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族妇女遭洗脑班迫害的经过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信仰、尊严是天赋予每一个人的权利,可是,在中共的国度里,尤其在对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的血腥迫害中,中共党徒和追随者却完全扭曲了人性,用最恶毒、最卑鄙的手段达到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佛法的信仰。五十五岁的朝鲜族妇女安英姬就是这样的一个受害者。

安英姬是生活在吉林省延吉市的一个普通中年妇女,修炼法轮功前,曾患有严重的类风湿性关节炎和心脏病,但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法理开启了她的智慧,同时使她的严重疾病不治而愈。

二零一二年七月一日,安英姬正在工作场所干活,延吉市国保大队郑哲洙、金成哲及“六一零”警察将她绑架到延吉市洗脑班。在那里,安英姬经历了噩梦般扭曲人性的迫害。

一、洗脑谎言毒害心灵

延吉市洗脑班位于在延吉市救济站。刚被绑架进洗脑班时,安英姬被强迫看录像和 “听课”,接受邪悟人员“帮教”和灌输谎言。从省里来延吉“帮教”洗脑迫害的是邵玲。她利用“天安门自焚”伪案欺骗了很多被洗脑的人。

安英姬在精神上不断被污染的同时,洗脑班恶人露出凶相,同时采取各种侮辱人性、人身的酷刑。

二、“罚站”、吊铐

被关入洗脑班后,安英姬首先被强制“罚站”。一夜过去了,第二天接着被“罚站”,在安英姬实在站不住时,多名恶警用身体顶住她,硬“站”了一段时间。

酷刑图:吊铐
酷刑图:吊铐

后来,安英姬被铐在窗户的护栏上,两个手背肿的老高时,恶警将她放下来,又把她绑起来,放在床上。

三、捆绑侮辱

在延吉市洗脑班里,那些中共恶人却用“单盘”姿势和捆绑迫害安英姬。当时,从省里来一个约三十多岁的女人(可能是特警,姓王),强迫安英姬“双盘腿”,安英姬说盘不了,那人就动手,硬把安英姬的右腿搬到了左腿上(单盘状),然后用绳子捆住,还用绳子把安英姬脖子和盘的腿,还有反绑到后的二只手,连绑在一起,就形成弯腰的姿式(头和腿之间有一段距离)。

就这个姿式,强迫安英姬在硬床上坐了大约将近一天的时间,从中午十二点开始,整个一夜,再到第二天上午野蛮灌食为止。

四、不准上厕所、恶意侮辱

整个罚站和被绑期间,共三十七个多小时,恶人不准安英姬上厕所,还不允许吐痰。当时因为安英姬被非法关押上火,痰特别多,都是粘稠的黄色,只能咽进肚子里,她非常恶心。

安英姬憋尿憋了一昼夜之后,多次要求上厕所,但洗脑班恶人不准,最后安英姬实在憋不住,就尿裤子了。洗脑班恶人还卑鄙地侮辱师尊法像。

安英姬被绑坐在床上大概过了半天时间,洗脑班恶人开始谩骂和侮辱师尊,安英姬非常气愤的说:不允许侮辱师尊!那样做对你们不好。那个捆绑安英姬的王姓女人就把师尊像带过来,让安英姬坐在上面。安英姬用全身的力气挣扎,发疯似的躲闪,才好不容易没有坐在上面,但安英姬整个身体都被绑在了一起,只能眼睁睁的看那些人(主要是吉林舒兰邪悟者刘双慧)任意的用卑鄙的手段侮辱慈悲的师尊。因为无力制止,安英姬的心非常惭愧和恐慌。

五、绝望之后的“邪悟”

经过这一番捆绑酷刑和侮辱,安英姬的身心受到极大的创伤。那一夜的煎熬令安英姬的身心疲惫至极,即不准上厕所,也不能尿裤子,因为洗脑班恶人一再威胁安英姬,只要尿裤子,还要侮辱师尊,所以安英姬不仅身体极为痛苦,精神也是要崩溃了。

过程中,多人轮班看管着安英姬的武警和社区工作人员一直在场。在这种情况下,第二天上午,无奈,安英姬还得要求上厕所的时候,洗脑班人员允许她可以在桶里方便。她被迫答应看邪恶的谎言录像,接着被洗脑,还把害她的人当成了“恩人”。洗脑班终于达到了将一个善良人变成魔鬼的邪恶目的。

六、醒悟

所幸的是在后期的洗脑班中,当安英姬从新看那些(包括“自焚”)录像的时候,发现多处漏洞,安英姬确信邪悟者邵玲说的是骗局,才发现自己上当了。

回家后,在她看其它信仰的一些书的过程中,越来越感到还是法轮大法殊胜!安英姬开始为自己所犯的罪后怕,这时慈悲的师尊给安英姬展现许多大法法理。当安英姬想到在洗脑班那些人侮辱师尊的场面时,安英姬悲伤的哭出声来,才彻底从洗脑班的谎言中醒悟过来。