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漫谈:尊道崇德 敬天保民(下)

孔子称赞的圣贤品格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接上文)

四、文王之道

周文王,姬姓,名昌,治理西周时,仁慈爱民,积善修德,奉行德治,提出“以德配天、敬德保民、明德慎罚”的从政理念。他推行教化,指出:“为人君应依仁而行,为人臣应立足于谨慎,为人之子女应立足于孝道,为人之父母应立足于慈爱,与国中之人交往应立足于诚信。”教导人们要心思端正,敬天、敬德等。文王以身作则,做事一丝不苟,兢兢业业,制定了很多惠民措施,还到田间和大家一起劳动。他礼贤下士,亲自到磻溪聘请姜子牙的故事流传至今。当时天下士人纷纷来投奔,各诸侯前来归附。

孔子称赞周文王:“文王之道,其不可加焉。不令而从,不教而听,至矣哉!”(《孔子家语·好生》)意思是说:文王之道非常伟大,没有任何有意的举动而使人发生了变化,没有有意做任何事情就接近了成功,这是因为文王能够时时严格的修养节制自己和宽以待人。

孔子于《文王》之篇谈到关于文王“受命”:“文王在上,于昭于天”,对于能够真正接受“天命”的圣人来说,文王“维天之命,于穆不已”,“于乎不显!文王之德之纯!”这里表明孔子既赞美文王修明德行以敬事上帝,更赞颂了天命之伟大。

孔子的天命观是以弘扬道义、承继传统文化命脉为己任的,认为这是上天赋予其使命,所以他必须去做,尽管屡遭逆境,也要难行能行。如他率弟子在周游列国途中于匡地被围困时,说:“文王既没,文不在兹乎?天之将丧斯文也,后死者不得与于斯文也;天之未丧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意思是说:“周文王死了以后,文化典籍不都在我这吗?天如果要消灭周的文化,那么我也就不会掌握这些文化了;既然天不想消灭这些文化,那匡地的人又能把我怎么样呢?”孔子拿出琴开始演奏礼乐,匡人一看知是圣人,于是离开了。孔子以仁德之举扭转了危局,被称为善之善者也,也使人感受到孔子传承天命之“文脉”的浩然正气。

五、武王之贤

周武王姬发,周文王次子。他继位后,秉承父志,继续以姜子牙为军师,其弟周公旦为辅,讨伐商纣,一统天下,建立了周朝,实行仁政德治,和洽天下四方之国,正如《诗经·周颂》中所写的“明明天子,令闻不已,矢其文德,洽此四国”。

武王建周后,从商地回来,自己一个人忧虑着,甚至夜里难以入睡。周公问起原因,武王回答说:“我告诉你吧:上天不受殷的享祭,从我还没出生起到现在,已经六十年了,谗佞小人在朝,而君子却被放弃。上天不照顾殷人,所以今天我们能成就王业。殷王不能显扬、礼遇贤者,所以到现在灭亡了。而我对上天的眷顾还没能全部完成,以副所望,哪有工夫睡呢?”武王又说:“我一定要达成上天的眷望,要访求所有不顺天命的恶人,贬责他们,与殷王受同罪。我要日夜慰劳安抚人民,彻底安定我们西方的领土,发扬我周的功业与德惠,使它们同样地昭明。”于是将战马纵放在华山的南面,拉车的牛也放牧在桃林的丘墟上;戢藏干戈,收兵并解散军队,以昭示天下:不再用兵了。武王修明文德,倡导文教,他登基后年年都是大丰收,五谷丰登,万民乐业。《尚书·武成》记载此事说:“王来自商,至于丰,乃偃武修文,归马于华山之阳,放牛于桃林之野,示天下弗服。”此亦为“马放南山”典故的由来。

孔子说:“武王、周公其达孝矣乎!”他解释说:“夫孝者,善继人之志,善述人之事者也”(《中庸》)。“善继人之志”,是他对周武王继承其父之志,为政以德的赞赏和评价;“善述人之事”,是他对周公承袭其父、兄的政绩,制订周礼的赞赏和评价。他称赞周武王“周有大赉,善人是富”、“虽有周亲,不如仁人。百姓有过,在予一人”的治国思想,使天下之民归心。因有武王之德,所以才会有“善人是富”,在孔子儒家看来当时周王所最“富”的就是拥有这些“善人”。

六、周公旦之礼乐

周公,名旦,周文王第四子,他先辅佐周武王,后又辅佐周成王,为国事日夜操劳,忠于职守。他非常注重选贤任能,告诉年轻的成王:“千万不要任用那些势利小人,要全心全意依靠大公无私的贤能之士。”他在送儿子伯禽去鲁国就任时,嘱咐伯禽一定谨慎治国谦虚做人,他谈到自己常常“一沐三握发,一饭三吐哺”,礼贤下士,还犹恐失去天下的贤才。周公求贤若渴的精神为后人所称道。

周公治国安邦,爱民如子,“效法天道”制礼作乐,用以规范和涵养人的道德和行为。“乐者,天地之和也;礼者,天地之序也。和故百物皆化,序故群物皆别。”(《礼记·乐记》)礼乐教化使人修身养性,体悟天道,祭祀神明,谦和有礼,威仪有序。周公建立了礼乐制度,使其成为仁政德治的重要途径,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当时天下礼乐大兴,处处闻太平歌颂之声,正可谓“国泰民安,风调雨顺”,百姓各安其业。孔子儒家继承和发扬礼乐文化,礼乐文明成为儒家文化的核心,中国成为著名的礼仪之邦,其教化功能使民众顺应天地并关爱他人,明辨善恶,归于天理正道。

孔子推崇周公多才多艺,人格完美,在他心目中,周公是他向往、敬仰的圣人,以至于常常梦见周公。“克己复礼”乃孔子名言,也是其毕生努力追求,孔子说:“周监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意思是说他认为周礼丰富而完备,他遵从周朝的制度。孔子对礼教的重视表现出其志在人与人、人与自然、人与社会的和谐,追求天人合一的境界及对天命的信仰。他称赞周公是:“周公成文武之德……上祀先公以天子之礼”、“周公其盛乎!身贵而愈恭,家富而愈俭,胜敌而愈戒。”意思是说周公伟大啊,他身份高贵而更加谦逊有礼,家里富裕而更加节约俭朴,战胜了敌人而更加戒备警惕。

由此可见,历史上的圣贤、仁人君子无论在任何环境中能够坚守道义而行事,具有“只为苍生不为身”的美德。传统文化奠定了社会的道德基础,教人怎样做人的道理,使人明辨是非,择善而从,追求真理。顺天意、重道德历来为人们所遵从。而当今中共却逆天叛道,破坏传统文化和道德,迫害敢于说真话的人,强制给人们灌输邪恶的党文化,使道德沦丧,妄想把人引向不归路,中共必为历史所淘汰。如今,天灭中共,越来越多的人们退出了中共邪党及其一切附属组织并彻底认清其邪恶本质,回归良知善念,按照宇宙真理“真、善、忍”的理念去做,作出了正义而明智的选择。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