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纯朴夫妻蒙冤蒙难(上)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山东蒙阴县垛庄镇寺后洼村法轮功学员赵传文,在山东省监狱艰难的熬过了十个年头,前不久终于出狱回家。家中亲朋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都无法忘记他与妻子刘凤厚遭受的冤屈。

自一九九九年以来,这对夫妻遭受到中共邪党人员在精神、肉体、经济上的多重迫害,当地恶徒杜中太、刘相雨等曾多次带领爪牙们对他们进行骚扰、绑架、勒索、抢掠、洗脑;二零零二年,刘凤厚被蒙阴县县“六一零”诬定三年劳教,被劫持到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二零零三年,赵传文被法院枉判重刑十三年,被秘密劫持到了山东省监狱;十度春秋,全家人的悲苦离难,其中的辛酸怎能忘记?

这对蒙难夫妻的经历,在山东临沂并不是个案。回首看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多年的血雨腥风,那一对对蒙冤蒙难的纯朴夫妻,会不断地跃入耳目。

夫妻学炼大法得到了健康,中共迫害将其造成无尽创伤

1、闫学福、巩全荣夫妇是蒙阴县垛庄镇北垛庄村人,二人学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全家喜上眉梢,快乐和美。但中共的迫害将他们造成无尽创伤。闫学福依法进京上访,在天安门遭恶警毒打,垛庄镇原副镇长李秀福等人把闫学福劫持到蒙阴县看守所折磨,后把他非法关押在垛庄镇“六一零”洗脑班,闫学福机智走脱。恶徒刘相雨便带着县“六一零”把闫学福家中几乎洗劫一空,妻子和年幼的孩子只好在亲朋好友的接济下艰难度日。

零一年五月份,夫妻二人又被恶徒绑架到垛庄镇“六一零”洗脑班,恶徒李秀福让巩全荣回家拿一万五千元钱后,把闫学福转到蒙阴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四天才放他回家。

同年十二月十七日,恶徒刘相雨和垛庄镇“六一零”洗脑班人员以走访为名,把闫学福夫妇和在他家的法轮功学员赵传武同时绑架,转到蒙阴看守所,零二年他被非法判刑四年,与赵传武一同被劫持到潍坊市潍北监狱摧残。与此同时,恶徒们又将黑手伸向了巩全荣,垛庄镇赵海涛等恶人,多次对巩全荣绑架抄家。

零六年一月五号晚九点,县、镇“六一零”恶徒又把她非法抄家绑架,后非法劳教两年,当年一月二十四日将其投进济南女子劳教所。闫学福夫妇被非法关押时,尚未成年的大儿子被迫辍学当童工挣钱以供弟弟上小学。

2、聂玉忠、杜永兰夫妻是沂南县蒲汪镇陡沟村民,一九九六年他们有幸修炼了法轮大法,由体弱多病变成了一个健康的人,性格和善,乐于助人,颇受亲朋称道。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夫妻二人受到县乡村恶徒们的残酷迫害,恶徒解洪日、张元金、庄乾德、李永宝、王现永、薄存起、王复刚等人对夫妻二人毒打、电击、冷冻、逼交保证金、不叫回家干农活、多次投进看守所和洗脑班、性侵害、刑讯逼供。零一年,恶人伙同村书记孟庆良把他家里的一头老母牛(再有十天左右生小牛)、老母猪(生下十个小猪,每个都二十斤左右)、自行车、农用车、电视机、一袋面粉、三袋玉米全部抢劫走。聂玉忠的父亲聂洪庭被劳教迫害,母亲不堪受磨难含冤离世,女儿则被卧龙学校勒令退学。

二零零六年五月杜永兰出外发放真相资料时被恶徒发觉遭劫持,后被临沂市劳教局以强加的罪名非法劳教三年,囚禁在济南市“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二中队”进行迫害。六月二十七日,聂玉忠去济南市“劳教所”探望妻子并要求放人,接见他的女狱警非常邪恶,不准他见人。

聂玉忠回家后,看着被恶徒多次拆散的家,没有气馁消极,他忍住内心悲伤,当爹当妈,管好孩子,起早贪黑料理家务干好农活,还要照顾年迈的老人,直到妻子回家破镜重圆。

夫妻修炼大法得到了和睦恩爱,中共无赖却对其施以迫害

1、刘合玉,五十多岁了,莒南县路镇大埠南村民。他以前患有严重的胃肠炎,到处求治不见好,天天不能干活,脾气也不好,还经常打妻子陈贵香,那时妻子就准备要离婚。九八年刘合玉学法轮功后,病不治而愈,脾气也变好了,心胸宽广,家庭也从此和睦了,夫妻相敬如宾。

零七年过年之际,大埠南村按邪党收买党徒指示,分发给每个党员奖金五十元钱和挂历,刘合玉拒收,并要求送给村里病残户(可能是被诬告因由),当天晚上村里便召开了党员会。黄历正月初七晚九点四十分左右,城南派出所五个恶警窜到大埠南村,在村治保主任的带领下,窜到刘合玉家扬言得到诬告线索,便抢劫了许多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一宗,将刘合玉当晚绑架到城南派出所。第二天八、九点钟被劫持到县公安局,从公安局又被绑架到莒南看守所关押,后将其非法劳教。期间,妻子陈贵香去看守所给刘合玉送衣物,要恶警无条件释放刘合玉,受到恶徒马宗涛的盘问。陈贵香哭着说:我从刘合玉身心变化上,见证了炼法轮功就是好。你们就得无条件的释放刘合玉。当时引来很多人围观。她先后六次去看守所、公安局要人,坚持要求无罪释放丈夫,恶人们自觉理亏,互相推诿。

2、孙丕宏和刘兆莲夫妇是蒙阴镇东于来村民,原来夫妻关系不好,吵到要离婚的地步,婆媳关系也不好。学法炼大法后,两人懂得了遇事相互忍让,找自己的不是,逐步夫妻关系融洽,婆媳邻里之间和睦,刘兆莲身体状况也大大改观,这是二人的庆幸。

中共迫害后,夫妻二人接连遭到当地恶徒类延成、公丕宝、张志坚、杨明、王欣、姜怀忠等及黑社会流氓的无理摧残。多次遭受毒打、抄家、抢劫、囚禁、灌食、恶毒洗脑、经济勒索等加害,夫妻二人不得不流离失所。二零零二年底,在外地打工的孙丕宏被抓,被县610非法关押折磨三个月后,于二零零三年初被秘密劳教三年(现已回家)。这些苦难是中共强加给他们的不幸。

夫妻得法修心做善良好人,中共将其劫持劳教强制洗脑转化

1、莒南县大店镇彭家仕沟村民钱金华。一九九八年七月因心慌、贫血、血压低、神经衰弱、胃下垂、妇科病等多种疾病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后不久多种病就全都好了,家庭也和睦了,懂得了做一个好人的道理,有一次她捡到钱,找了一个多月失主将钱归还了人家。

农历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八日晚,钱金华和另外的大法学员讲真相讲到别的村庄,被恶人举报,被关进大店派出所。恶警马宗涛、卢修田、李密强迫她坐在水泥地上,对她毒打谩骂电击,还踩钱金华的脚尖弯向脚背用力捻,钱金华被打得浑身颤抖,当时站都困难,脸、腮被电击的起疙瘩。最后看得不到他们想要的,便强行拘留了钱金华十五天,逼交伙食费320元,押金二十元,而当时钱金华的孩子才两周岁。此后,她多次遭莒南恶徒非法抄家、骚扰,被绑架洗脑,被勒索的现金近九千元,孩子被吓得在外面看见穿警服的就哭,娘家老人,近八十岁,经常被吓得几天吃不下东西。

二零零三年六月邪恶人员又要对其绑架,钱金华从此被迫流离失所。恶人还经常进家骚扰,连近八十岁的老人家也无宁日。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二日晚,莒南县610恶警将钱金华的丈夫李宝山绑架,关押在莒南县看守所,后被非法劳教,家中只剩八十多岁刚病愈的老父亲和七岁的小女儿。

2、王宝富、任秀红夫妻,是蒙阴县桃墟镇李家庄村民,得法修心变的善良厚道。中共迫害大法后,这个镇的恶徒蒋永健、刘醒世、李卫东、莫光利、包西堂、高保华、莫光利、孙世丕、郑庆昭、刘勇、张道欣、刁传军、张咏等十几个人多次将王富宝夫妇及家人劫持到洗脑班,进行酷刑摧残,挂牌游街,还被勒索了数千元的现金。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五日,夫妻二人及未满周岁的女儿和母亲范克莲被恶徒郑庆昭等人骗至村办公室,后被莫光利劫持到桃墟镇计生委洗脑班。遭到连续毒打,王富宝整个臀部被打得发黑、肿胀,他的母亲范克莲被强制搬脚趾尖。王富宝三口人被非法关押四十五天,他的母亲被非法关押四十二天。

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日,恶党两会期间,莫光利、吕虎等人又将王富宝绑架到桃墟镇计生委会议室毒打,打王富宝的几根棍子都碎了,又把他转到蒙阴县“六一零”洗脑班。后被非法劳教三年迫害。期间,妻子及女儿遭到恶警张道欣、郑杰等的审讯,恶徒李向然、李兆骚扰、公丕海等人多次非法入室抄家抢劫。

王富宝回家后,恶徒们仍然欲加害他,零九年一月一日下午四点多钟,镇派出所所长恶警伊永涛、副所长公丕旺、指导员王兆海共七、八名便衣非法闯进王富宝家,里里外外翻了四、五遍,这天恰逢王富宝外出帮别人干活,才免于被绑架。直到下午六点多钟天黑了这些恶警才走。

夫妻走入大法摆脱了家族苦难,中共蛮横的将其一再拆散

1、王见太,蒙阴县坦埠镇西崖庄村人,他以前生活在一个不幸的家庭之中。爷爷、奶奶都是跳水寻短见而走的;父亲喝农药自杀;母亲则是一个精神上有些毛病的人。可以想象,他的家中是一种怎样的生活气氛,没有一丝生机和欢乐。庆幸的是,九六年王见太和妻子冯加玲先后得法,明白了做人的目的,从新找回了自己,家庭变的幸福安详,活的有了劲头。

中共迫害大法后,给他们造成了许多不幸:王见太夫家四次被非法抄家,受到坦埠镇恶徒刘志民、袁俊海、潘玉山、恶警王继泉、伊永涛、忤刚、卜凡伟、李强、苗树正、胡家圣等截访、毒打、冷冻、经济讹诈、暴力洗脑等酷刑迫害,零一年王见太被非法劳教,妻子时常被非法关押,王见太的母亲被不法之徒惊吓的时常犯精神病,还被坦埠镇政府非法勒索了三万多元的钱财,一个好端端的家庭被恶党政府折腾的不成个家样了。

2、孙丕进和于在花夫妇,蒙阴县蒙阴镇东儒来村人。由于他们刚结婚就怀了孩子,于在花被婆家人怀疑为不清白,逼做人工流产,从此埋下了对婆家人仇恨的种子。她患先天性头疼,月子里留下了腰疼和着风流泪并疼痛的眼病;女儿自幼体弱多病;丈夫丕进也是个药篓子,因而家境十分贫寒。家贫心累使她失去了生活的信心,也失去了理智。原本骂公婆、打丈夫是她的家常便饭,谁要惹着她,便和谁拼命,搅的四邻不安,成了一个被人指脊梁骨的泼妇。在她磨刀算计着要杀掉婆家人的时候,她有幸得了大法,从此知道了做人的道理,悟懂了人生意义,处处按“真、善、忍”约束自己,改掉了暴躁脾气。大人、孩子的病得法后在不知不觉中全好了,家中充满了欢声笑语。

当大法遭迫害后,于在花坚修大法,遭到恶徒王世鑫、公丕宝、姜怀忠等与恶警张志坚、孙付利及打手王欣的残酷迫害,家被抢劫一空,被恶警王伟用脚踹折了锁骨,曾多次被关押在洗脑班、拘留所、看守所,后被非法劳教,历经生死磨难,多年流离失所;丈夫多次被非法关押,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刑五年,被关押在潍坊监狱(现已出狱)。

夫妻信仰大法传播真相无罪,中共流氓将其双双枉判致家破碎

二零零九年夏季,郯城县茅茨村法轮功学员孙德建、张丙兰夫妇十六岁的女儿孙新娟在夏季考试期间,从妈妈手里拿了几份真相资料放在了学校——郯城县第六中学(郯城实验中学),目的是想告诉身边的老师、同学,法轮功被中共迫害的真相,不要受谎言的欺骗。

她的好心好意却不幸引来了一系列无理迫害。郯城县实验中学校长李培来,副校长徐祗路,向“六一零”恶告,孙新娟被送到东关派出所非法监禁和审讯。随后郯城“六一零”、郯城警察国保大队朱军等非法抄家绑架了孙德建、张丙兰夫妇,抢劫走大法书籍、一些真相资料、大锅盖等一些家用电器。郯城检察院公诉人布玉连对他们构陷并非法提起公诉。为了澄清事实,张炳兰的姐姐张炳权委托北京两名律师淋漓尽致的做了无罪辩护,指出信仰自由,天赋人权,传播真相是善举,应当无条件释放当事人。公诉人哑口无言,旁听的家人通过律师的辩护,明白了原来法轮功学员是无罪的,都激动的上前要人,要求法庭当庭放人,法庭一片混乱。法警匆忙把人带走了。狡诈的法官不但不采用律师的无罪辩护,反而以法庭“合议”为名把旁听者打发走了,不久即诬判张炳兰有期徒刑八年半,诬判孙德建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审判长:周振山、徐丽),无罪仍被枉判,真是天下奇冤,中国之大,一片黑暗,何处能诉冤?

夫妻守良知上访讨公道,中共回应他们的是洗脑劳教

1、许增恒、郭佳萍夫妇都是临沂市真情集团(原临沂针织厂)的职工。大法传入临沂时,二人较早就走进修炼行列,他们不但身心受益,而且明白了许多做人处事的真理,也相继悟懂不少大法内涵天机,在他们的影响下,许增恒的父亲许彦三开始学炼功法。

大法遭到中共诬陷后,为了给大法讨还公道,当时已有身孕郭佳萍与正义丈夫曾经三次进京上访,立即遭到当地恶徒的报复,许增恒被多次非法拘禁迫害,两次非法劳教。初期,他们被本单位恶徒们多次非法拘禁在单位警卫室,遭受了引诱、威胁、恐吓、面壁、毒打、刑讯逼供、关小屋、蚊虫叮咬、敲诈勒索、停止工作、株连亲人等摧残。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二日,恶徒申淑霞、胡平顺、季来康等率二十余人,把许增恒等六人劫持至临沂市罗庄区民兵训练基地酷刑转化洗脑,后来许增恒被非法劳动教三年。回来后,又被单位恶书记申淑霞、胡平顺联系“六一零”头子阎志刚,劫持到临沂市洗脑班进行迫害一个月。

零七年,许增恒在市里张贴真相标语时被恶徒发觉遭劫持,又被市六一零非法劳教加害,回家后多次受到恶徒的骚扰。在许增恒遭难期间,他的父亲许彦三在莒南县老家不幸被当地恶警劫持,也被非法劳教,投进章丘劳教所折磨,恶徒们给这个苦难的家族又添加了一份冤屈,前不久,许增恒的奶奶(许彦三的老母亲)突然离世,狱中的许彦三可能还不知道。许增恒失去自由的数年间,妻子郭佳萍在亲朋的帮助下,带着幼小的女儿,打理家务,打工谋生,艰难度日,孤苦的支撑着家,多年来,生活的熬煎使她过早的生出了丝丝白发。

2、张艾军和妻子王桂英是蒙阴县蒙阴镇太保庄人,二零零零年腊月十二日,张艾军等到北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广场他们打开写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随即被恶警非法抓捕毒打。后被蒙阴镇姜某及东儒来村书记孙丕全劫持回蒙阴,囚禁在二警区。腊月十八日,张艾军等先后被转到蒙阴县看守所、县610洗脑班摧残。以后的日子里,他多次被当地恶徒们劫持到洗脑班,遭受了烈日下曝晒、坐在水泥地面上扳脚趾尖、手触着地九十度大弯腰、长时间罚站、暴打等迫害。零一年,张艾军被非法劳教三年,被恶徒们投进了山东省淄博王村劳教所。妻子王桂英在当地罪恶的洗脑班遭受了寒风吹、钢丝绳抽、不让睡觉、限制吃饭、抬手就打、张口就骂的迫害,恶徒们还勒索其亲戚八千多元,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在恶党持续的红色恐怖之中,精神和身体受到极大伤害的王桂英于零六年九月二十九日不幸离世。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