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身心受益 明真相前程光明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我的好同事,也是我现在的同修,她叫桂芝(化名)。九五年十月在北京有名的大医院做了舌尖癌大手术,当时脸部缝了78针、牙也撬掉了十多颗。从没有过病的她出院后,说话张不开嘴,还得用手托着下巴,吐字不清楚,吃饭得一点一点的嚼,真是痛苦万分。后来同事告诉我了,并让我到医院找人多准备点杜冷丁(止痛药),以备后期少遭罪。还说别告诉她本人,医院说没有多长时间了。

我那时虽然得法时间不长(九五年五月),但我知道法轮大法好,我把刚刚得到的一套师父的《济南讲法》录音带共14盒,《法轮功》一册,送给她。她非常高兴,得法后,有一次她说怎么不早点给我送来呢?后来她家里人和她的二妹夫一家、她母亲共同听了讲法带,她妹夫先看了书。都说这个功法好,并开了家庭会议,一致决定把以前学过的功法都放弃。不久,就在她家旁边的学校建立了炼功点和学法小组。那时最多到炼功点学功的人达一百多人,不论酷暑严寒,从未间断过。

她的母亲为了治病信过基督,拜过佛,可一点好转都没有。她一个大字不识,可学法不久,老太太红光满面,一身轻,从这个女儿家走到那个女儿家、又回自己家,象个年轻人一样。十多年没吃一粒药。

“七.二零” 迫害后,二妹夫因上北京证实法被抓、被劳教。全家人没有动摇的,而且桂芝家无论搬到哪里,都是学法点、有时也是资料点。十七年了她一粒药没吃,她丈夫长年在外打工,还要照顾年幼的外孙女,上有八十几岁的老人,里里外外一把手,三件事平稳的做着,如果没人提起谁都看不出她还有过病。她家的五个妹妹中已有四个走入修炼,没走進来的四妹说退休后就進来。各个家庭在大法中都受益福报多多。

保护大法书,全家得福报

在邪恶迫害法轮功最猖狂的二零零一年九月,在北京,我把一箱子大法书送到我的一个学生虹家。当时她妹妹问是什么东西,我说:是我们家的传家宝,等我儿子结婚时来取,麻烦您了。她家里的人全都知道我俩炼法轮功,也猜到了。可谁都没说什么。这一放十年过去了,二零一零年秋,我回北京女儿家,我说去取箱子,他们打的士给我送回来。打开箱子,我开始改字,看到久别的大法书,我百感交集,望着师尊的法像,我流泪了。

我的这位学生家,她的父亲是离休老干部,对迫害法轮功开始有些怕,后来看了真相资料,有一次他在我家无意的看到了我手抄的师父《佛罗里达法会讲法》等新经文后,心结打开了。很快和全家人一起退出了邪党。我每次从家乡来北京都必到他家,从“四二五” 到“七.二零” 直到今天,他们家虽然没有人走進大法,可却都赞同,并给了我非常大的帮助。老人家离休后身体多病,做过几次大的手术(一次是直肠癌),前几年,有一次去住院,医生看了病历问家人:这个人还在吗?家人说挺好的。医生说他得的那几种病,其中任何一种都不能让他活到现在,可他今年都85岁了,真是不可思议。

我们都明白:是他们全家人都看传单、小册子、神韵等真相资料。保护大法书是功德无量的伟大善举,能不得福报吗?他们全家老少三辈其乐融融。

诚念“法轮大法好” ,顺产生下健康宝宝

在当今的医务界妇产科每到什么猴年、龙年生小孩扎堆,床位紧张。现在流行的不论有无难产症状都要剖腹生产,为了保持体形美。零五年十一月二日我女儿那年她34岁(属高龄产妇)在北京妇产医院(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是剖腹产)待产,好不容易有了床位,一夜未归,我们家人都很着急,因为大夫说是脐带缠脖要难产,等到天没亮我们就打电话,知道已经顺利生产完了,是个大胖小子。后来女儿告诉我她一直在默念“法轮大法好”,心里什么都没想。因为她一直支持父母炼功,也看过大法书,大法的奇迹在她身上也展现出来了。

有一位同修的独生女,第一次生小孩时,医生说她严重的营养不良,只能是剖腹产。产后没奶,她连孩子都看不了,弱不禁风。她的父母因为修炼遭受到了多次被抓、被劳教、被判刑的迫害,她被迫辍学,到处流浪。有家不能归。在网上认识了一个赌棍,后来实在过不下去了,离了婚。再婚后,又怀孕了。这次生孩子按常规还应该是剖腹产,可没想到她很快就把孩子生下来了,产后奶水丰富,孩子非常健康,她也什么都能干了,而且家庭和睦。连医生都觉得不可思议。这又是一个人间奇迹在大法中展现了。

另有一位同修,她的女儿以前有附体缠身,精神上不太好,花了不少钱也没治好,对大法不认同 ,可她修炼后不久,女儿的病也自然都好了。因为婆婆上班没时间,所以她陪女儿去了医院。她一直在心里念法轮大法好,并求师父帮女儿。 她女儿不到两个小时顺利的生下一个姑娘。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有一位男同修,她女儿在北京打工,小俩口如在北京生孩子,经济上负担太重,于是决定回东北老家。经多次产前检查,做好了剖腹产的准备。她女儿从小就跟着奶奶学法、有时也炼功,大学毕业后在北京打工。一直不忘大法。要生产的那天中午,回家取东西,没想到回医院就上产床了,顺利的生下了一个男孩,现在都已半岁了。

在我们同修中这样的事太多了。仅举这几例。

邻居都知大法好

我家邻居,她丈夫是我俩高中、大学同学。九五年我们俩相继得法走上修炼后,她非常清楚,对我家非常了解。这么多年经常给她讲真相,她看到我俩身体的变化,非常认同大法。总是鼓励我们:好好炼。特别是“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见到我们就说:别怕,江××小题大做,身体好就行。她还告诉我,她朋友的孩子在北京念研究生还炼呢。我家搬走后,每次回来都讲真相,给她小册子都看,还传给亲朋好友。前些年她有病了,而且还很重,腿痛的下不了地,还不如她九十多岁的婆婆了。我说念法轮大法好试试,她有几次跟我家人说:我也念了可不好使啊。我们跟她讲法轮功是修炼,不是治病,法轮大法是佛法。李洪志师父是来度人的。这几年她只看真相资料,没看录相,我们建议她买个影碟机多看碟子,尤其神韵。年前可能把儿子家的拿来了。现在状态很好,原打算做的手术也不做了。她的婆婆对我说:我信法轮大法好。她老伴说:我也得念法轮大法好了!这两年她家都把法轮大法的挂历、年画等挂在最明显的位置上。年前把她儿子、女儿全家人都给三退了。并多次对我说谢谢法轮功师父。

我家还有个邻居,她老伴是位小学校长。“七.二零” 后,她对我说:我姐姐在西边工厂家属区住,她炼法轮功身体变好了,一天警察找她又让交书又要表态,她说:我炼功身体这么好,不让我炼,江××能保证我身体好就不炼。你们现在身体都这么好,不听他们的!那时候老百姓被搞运动吓怕了。可人人心里都明白是不是又要搞运动了,很多人告诉我们:,好,就在家偷着炼吧,千万注意安全哪!

主流社会阶层人的觉醒

有一位刘某,是个局长,还是省级十佳公仆。九五年他老伴(科级干部)因病走入了法轮功修炼。修炼前,她曾患一种不明的病有两年多没上班,也不出家门,整天和她“师父”对话,不管孩子,都是老公照顾。九五年她要去北京女儿家,二女儿从书店请了一本《转法轮》,让她在火车上看,还说现在好多人在炼这功,她当时不在意,没当回事。后来无意翻开一看,就放不下了。很快返回家乡,找到了炼功点,有一天她的那位“师父”对她说我把你交给法轮功师父了,就头也不回走了,她把手里还拿着的烟也扔了。炼功后不久身体全好了。家里人基本上不反对。可是“七.二零” 后,全家搬到北京居住,在迫害法轮功最疯狂的日子里,大女儿和他非常害怕,二零零一年就背着老伴把所有的大法书都交到了派出所。不几天她老伴就在家被绑架到洗脑班。二十一天后被强行转化后放回。一出了门她老伴放声大哭,我错了,对不起师父。从此二十几天不起来,他大女儿还请派出所人吃饭表示感谢。她老伴没书看,坚决要求去见同修,家里人也觉得没办法,后悔当初不举报好了。后来她老伴从新学法炼功,做三件事。他有时间也看真相资料,后来他也看书了,并且把《转法轮》一书抄写了一遍,有一次他只用了一上午时间就把《洪吟》抄完了。他虽然不炼功,可他明白了真相,一次跟我说:我对法轮功从反对、不理解,害怕老伴被迫害到理解、认同、相信,到支持,看书学法,我知道我和大法有缘,法轮功没有错。我想画李洪志师父的法像。虽然这个愿望没实现,但他把《论语》用篆书写了一幅1米5的美术作品,并裱装出来。送给了我,现在我还珍藏着,我想有机会一定发到明慧网上去,让我们共同分享这份敬师敬法的作品。

还有一位处级干部张某,她从不反对法轮功,特别“七.二零” 以后,对上边来的文件不传达,她说:我们单位炼法轮功的人都是最优秀的。让他们在家炼,他们单位的几名同修都在默默的做着三件事,没有遭受严重的迫害。她的善举得到了福报,她唯一的一个女儿,是个双学位研究生,在英国出差时,她丈夫突然强行提出离婚(有外遇),女儿精神上打击很大,可是她比女儿更难过,一下子病倒了。怎么也想不通,女儿那么贤惠,懂事,她自己就是因丈夫有外遇离婚的,从小把女儿养大。可为什么女儿又遇到同样的命运?我们在劝她三退时,跟她讲法轮大法的美好,她顺利的三退了。后来我们又帮她女儿成了家。她在电话里就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功万岁!她现在已退休了,和女儿一家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外孙女都上幼儿园了。逢人就讲大法好,还劝人三退,很久没见了,听说也在看大法书。

我有一对在某大学任教授的夫妇,他们在大学里是文科专业的,多年来著书立说,最大的爱好就是藏书,换了几处房都得有两间是书房。九五年我得法后,大约九七年吧,我带着当时数量很少的精装《转法轮》一本,我对他们讲:这本书可是宝书,送给你们吧。二零零零年四月我去他们家,跟我讲了一件事,说他们大学里有一对德高望重的老教授,为了去北京证实法,智慧的从被前后左右包围的家里走出来,谁都没发现。知道的师生都暗暗叫好,说法轮功神了。

他们说最不佩服那些在电视上反戈一击的“甫志高”式的人,鼓励我坚持下去,法轮功一定会平反。零五年三退时他们都退了,并说《九评》写的太好了,我说那是神帮着写的。他们说退休了他们也炼法轮功。

还想说说我的亲家,我小女儿的公公、婆婆都是××研究所的高级工程师,受邪党毒害极深。

九七年我给婆婆《转法轮》一书,她后来告诉我她看不進去,送给别人了。法轮功遭迫害后,二零零零年八月在北京女儿家,我把一份真相资料偷着放到他们的旅行袋里(我没有堂堂正正的讲真相)他们回家后发现了,火冒三丈,把电话打到国外(女婿在国外公差)告状。几年后,他们退休后就和女儿一起住。零七年婆婆做了直肠癌手术,术后很不方便。有时让我们过来帮助照看外孙子,看到我俩骑自行车从朝阳到海淀两个小时,不觉得累。她非常羡慕,给她讲真相也接受了,护身符也要了。二零一零年四月初她跟女儿说:我要炼法轮功。看你爸妈身体多好……。在这之前,她总跟公公吵,公公说她反党、反社会主义,不认同法轮功。一次把玻璃都打碎了。没几天因脑瘤急症病故。可她生前退出了少先队,外孙子(五岁)说:“我奶奶上天堂了。”

广传《九评》,世人得救

我的一个学生,她丈夫是我一个教研室的。零五年三退时就退出了,是我没想到的,问到她父母的情况,她摇头说我爸(清华大学五十年代毕业生,是××电厂的总工)最顽固。零九年八月让我惊讶的是,她高兴的递给了我一张全家人退党的名单。她说这几年我爸妈去香港,台湾,东欧各国旅游,在国外见到了法轮功。我母亲说太震撼了,还说你爸在国外还跟人家辩论呢,当时没看见。回来后把他好说一顿。这次您把我们全家都给退了吧。我说本人必须得同意,否则不算数。她笑着说放心吧。

我有一个高中同学,多年不见,一天在街上遇见了。谈到三退保平安,她说我们家邻居都给我们家人退了,我真的很高兴。过了不太长时间她突然打电话说有急事,见面她就跟我讲:“这回我可真信神了,你知道怎么回事吗?”原来是她的最要好的同学(也是我高中同学)零五年得肺癌去世了。零八年她见到我后,一天做梦,清清楚楚见到那位去世的同学求她给送一套衣服,说她现在光着身子呢!醒来后她突然想起来她生前已决定捐献遗体了,所以他找了阴阳先生给算了,并做了衣服给烧了。又想到赶快让我给她做了三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