念求师尊加持我定力,不让他拽动我上车。师尊真的给了我定力。一位身强力壮的便衣警察,也是态度蛮横恶劣,满嘴污秽语言谩骂法轮功,可他怎么也推不动我。用这拖延来的时间,我们俩加大力度向这警察及围观来的路人与广大众生讲真相: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讲法轮功是正法正道,按真善忍要求指导修炼做好人。我们告诉警察,信仰无罪,迫害违法,迫害好人要遭报的,并反复讲我们不能到派出所去,无故遭迫害,这样对你们不好,真的是不好。善恶有报是天理。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如此好言相劝,他们就是听不進去,拉扯中他们先把同修架上了车,然后几个把我硬抬上车,绑架到了派出所。

在车上我们一路发正念,理顺思路,调整心态,十来分钟不到就到派出所了。那时大概五点左右,我已非常平静了。那个便衣警察把我带到一审讯室,指着那张为审讯犯人而设置的并带有手铐脚镣的专用铁椅,叫我过去。我求师尊加持,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清除解体旧势力对正法和大法弟子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一切干扰和迫害,无论何时何地都不配合邪恶。我说那是犯人坐的,我们没违法更没犯罪,这不是我们呆的地方,扭头就出来了。那位同修也坚决否定迫害,不配合,出来了。

来到接待大厅,有一些常人在接待处办事,我们就坐在接待厅最上方的坐椅上,面对着门口,盘腿打坐,立掌发正念。警察开始干扰,说要炼功在家炼,怎么在这炼功?我们说我们不想到这,是你们要我们来的。没有迫害,就不会有反迫害、讲真相的事吧?这一切都是逼出来的。法轮功是最大的冤案。天安门自焚案都是中共导演出来栽赃构陷法轮功的,也许你们也了解了吧?没人作答。我们继续发正念:清除解体一切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邪恶因素与另外空间里的一切中共邪灵与邪恶生命,无所不包无所遗漏。这时师尊的法不断的打進我的脑海:“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2]。

我找自己的漏,当我找到自己还有妒嫉心、争斗心、显示心、证实自我的心及欢喜心等许多执著时,脑子突然一片空白,我感觉一大块不良物质去掉了,正念越来越强了。我想起了师尊讲过的慈悲是巨大的能量的那段法,因此,此时只有一念:既然来到这里,就是解体邪恶来了,也应慈悲救度这一方众生。大多数警察都是受骗于中共,执行欺骗性错误指令,参与迫害法轮功,他们受中共的毒害最深,也是受害者,也应得到救度。解体派出所空间场中一切操控迫害大法、干扰正法与大法弟子讲真相救度众生的邪恶因素与生命;正念加持派出所中所有警察、警官、警察明白的一面,主动了解真相,明白真相;让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从中共迫害大法中剥离出来,获得救度。我头脑中就这坚定的一念,慈悲的一念。

发正念到六点过十分后,发现派出所在场的人都很清静的在各自的位置上,没有相互讲话的闹哄声,仿佛都定在那里了。这一状态的出现,使我意识到:邪恶因素全解体了,没人提我们的事了,危难化解了,我们该回家了。

于是我们主动问他们,我们什么时候回家?开始那个又凶又狠的警察变的很平和了,同时顺手把手机还给我,叫我们打电话,通知家人到派出所来接我们回家。那位同修家有车,同修打电话后,家人很快就来了。她大概六点四十就离开了派出所。我家人来的晚,回去稍晚点。

在回家的路上,我的脑海里还不断的浮现出师尊的教诲:“其实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这个能量越大,什么不好的东西都能解体掉。这是过去释迦牟尼也好,那些修炼人也好,都没有讲过的。善的最大表现就是慈悲,他是巨大的能量体现。他能够使一切不正确的都解体。”[3]

我们今天的正念就是巨大能量的体现,是一次证实师尊讲过的法的实践体验。通过在这次惊心动魄的迫害与反迫害的正邪较量的证实法的实践中,使我更明确的认识到:只有信师信法,坚定正念,慈悲救人,才能解体邪恶,走出魔难。另一方面大法弟子互相配合也很重要。

在此弟子叩谢师尊的佛恩浩荡与慈悲苦度!谢谢同修的默契配合。

本人因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各位同修慈悲指正。谢谢!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二》〈师徒恩〉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二》〈别哀〉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